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世狂人黑白郎君大戰苗疆精銳,一個人如何阻擋大軍,霸氣十足的肢體交接已是帥氣異常,全部接近他的人都只有一個下場「敗」,可是車輪戰般的高手不斷攻擊,就算他再如何驍勇善戰還是有極限的存在,屍體與鮮血橫飛,沉膩在其中的狂舞,果然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武人。瘋狂與理智只在一線之隔,兩方的戰鬥,不管是近身戰還是遠距戰,都是每一下打到肉上,暢快感非常的足夠,尤其是拿了幽靈魔刀之後的囂狂。
 
「收、化、運、發」這一個特效的使用非常的酷炫,沒有想到竟然可以這樣表現,苗王與黑白郎君的近身戰鬥,更是帥氣到一個不行,每一下的攻擊都是命中要害,絕不浪費空隙,利用別人的動作來反制,像是被打屈直後的身體,再度給予痛毆,反掌之後的彈力,轉身的死角都是利用之處。沒有想到意外的變局產生,讓這場戰鬥出現了轉機,也是未來不知的變數,現在雖然沒有任何的威脅,可是卻能夠影響很多人。
 
狼主與苗王的矛盾越來越白熱化了。
 
萬朔夜與獨眼龍之戰終於要展開生死的決鬥,在經歷過那麼多事情之後,雙方的戰鬥便是現在唯一的理由,不得不戰也不能不戰,是價值觀的衝突也是錯誤的相會,到底誰才是錯誤的,沒有人可以清楚,但是刀刃相向之間,只有一個答案,躺下或是站著,沒有其他的選擇。這一場戰鬥非常的直來直往,雙方辣的互相砍擊,鮮血不斷四濺噴射出來,比的已不是技巧與體力,而是對勝負的執念,不管輸贏都是傷害。
 
是不是殺死一個人就能斬完一段緣由,是不是用痛恨一個人取代生存下去的意念,就能夠好好的活下去,萬朔夜的父仇不共戴天與獨眼龍的後悔一切的發生,兩個人就算有各自的信念,卻是痛苦的理由,有時候感情能夠讓人幸福,也能成為枷鎖讓一個人一輩子被梆住。任溫皇還是一樣的腹黑,每天在還珠樓當宅男,就能夠讓別人把禮物送上門,跟狼王的講話也是非常的有意思,一切的根源都是遊戲,他想要讓人生有趣。
 
苗王為了大局可以放過次要的敵人,果真是王。
 
苗王的雄才大謀在近來的表現之中,實在越來越令人認同,他的每一步每一個計畫,都是為了苗疆的利益而著眼,雖然身在其中卻能夠冷靜的思考面對,獲得最大塊的餅,也要犧牲某部份的餅給別人吃,獨享根本是不可能的,不只是處理外務的戰事與其他勢力的周旋。北競王與姚金池這一個組合確實不錯,一個溫柔體貼一個聰明機巧,天作之合就是這樣子說吧,雖然姚金池枕頭、北競王每天都在躺,兩個人早該在一起了。
 
雖然對別人的猜疑心很重,但是對於天命與九龍之說深信不疑,這就是苗王這角色的定位,但事實上這樣子的猜疑是必要的,因為如果沒有警覺心的話,他早就不成為王了,為了保持自己的權力與讓苗疆能夠國力強盛,對於該殺該行動的決不手軟,越是這樣的人越容易相信天命。九龍天書到了現在終於能夠展現它存在的目的地,這段劇情主要是講說進行約二十集的天書之爭,終於到了驗收的時刻,決定未來的命運。
 
復原的戀紅梅與終於清醒的萬朔夜,這一段故事終於到了尾聲的時刻,雖然前面看的很煩,但是有回甘的感覺,就像是萬朔夜與聆秋露之間的情愛糾葛,以及真正的身份與在他們之中的痛苦,仁刀真正的義,欠別人的恩情永遠都是最難還的,只有情能夠沉重以及輕巧。不願面對的事實總是深埋在心底的角落,等到有一天被挖掘出來才發現,不應該這樣的忍耐,也許這是人唯一的自保,不讓恐懼與傷吞噬自己的心。
 
