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真的、其實管仁健的文章在網路看了很多篇,覺得非常有趣味性,因為管仁健對台灣歷史的了解性及專業堪稱一絕,總能夠找出很少人看過的資料來佐證​​,而且他切中的要點都有實際上的問題,並不是單純的無的放矢,只是為了炒作話題。外省新頭殼是管仁健描述台灣社會的現象書藉,他強調從來沒有省籍問題,只有階級問題,也是數十年來不斷激論的話題,並不是現在才有。
 
 
 
與其說管仁健很尖銳的針對高級外省人,不如說他只是拿出歷史資料證明,很多時候都是媒體製造出來的假象,讓你以為事情是這個樣子的,但完全都是另外一回事,只是有人的價值觀定型了無法接受而已。例如有許多社會現象,你以為只是偶發事件又或是被操作的,但事實上是存在的,就像是溫良恭儉讓,在享有特權及利益的時候自然能夠保持,但被剝出來讓大眾檢視呢。
 
 
 
 
 
簡介:
 
 
 
 
你是哪裡人?外省人、台灣人、還是芋頭番薯?
脫離兩蔣桎梏,外省人該有新頭殼;
其他族群看外省人也該有個新頭殼。
 
從戒嚴時代起,「外省人」這三個字在台灣就充滿著很矛盾的情結。這是個優勢族群,尤其是在政界、軍界與媒體;但獨佔這些利益的少數人與少數家族,卻絕口不提這三個字(尤其在競選時)。弔詭的是這三個字所帶來的副作用,反而是由未沐「皇恩」的基層外省人來承擔。
 
管大說:「台灣社會裡最偽善的現象,就是不願承認社會上有階級問題。」種種的矛盾情緒,在本書中均有精闢解析。
 
 
 
 
 
 
 
 
以下用自己的想法來看待:
 
 
 
 
 
 
 
 
 
 
難民之詞始於國民政府。
 
外省新頭殼是管仁健在網路發表的社論文章集結而成,在書中他把這些文章整理過,並加上部份的內容,分成五個主要骨幹主要是針對台灣長久以來的社會現象。天龍新頭殼是高級外省人對台灣的歧視,語言新頭殼是當權者打壓台語的歷史,二二八新頭殼談的是外省平民要替權貴子弟扛下原罪,軍事新頭殼談的是軍方高層及軍隊亂象,半山新頭殼談的是跟高級外省人同等級的半山家族。
 
台灣向來沒有省藉之分只有階級之分,從素珠之亂就可以知道,但你能從素珠的言行舉止就知道她不是精神狀況正常的人,他找到了所謂的中國難民痛罵,卻發現對方是說台語的照罵不誤,某群人於是刻意操作這話題,推出反族群歧視法這種東西。大肆撻伐分裂族群,不過前陣子好像才發現一樣的事情,就是郝柏村在公開場合大罵柯文哲是皇民及倭奴後代,同樣的言行舉止換來不同的結果。
 
結果就在於階級。
 
管仁健說他們這些外省賤民,不只沒有享受到任何東西,還必須受到本省人的歧視,當然現在的台灣已經很吵會去這種問題,但當時享有特權的高級外省人,例如隨兩蔣來台的外戚及特務居多,他們在政治及經濟享受特權。例如有不少外省家族能在缺乏物資時馬上調到,但有更有許多外省難民,他們逃來台灣連身份證都沒有,也就不能工作及有房子住,尤其可知這從來都是階級問題。
 
也談到很多的政治時事,像是毛治國不見馬英九,更加代表外省權貴的等級,毛家是浙江奉化人,而馬英九隻是特務的後代,所以為什麼一個行政院院長,可以讓總統吃閉門羹,於他們的身分來說是很正常的事情。至於過去戒嚴時期以溫良恭儉讓的穩定形象見長的官宦子弟,在順勢時可以透過媒體與政府共同營造出來,但是在氣急敗壞及逆勢時就可以看清楚他們的真面目。
 
