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門六道微塵對上沒有幽靈魔刀的元邪皇,事實上這也不用特別說明吧,反正大家看了就知道,話說這段武戲很有意思,就是佛門的棍陣是以封閉為主,不以殺敵為主,而且元邪皇的拳擊掌打,肉博戰很貼近互擊,打得非常過癮,沒有任何的特效。棍打在身上,然後利用身體的柔軟性,以及不同的力道返擊,很久沒有看到這樣子的武戲了,甚至還是雙手同時展現武戲,左右手都用了。
 
凰后帶領墨家門人圍殺受重傷的元邪皇,雖說前段的片段有點煩人,可是到了今天終於爆發時,才終於明白銀燕的升級,是來自他內心上的衝突,知道身為史家人的悲哀,但另一方面卻想要跟隨著內心的渴望。凰后還是首次近身的武戲,整個人飛上飛下非常靈活啊,誰說罩杯大就不靈活的,縱上縱下的樣子,令人想像不到她的年紀已經到了三四十歲的年紀,她的筋骨好軟Q啊。
 
突然半甦醒的雪山銀燕還真是帥氣非常,先是捏住東門朝日的劍,再用他的拳頭一次又一次的擊退對方,加上把他的兵器打飛,每一次都打在尾刀狗的身上,一步又一步的進逼,近乎本能的戰鬥方式,每一拳每一腿,都是精釆的肉博戰。還搶奪對方的兵器再加以利用,原來銀燕用劍比用槍還強,最後的兵器搶奪反擊,還真的是熱血啊,最後的大迴斬,那特寫的鏡頭非常的好看。
 
銀燕:我好像點到拿劍的天賦了。
 
有人說公子開明表現在雁王面前的計策,好像一點都沒有被稱上智者的風範,不過仔細看來好像某個日本案件,就像是一個搶案,警方當時追查發現很多證據,以為可以輕鬆破案,抓到真正的兇手。可是查案後才發現,證據多如鴻毛,怎麼查也查不清楚,也漸漸的找不到真正的方向,兇手也因此能夠逍遙法外,想要回頭查時才發現,原先的方向一開始就被誤導了,走到錯誤的路上。
 
墨家之間爾虞我詐,這是自從九算出現後就很容易了解的事情,由御兵韜與凰后間的對話,記得每次九算間有戲,就很期待他們的文戲,只因為他們都是懂得算計權謀之人,沒有多餘的廢話。他們的交換情報也證明,這些人從來之間沒有信任,只有利益與理智,這也是他們可以成為智者的關鍵,一切以他們自身的大局為主,也好奇的是,俏如來的計畫到底是什麼,讓軍師也神神秘秘的。
 
雪山銀燕與元邪皇的戀愛教室,銀燕比想像中的還要會投直球,跟墨雪相同,沒有防守的愛情攻擊,當初面對霜就沒有這種直男性格,還真是相當奇怪,反而面對邪皇很容易的就露出自己的感情。兩個人的互動,就算是對BL沒興趣的人,也想要大喊在一起,這一對沒有配對真的太可惜,也就是這種單純直率又壓抑的性格,讓他被戲迷討厭很久,但到了今天他還是雪山銀燕,不是別人。
 
元邪皇:這就是被呵護的感覺嗎。
 
苗疆線也是近幾檔很喜歡看的,自從蒼狼歷劫歸來,身邊的陰謀者被誅除後,就開始往正面的方向發展,比起過去的皇權之爭,現在的苗疆也很幸運,原來以為蒼狼會很寂寞孤獨的踏上皇途,可是漸漸的留在他身邊的人,都是肝膽相照,願意與他同生共死。這也是蒼狼比北競王與前任苗王、撼天闕好的地方,就是他的人和與運氣,雖然先前遭遇過折磨與苦痛,但如同釀酒越陣越香。
 
榕桂菲的身份不單純。
 
要讓一個人痛苦,不只是要讓痛苦推疊,而是要讓這個人先感覺到幸福美好,之後再把他的幸福美好剝除,他就會跌入地獄的深淵,這就是捧殺,玄狐如果不懂得感情的話,那今天的他就不會感受到悲傷與痛苦。或許玄狐懂得感情,對他而言不是好事,這段真的很令人心痛,明明他先前是個沒有感情的人,可是他現在嘗試到感情後,反而變得柔腸寸斷,經不起一次又一次的打擊。
 
看到落淚這段,真的觸動心絃。
 
這集算是把前面的爆點一次引爆,就是大家認為很沉悶的地方操作反過來,認為這其中很有深意,搭配良好的武戲,這就是白飯(文戲)也要配下飯的菜(武戲)才行,單吃飯會飽,但是有點膩且淡然無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任孤行 的頭像
任孤行

任孤行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