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以牙還牙!加倍奉還。」還有下跪的場面,這些相當具有震撼力的台詞,大家一定相當的耳熟能詳,最近這一年可以說是紅遍了大街小巷,幾乎任何人都會來上一二句,表示自己的認同,或是拿來當成搞笑的題材。今天要介紹的就是日劇「半澤直樹」描述一名銀行的行員,想要改變腐敗的銀行體系,所以跟這些位高權重的銀行高層,又或是借錢不還的企業家,展開他的戰鬥。

 
 
 
為什麼會產生那麼多的迴嚮,最大的原因可能是,大眾在現實中也有遇到相當的情況,小職員犯錯就乖乖的摸摸鼻子去改正,然後反省自己,還要設定解決問題,如果不這樣做,早晚丟了飯碗,又或是得到相當程度的處罰。長官老闆犯錯如果不願意面對並且反省,想把問題丟回給下面的人,那下面的人除了接受就是反抗,當然這在講究倫理道德的社會中是不被應許的,尤其是亞洲國家更有官大學問大的迷思。
 
 
 
 
圖片來源,日本TBS電視台:
 
 
半澤直樹是日本TBS電視台在二零一三年間,所播放的周日劇場時刻的電視劇,所改編自池井戶潤的兩部小說作品「我們是泡沫入行組」與第二部「我們是花樣泡沫組」並以裡面的主角半澤直樹的名字為戲劇名稱,原因就在於導演認為書名的標題不吸引人,但故事卻很有趣。主角半澤直樹由堺雅人擔綱,第一部與第二部加起來共有十集,導演是福澤克雄與棚澤孝義,平均收視率可以說是高得嚇人。
 
故事在東京中央銀行大阪西支店中發生,其中的銀行員半澤直樹,是融資課的課長,因為被分店長淺匡與西大阪鋼鐵的社長東西滿,兩個人共謀陷害,以假帳騙取融資的資格,隨及就傳出西大阪鋼鐵倒閉的消息,導致有五億元的呆帳無法收回,這個責任更推卸到了半澤的身上。長官只想要他負責任,扛下所有的一切,好讓他們脫身,於是半澤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展開了一連串的反擊與鬥智。
 
包括與既得利益者銀行高層之間的周旋角力,展現他過人的魄力及毅力,終於透過不斷的推敲與思考,終於把這些該負責任的上司,一一讓他們乖乖的承認過失,並且把錯誤曝光在大太陽底下讓大眾看見,代表敵人往往不是出自於外面,也經常在裡面產生。第一部與第二部之間雖然出現不同的敵人與銀行,關係者也有不相同,卻有相同的敵人,也就是那些讓公司腐敗的蛀蟲們,為了自身利益損害一切的行為。
 
看文之前先聽聽緊張的主題曲:
 
 
 
 
以上資料來自報章雜誌網站以及訪問。
 
 
 
 
前提、以下將會以極主觀自我的看法,介紹分享半澤裡面的角色劇情:
 
 
 
 
 
半澤直樹
堺雅人飾演,是東京中央銀行大阪西分行的融資課長,有著超乎常人的執念,小時候家中開著工廠,只因銀行不肯放款而面臨倒閉的情況,身為經營者的父親被迫選擇自我了斷,所以他一直對於這些腐敗的銀行高層,產生了一種使命感。可是卻遭到分行長與企業家的陷害,導致有五億的呆帳,上司又想把責任全部推到他的身上,他為了不向命運低頭,於是展開一連串的奮戰,加上不肯妥協的精神。
經典台詞
 
半澤花
上戶彩飾演,是半澤直樹的妻子,一直是他最好的支柱,個性開朗活潑,與正常的老婆模樣沒有什麼兩樣,雖是賢內助卻也為了老公,跟同是銀行家的老婆們經常展開聚會,說是聚會也是頗為現實的勢利眼,完全看誰老公的職位高,大家就會去奉承她,完全跟交情沒有關係。她與半澤的家中戲份,可以說是極溫馨溫暖的,也只有這個時刻,回到家的半澤才能夠完全的卸下心防,好好的休息歡笑。
 
