北競王與撼天闕的皇權之爭,到達了最終的地方,以自身當肉餌的方式,誘天闕這隻猛虎進入精心設下的陷阱,噬人虎反變落水狗,立場瞬間轉換了過來,獵人變成獵物,也能夠清楚小王這人的耐心,可不是普通的深沉。畢竟他為了爭取權力,隱忍了將近三十年之久,都扮成軟弱的模樣,與他武功的特性也很相關,以柔克剛以巧化力借力轉力,所使用的計謀也是如此,都讓對方沒有防備之心才出手。
 
雖然計策相當的完全無缺,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就算再完美的計算也會有無法預料的一步,也是北競王心中永遠的痛,面對蒼默離,面對蒼狼,都是意外的變數令他功虧一簣,把人情世故都列入了考量之中,不過人的感情並不是能夠完全如同數學的公式,永遠只有一個答案。撼天闕與戰兵衛的突圍戰相當的熱血動人,那種緊張到不行的圍殺,加上毒侵臟腑的弱點,還有兩人合作的樣子,將敵人腰斬梟首,全部都精彩。
 
蒼狼:競日孤鳴有種尬廣啊,怕你不敢,野!
 
蒼兔已經真正成長為蒼狼了,不負狼的名號,與北競王的嗆聲氣勢非常的足夠,雖然還不到非常成熟,但已經逐漸的到達獨當一面的程度,而北競王也深切的感受到,這將是未來可以匹敵的對手,他的道路注定無法平坦,兩顆大石擋在前面,就是蒼狼與撼天闕。可以想像當年兩人是多麼的善戰能征,替苗疆打下天下的基礎,可惜到了今天,關係已經破滅不復當初,一旦人的信任有了裂痕,就難以彌補。
 
鍛神鋒與廢蒼生的嗆聲競爭,鍛家與廢字流千年的糾葛,愛恨情仇皆為了兵器,本來是合作的對像,卻變成最大的敵人,兩個人的氣勢都非常的足夠,而且嘴砲的功力,如果默蒼離是十的話,這兩個人也有六七的程度,互相激怒互相挑釁,說明自己堅持的立場。這兩名角色出現一段日子了,可是卻沒有什麼明顯的目的與故事,這一段則是加深他們的立體感,與存在的目標,也是為了魔世種下的伏筆。
 
鍛神鋒的受,廢蒼生的攻。
 
修羅國度的關鍵則在幽靈魔刀上面,戮世摩羅又在瘋言瘋語了,可是他說的很令人難以反駁,老是跟屬下打嘴砲,讓他們覺得生氣無奈,這便是身為修羅國度之主的領導風格,讓人摸不清他到底在想什麼,也有點啼笑皆非。也埋下了另外一個伏筆,就是三尊調離了沉淪海,可是沉淪海的那一端依然不敢有動靜,原因就是有人駐守,還有元邪皇留下的三個寶物,一本邪書、一把魔刀、跟一顆眼睛。
 
勝邪封盾的情報果真是師兄師弟的情感交流,兩個人的基情再現,討論戮世摩羅身上的異狀,就是碰觸了幽靈魔刀就好像觸電,於是不再接觸嚴密保管,這也是其中一個最大的謎點,就是王骨與王骨之間是不是有可能互相排斥。聽取了情報的梁皇無忌,與眾人討論計畫的可能性,藉由與欲日移的對話之中,逐漸釐清了這動作的可能性,所以這一段並不是廢話,而是為了團結眾人,說清現在的情況。
 
煞魔子:師兄、人家等你唷。
 
兩位大叔的激情演出,還真是令人臉紅耳赤,傲嬌屬性的撼天闕與無口屬性的戰兵衛,可真是天生一對,連旁邊的蒼狼與叉玀都看的不好意思了,於是想要打斷兩人,提到正事轉移注意力,不讓兩人繼續親熱下去,堂堂的龍虎山變成了龍陽之地。話說蒼狼對於撼大叔的嗆聲,越來越有拒抗力了,不只是以前無話可說低下頭來,說個幾句還能夠回一兩句,可以清楚的見到,已經慢慢的建立自信心。。
 
