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孤行的部落格
別懷疑 是本人喔

提到全員都戴上面具或是特殊化妝的樂團,在樂團史中不乏其人,原因是充滿了神秘感,不知道是誰想要一探究竟長的什麼樣子,跟能夠讓人更專注在音樂上面,雖然部份裝扮相當的恐怖又邪惡,令人看了之後心生恐懼,卻止不住好奇心前去打開潘朵拉的盒子。今天要介紹的是一支來自美國愛荷華州的樂團,滑結Slipknot,他們樂團最大的特色就是除了瘋狂的重金屬曲風外,就是全員戴上面具。

 
 
 
記得第一次聽到他們的音樂,是在網路上推薦曲目隨意打開,發現怎麼這一個樂團都沒有露出他們的盧山真面目,臉部以上全部都被面具所被遮住,演奏唱著狂躁憤怒的曲風,好像發洩你心中的不滿,渲洩你心中的情緒,把所有心裡底層所有的黑暗掀起浪潮。自己對於金屬樂沒有特別的喜好,也沒有很深的研究,只是聽到順耳的就會特別注意,說真的每種曲風都有其優點與缺點,能夠依照喜好來聽。
 
 
 
 
 
 
 
滑結Slipknot成立於一九九五年的美國愛荷華州,成立之初幾名創始成員先組成了一個樂團,後來隨著成員的不斷加入,最後確定的成員共有九個,他們當時並不是專職樂手,各有各的工作,後來決定以面具示人,他們的任何表演都會戴著面具。他們剛開始的表演卻沒有讓任何的唱片公司有興趣,所以他們繼續表演並且錄音,試圖推銷自己錄製的作品,後來終於被小唱片公司注意,發行試作專輯。
 
PS:關於表演戴面具的理由有很多版本,而且他們也不神秘,經常露臉在其他表演上。
 
後來得到了比較大的唱片公司注意並且在一九九八年簽約,他們才有了正式的發展,成員也有部份的更換,除了演唱活動外,他們也在一九九九年發行了第一張正式專輯Slipknot,並同時發行了單曲,令他們的知名度大增,唱片的銷量也直線上昇。二零零一年的第二張專輯Iowa,雖然也是大受歡迎,可是團員們發生紛爭,成立自己的公司,分開做自己的事情,等問題令他們沉寂了一陣子了才再度復出。
 
解決了問題後,在二零零四年開始重新巡迴演出,並發行了三年後的第三張專輯Vol. 3: ,讓他們得了一些獎項後,他們放了自己一個長假,成員們有各自的去處,對於專輯一直不滿意的情況下,拖到二零零八年才發行了第四張專輯All Hope Is Gone。在不斷的巡演還有錄音中,他們的第五張專輯,一直沒有明確的概念出現,二零一零年貝斯手Paul Gray在當地的旅館被發現,死因還有待商確。
 
這段時間除了辦自己的音樂節外,與創始成員鼓手Joey Jordison的紛爭,也是鬧的沸沸揚揚,一下子說他離開了樂團,可是他的個人網頁又說沒有放棄樂團,所以到底算不算離開還有待商確,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在二零一四年的二月,滑結放出消息目前在錄製第五張專輯中。
 
成員是有編號的:
 
0
DJ Sid Wilson
 
1
鼓手 Joey Jordison
 
2
貝斯手 Paul Gary(2010年去世)
 
3
鼓手 Chris Fehn
 
4
吉他手 Jim Root
 
5
合成器 鍵盤 Craig Jones
 
6
團長&支援樂手 Shawn "Clown" Crahan
 
7
吉他手 Mick Thomson
 
8
主唱 Corey Taylor
 
9
流動成員
 
 
 
 
 
 
以上資料來自報章雜誌網站以及訪問。
 
 
以下隨機從專輯選出三四首歌,如果喜歡請支持正版。
 
 
 
 
Slipknot
這是張從地獄怒火爬昇上來的解壓專輯,也是他們的首張作品,可以聽見來自於情緒受到高度壓力後,找到渲洩的出口,彷彿血腥與傷口不斷的跟隨他們,瘋狂又徹底的沉醉於這樣子的黑暗當中,其中包括不少的抽象意義,表達出他們對於現實中某些事物的不滿。其中大量的鼓打擊與電吉他的相互鞭擊,這兩者方面的衝擊,把人類的醜陋無知負面給展露無遺,一方面又那麼的貼近現實,以暗喻的手法。
 
 
(sic)
鼓就像驟雨般打在毫無防備的大地上,被濺出了無數的水花,不只給予了生命,還同時擁有致命的殺機,展現出無比的憤怒與激動,聽起來就是一個人憤怒對於一件事情感到無比的痛心,狠狠的拿刀刃武器打在你的身上,暴力不留生命。
 
Spit It Out
速度感十足的衝突,與吉他貝斯DJ刮盤四方面的撞擊,主唱時而怒吼時而吶喊,整個節奏相當的快速,好像還在原地,其實已經飛到空中,完全跟不上主要的節奏,卻有著好想要擺動身體的快感,直到結束還是不能自己。
 
Wait And Bleed
從無盡的黑暗之中爬昇上來,極為冷靜的語氣與樂器演奏,口氣像是冰冷般的沉靜,組成極為躁動的氛圍,從裡到外被鞭擊到痛苦哀嚎,副歌的沉靜感也意外的奇妙,明明應該相當的胡亂竄動,卻變成了井然有序。
 
