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群俠終於對上魔世的主宰帝鬼,用他囂狂霸氣的態度熊視一切,面對邪馬台笑、天海光流、獨眼龍、萬雪夜、令狐千里的圍毆,帝鬼利用眾人的默契不足來當成可以利用的突破,可以見到他身經百戰的戰鬥智慧,以力就以力破,以速就以速破,近戰身就利用對方的攻擊反而當成他的護盾。任何的一舉一動都針對著重點攻擊,加上近身戰鬥的肉搏,與遠攻長兵器的優勢,帝鬼的實力果然驚人,尤其是那個用權杖來當成攻防之間的距離,一一加以反擊的悠閒。
 
帝鬼:讓朕跟女暴君一樣享受高潮吧。
 
但群俠也不是吃素的,明白各自戰鬥是勝不了的,所以利用各自的優勢與意料不到的武學,與帝鬼狠狠的一戰,說實說的看到這裡,也不會覺得帝鬼寫的太強太誇張,畢竟這是一方之主之外,加上絕世的修為,他的戰鬥經驗才是最主要的支撐點,能夠獨戰五大高手,可以說是最頂級的人物。並不會說一個人物打全部的情形發生,也比較合理,比起那種一個魔王打爆一群人的劇情好看許多,有來有往的戰鬥才是最精釆的,單方面的屠殺一點也不會有趣。
 
史艷文鍛神鋒廢蒼生的三角關係,三個人之間的愛恨情仇要如何發展呢,請待下集分析,好啦不鬧了,同時隱藏許久的魯家鍛家後人也慢慢的浮現,也同時開始舖序後面的劇情,這段的運鏡也如同前面的精釆,尤其是那個講話的轉換與強調動作,讓文戲不會無聊,在過往智者的劇情中都會使用這樣的手法。也帶來一種想法,世人總以成功論英雄,成功就是有能,失敗就是無能,並不知道背後的意義,沒人清楚的價值並不是這樣算的,不懂隱藏在其中的意義。
 
鍛神鋒的傲嬌與廢蒼生的淡然。
 
笨牛與劍老小的奇幻冒險,遇到了一個嗜酒如命的酒鬼,三個人相互喝酒又相互打嘴砲,為了達成鍛神鋒所要求的條件,所以他們來到了鐵軍衛的軍營之中,這個酒鬼還真的很可愛,明明他的身份不用如此,至於他的身份是什麼大家會知道,卻偷偷摸摸跟兩人達成同樣的連線,尤其是銀燕的憨直還有劍無極的多話。這段劇情也輕鬆好笑有趣,尤其是那一句不管什麼都要乾杯的動作,還真的是非常的可愛,令人捧場大笑,看來苗疆鐵軍衛裡面也有許多的劇情存在。
 
憾天闕的兇殘霸道也是有原因的,因為他曾經重情重義重視一切,卻沒有想到被自己的親兄弟與好兄弟背叛,曾經最愛的女人跟自己的仇人結婚,被設計成為千古的罪人,犯上弒君殺皇的罪名百口莫辯,就知道前苗王的狡滑與奸險,果然具有相當的心機,才能在皇族的鬥爭之中活下來。雖然憾天闕擁有強悍的武力與戰功,還有正統繼承人的身份,卻不敵陰謀設計,戰場上的鬥爭可不比皇宮之中的權鬥,只要一個不小心就會成為老百姓與王室所辱罵的的對像。
 
難怪當初苗疆菁英死傷過半,憾天闕是武學的天才戰場上的無敵將領,要追殺他自然要耗費巨大的人力,這一切都是權力的鬥爭所造成的,也演出當初他與戰兵衛還有前苗王,與苗王之妻希妲的關係,難怪他曾經問蒼狼的母親好嗎,並且對於苗王有著噬心啃骨的仇恨,然後虐待著仇人的兒子。如果他沒有在三十年前的權力鬥爭中失敗,成為了現任的苗王,是不是有著不同的現況與發展,也開始想要同情起他,一個曾經真情真性的男子漢,變成了現在的模樣。
 
憾天闕的劇情說實在的很吸引人,配樂也好聽。
 
俏如來與默蒼離的師徒之情也漸漸變成了衝突不信任,這跟默蒼離暗中圖謀的事情,還有他的身份有關係,由他所分析的情況一樣都是百算百中,與先前的態度也有所不同,看來這兩人似乎暗中猜疑,可又不是表面上的那麼簡單,這種不知道怎麼說的揣測與計謀中的細節,還有俏如來的善良,默蒼離的大義。面對著師尊不斷逼迫的手段,就算俏如來再如何尊敬,也無法壓抑下來心中的鬱悶痛苦,也不清楚師尊為什麼要這樣做,漸漸的不了解到底是為了什麼。
 