渡真利忍
及川光博飾演,身在的東京中央銀行東京總行融資課,是半澤支持的總來源處,半澤最大的支持者,他暗中提供了很多消息,交換了不少的情報,使半澤得到了很多的轉機,近而打倒了對手,與近藤半澤三個人也經常聚會,彼此了解目前的近況,並給予協助。常常沒有表現出對半澤的關懷,則是在關鍵處才提出自己的意見,面冷心熱的冷靜派,可以在好友衝鋒陷陣時,替他分析找到看不見的地方。
 
近藤直弼
瀧藤賢一飾演,大學就讀劍道部,半澤的同期好友,一直相互鼓勵著成為了正式的銀行員,曾因為被苦苦相逼得到了精神分裂症,為人善良憨厚,所以常常被上司及屬下看不起,不肯聽他的命令與話,造成他的困擾,最後在精神上受不了得病,還被認為是抗壓性不足。其實他是三人中最優秀的一名,後來終於成功克服了這個難題,沒有希望爬到高層,卻在基層單位,成為了半澤最大的助力之一。
 
淺野匡
石丸幹二飾演(不有名的原因是他是舞台劇出身的,能夠看到其精湛的演技),中央銀行大阪西分行的分行長,非常年輕就身居要職,為了達到銀行的業績,選擇與西大阪鋼鐵融資,結果結下了五億的呆帳,還把責任推卸給他的下屬半澤直樹。一開始說出有問題他負全責,但一旦出了事就馬上變了一個人,雙面的性格在背後暗算半澤,卻想裝成自己是有能力的優良上司,實際上根本是陰謀一件。
 
 
黑崎駿一
片岡愛之助飾演,日本政府金融廳檢查局的檢查官,擁有娘娘腔的個性與嗆辣的口氣,立場是與銀行做對的國稅局,對於下屬還有銀行的行員,可以說是苛刻到變態,常常想讓對方無法反應,從中得到破綻反擊,成為他工作中最大的樂趣。主角的兩件案子都與他扯上了關係,他也為了這些不法的事情展開了追查,與半澤成為了敵人,對於一直跑在半澤的後面非常不滿,發誓一定要令半澤難堪。
 
大和田曉
香川照之飾演,東京中央銀行董事,可說是最後的大魔王,與半澤有著密不可分的過去,原因就在於他曾在銀行行員的時期,曾欺騙半澤的父親慎之助,將他逼入了絕境,導致自殺的結果,大和田則是利用心計快速的爬升上位,成為晉升最快的董事。平常和氣看似無害,卻能從狹詐的眼神當中,看出他的善於算計人心,身為腐敗的舊勢力,他們為了保持權力無所不做,後段與半澤進行不間斷的火力。
 
 
小木曾忠生
緋田康人飾演,東京本行人事部次長,這傢伙非常的煩,老是利用他的權力去壓迫欺負陷害別人,每次拍打桌子真的很吵,半澤的同期好友近藤也是被他害到精神分裂症,後來跟半澤進行不為人知的角力鬥爭。
 
東田滿
宇尾剛士飾演,西大阪鋼鐵的社長,目中無人又傲驕自大,與淺野匡共同騙取貨款五億元,想將責位推卸到半澤的身上,為了脫身進行破產的申請,掩飾他明明就有秘密戶頭的事實,有著一個情婦,常常出入酒店。
 
中野渡謙
北大路欣也飾演,東京中央銀行行長,看似放任大和田的胡作非為,沒有任何的主見與能力,其實是扮豬吃老虎,導致銀行裡的損失,讓半澤出手擊倒了這個最大的威脅,後來又施思於人,令別人無法反抗。
 
 
 
關於半澤直樹的明明有妻子小孩,卻一直沒有看到他們的孩子,
其實他一直都在啊,只是我們看不到……
 
好啦不說笑,這才是他的兒子,露面只有一二次……
 
 
 
 
 
 
後語:其實想寫半澤直樹很久了,卻又不想跟著風潮流行,
然後一起大喊「太神啦」,這樣子的心情,而是想把心情好好的沉澱下來。
 
 
 