就像郝龍斌在少康戰情室痛罵柯文哲是俗辣打手小人,丁守中選立委時酸吳思遙是坐四望五的女人」,遇到小孩還自稱是思瑤姐姐,而高級外省人一詞則是郭冠英在自己所寫的文章寫出的,這當然是自嘲意味,並沒有眨低人的意思。意思是外省人中還有分高級及低級,意思就是享有特權及經濟的外省權貴,如管仁健般的外省人,都只是被當難民看待,還要承受來自本省人的責難。
 
然後同群人整天大喊撕裂族群省藉對立,這是不是很有趣。
 
高級外省人有分三類,第一類是兩蔣身旁的外戚如毛治國,第二類是特務軍人如馬英九,第三類人半山家族如連戰,所以你能見到毛治國對馬英九耍派頭。然後半山家族指的是日治時代前往中國旅居,戰後返台從政的台灣藉人士,大多為國民黨員,國民黨對台灣人不信任,引用有限的世族擔任高官,他們也擁有外省人沒有的政治與經濟特權,如連震東零資產到台灣前十大首富。
 
管仁健也談到為什麼長期以來軍紀敗壞的原因,以郝柏村的例子來證明,他過去是國軍的參謀總長,卻在中國大唱義勇軍進行曲,或許沒有人在意為什麼嚴重,但戒嚴有關中國的歌曲是嚴禁的,更不用說義勇軍進行曲,這是要槍斃的。有多少老百姓只是被懷疑就要刑求甚至死亡,如今過去反攻大陸的他們,現今變成兩岸一家親,軍中的將領一向都是以黨紀為取向,並不是軍紀。
 
 
這些年來潛逃到中國的軍人之一。
 
還有林毅夫的事件更顯示這點,林毅夫曾是備受期待的軍中明星,最後選擇潛逃中國成為中國的學者,但像林毅夫的例子不在少數,尤其是軍中的高層將領這類的事件更是常見,還可以來回中國與台灣,痛罵台灣人。由此可知國軍的體質原本就是如此,由當初進入台灣那批軍隊就能夠略知一二,要說他們保衛國家還是個口號,如果沒有為害鄉裡就算是大幸了,當然、現今的國軍已經不是當初那批人。
 
有些人說每年都吵二二八,不過個人認為這是當初為什麼要清洗知識份子階層的意義,清洗不服從或潛在的台灣精英,因為他們能夠提出相當多的反證,保留許多的資料與文案,更能對這些事情提出異議。這邊就要提到管仁康父親的故事,因為當初共產黨攻來所以逃來台灣,結果發現他們這些年輕人或學生,都被國軍強迫抓走當兵,卻又怕他們會叛變,所以經常虐待刑求關押。
 
導致冤死的人不少,有許多士兵會在軍營的大樹下,發現有許多人士兵自殺,這些人以被國軍強押當兵的年輕人居多,最後國軍長官受不了了,派遣軍人來站哨防止有人上吊自殺,最後竟然發現站哨的兩名士兵也一同在樹下自殺了。這樣的軍隊自然不可能有所謂的軍紀,除了少到可憐的軍餉,連一條牙膏也買不起,還要面對遙遙無期的服役時間與軍中刑求,自殺是很正常的。
 
總有人說現在政府只會政爭不會做正事,包括黨產會所做的事情一點也不重要,卻整天在那邊鬥,可事實上像是最近鬧很兇的棒球協會就是最好的例子,跟各大體育協會、婦女聯會、救國團之類的團體,說也說不完這邊就不多說了。他們存在的理由與資金是從什麼地方來的,相信大家可能也很好奇,尤其是近年來更神奇的紅十字會,根本沒有加入國際組織,只是掛著紅十字會的名字。
 
所以說這些事情都不重要嗎。
 
總覺得先各打五十大板的中立理性文章最有趣了,只要談到某些關鍵字就會不斷的進行迴紋針活動,在同一個圓圈中不斷的打轉,首先是清掃知識份子與異議份子,讓他們無法在政治與知識得知真正的事實,要怎樣扭曲都能。就像他們最愛玩的文字遊戲,如果不是知識份子哪能跟他們爭論,例如只是國民黨只是禁方言,並沒有禁台語,那事實上台語有沒有被禁,的確是有的。
 
 
 
