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精瓶與馬鷹久展開了連環死戰後,不知不覺已過了數天光陰,雙人的臉上卻不見疲憊,只見緩緩流下的汗水,還有沾濕的衣襟,馬鷹久瞇著一瞧王精瓶,露出睥睨天下的神情,脫掉他的襯衫,露出他精壯的肌肉,及長久慢跑鍛練的身型,正是讓天下婦女為之著迷的關鍵。
 
雖然雙方皆有大大小小的傷痕,看起來是經過數個月的苦戰,才可以讓他們的身體上體無完膚,其實只是數天的時間而已,就能知道這場戰鬥是多麼的激烈,雙方的根基更是深不可測,到了現在依然沒有拿出真正的底牌。
 
王精瓶面對馬鷹久的挑釁則是老謀深算府極深,微笑之中沒有露出任何的表情,連眼神也絲毫如火眼金睛般瞧著馬鷹久不放,彷彿再說他還沒有見底,轟然一喝,王精瓶的外表加上褲子全部都被震碎,一股浩翰佛氣沛然而散,令死氣消散不少。
 
王精瓶的身上變成了袈裟,手持拂塵,頭印戒疤,腳踏金鞋,出塵絕世手握法號,只見馬鷹久的死氣漸漸消散,雙方靜默過了好一陣子,王精瓶才回笑道:「是不是覺得奇怪,你的符冒邪藝的死氣漸漸消散,要不要我告訴你呢。」
 
馬鷹久心中唯有疑慮,但不愧一代梟雄,瞬間壓下這煩人的想法,冷靜道:「鷹久不才,還請閣下賜教。」
 
甩了一甩拂塵,王精瓶淡然回道:「本院被叫邪心邪魔可不是假的,原因在於佛魔雙流,自然面對來自邪異功體的符冒邪藝,相當的極有化消之力,加上本院手上的拂塵,叫什麼名字,聖上你可知情?」
 
馬鷹久心中暗罵道:「此老狐狸可說是老奸巨滑,暗中竟然藏了那麼一手,卻能夠隱忍數年之久。」表面漫不在意的道:「閣下此物,朕怎會知情呢。」死氣經過數次自握,已經再度凝聚,等待他的使用,他的符冒邪藝尚未見底,還可一戰。
 
王精瓶仔細觀察對手的反應,見到此人不慌不亂暗中凜然,悠然道:「此拂塵名為『青亭冥衣』,乃是當年開創民國朝代數千名烈士的衣服毛髮,都沾滿他們的青天白日滿地紅的革命血液,他們的正氣凝結成了一股剋邪之能,再由本人鍛造了數年之久。」輕輕一揮拂塵,一股正氣如青天般衝射而出。
 
「青即是青天白日滿地紅,亭則是則是昔日天地會歃血為盟之地,冥則是則是結合了死氣與正氣,衣則是他們當年的遺願,就是為了開創自由的時代。」王精瓶聲音頓然轉大,道:「這都為了擊敗你啊,聖上。」
 
只見王精瓶身影快速,拂塵猶如翻海鮫魚般纏上馬鷹久的雙腿,要令他冥掉九趴的邪功無法使用,前所未無的氣勁由青亭冥衣竄出,死氣被消化般無法抵抗,就在此時只見馬鷹久雙眼一紅,地陷三尺,一股沉重的氣勁讓王精瓶的氣勢弱了三分。
 
「黑香符冒!」正是符冒邪藝的再一邪招,只見馬鷹久的耳朵冒出似香似毛的黑色死氣,不能用腳他就用耳還擊,直接射向王精瓶的袈裟上,幸好王精瓶早有防備,內斂三分氣勁,青亭冥衣早已回歸腰間向上纏住胸口,化消黑香符冒的恐怖死氣,兩人又經此分開。
 
突見一人從外面被丟進來,乍然一看竟是東廠首領黃是冥,他全身無力的軟趴在地。
 
此人外號烈火法官,一身烈火掌法出神入化,更是鷹久座下愛將,沒有想到此刻,他毫無抵抗能力。
 
連當今聖上馬鷹久都不禁露出驚訝恐懼的表面,這是他進入立法院後,首次展露弱勢神情。
 
王精瓶則是好整以暇,雙手負後,很欣賞的看著馬鷹久的神情。

 

    文章標籤

    王金平 馬英九政府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