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很多擁有才華的歌手們,淹沒在廣大的流行音樂市場裡,得不到關注,這並不是什麼很離譜的情況,只是有時候要讓別人聽見,另外一個人的聲音,是非常的困難,更何況是將自己的聲音思想,變成了商品來販賣,我們都看見成功的例子,卻忘記了失敗的選擇。今天要介紹的是名來自澳洲的創作歌手希雅Sia,最近幾個月因為新專輯的發行,才真正的大紅大紫,在這之前,都是叫好不叫座的情況。

 
 
 
相信有很多人都是從Chandelier這首歌曲,才知道她的名字,原來曾經為了這麼多的世界知名歌手寫過歌,相當的不簡單,甚至是之前創作眾多作品,開始回頭去找她的相關歌曲來聽,也發現一件事情,就是希雅能不露面決不露面,就算出現在公開表演也是。可以說是神龍見首不見尾,不見盧山真面目,原因最大的部份,就是希雅希望把所有的精力與被他人注意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音樂上面。
 
 
 
 
 
希雅出生於一九七五年的澳洲,父母都是音樂的相關工作者,所以為她的音樂基礎打下很深的影響,她在求學時駐唱被發現獨特的歌聲,還和人開始合作,十七歲更加入了樂團,還發行了幾張專輯,後來離開了便以自己的身份,發行獨立專輯OnlySee。在二零零一年發行了第一張專輯Healing Is Difficult,有不少的專輯作品,被選為電影中的歌曲,在二零零四年發行第二張專輯
Colour the Small One。
 
後來對於唱片公司的策略產生衝突,並離開居住的地方到了紐約,在二零零八發行了第三張專輯Some People Have Real Problem,並開始較常先前露臉上電視宣傳,在二零一零年發行第四張專輯We Are Born,在新專輯發行不久後,生病結束了宣傳演出。隔年才復出,並且跟不少的音樂人合作,發行了不少張專輯,在二零一四年時發行第五張專輯1000 Forms of Fear,其中的Chandelier透過各種媒體宣傳,令她知名度大增。
 
 
 
 
 
 
以上資料來自報章雜誌網站以及訪問。
 
 
以下隨機從專輯選出三四首歌,如果喜歡請支持正版。
 
 
 
 
 
 
 
 
 
 
 
 
 
Healing Is Difficult
希雅的首張正式專輯,充滿了流行藍調氣味的曲風,有種淡淡的慵懶氣味,其實可以看出這時的她,還是相當的具有想法,而且擁有跟他人不同的想法,在歌曲上的創作,顯得獨樹一格,而且還被視為新晉歌手的佳作,一帆風順的展現她的才華。專輯的調性,是比較緩慢的,但也相當的一致化,可以聽了之後,不用想對太多的放鬆一切,雖然沒有什麼值得驚艷之處,卻有相當老成的創作,不見初生之犢。
 
 
 
 
Fear
開頭的吉他非常的輕快靈動,隨著後面進入的笛樂器使用,充滿了活潑的氛圍,雖然是看似開朗的曲風,可是速度與節奏沒有很快速,只是輕飄飄的從旁邊掠過,用隨性自由的唱腔,吟唱出寫任與輕鬆的自在。
 
 
 
Taken For Granted
歌劇般的開頭,就像是強調著內心的情緒,隨著迷離的節奏,開始牽扯著精神,隨著固定的節奏與聽似不太在乎的歌聲,融合成了一個神秘色彩,好像這一切都進入了奇異的世界,很喜歡中後段的唱法。
 
 
 
Drink to Get Drunk
剛開始的慵懶弦樂器吹奏,隨著不太在意的歌聲,好像一切都放慢了下來,節奏曲中偶有的吹奏管樂器,配合著歌聲,竟然有著的想要停下來,好好的聆聽,明明沒有什麼重口味的編曲,到了後段的合聲也頗有韻味。
 
 
 
 
 
 
 
Colour The Small One
在前張專輯剛發行了,希雅的男友在意外中過世,令她數年的人生幾乎停擺,根本不能思考現在與未來的生活,沉膩在悲傷之中,用了很長一段的時間來療傷,雖然不能夠完全忘懷,卻用了另外一種方式,記錄下此刻的想法與氛圍,把它寫成了歌曲。或許就是因為這一段經歷,所以使得這首專輯的風格很明顯的,深刻的許多,加入了內心底層的想法,她想要寫一張屬於自我的唱片,過著自然的生活。
 
 
 
 
Breathe Me
如同寂靜無聲的鋼琴聲,透露出一絲絲的落寞,還有一點點低沉嘶啞的嗓子,唱出需要的依賴,或許是種感傷,或許是種不需要的需要,在中後段開始,把整個情緒給張開,開始製造出高潮,一段感情就如同呼吸般。
 