心病總要心藥醫,爛村頭奧厝邊也復原了。
 
藏鏡人父女檔究竟會遇到什麼樣的情況,對於被苗疆追殺的身份,是不是能夠有解除的一天,這也是好奇的地方,畢竟現在他們兩人已經不是重點了,又有新角色的出現,原來是之前的欠下來的債,證明史羅碧用史艷文的身份胡搞瞎搞,並不是沒有人知道,盜用兄長的帳號亂刷卡,還是要還。另外就是嘟嘟月這邊,被任溫皇打敗之後,就開始被心魔所左右,種下了禍因,第二個變態又誕生了,憑金吾表示誰在叫我。
 
人總是只想要看見自己想要看見的地方。
 
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不可能再度回來,就算想要回去也已經回不去了,就像是仁刀的一生,一輩子行善到了最後卻獲得悲慘的後果,但也是人生的一部份,不可能行善就會有好結果,做壞事就會有壞結果,因為就這是命運,沒有一定的規律與變化,任何人也猜不透。人只有放下了過去,才能夠前進現在的人生,如果放不下這過去的一切,都永遠被過去所困住,聽過來簡單的事情,卻是最困難的,就像放下心魔。
 
嘟嘟月與劍無極的戰鬥,等於是向任溫皇挑戰的門票,這兩個人都有向其戰鬥的理由,劍與劍的對戰,這是一場發瘋的戰鬥,一個發瘋四十集的人與剛發瘋的人,兩個人的神態縱然不同,卻有相同的味道,使用修練過後的無盡飄渺劍法,雙刀流令人震撼的武戲又再度展開了。劍無極砍擊定格手法,每一刀都是砍中了要害,還有斬擊過後的停滯,刀芒與劍影的相會,短短的一瞬間已是不能忘卻的記憶,他、又進化了。
 
嘟嘟月:我還有點餓。來人、餵副樓主吃餅。
 
有醫生真好,霜與銀牛之間這種曖昧的情緒,看來有可能升級到戀情的可能,可是銀牛並不是一個很善解人意的傢伙,甚至可以說是笨,要他談男女感情可以說是太難了,連霜說出這些話也沒有太在意,因為女孩子想要當你的好朋友,就不只是想要當好朋友而已,只是一種試探。不管是男女之情還是朋友之情,恩怨與情仇,任何的感情都是人活在世界上,必須存在的,揹起某種責任的重擔,也是人之所以叫人的原因。
 
任溫皇、俏如來、北競王,三方智者的會見,也意外的碰出火花,唇槍舌戰卻比真正的戰鬥還兇險,互相揭穿對方的底細與弱點,明明是敵對或是模糊的立場,也是在找互相想要的東西,所需要的條件,明明只是閒聊卻是關鍵,他們所說出的話,每一句都是影響三方面的發展。對於真假九龍天書的意見,到了現在還是彼此互有底牌,沒有人可以真正的證明何者為真何者為假,但事已至此,早已經不重要了,以誠待人啊。
 
伏羲深淵終於要開起來了,搞了二三十集終於能夠見到。
 
天時地利人和,第二局開始,為了爭奪靈氣在何方,三方面各派出不同的人馬圍戰,計中有計局中有局,都在他們的預料之中,也有沒有任何動作的人,也有事先做下動作的人,也有防備別人作動作人,三個人看似平淡恬和,卻危機重重,心中所藏著的都是保有手上的籌碼,再拿走最多的利益。將計就計與假裝中計,還有不知道有計,看似沒有不給對方後路的安排,其實早已有了漏洞,而這個漏洞卻不是關鍵之處。
 
苗疆與中原必搶之戰,終於在看似沒有任何危險的時刻所展開,分別是各處方位都有戰役存在,所安排的也是剛好的安排,為了戰鬥而能夠犧牲生命,這也是戰場的戰士所希望的死法,能夠壯烈的死亡總比凋零的死去好多了,如果能夠選擇,相信有很多人選擇前者。所謂的計謀,來來去去只有一種,計謀之始,是要讓敵人知道你的下一步,然後、小心預測敵人以後的每一步,高明一點的是、讓敵人知道你的第二步,更高明的是、讓敵人知道你的第三步。
 
這兩集感覺好像得到解放,雖然劇情又加入了不少元素,也同時放下了不少,就像獨眼龍與萬朔夜,藏鏡人與憶無心,各種感情之間的衝擊,又騙去了不少眼淚,還有北競王、任溫皇、俏如來之間的爾虜我詐,不放過任何的強弱之項,下一集又是令人期待的終章。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