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以前有說過戰備是怎麼個一回事,再來解釋一下,所謂的戰備就是戰鬥準備,要全副武裝到各連負責的陣地去操練戰鬥技巧,如果是砲兵那就跳砲操,要全副武裝的去每個連的陣地,說一下裝備有什麼好了,鋼盔、步槍、S腰帶紮有水壺與彈藥。然後其中一個人還要帶祖父級的通訊設備,簡稱拐拐,雖然大部份的時間都是壞掉的,只有在長官巡視時才是好的,但還是能通話啦,感覺就是無線電的弱化版,跟大部份的國軍裝備一樣。

我們連的陣地有幾個二戰時期的火砲,需要不定時的保養抹油,不然幾天內就會生銹了,是那種用刻度角度仰度高低來描準的火砲,現在還有沒有在就不清楚,至少我們還那時候還在使用,年紀每一個都比我們的爺爺還大。更不用說一些沒有保養的裝備了,不只是長灰塵還生銹,然後動不動就什麼檢什麼槍,說實在的發新裝備可能還比較有用,而且根本平常沒有再用,因為真的不太好用,這大概是國軍不能說的秘密吧。

其實大部份的時間都在整理環境,不愧為台灣陸軍的優良三大傳統,打掃、打飯、打草,國軍的戰鬥力都用在這上面了,戰備時間有一半的時間都在操練就要偷笑了,基本上都在打掃吧,因為長官會看,所以要打掃乾淨,當然大家是覺得沒有什麼差別,畢竟也比一直操練好。除非是下基地,要測驗體能及實彈射擊,還是戰鬥技能,不然平常會操練到的時間根本所剩無幾,幾乎都由陸上打雜的工作佔滿,所以叫做陸軍。

雖然這樣說,可是戰備還蠻有趣的說,跑來跑去換這裡換那邊,我們是山上,所以會在各個通道中四處穿梭,有很多都是鑿開山壁建設的,當然也有離我們連上很遠的戰備地點,去訓練的話必須要搭車,還是走上將近半個小時。都嘛是去那邊打掃,不然就是裝沙包設置戰備位置,如果沒有什麼連上長官看著的話,大家都嘛是去打混摸魚的,學長更去網咖混,當然輪不到我們這些菜島,有時間能休息就要偷笑了。

我們在整座山上有好幾個火砲陣地,每一個陣地都有一個內藏的水泥建築物收藏火砲,旁邊有物資還有什麼補給品啊,尤其是喝不完的礦泉水以及吃不完的戰備口糧,戰備口糧還有分不同類別的,有的有橘子果醬抹著吃,有的有巧克力醬,還附一包可可,可以送泡來喝。另外還有一塊硬到就算牙齒裂開,還是不為所動的牛肉塊,當然這個形容是離譜了點,可是沒有幾個人敢吃太多,尤其是過期的更是硬的嚇死人。

吃完早餐不知道為什麼大家的肚子都會超容易餓,所以除了口糧之外,口糧這種東西真的不能吃太多,有一種不知道怎麼說的感覺,就是不太舒服,如果碰到一些最近有整備補充的陣地,甚至還有油死不償命的國軍豬肉罐頭,一打開就散發一股濃厚的油味,有時候如果菜不夠就用這補充,當然大家都不會喜歡吃。水果罐頭跟牛肉罐頭是珍品,一般兵很少吃到,如果跟伙食兵要好,還是剛好有什麼機會的話,才吃的到,能在軍中吃到水果真的感人,除了柳丁香蕉之外……

PS:國軍會收購賣不出去的大量水果,然後給弟兄吃,德政啊。

還會叫外賣來吃,外島的外賣也是當地居民賺外快的時間,記得每當吃到外賣時,就好像口腔中瞬間溫暖冰冷的心,雖然我們連上的伙食算是不錯了,甚至別連的人都很羨慕我們的大廚,可是有時候還是想換換口味,當然伙食還是最能夠填飽肚子。三天補,四天灑網就是最好的形容,因為我們連上隨時人都不夠用,不是去受訓,就是返台假,還有些待退,更有去其他連的,幾乎都不剩五分之一的人力,有時候要從六點(夏天是五點半)就要操到十點為止,更不用說什麼業務了。

戰備這樣聽起來還好很輕鬆就對了,不過經常一個人要當十個人操,有時候還要拿其他人的裝備根本悲劇,記得有一次拿十把槍的感覺,還要從山腳下走回連上,好像被二個男人趴在身上還要走路的樣子,回連之後臉色直接慘白,有時候出什麼任務需要什麼,也是靠人力去搬運。當然苦的事情是有,但好玩的事情也沒有少,有時候也會被罵,有時候更會哭笑不得,但個人想也許這就是人生的一種吧,好或壞沒差別。

如果不是當兵的話,在台灣想要碰到槍就很難了,更不用說什麼火砲還是防空砲,下次再來談談相關趣事。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