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搖滾這個話題,一直以來都是人們的最愛,這是個淺顯易懂的文化娛樂,可是難以專精,無論你學習浸淫多久,都無法一窺全貌,這也是搖滾有趣的地方之一,看似簡單的組合,也可以複雜,卻可以如水般變化出千萬種的音樂,到現在還是沒有停止它前進的腳步。今天要介紹的是殺手樂團The Killers,是一支來自美國內華達州的樂團,他們被譽為新一代最佳的樂團之一,到底是有什麼魅力,要等著我們去發現挖掘呢,還請拭目以待。

 
 
 
老實說也是最近才開始聽殺手的,以前有聽可是沒特別的注意,是在某天午後無聊的時間裡,筆者都會有習慣,假如剛好可以看電視的話會打開MTV頻道聽音樂,有廣播可以聽的話,就會打開隨便一台廣播,聽裡面隨意介紹的音樂,如果有上綱的話,也會隨意點閱沒聽過或聽過的音樂。這個習慣大概是從小就開始養成的吧,第一次聽到殺手樂團的歌曲是Somebody Told Me,當下卻忘記查,直到後面剛好聽到這是什麼樂團所演唱,才知道樂團名稱。
 
 
 
 
殺手樂團The Killers成立於二零零二年的拉斯維加斯,由主唱Brandon Flowers,吉他手David Keuning,貝斯手Mark Stoermer,鼓手Ronnie Vannucci Jr所組成,剛開始團員來來去去,到了後面才正式確定名稱與成員,他們各自有各自的工作與生活圈,剛開始他們並不是全職搖滾樂手。直到了被獨立廠牌簽下,在二零零四年發行第一張專輯Hot Fuss,在單曲攻勢的累積下,他們迅速的竄紅,在二零零六年發行第二張專輯Sam's Town,趁勝追擊。
 
在專輯快速破數百萬的銷售後,除了推出精選輯外,也在二零零八年發行第三個正式專輯Day & Age,除了巡迴演唱外,還再度的反省自身,是不是講求某個程度的精神追求,這段時間內他們雖然沒有發行專輯,可是達數年的巡迴演唱,在他們第一張專輯時就開始,雖然他們還當紅。可是他們想要走出不同的自己,於是在二零一一年開始創作,累積足夠的能量後,在二零一二年發行了第四張專輯Battle Born,隔年二零一三年發行精選輯
Direct Hits。
 
 
 
 
 
主唱&鍵盤
Brandon Flowers
 
吉他手
David Keuning
 
貝斯手
Mark Stoermer
 
鼓手
Ronnie Vannucci
 
 
 
 
 
以上資料來自報章雜誌網站以及訪問。
 
 
以下隨機從專輯選出三四首歌,如果喜歡請支持正版。
 
 
 
 
 
 
 
Hot Fuss
初出茅蘆的專輯,靠著單曲的大賣累積人氣,這時候的他們才只有二十二歲左右,可以說是相當的年輕擁有青春獨有的衝勁,以英倫搖滾為主軸的他們,卻脫離了那種陰鬱藍色的曲調,以樂觀積極開朗的曲風打前鋒,融合了英式的細膩小心,與美式的粗曠狂放,顯得非常的特別有活力。每首歌曲幾乎都像一個故事,也提供了不少正面的想法,使用了不少懷舊的手法,試圖令人懷念起那個八零年代的音樂浪潮,經過他們的消化,又帶出新的想法與創意。
 
 
 
Mr. Brightside
極度輕快的搖滾配置,加上如閃電般輕飄飄的歌聲,一切就像是不敢相信的愉悅感,明明味道很重鹹的曲風,卻透過刻意的方式編曲,變得清淡容易入口,好像隨時存在的永恆,明明用的力道不重,存在感卻非常的足夠,就算想要忽視,也沒有任何辦法無視。
 
Somebody Told Me
聽似不在乎的語氣配合如狂風席捲的吉他貝斯鼓,就像是跟一個人的獨白,訴說著好啊、沒有關係,你就儘量來啊,反正我也不在乎,看誰比較倒楣,無論是前段中段後段,速度感都非常的過癮,如同沒有限制的車輛,在荒野狂飆,什麼聲音都沒有,只有呼吸心跳狂沙陪伴。
 
Smile Like You Mean It
扭曲的樂音加上不斷挑動情緒的貝斯吉他,敲擊著靈魂的鼓,不斷的撞擊我們的沉睡,試著喚醒,中段開始的迷幻加深,使得情況越來越撲朔迷離,其中樂器的獨奏,也有一定程度的快感,電子節奏與電子聲音使用的非常多,但都是適時的穿插。
 
Andy you're a star
極度的低音當中營造濃厚的氛圍,像是機器人感般的搖滾樂團配置,卻有著極度人性的嗓音,反差之中使得雙方面都很有趣味,在衝突之中製造合作,無論是哪一段使用的巧思,都覺得很有創意,樂器與人聲都有一定程度的表現。
 
 
 
 
 