大和田:我有痛風能不下跪嗎,好痛啊。
 
最經典的動作莫過於「下跪」這個動作了吧,雖說中華文化與日本文化不盡相同,可對於下跪這個動作,都有相當的顧忌與羞辱,本來應該是種禮貌,上對下的敬意,在社會裡很多的場面之中,變成了一種最大誠意的歉意,古代更有男兒膝下有黃金的俗語。半澤直樹則是視為認輸的行為,不到了無法可使,就不會選擇的選向,雙膝跪地的瞬間,就等於失去了靈魂,臣服在別人的威權不得翻身。
 
半澤的部下們都是好人。
 
半澤直樹共分兩個部份,一個是西大阪分行,一個是東京本部,從五億到數百億,卻有共通的地方就是,內神通外鬼,出問題都是內部的人才會理解漏洞,他們從中鑽洞取得好處,可是這洞是不會自動復原的,頂多就掩蓋了真相。一間公司企業的倒閉,都不是被外面的敵人擊敗,而是從內部的效應開始崩潰,像拆夥被拿走款項等等,又或是高層領導人做出不合宜的決定,外在的因素頂多影響。
 
工作人員、是你?
 
半澤直樹並沒有台灣新聞媒體所說的那麼神,什麼必定學會的原則與道理,應該說半澤把這些本身就存在於社會的事情,全部都放大化了,就像拿著顯微鏡看,包括細菌與病毒,本來是看不見幾乎隱形,卻在鏡面下無所遁形。但如果想要反擊無良上司的話,就必須使用數倍的努力與毅力,職位高權力多,本身就是件最好的武器,能夠殺人於無形,甚至常常不用髒了自己的手,保持著乾淨無暇的形象。
 
靈魂的吶喊。
 
如關於銀行方面的硬派與知識,半澤直樹只是大略的帶過,沒有很仔細的講明白,所以自然大眾都能夠看懂是什麼回事,才能自然融入進去,銀行的題材筆者想起這幾年的日劇,還有山崎豐子原作的「華麗一族」就屬於雖然說沒有專業的地步,但確實不認真想想,就看不懂的情況。當然這二部筆者都非常的喜歡,可是有著本質上的不同,一個易懂張力強,一個難懂深度高,當然前者就會受歡迎。
 
極誇張的表情。
 
也可以發現,出來反駁的都是老闆,並說這樣子在職場上是行不通的,也代表他們實際上害怕下屬挑戰他們的權威,甚至是老闆本身造成的損失與錯誤,都不要拿出來講,畢竟也不能怪他們,當人站在高位,自然不敢不想往下看,何況是被人扯下來,自然產生了防衛的手段。認同的則是員工,因為往往他們的錯誤,就算只有一點點,也會變成滔天大禍無法收拾,還要看上司的心情過日子,好或不好全憑他們。
 
像是某種動物的表情。
 
說寫實倒也未必,因為半澤直樹是介於現實與非現實之間,卻不會令人感覺虛假,有用力去想的話,就會發現刻意讓劇情變得相當簡單,也就是只有一條路線,跟很多戲劇講求的多線進行不同,可是這條路又直又大又寬,上面有很多的車種、排序、建築,都一一的擺好。半澤面臨銀行的腐敗體系,要如何挑戰他們,利用自己的毅力與超人的意志力,周旋在噬肉咬骨的豺狼之間,不能夠被反咬一口。
 
中小企業也是非常的辛苦。
 
也點出一個確實的問題就是,這些小職員沒有犯錯的機會,被說抗壓性低被說能力不足,上層找出了一堆理由,就為了殺殺氣燄,甚至面對無理的要求,只要照單全收,明明沒有權力卻要負上莫名奇妙的責任。就像很多的企業大老,每次做出錯誤的決定,就覺得沒有自己的責任,不當這是一回事,認為是下屬沒有警告他,做好他們該有的工作,被賦予相當大的權力,就應該誠惶誠恐,好好僅慎的處理事情。
 
小木曾騙你!
 