傲嬌到不行的撼天闕,明明想要人陪,卻一直喊叫人走。
 
討厭、人家人家才不才不想要你陪呢,撼天闕發出了嬌嗔,對戰兵衛撒嬌,戰兵衛則是見招拆招,因為他清楚天闕只是口是心非,明明心中在意的要命,卻一直說反話,因為他真的是不好意思,說出心中的激情四射。除了這段感情戲之外,還有哈姬咩跟小玉之間的曖昧,可卻是襄王有意神女無情,只是建設在誤會之上,說話這一段還真是令人笑到不行,還有大匠師的配合演出,所產生的化學反應。
 
佛國在哪裡,你的心裡。
 
蒼狼與他的舅父戰兵衛之間的情感戲,還教導自己的姪兒武功,雖然一邊不能說話,一邊無法理解,可是血濃於水終究無法抹滅,可是戰兵衛的矛盾到了現在還是無法割捨,從跟隨撼天闕到北競王,都是他為了別人,而不得不為之,可是卻種下了誤解。話說蒼狼與叉玀的默契或者說是性格互輔,越來越有夫妻相,俗話說娶大姐坐金交椅,一對年輕男女日久生情也是正常的事情,不過要等到很久之後吧。
 
最強的毒藥往往不是殺人之毒,而是深種在人內心的猜忌仇恨憤怒,北競王深知撼天闕的心理,並且了解他的過去,對於當年戰兵衛背叛他的事情,始終仍然耿耿於懷,所以利用這點,又設下了讓他們自相殘忍的毒計,只需要最少的代價,即可功成。而蒼狼雖然不了解以前發生的事情,可是他的經驗智慧也逐漸像是被磨亮的原石,所分析的條理清晰,也足以證明這王儲的成長快速,追上前人的腳步。
 
修羅國度的制度,也是讓他們強大的原因,有鬼璽的人可以隨時接受挑戰,一旦在身上的一天任何魔都要臣服,底下有異心的人也只能製造任何的機會,除掉上面的帝尊,也就是這樣子的條件下,不論是哪位君主主導,都不能安逸的平穩的過日,徹底的享受權力。必須讓底下的人知道自己的能力,所以這也是這也跟中國歷史的游牧民族有著很大的相同,從匈奴鮮卑到柔然突厥,無一不是這樣子大清洗。
 
話說大濕兇的戰鬥非常的穩重又具有山般的震憾力,雖然只是短短一段。
 
戰兵衛對於撼天闕的虧欠,北競王對於戰兵衛的眷戀,形成了一個三角戀情,我愛的人不愛我,愛我的人我不愛他,在對的時候遇見錯的人,在錯的時間遇見對的人,無論如何都無法讓這段感情有了圓滿的結束,如童話般美好的戀愛,相信根本不存在。有的人你喜歡歸喜歡,可是遇到利益衝突時,還是不得要犧牲自己的感情,這也是掌握權力者最無奈的,在政權的面前,個人只是渺小的存在。
 
不只是武功頂端連傲嬌的程度也到達最高的黑白郎君,與外表很黑其實內心也很黑的憶無心,兩個人的把手同遊,兩人之間的對話,也證明了這名狂人,並不是腦袋只有筋肉的傢伙,他銳利直接的意見,也證明了為什麼當初黑龍白狼,不想合為一體的原因。跟腹黑的傢伙交往久了,也學會了魔法少女的黑心肝,拐一個彎來打人,便沒有違約,明明是關心魔法少女,卻口中很硬,不肯說出人家想要幫啦。
 
撼天闕:哼,傲嬌可是我的賣點,怎能被黑白郎君搶走。
 
計中計,原來戮世摩羅外表露出來的破綻,也不只是弱點,還是致命的殺招,把弱點全部曝露反而讓人無法下手,只能夠選擇其中一點攻擊,可是就算攻擊哪裡,也無法確定是重大的傷害,情報往往無法做到滴水不露,尤其在底下的人有異心時,三尊與網中人,還有其他魔皆是。證明了他乃是史家有虎初長成,不遜於俏如來的智謀,對於任何方面有可能的威脅都計算在內,敵人不只是在外面,連裡面也有。
 
這兩集真的好看,節奏合緩打鬥剛好,雖然武戲不夠,可沒有那種沉悶的感覺,原因就在於每一段都有很重要的事情,有些雖然是不同的路線,下一段的主題卻有類似的關鍵,緊密的相連,又寬鬆合宜,掌握度相當不錯,又忍不住想看下集。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