一個看似無感情的人,但心中一定暗潮洶湧。
 
帝鬼果然是個善於領導的老闆,面對戰鬥的失敗並不是一昧的怪責屬下或是懲罰自身,必賞必罰是駕御軍心最佳的手段,而是釐清現實的情況之後,才慢慢的加予處理解決,可見得沉穩又雄厚的自信,明白自己的不足與對方的優勢之後,再去下方針,最可怕的敵人往往不是強悍狂猛的,會檢討自身的缺陷才是最恐怖的。中原這邊雖然佔得機先,卻沒有多大的籌碼可以拿下這局,魔世為了彌補這一點,所以使用了其他的手段,來取得關於中原的情報,戰爭是不擇手段的。
 
劍無極與銀燕碰上了鐵軍衛長鐵鏽求衣,話說軍長的動作還挺帥又創新,像是滑步抓人雙拳並出,還有同時抓人的行動,完完全全就是毫無間縫的肉搏戰,雖然只是短短的一段,卻讓眼睛相當的過癮,尤其是那多方面的攻防,抓人摔人打人,明明沒有任何的氣功與特效,精釆的程度到達了一個高度。史艷文果然是史艷文,面對世人的看法中,可以找到與別人的不同的意見,有時候無用的東西,並不是表面上那麼無用,只要用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方法面對就會取得不同的東西。
 
另外郭箏為了最重要的東西,不得不成了最不想成為的人,小角色雖然武功不強智慧不清,但是他們有血有肉,是個有靈魂的角色,在金光之中每一個人物都有自己的價值,也最喜歡這一點,並不是製造了只會耍帥耍酷,卻沒有什麼意義可言的角色,然後又不知道幹嘛退場,直到了最後還是不了解。人常常遇到眾多的矛盾不能自己,我們只能選擇一樣,古代有云忠義難兩全,人生的路走到了某一階段自然就有分歧,不能夠一腳踏兩路,只能痛苦的咬牙前進。
 
北競王也有自己的情緒,他就算使用了眾多的權謀爭鬥畢竟心是用肉做的。
 
剪不斷理還亂,感情上的糾葛一向都是如此,不管是愛情還是友情,要說一個確實的道理也令人無法說明,天闕與戰兵衛,還有皇妃之間,看到這一段其中的過往,不由得只想到了原來如此,是這樣子的情況,難怪戰兵衛會跟在北競王的身邊,原來有不能說出的苦衷,果然皇室之間的事情不能用常理來判斷。鐵軍衛這邊也說了人為什麼要爭鬥的原因,非我族群其心必異,就算是同個族群,也有不同的分別,中原之間苗疆之間,無處不把別人當成敵人來看。
 
人為什麼殺人,人為什麼要戰鬥,有人在的一天,戰爭就不會有停止的一天,我們往往都想要停止這一切,可以卻無能為力,想出了一堆的原因,卻最後找出唯一的辦法,就是以戰爭才能停止戰爭,以暴力停止的暴力,雖然無奈及不想,還是只是不斷的重複與繼續,縱然不太願意。劍老小與笨牛,還有跟他們的好朋友金鋒仔,三個人果真是天造地設的好朋友,人生之中這種又好笑又好氣的損友,老是會有一些哭笑不得的舉動,讓自己氣的半死,卻不能真的生氣。
 
中原這邊則是戰勝了魔世之後士氣正盛,面對著救命水還有眾多的疑問,默蒼離背後的故事與他的身份,過往的事情也慢慢的浮現,苗疆這邊北競王也設下針對他的行動,表面上雖然是合作,可是暗潮不斷湧動,其中眾人的猜忌與懷疑的事情,也像是種子開始種在心中慢慢的茁壯萌芽。魔世則是在大戰之後敗退,可是卻沒有傷及筋骨,取得了情報開始行動,知道中原人靠的是什麼,並針對其中的行動設下了計謀,攻擊了關鍵之處,取得其中的利害與現世狀況。
 
萬雪夜:哥虧到了一個妹,潮爽德。
 
「這是我在五百集之前所佈下的假動作,為的就是要讓你上當,要不然怎麼可以騙的到你這隻老狐狸」默蒼離果然打算的就是圈圈圈還有叉叉叉,雖然是有想到這一點,可是卻沒有想到那麼的徹底,為了做到這點,連自己的情況都騙了別人,看來這果然是他計算之中,可謂是連至親都騙。計謀之始是要讓敵人知道你的下一步,然後小心預測敵人之後的每一步,高明一點的是讓敵人知道你的第二步,更高明的是讓敵人知道你的第三步,敵人就會照著你的腳步去走。
 
帝鬼表示:幹、這傢伙不是點智力嗎,怎麼暗中點了一堆武力。
 
這兩集好看的程度可以說是好好好,但舖成下一集的元素更加的令人熱血沸騰不能自己,因為除了說明很多的謎團與大家想知道的事情,還有狂猛的戰鬥畫面,高明的運鏡技巧,一層又貼著一層的互相影響,看到後面簡直頭皮都麻了,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啊。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