最有趣的地方在於,不是劇中說出什麼專業的知識,還是不為人知的冷門東西,而是確實的點出現實的問題,儘管是太戲劇化的表現,卻會令人大呼過癮,拍桌子還是大叫數聲,崩潰般的哭喊,這些完全在正常人的生活中,不會出現的行為。戲劇自然要誇張化了些,我們根本不會做出這樣子的行為,但不能太虛假,否則會產生反效果,可半澤是架構在自己的世界之上,只要不打破就可以製造效果。
 
手中有劍,能用來殺人、選擇救人。
 
一個問題擁有數種看法,就像以當權者的看法來論半澤,當然認為他身為下屬,就乖乖閉嘴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完全只想把一切都推給下面的人,身為下屬的半澤則是不肯放棄,想要讓一切歸到正途,認為錯就是錯,就算你的權力再大也沒有任何的寬容。在社會上又會將這樣子的問題再度複雜化,明明走直路不就好了,為什麼還要拐歪繞遠路,明明比較快,路況也比較好啊,可是這其中有著無法知道的勾心鬥角。
 
上司有時候給聽似有好處的條件,是天使還是惡魔呢?
 
人性、透過半澤的行為與他產生的效應,從主角的毅力及聰明的決斷力,還有他身旁的親朋好友的支持,人與人之間是具有感染力的,別以為沒有任何的影響,你做出一個決定性的舉動,就會像海浪打到四處的海岸,海鳥與海魚也會穿雜在其裡面。不論是如同半澤這樣子的正面角色,還或是淺野大和田等的反派角色,都有其正負的臉孔,人不可能只有單面性,有很多時候就會出現不同的角度。
 
可惡!想摸!
 
不管做什麼,要珍惜人與人之間的交往,這是半澤父親曾經跟半澤說過的話,所以他才更痛恨為非作歹的人,這些明明只想要好好的過生活的善良百姓們,卻因為被惡霸土豪權貴,為了滿意自己的慾望想法,不惜傷害犧牲威脅,感到異常的憤怒。寬恕是美德,可不能用在惡人的身上,惡人所想的就是如何使別人難過倒下,沒有同情心沒有同理心,他們消失被擊垮,對於大部份的人是好事情。
 
告訴我們這世界的真理,就是面對惡人要比他們更加的有智慧,敏銳的反擊,沒有這樣子的神經就無法跟他們鬥爭,要聰明才不會成為受害者,要不然只能夠選擇逃避,不與他們正面的交鋒,一旦交鋒上就要有無法全身而退的打算。這些為了取得權益不擇手段的人,他們的行為模式自然就是毫無顧忌,整天思考的不是讓周遭的世界變好,而是讓自己口袋變深心情高興,別人不在他們的考量之上。
 
螺絲釘代表基層員工。
 
正義只是偶然會勝利,上司的過錯是下屬的,下屬的功勞則是上司的,這麼經典的台詞可說是把現實世界所發生的,慢慢的拿出來,用在社會人的身上,簡直就貼切到不行,可以說是量身打造,好像說進了心底,那個深處的角落。員工與基層企業都是螺絲釘,雖然它們也不顯眼又沒有華麗的外表,在機械裡也不是大的零件,卻是非常重要的一部份,如果缺少它們卻不行,就會整台機械瓦解崩盤。
 
就算半澤在外面身心皆疲,也不會把外面的情緒給帶到家中,
與老婆小花的互動也是非常的逗趣充滿了溫暖。
 
有這種老婆,死也甘願。
 
在銀行人事就是一切,也代表這些掌握行政資源的人,他們所擁有的是普通人無法想像的權柄,就算發現了他們的缺失與不對,也只能依照一個一個的程序去走,等到能夠進行白熱戰時,早就已經離開了危險,還會被有反擊的可能性,這也是為什麼高層或政府能夠坐隱的原因。而他們對付底下的百姓與手下,往往只需要一道命令一張紙,就可以致人於死地,一堆人還搶著動手,根本不用問理由。
 
討厭被人利用,不想被人利用,這兩個字雖然難聽,有非常多人討厭這點,可是我們不能否認,被別人利用的時候,自己也是利用別人,員工利用老闆取得薪水,老闆利用員工賺錢,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人就是相互利用才會存活下來。唯獨想要利用別人,不想給別人利用,又或是被別人利用,別人卻不給利用,這種沒有雙方面迴向的行為,才會造成真正的不平等,與一堆的惡氣還有負面的行為。
 