老爸跟我分享當年國小是有被禁講台語的,如果講了台語的人會被處罰,那處罰是什麼呢,有些是罰站,部份是罰錢,更甚者是在升旗時列出來數落,讓同學之間因為對方說台語而打小報告,取笑說台語的人。所以說抓扒子文化還是國民黨給我們的文化藝術之一呢,後來還變成限制台語節目的播出,最知名的就是布袋戲雲洲大儒俠,然後台語節目明明收視率最好,卻輪流停播。
 
台中華三台為了收視率還輪流時間表播出。
 
至於有人說政治歸政治,演藝圈歸演藝圈,這就要從台語節目被禁開始,當初有許多的台語節目收視率極大,演員也很受歡迎,可是因為他們說台語,節目被禁播,演員還被整肅,而當時的國語節目是沒有人看的,純粹是政治因素被禁止。令人想到大小S的例子,他們姐妹曾在節目中批評只有二隻腳會動的布偶,自己在家也會做,聽說票房還不錯,真想不到會有那麼多的瘋子。
 
但對於他們來說這並不是罕見的例子,過去隨時可以見到他們諷刺台語或鄉土文化的言行與行動,從相聲瓦舍到全民大悶鍋等等,到處都是我瞧不起你的優越感,嘲笑台語、台語文化、台灣人的生活習慣。記得庾澄慶曾經在節目中羞辱吳宗憲,直接打斷他的話,雖然個人也不喜歡吳宗憲,但很明顯的吳宗憲的主持能力是比庾澄慶好,庾澄慶講話難笑,主持能力也差,印象最深是蔡小虎被他罵。
 
這節目剛好有看到,面對蔡小虎被罵而傻眼,有畫面請自己看:
https://youtu.be/gLc7pcgb2BQ
 
PS:雖然我喜歡哈林的音樂,但他這個人我確實不欣賞。
 
所以說台灣演藝圈是被哪些人把持,這不用特別說明吧。
 
 
說也慚愧,管仁健說道我們這一代是失去台語的世代,這倒是沒有說錯,個人台語是完全聽的懂的,可是台語講的不是很流暢就是了,自己還會說台語算不錯了,有很多北部的年輕人是根本不會說的。但是為什麼說到台語呢,因為從日據前台灣人的共通語言就是台語,不管你是閩客原住民外國人族群,基本上都是用台語溝通,連日本人的統治族群都有學台語,從警察到教師都有。
 
台語的定位在於大家比較多人使用的語言,雖說有其他的語言在,可是這個是大家可能比較認識,就像你在歐洲說英語不一定能通,但說英語能懂的人比較多,所以是共用語言,但經過數十年打壓台語的政治行動,很多年輕人不會講台語。管仁健也提到國民黨禁止講台語,目的很明顯就是為了消滅台語,讓全部人都講國語,有許多台語歌曲因為很多理由被禁,為了平息眾怒,也順便查禁一下國語歌曲。
 
但並不是單純講國民黨,而是從戒嚴前到解嚴後的台灣社群,因為以前台灣唯一的政黨就是國民黨,所以講他們的篇幅自然佔了近九分之一吧,不過以合理的想法來推論,台灣真的太多奇怪的事情,尤其扯到解嚴前唯一的政黨上面。例如零財產的公務員,不用十年的時間成為首富,日治時期已經絕跡的各種傳染病,國民政府來台後又重新復活,把台語視為落後的語言,全面禁止。
 
這些事情不奇怪,那還有什麼好奇怪。
 
 
雖說對於這本書的內容不是全部認同,但大部份都有實際的歷史資料這點,加上管仁健的潤稿,可看性當然非常高,但外省新頭殼比較傾向於,解釋為什麼會有高級外省人以及中國難民用語的存在。還有禁台語的背後是政治插手演藝圈與庶民文化的黑幕,並著重於他們做了這些事情,只是要消滅現有的文化,殖入自己所熟悉的文化,對於台灣這塊土地只是個需要改造的基地。
 