 
The Bully
收輕寫意的吉他,加上慵懶如綿絮的唱腔,明明擁有城市中穿梭人群的緊張,卻把這樣子的氛圍給擊散,好像是在說,人擁有太多的忙碌與壓力,為什麼不試著改變一下自己的心情,聽著聽著,不自覺的放鬆下來。
 
 
 
Sunday
奇幻鮮明的節奏,像是從很遠的地方傳過來,還有那個刻意把唱腔拉長的唱法,聽起來都很有感覺,到了中段還是不能擺脫,改變了一些節奏,輕快了不少,鍵盤的彈奏方式還有琴聲,營造出一個不同的世界。
 
 
 
 
 
 
Some People Have Real Problems
這是張好玩變化多,多樣化了許多,並且充滿了鮮明的專輯,為什麼這樣說了,在很多的層次上面,作了不同以往的調整與改變,活潑的精神就像是陽光,傳染了一切,不過依然在小部份上,保留前張專輯悲傷內斂,那個不能忘記的往事,也有第一張專輯的淡藍風格。也試著往著鮮艷的目標前進,也難怪專輯封面的色彩是這麼大方簡單多元,各種的心情都有,從快樂悲傷安慰,不再是那麼簡單的一個面向。
 
 
 
 
Soon We'll Be Found
突顯沙啞雄厚的嗓音,只有簡單的鋼琴與些許的節奏陪伴,在一分鐘的副歌,似乎勾起心中的一份感情,很喜歡這首轉音的唱法,用拉長的方式表現出,一股該說我們總有什麼都不知道的情緒,最後幾段的高音也很有感覺。
 
 
 
I Go To Sleep
孤單的弦樂,隨著是刻意拉高音樂的歌聲,還有極簡的鋼琴,似乎在午夜夢迴的當中,訴說著我還好,沒有什麼事情,只是感到有一點疲累,只要休息一下就好,中段後的高亢,就像是睡前的故事,精釆得到滿足。
 
 
 
Day Too Soon
清新緩慢的唱腔與節奏,就像是森林中釋放出的芬多精,明明你用肉眼看不見,也聞不到味道,卻可以感受這芬香,很明顯的能夠用耳朵聽出色彩,是濃厚的草綠色,還有樹的枯黃色,副歌很令人完全放鬆下來。
 
 
 
 
 
We Are Born
若說上張專輯是重生的希雅,這張專輯是走出的希雅,整個曲風變得奔放並且自由狂野,充滿了濃烈的脫韁野馬,那一個渴望追求自我的精神,我們的心中或許都有一個,想要不顧一切追求那份瘋狂,但因為被禮規與社會所壓抑,所以都放在底層的角落裡。也能見到更多不同的音樂元素,融合在了歌曲當中,它們沒有受到任何的約束,各自發揮出放克與迪斯可聲線的感染,音符的顫動振奮心情。
 
 
 
You've Changed
狂亂跳動的節奏中,希雅就像是一顆定心丸,她的歌聲瞬間穩定了情緒,細碎的電子節拍,透露出不安分的情緒,整個人被這樣的氛圍所傳染,配上了獨特的編曲方式,聽起來就算到了最後面,也依然擁有驚喜。
 
 
 
Clap Your Hands
重低音明顯電子節奏的中,聽出迪斯可與放克的氛圍,令人不自覺的想要扭動身體,告訴我們此刻該動,也很意外希雅的快節奏舞曲,竟然是如此的流行暢快,完全不能停下來的聽覺,血液竄動著爆炸般的舒坦。
 
 
 
Bring Night
被當成代表澳洲參加世界盃足球賽「2010 FIFA World Cup South Africa」的主題曲,輕快的節奏,還有吉他貝斯鼓的運用,是首很輕快的歌曲,間奏的正反拍運用,也非常的有意思,加上唱腔釋放出快樂的元素。
 
 
 
I'm In Here
專輯的後段中開始沉澱了情緒,安靜了下來,也特別選了這首出來,彷彿是狂歡過後的寂寞,我們在某些節日結束的那一刻,就會顯得特別的難過,這也是一種空虛,鋼琴與節奏、歌聲,中後段的醞釀大爆發,特別的有感覺。
 
 
 
 
 
 
1000 Forms Of Fear
這張專輯的整體性與主題性,非常的完整且使人動容,深入了解到希雅的心靈深處,為什麼呢、因為她把內心真正的恐懼,害怕的東西全部表現在了內中歌曲的裡面,無論你是否知道她的人生故事,都想要了解,或許感情與真實的人生,才是傳達音樂最佳的利器。結合她的人生後,變得如此立體,你完全無法忘懷,甚至是一刻都想起,傳染的力量非常驚人巨大,滲透了靈魂毛孔的每一處角落。
 
 
 