壞掉的大和田
 
演員個個都是戲精,又或是選的角色非常適合這點,相信也是半澤直樹的要點,尤其是主角與大反派幾個人之間,光看他們的表情與眼神動作,還沒有說話就覺得胸口悸動了起來,為了他們的過人表現,就不由得直接乾杯喝彩。就算是壇蜜演技較青澀稚嫩的新人,也符合她在現實中的形象與習慣,還好沒有戲份太多,不然就會漏餡,上戶彩則是勝在清新自然,雖不如那些戲匠,可依舊有過磨練。
 
壇蜜賊賊
 
打破演員知名高以俊美長相為主,收視率才會好的常規,當然很多演員還是長相頗為俊美,他們的戲份並不吃重,所以還可以在接受的範圍內,可是表現出來的氛圍,都不是以外在為主,是從內而外的散發出來,沒有一下子就製造高潮。是從最基本最原始的基礎部份架設打好,慢慢的把樓層建高,才會到了外表的裝飾,一幢大樓如果不堅固,就算再華麗也沒有用,只要地震一來就會倒塌不起。
 
主角的眼神相當具有魄力,好像刀一樣的銳利。
 
 
最爽的地方莫過於看半澤反駁這些惡人的嘴砲,而且一次可以範圍性的攻擊,看他一連串說到對手無法反擊,只能夠啞口無言的呆瞪著,並說出一堆沒有說服力的理由,因為他坐在道理的順風上,說出的話就具有真正的殺傷力,如果建築在虛假的話語上自然就隔靴搔癢。同情是建立在該人需要同情的想法之下,有些人同情他會替他人造成傷害,也不值得去同情他,反而要將他打入十八層地獄不得翻身。
 
大和田:又玩我?
 
最緊張的就是當半澤進行他的行動時,無法成功的關鍵,又或是成功的殺手招,會不會被對手反擊,還是反擊對手,無法成功的地方,要如何使用他的手段,不管是正當卑鄙,直刀直槍的攻防戰,暗箭難防的心理戰,都有無法言喻的快感。要消滅一個人不用殺死他,只需要消滅他的尊嚴靈魂驕傲即可,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事不要做盡、話不要說絕,當絕盡了往往就像迴力鏢打到自己的身上。
 
絕招!大和田甩椅!
 
優點也是缺點,缺點也是優點,為什麼這樣子說呢,因為節奏相當的緊湊,好像喘了一口氣就會錯過什麼,尤其是在後半段的爭鋒交戰,無論是從什麼地方看起,都會讓情緒像是洗三溫暖瞬間的升溫又或泡冷水澡的降溫,身體會受不了。如果是想要好好放鬆心情的人,只想看有趣快樂的題材,真的不太適合看半澤直樹,雖然說也有紓壓的效果,卻是以毒攻毒的強烈,小心看了之後增加自己的不適。
 
想要戰勝黑暗,就往往需要融入黑暗
 
 
總結:看似節奏明快直接明瞭,只是戲劇上的表現,其實暗喻了不少現實中發生的事情,過去已經發生、正在發生,用銀行這個題材涵蓋了很多的領域,說明了不管社會的任何角落,都有明爭暗鬥的一面,且大部份的鬥爭都是無法避免沒有任何建設性的。直到看完半澤直樹,還是只能夠剛好跟隨腳步,就知道這十集裡面有非常多的內容,每名角色必有用處,幾乎沒有出現任何的多餘話題,完全與主題為主。
 
 
感想:裡面的反派惡人,為什麼給人一種既視感,感覺就像是我國的部份企業家,總共逃稅了幾千億台幣,製造環境的髒亂污染,把員工當成垃圾想丟就丟,提高原物料價錢只管自己的營收,提供最糟品質的服務。
 
看半澤的時候,就會忍不住想要模仿,明明是嚴肅的場面令人莞爾,還出現很多搞笑的版本,像是諧星模仿秀中,有著低級的表演,也有半澤直美的成人版本,推出相當多的商品,都證明這是一股旋風。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小海女也會考慮去寫。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文章標籤

    半澤直樹 加倍奉還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