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主對上櫻吹雪,刀與刀之間的戰鬥,雙方的身影快速交錯,互相砍擊毫不相讓,併出了萬點金星,沒有任何的空隙讓對方能夠閃避,再來是在半空中帥氣的飛起來,兩個人的刀刃就像是緊咬著對方不放的猛獸,直到對方不能動彈為止那樣的兇狠,雖是一瞬間的交戰,卻是非常的震撼。百武會天光邪馬台這邊,則是群體戰鬥,以戰略與作戰計畫為主,自己的棋子不能被敵人給吃掉,想要想辦法吃掉對方的將軍。
 
三方戰事緊密相連,也是俏如來與北競王暗中的智鬥,比誰更略勝一籌,萬朔夜阻擋冽風濤的一戰,大刀與鐵手,力量與力量之間的交會,一邊計算彼此的戰力,還有自己手上能動的,加上意外的變數,也要算進裡面,才能是一個好的智者,必須為了這個意外做了準備。冥醫是無影金梭的傳人,為了先師而出來教訓濫用這原本是醫療用品的識龍影,之前的誤會讓汲水先生認錯人,原來他跟那個醜沒有任何的關係,也引出新人物。
 
中谷大娘娘娘娘娘。
 
狡滑奸詐的三個人互相計算,想要證明三本天書是否真假,真相越來越明,試探之中也逐漸知道對方的心意,有些是真話也有些是假話,但是他們三人也代表目前最強大的三股勢力,雖然苗疆看似最強,卻因為還珠樓的中立,讓苗疆不敢輕而易舉的動用武力,就怕吃虧。在細節部份依然處理的很好,雖然中原因為敵人團結了起來,百武會的內部還是有不同的聲音存在,像是西劍流侵略中原所造成的傷害,依然耿耿於懷。
 
俏如來:師娘好兇喔。
 
百武會成為了目前眾人的聚會場所,消息交流的公佈欄,任務都要從這裡開始,才不會亂掉,由郭箏揭出中原人複雜的情緒,像是曾經是中原的大敵,西劍流留下的邪馬台與天海,還有萬惡的罪魁藏鏡人,要合作本來就不是簡單的事情,為了吸納群俠所以必須注意反感的人們。苗疆這邊是由北競王出山之後,開始一連串的行動,補足了苗王萬人之上的缺撼,因為他必須一個人處理太多的事情,所以並沒有像是北競王那麼閒逸。
 
要掌握權力為了一個政權國家,要做了大大小小的犧牲與協調,就算自己變成看似無情無血無淚的領導者,也要緊咬牙根做下去,不似人情有時候是為了大局,就像苗王做出很多的選擇,雖然令人很生氣憤怒無奈,卻是不得為而為之,一切都是為了他的族人與底下追遵的人。三角關係劇場,狼主北競王姚金池,一個人被喜歡很笨蛋的不知道,一個人喜歡另一人卻苦於表達,一個人關心另兩個人卻暗自用心,想要保護兩人。
 
任溫皇與鳳蝶主僕兩人的鬥嘴又開始了,對溫皇而言這一切都是遊戲,因為這人世間真的太無聊了,想要開啟魔世,看著中原與苗疆危機,大概確定大概不確定,就算陷入了戰事之中,他可能跟現在一樣,選擇要幫哪一方,或者要去除哪一方,中立者的恐怖。默蒼離教授的課程,所謂的計謀不是看向敵人,而是自己有多少的條件能夠應付,智謀要有強大的武力為輔助,這一點說的好,武力越大就代表智謀需要的越小。
 
默蒼離:天!黑黑,要落雨。
 
難怪雪山銀燕一直被劍無極罵笨牛,明明妹有意郎卻傻蛋,她對你沒有意思的話,就不會留在身邊一直照顧扶持,對於女人的心意一直沒有了解,也根本不知道所謂的情深意重,果然是一個天然呆耿直的傢伙,與俏如來截然不同,劍無極則是一直看在眼裡,想要給暗示也不行。女忍者霜也帶出一個大家想要知道的疑慮,就是櫻吹雪到底是誰,來自他們國度又有熟悉的味道,西劍流還留在中原的人,彼此照顧問候。
 
默蒼離與溫皇都有同樣的身份成謎與不明背景,不相同的冷靜。
 
狼主千雪孤鳴為了兄弟兩肋插刀,不管是結拜兄弟還是親兄弟,果然是一個講義氣的血性漢子,不得不讓人敬佩,想要保護自己的兄弟卻每一個都不能保護,讓他夾在中間為難,親兄弟與結拜兄弟如果要選出一個,那還不如不選,就選犧牲自己,也是他最後的選擇。北競王的異狀與運籌佈畫,這邊也會令人懷疑,他是不是有心的,連自己的病況也能夠計算在內,果然是一名絕代智者,為的就是讓她去通知在王府內的他。
 