 
Sam's Town
在前張專輯的成功後,他們將自己的定位給想個清楚,決定要出發時要給自己與聽眾得到什麼,以華麗的復古搖滾,但絕不是複雜前人的創意,此張專輯內將前張專輯中,還擁有的濃厚電子感,給徹底的蛻變,決定將音樂給簡化,使得表現方式不要這麼的複雜,儘量的展現本來的自我。也收斂了過去的年輕氣盛,充份把他們的優點給展現出來,也就是用自己的方式表現音樂的認知,有很多創意的存在,主唱的特色唱腔與團員們的創意表現。
 
 
 
When You Were Young
才剛開始、演奏就像狂雨狂驟般,打在我們的聽覺上面,不但沒有感覺到害怕,還感到非常的暢快,彷彿滌盡了包括身體與心靈的污穢,吉他與貝斯的配置彈奏,有一定的輔助功能,加上主唱的線條,這一切都是這麼的契合。
 
Bones
光聽前奏就好像回到那個黑白電影的年代,復古的味道濃厚到就算用其他的方式掩蓋,也無法洗去,主唱近乎歇斯底里的唱腔,不斷的呢喃與獨語,還有不受控制的樂器配置,甚至還有點不知道是什麼國家的風情,再再都訴說出一股趣味。
 
Read My Mind
只有安靜的鼓聲中,主唱的聲音適時的加進來,一直在詢問同樣的事情,隨著簡單的旋律,加上擁有巧思的演奏,還有充滿想像力的唱腔,沉膩在一股安靜的氛圍當中,不想要離開這寧和的現在,或許我們都想擁有這個時刻,卻不知道是何時。
 
Sam's Town
簡單的鋼琴配上個性派的嗓音,搭配起來不用什麼多餘的配料,就已經充滿了味道,一個人的獨白也顯得非常的重要,中段才加入其他的樂器,還有全部成員的歌聲,聽起來真的很有感覺,複雜並不是壞事,而簡單卻很輕易的進入心靈。
 
 
 
 
 
 
Day & Age
在兩張專輯中,他們展現何謂復古搖滾的風情,在此張專輯想要改變走嶄新的曲風,於是使用了大量的電子音樂與其他樂器伴奏的加入配置,製造出不同的層次感,這好像現在的年輕樂團,必須要加入的創意,不過使用的電子節奏還不算非常的多,只是恰到好處見好就好,自然還擁有一定的搖滾味。依然順耳及音樂性十足,創作的靈感是來自,樂器當紅後的成名,他們不希望陶醉在成名上,只希望讓他們的音樂視角,可以更被世人注意到。
 
 
 
Human
大量曝光的電子音效,像是陽光般曬在了節奏上面,雖然使用電子節奏卻沒有冰冷的感覺,相反的還有溫暖的感覺,一分鐘後配合簡單的樂器配置,聽起來就是相當的令人舒服,不自覺的想要放鬆心情,很喜歡這首歌的編曲,可以仔細的聆聽一下。
 
The World We Live In
迷幻離奇的前奏中,營造了一個奇異的世界觀,不斷跳動的電子節奏,與那個若有似有的鼓,還有主唱從很遠地方唱來的歌聲,副歌不斷重複呢喃,像是一個剪不斷的連續動作,很喜歡中後段的配置方式,非常的具有深遠的風情。
 
Spaceman
從剛開始的吶喊,就非常的具有活力,洋溢著只有生物才有的動能,搭配的電子節奏與樂團配置,相當的平均合宜,在主唱快速的唱腔之下,合成了一股不可輕視的衝擊,每一段都有不同的性質,就像是實驗般,試著不一樣的自己。
 
A Dustland Fairytale
只有簡化到極限的電子音樂與單純的嗓音,相互呼應,就像是黑暗中那個不斷思考的自己,主唱用他的聲音喚醒我們,就像是詢問自己,中後段的樂團配置,相當的有力道,儘管是輕柔的彈奏,卻有些沉動的頻率,直到最後依然詢問著。
 
 
 
 
 
Battle Born
沉寂了數年後,他們決定推出了新專輯,專輯的主題是來自他們生活的內華達州,曾經遭受到美國內戰的砲火,最終在灰燼中重新建立,也廢除了奴隸制度,最終遠離戰火,專輯的名稱正是州旗上面出現的字眼,也點出他們的思想,就是戰爭與自我的內心交戰,在成名後究竟還可以維持多少的自我。主唱Brandon更說出「紮紮實實,這是我們最強的一張專輯!」以濃厚的美國風情,其中有很多的歌曲,都是他們家鄉的事件,成為了創作想法的泉源,
 
 
 
Runaways
簡單的節奏與歌聲的相互獨白,在一分鐘開始那個強烈擁有後勁的樂器配置,真的相當具有衝擊力,在隨及又開始內斂起來,隨時等著再度衝出來,等著聽者再度得到驚喜,最後段對電子音效配合貝斯吉他的互相競速,也具有一定的創意。
 
Miss Atomic Bomb
什麼都沒有的聲音中,來到這故事的彼端,到了一分鐘也只有少許的樂器,寧靜又詳和的氛圍,是對於時事的諷刺,接近兩分鐘的時刻又有更多的樂器加入,留下了許多的獨白,給人得到想像的空間,到了最後面,還是擁有相同的靜謐。
 