但很明顯的一點就是,管仁健談現今政論的能力,遠不如談過去的政論能力強,他挖掘以前戒嚴時期資料並且考察的觀察力是非常透徹的,並不是他是某個政治立場就能信,而是他講得一向都是有憑有據,有道理的言論。從台灣生活的角度去看待,而不是以大中國主義者的腳下看事情,加上他真的有在關心台灣的政治、時事、歷史,還設想不同方向,這真的是很多台灣作家無法做到的。
 
自己本身不喜歡看台灣書藉的原因,可能在於避談政治社會這點為基礎,沒有太多的真實感,就算要寫科幻作品,也必須以真實當成借鏡來投射,而國外的書藉有相當多針對此點下去構想的點子。就算是社會的議題,也可以變成一個題材,而不是全憑幻想來構成,這樣的架構不會太牢靠,也許應該說是夢幻泡影,只要你伸出手指認真的戳它直到核心,就會破掉不存在於現實之中。
 
 
 
這本書後面的結語很好。
我們討厭被歧視,遇到比自己更弱的人卻依然歧視他;
我們討厭被壓迫,遇到比自己更窮的人卻依舊壓迫他。
 
 
 
保護保護再保護。
 
 
 
以下就跟這本書無關:
 
看這本書的同時剛好遇到附近公寓的外省老軍官,不過聽說是他已經退伍十幾年了,在軍中待了四十年之類的,好像是什麼少校,倒垃圾都會聊幾句,跟他提到自己在看台灣史,他就說台灣沒有歷史,也沒有自己的文化,都是從中國來的。然後還說台灣就是個小島嘛,小島的歷史有什麼好看的,看這種東西不如不看,台灣人都是喜歡計較一堆小事情,那個叫什麼以管窺天。
 
看多了會心胸狹隘,人的格局也會變小,還不如看一些大國家的歷史,像是中國、美國、歐洲之類的嘛,接著又說台灣年輕人真可悲,當年日本人要走之前,將台灣的錢跟物資全部帶走了,只有房屋不能帶走的就留下來。所以當時的台灣多窮啊,幸好兩蔣過來的時候,帶了很多黃金過來,台灣人才有今天,並且有今天的發展,然後又說台灣年輕人很悲哀,大家都是中國人嘛。
 
你說的語言是中國字,講的話是中國語,不就是中國人嗎。
 
其實當下並沒有反駁他,因為類似的話也聽了不少,人要選擇相信什麼是他的自由。
 
不過想到以前的鄰居有一個光頭長眉的老伯伯,大概在十幾年前去世,已經很久了吧,很多關於國民黨的事情都是從他的身上知道的,他常怨嘆自己在年輕時被騙來台灣,叫他們要反攻大陸殺朱拔毛。所以他跟很多同胞都沒有結婚,到了五十歲才結婚,六十歲才生小孩,存一輩子的錢卻只能窩在小房子,只要談到國民黨就生氣,不過當時年​​紀還小,幾乎不懂他講的是什麼就是了。
 
 
 
總結:外省新頭殼最實在的就在於,他每段的每一個事件,幾乎都有當時的報紙或記載可以佐證,這些資料要去哪裡找比起事情更令人好奇,他能夠針對每一個事件分析後,說出可能的原因以及真實的問題,這點真的難能可貴。話說台灣很少這樣的社論類書藉,因為看了歐美日的社會評論類書藉很多,也想要看看台灣如果這類的書藉,能針對我們的社會不管是批評或挖掘也好。
 
 
幽默的現象,七十五歲的年輕人交棒給七十二的年輕人。
 
 
感想:那個誰誰誰也有怎麼樣,那個他也有啊,為什麼不先討論他呢,讓人想到幹幹貓的圖片,別人也有拉屎在褲子上,並不能改變並合理化你拉屎在褲子的事實,何況我們今天是談你拉屎在褲子上,而不是討論別人拉屎在褲子上。
 
高級外省人絕不是看扁人的用詞,或是有一群人明明生活在台灣,卻不想融入台灣,甚至不把台灣放在眼裡的人,這群人不就活生生在我們的眼前呈現嗎,這數十年來如一日,沒有任何改變的跡象。
 
至於有些人每當看到這些話題,總是殺紅眼反駁,不過洗腦教育將近七十年的時間也是正常的。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任孤行 的頭像
任孤行

任孤行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