「無極劍、劍無極、招招賤、心情爽、開外掛、一拔刀、贏瘋婆」是來喔,師娘大戰兩徒弟,一邊戰鬥還能夠教人如何提升更上一層樓,果然是絕代高手,又是飛到空中的月斷,然後整個人像是電影的特效畫面,慢慢的飛退,快慢之間的運用恰到好處,前面與狼主的戰鬥也是如此。櫻、千本飛雪的出招方式,相當的帥氣,一斬劃出櫻花與飛葉,接著是刀戟雙方的配合,快到令人來不及眨眼,有如閃電般的快速身影,相當過癮。
 
櫻吹雪:姐的腳不是粗,一切都是造型師的錯。
 
冥醫與大娘的再度相會,雖然不知道這一男一女之間有什麼問題,但想必是感情之上的,男女的衝突一般都很容易的看透,究竟是命運的糾葛,還有情愛的糾纏,金錢的誘惑,還是利益的衝突呢?是否會隨事情件的突破而水落石出,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等待真相的出現。曠男怨女,聽冥醫的口氣與中谷大娘的言語,這兩個人的關係也相當的複雜,人的瘋狂很容易都來自愛情,女人最重視的東西一旦沒有了,就是殞落。
 
默蒼離:馬的、等了半天沒有人,被放鴿子。
 
面對著狼主的事情,北競王也確實操煩不少,也帶出兄弟與姪子之間的深厚感情,藏鏡人與千雪孤鳴果然都是血濃於水的男人,為了兄弟可以付出一切,彼此都有結拜兄弟與親兄弟的顧慮,先不著想自己的苦處與為難的地方,卻是先想了如何幫忙麻吉。狼王這一個先走一步了,果然是其中有相當多的暗示,還有姚金池的少女情懷,種種的感情穿雜在其中,他的心胸開闊也令人落淚,有時候想要說出心中的話,卻說不出來。
 
宮本總司最後的傳承,終於傳承了下來,一手殺一手不殺,殺戮與慈悲的抉擇,這一場賭注到了最後都是兩個人之間的事情,由他的徒弟來完成,也能看出當初他能夠跟任溫皇同歸於盡,卻沒有這樣做的選擇,果然是一代宗師,連死後的劍痕都能夠都有那麼多的深意。來了又走了,兄弟之間的誤會,因為了解所以會更難原諒,就像是俏如來與雪山銀燕,矛盾又深知彼此都沒有錯,道理上可以明白,心情上卻不能理解。
 
萬雪夜與獨眼龍兩個人從仇人敵人的身份變成了知己。
 
任溫皇又在故弄玄虛,以誠待人就是半說實話半說謊話,一個永遠不會輸的人是那麼的寂寞與孤單,高處不勝寒,就像他一向的談笑風生,其實也只是為了尋找一個,能夠了解自己的人,有句話叫聰明的人卻老是做笨事,明明能夠直接解決,卻繞了一大圈處理。狼主又像是在道別了,而溫皇的語氣之中早就知道這樣子的情況,想要替他開脫,明明並不冷酷無情,卻裝的非常鐵血,苗疆三傑之間的故事也會這樣子終結。
 
鳳蝶:看我的、劍二十二、劍三十三、劍四十四。
 
中原與苗疆之間,為了在九脈峰取得伏羲深淵的地氣,還有破壞地氣,雙方的領導俏如來與苗王都各下佈下了計謀,防守自己的弱點與攻擊敵人的空隙,以強戰弱、以弱誘強,除了這個之外還有地形所製造出來的影響,這其中的局勢必須爭取最大的益處,也要選擇放棄的棋子,因為不可能保住全部的棋。中原講完換苗疆再講的鏡頭轉換,可以解釋為什麼要這樣做,也替暴風雨之前的寧靜,暗中的淘湧就像是颱風來臨之前的海面。
 
順我者生,逆我者亡,啦啦啦啦啦啦。
 
這兩集一樣令人緊張到不行,中原還珠樓苗疆三方,為了伏羲深淵的地氣,展開了全局面的戰鬥,其中的計算與謀略,連喘一口氣的時候都沒有,有太多的變數在裡面,就像默蒼離所說的,天、所影響的,不在人力的範圍裡面,人算不如天算,下兩集看來真的要熱血到不行。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