Here With Me
鋼琴的伴奏中,帶出深深安靜的氛圍,有種交奏樂團演奏出一曲知名悲傷的樂曲,深入到內心的感覺,透過主唱的獨白,好像在說一段故事,這個故事不見得討喜,也不見得受到歡迎,雖然沉重,卻是我們最真實的一頁,不可不信。
 
Flesh And Bone
電子感相當重的開頭,在經過了長久安遠的休息,終於甦醒了過來,樂團配置的加入的時機點,恰到好處不說,就好像瞬間點醒了我們,主唱有不斷重複的歌詞,還有成員們跟著複唸的副歌,還有最後面的再度加深,一次性的釋放,依然犀利。
 
 
 
 
 
Direct Hits
兩首新歌加上十年精選。
 
 
 
Shot At The Night
二零一三年的新歌,不斷彈跳的電子節奏,還有彷彿從人生當中唱出的歌聲,仔細的一聽相當的具有懷舊的風情,我們午夜夢迴中,一個人安靜思考的心情,仔細的想著到底為了什麼,又錯過了些什麼,其中的樂器配置相的細膩舒服,不由得靜靜的聆聽。
 
Just Another Girl
緩慢的建構屬於他們的氛圍,不知道是哪裡開始,也不清楚什麼時候結束,到了一分鐘才開始提振了編曲,就像是不間斷的獨白,加入全部的配置,也許我們都是別人的另一個女孩、另一個男孩,中後段的速度感,輕快的翩翩起舞。
 
 
 
 
 
 
 
 
很喜歡這種聽似不講究,力道輕快的編曲方式,在節奏上往往不填滿,應該說有種與生具來的才能,嗅覺相當的敏銳,知道該如何創作,又或是哪方面少哪方面多,才能引起共鳴,只要等待著聽眾的想像力就好,去滿足這段不曾解釋的空白,雖然像是空白,內蘊藏有的的顏色意外的豐富。但實際上聽才發現,這是個外面綿內面重的側敲方法,無論是樂器還是主唱,他們的搭配都非常的好,知道自己該扮演什麼角色,不搶走彼此的節奏。
 
 
無論是討論感情還是社會事件,他們的歌詞探討不知道為什麼,總是那麼的自然生動,明明用很簡化的手法表現,卻能夠很深入,應該說光聽歌曲,就知道故事性相當的濃厚,明明沒有太注意這方面,卻不斷的想起某些事情,就算跟歌曲的本身無關。明明是美國樂團,卻有著英國樂團的風格,明明是粗曠的描寫,卻有著細膩的手法,這大概就是殺手特別的地方,無論是哪方面來看,都是具有屬於他們才有的獨特魅力,一聽就知道是他們。
 
殺手樂團The Killers的旋律精美,你會在腦海上不斷的浮現,重複著他們歌曲的音樂,儘管已經離開了音響與耳機,還是會出現,跟就算不懂英文歌詞,也可以隨便哼上兩句的優點,甚至跟著唱,大概是他們最大的特色,在樂器演奏的表現上,平均值也算優秀。也顛覆了很多的想法,就是什麼歌曲必須這樣子創作,又或是樂器該怎麼演奏,他們完全不走這一套,堅持自己的想法,所以製造跟他人不同的創意,也無法學習,這點真的相當的重要。
 
 
每一張專輯的獨特性,都不是前張專輯可以聽見看到的,而且還會嚐試不同的曲風與創作風格,也許你會喜歡最初期的殺手,又或是其中一張專輯的殺手,還是最近一二年以來的殺手,但殺手的確試著不同的改變,為的不是聽眾,或是自身對於音樂的講究。這是好事也是壞事,不過好大於壞,尤其是二三四張的風格,每一張都有很大程度的改變,與實驗的精神存在,可能喜歡他們某一時期的聽眾們,就會改變了對他們的支持,也可能會繼續支持。
 
 
總結:殺手的每一張專輯都很有開創性,他們想要走出不同的路線,這個企圖心,對一個樂團音樂來說,非常的重要,因為想要改變,才會有新的創作,可是又不能完全擺脫自我,要不然會變得四不象,在這個意圖之中,取得了平均點的他們,可以說是下了相當多的苦心。團名雖然叫殺手,可是一點也不冷酷,還有著年輕人獨有的熱情,跟青春才有對於生命的熱愛,現在還不到三十歲的他們,擁有著更多的可能性,等待著未來去挖掘。
 
 
 
感想:先要坦白說殺手樂團The Killers,其實並不熟,前陣子才翻出來,發現為什麼都忘記他們呢,發現真的很可惜,於是決定要介紹他們,不對於其他美國樂團,都是金屬相關的風格,他們走的是英國樂團的路線,骨子裡也是英倫的血液。
 
雖然是來自美國的樂團,剛開始還被人認為是英國樂團,卻被人叫成美國最佳的英倫樂團,這真是的相當幽默的一面,不過也證明他們的人氣,是不分國家與地區的,還從英國紅回美國,再紅到全世界,算是其中一個有趣的話題。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