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很多住城市長大的朋友們,不會了解福壽螺帶來的危險,牠們最可怕的是,任何的水生植物都吃,而台灣的水生農業相當的發達,也是我們的主食副食之一,像是稻米、筊白筍、芋頭、蓮藕,可以說是幾乎都吃,自然也成為農夫們的天敵,他們的仇人。從小生長到城市與鄉村的交界處,所以自然有經常接觸這些農田,可以看到農夫在拔除紅色的卵,而且數量多到不可以想像,不管怎麼除就除不完。
 
福壽螺會吃掉很多的地方,像是吃筊白筍的肉,還吃浮萍,胃口奇大數量奇多,稻田的危害就是最大,因為牠們喜歡吃剛插的秧,可以在田中經常看見這樣子的情景,就是稻秧是整排的插下種植,可是會有東缺一塊西缺一塊,甚至是缺少一整塊的樣子,這都是被福壽螺吃了。光一隻就能夠吃掉一整棵,如果同時來的話,一片田如果不去管它,大概幾天之內就被吃乾抹淨,連屍骨也不存在。
 
牠們無所不在,就算用農藥甚至鐵絲網,都沒有辦法阻止牠們,牠們的天敵不是藥不是毒,也不是人,而是鳥類,可是因為灑了農藥除草劑,飛鳥也往往不敢去吃牠們,常常能夠看見鳥死在農田旁邊的現實。繁殖力到達可怕的地步,一隻母福壽螺,一年可以產下八千個到一萬個卵,這個數目乍聽之下沒有什麼,可是將牠們加乘再加乘,乘了幾千幾萬倍之後,而且卵化率是八成左右,三個月之後成熟,又可以產下一代的卵。
 
在田間往往一個不小心,就輾碎了福壽螺,而不是蝸牛等等,然後灌溉排水溝的牆面上,佈滿了整片的紅色鮮艷的卵,但這個紅色卻是非常的噁心,這時候大家都知道,這就是福壽螺的卵,還在舖滿在植物的身上。最諷刺的是,牠們並沒有那麼的受人討厭,還有人養殖賣給生技公司,當然這些養的人都受到很大的反彈,被其他人給討厭,作成藥品,也有海釣場的行號會收牠們,來當成釣餌。
 
PS:福壽螺卵中可以萃取蝦紅素,不過從其他的植物生物萃取較多。
 
也許有人這時候再想,牠們只要沒水就會死了啊,在乾旱的時候,會挖洞潛入地底下,進入休眠的狀態,等待農田的耕作展開又甦醒,想要完全的消滅牠們,抗藥性也越來越強,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只能控制牠們的數量,管理所在的位置。唯一的方法就是養殖鴨子來吃,鴨鴨不會對環境造成負擔,只不過養鴨不容易,除了餵飽牠們,還要怕野狗入侵過來造成危險,自然有很多的農民們觀望。
 
最可怕的是莫過於福壽螺的卵,沒有任何生物會吃。
 
民國六十八年,福壽螺被引進台灣,打算要做成罐頭食品,政府還大力推廣養殖,結果口感差不好吃,於是紛紛棄養,把牠們放流到各大溪流田間,是不是聽起來很熟悉,因為這也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這種把外來種引進,卻沒有考量繁殖能力與天敵的做法,往往又造成生態的浩劫,野放不是不可以,要想到全方面的問題,就像外來種的牛蛙,在水邊也是到處都有,牠們把原生種趕盡殺絕。
 
這跟吳郭魚有異曲同工之妙,同是外來種,相同的特徵就是,牠們的生命力相當驚人強盛,對環境的要求性也不高,甚至是中度污辱還能夠活下來,對吃的東西也不要求,胃口非常的大,這可能跟牠們的原生環境有關係,自然來到了生長環境較他國好生存的台灣,就可以好好的繁殖。還有最大的重點就是,外來種生長的環境,都有基本的天敵,可以有效的剋制牠們的數量,就像蚊子為什麼那麼多。
 
每當經過田野時,就會看見紅色的卵生在邊邊。
 

 

    文章標籤

    我們的島 福壽螺養不得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