 
Chandelier
無論是從任何方面來看待這首歌曲,甚至用不同的想法解釋,都是首渲染力十足強大的創作,能量異常的龐大強盛,明明沒有用什麼特別複雜華麗的編曲,樂器編置,卻給人從頭頂到腳底,都不能忽略的尖銳,這個尖銳卻意外的溫柔與包容,好像是說、用力的發洩吧。
 
 
 
Big Girls Cry
壯闊遙遠的編曲與歌聲,營造出從非常陌生的地方竄出來的氛圍,剛開始聽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觸,可是經過一分鐘後,有了不同的感覺,可能是真實的一面,跑出來駕駛了虛假的面具,副歌真的相當的精釆。
 
 
 
Fire Meet Gasoline
飢餓遊戲2星火燎原的插曲,非常的明顯,能夠聽出主題性,就像是火焰燃燒般,非常的強烈充滿了侵掠,完全的把情緒的推進,給融入在了編曲當中,細膩與壯闊同時存在於一首當中,很喜歡希雅這首副歌的唱法。
 
 
 
Burn the pages
開頭的重節奏與電子音效,令人耳朵一紅,因為聽起來不像是希雅的創作風格,可是當開頭過後,就完全展現了希式手法,一分鐘開始的編曲與歌聲方式,聽起來依然保留過去,自我的優秀部份,淡淡的藍調。
 
 
 
 
 
 
 
 
 
 
 
她的音樂的相當的具有渲染情緒的能力,這種能力並不是相當簡單可以達到的,這是天賦,一種他人無法模仿的才能,所以創作自然看似輕描談寫,卻可以深入到了靈魂的根髓,那個我們自己可能都無法碰觸到的地方。這也是希雅的創作,為什麼能夠觸動人心的原因,一個真實酸甜苦辣的人生,往往比起華麗虛幻的夢想,更加會有共鳴,因為我們對於虛無飄渺的東西,都無法真正的面對直視。
 
 
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長的不漂亮。
 
 
除了創作的渲染性之外,希雅的全部特質都非常的明確,包括歌聲與對音樂表現的態度,這種觀察人事物的能力,是很多創作者所夢想的才華,他們可以把一首歌給寫的複雜華麗,可是要寫的深入心靈,卻非常的困難。尤其是拋開商業化的光環後,反而變得脫離了這方面的困擾,原來創作還可以這樣子繼續,這大概是很多人想不到的事情,尤其是在她的音樂裡面,往往領悟不同的思考方式與見解。
 
 
 
 
希雅曾在訪問中說,她最害怕的是「成名」,成名到底有什麼好害怕的,世界中每天有這麼多人想盡方法,就為了成名不是嗎,可是就算功成名就,人生還是有不同的負面掙扎,我們忘記了得到一個東西的同時,也代表失去了一個東西,有得有失是沒有錯。可是有時候的失去,就算得到了再多也沒有用,這是希雅內心深處最大的痛苦,她靠著酒精與毒品麻痺一切,甚至想要放棄自我,最後受到幫助回來了。
 
 
Chandelier MV的女主角叫Maddie,是只有十歲出頭的舞者。
 
 
Chandelier是首相當了不起的歌曲,可以說是名留青史也說不過,因為在這段短短的時間內,已經聽了不下數百次,可是每次聽都有不同的感覺,跟觸動內心那道最痛的傷痕,人活在世上或多或少,都會有大大小小的傷口,有些傷口你看的到。有些傷口你不只摸不到,也看不到,也無法治好它,就當我們以為它已經好的時候,才知道自己錯誤了,也許根本沒有好過,但人生還是要走下去,直到走完。
 
 
 
 
總結:音樂從來不是比誰彈奏的技巧最快最強,又或是編曲最華麗元素最多,或是比是否可以內心的情緒,用音符表達出來,引起大家的共鳴與注意,往往不是廣告打最大,動用最多資源的人,會停留下來,而是能夠有自己顏色的獨特創作。希雅就是屬於這類型的人,不管是她的歌聲還是創作,一聽就知道是她之外,還有著不同於別人的細膩與感性,剛聽還不會發現,可是一聽了才陷入其中。
 
 
感想:記得是別人推薦希雅給筆者聽的,剛開始沒有太在意,可是一聽才終於知道,好像沉睡了很久,突然被人叫醒,那種感覺非常的明確,並且清晰的難以相信,這真的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創作歌手。
 
希雅最特別的地方在於,她不喜歡露面,只想要告訴世人自己的創作,所以在很多的表演場合中,能不露臉是最好,所以可以看見,在很多的電視節目中,都是背對著攝影機,只看見背景,不見其人,不過這招真的蠻有用的,因為她的音樂,確實能夠征服人。
 
PS:希雅有很多合作曲相當好聽,有興趣的人可以自己去找
例如跟大衛庫塔的合作曲She Wolf: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