Surfacing
金屬硬刮的聲響不斷的響起,隨著瘋狂的擊鼓讓心臟不停的跳動,直到不能呼吸停心跳為止,回歸上一段的循還,主唱的歌聲適時的加入退出,營造出十足的緊張感,中段的樂器演奏,完完全全屠殺眼前的螻蟻們。
 
 
 
lowa
絕對的邪惡與怒氣,在這個世上已經來臨了,人類已無法抵擋,只能任他肆虐,比起第一張專輯,更有想法及成熟,在協調性上面更不可同日而語,可以說是把他們樂團編制的組合,給發揮的到淋漓盡致,完全釋放他們的力量及挑釁的能耐。把他們原本的性質,穿上的面具加深了不少的刻痕,也說出對於流行音樂界的不滿,各種人生的話題,還有現實中發生的事情,都可以在此張專輯中聽見。
 
 
Left Behind
跳動不定的吉他貝斯雙重鼓擊,震動了那個沉睡的靈魂,主唱的嘶吼與正常唱腔交替之間,編曲也跟著轉換,彷彿失控的野馬,奔馳在無垠的草原上,不受速度的限制,狂速到累死自己,特別喜歡這首的吉他貝斯。
 
The Heretic Anthem
吉他與貝斯的競爭,造就了鼓的加入與歌聲的破壞,破壞之後重建的歌曲,隨著那個喊666555,整個將醞釀的搖滾酒精給醇化,到了中段不改這樣子的編曲,想要把整個人都交給他們,整體的浪潮不斷打上了這個金屬的海灘。
 
My Plague
不斷的變化交換著,就像是緊張感十足的冒險,你永遠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情,中段開始穩定了下來,可是依然擁有不確定的元素,可以聽見主唱正常的歌聲,鼓的急速慢慢的把境界給拉離了神識,到了終段還是過癮。
 
People=Shit
最大的馬力,油門一踩,不管其他人的存在,就只想要享受狂飆的存在,像是惡魔的呢喃在耳朵旁邊不斷的誘惑你,沉悶的情緒累積在胸口不斷的壓抑著,直到負載過頭,想要找一個出口,中段的吶喊與鼓吉他,又迷失在音樂的魔力中。
 
 
 
Vol. 3
相較於前二張專輯的瘋狂與憤怒,這張專輯顯得冷靜理性了不少,與不同的表現方式想要呈現出,有新意的滑結,與追求極限的爆音並存,試著走出了另外一條路線,依然保有過去他們的自己,只是這樣子的突破,保留原有的味道有多少,還能被聽眾所接受,就不知情了。也開始出現抒情歌曲,算是他們一直以來少有的曲風,算是實驗性質不少的專輯,可以聽見他們為了下張專輯開始的改變做準備。
 
 
Before I Forget
吉他貝斯的對比,前段停頓一下又開始彈奏的編曲方式,也甚是有趣味,還有主唱喊完他想要講的話,就中斷換成下一段的唱法,一分鐘也有這樣子的相同編曲,在整首歌曲當中,算是彈性非常的十足,很明顯的跟過去不同。
 
Duality
冷冽肅靜到不行的前奏,好像一把刀狠狠的刮在骨頭上,卻不感覺非常的痛,這種痛是慢慢的衍伸,到了一陣子才加入他們基本的狂亂元素,貝斯吉他不受控制,主唱的唱腔一陣子快速,一陣子嘶吼,瘋狂過後又是極度的靜謐。
 
The Nameless
鼓與其他的樂器,像是連發的機關槍,冷卻下來才可以射擊,一旦等到過熱結束,又馬上使用他的全力沒有目標的掃射,可是又有著抒情的夾層,隱藏他們的外套裡面,只是等著累積能量,外洩出來,適時的渲洩出來。
 
Vermilion
剛開始的演奏令人心臟瞬間抖動了一會,好像恐怖電影的殺人魔追殺著你,不肯放過你,非要把你給分屍為止,直到死亡前都不能有片刻的安息,主唱像是呢喃的唱腔,跟條理有序的樂器,合成一股沉重的壓力。
 
 
All Hope Is Gone
這張專輯的評價相當兩極,死忠金屬迷認為是失敗的作品,可是流行音樂迷卻意外的喜歡,可以聽見他們在樂器樂團的編制上,做了很多的調整,尤其是樂器方面可以聽出很多地方,的確與往昔大有相異之處,把過去那種瘋狂轟炸的打擊風格,給改變削滅。也有些找住流行音樂的尾巴,在各方面能夠聽見,屬於人性化的一面,前張專輯有抒情曲風,這張專輯也不例外,但在用心創意上依舊下了很多功夫。
 
 
Sulfur
順暢流動的節奏,隨著九人樂團編制,就像是清晰的線條浮現在腦中,不論是吉他貝斯鼓,都有著不同的角色扮演,是首較為憂鬱深沉的曲風,跟他們的過去又有很明顯的改變,聽起來雖然急湊,卻沒有很多的緊張感。
 
Psychosocial
吉他用力的刮,鼓像是加了馬達般,從開始到加速,速度非常的驚人,一段又一段的間奏與協調,刻意的將每段給分開,不再組合一起,在間奏中那刻的唱法,意外的跟主要節奏共鳴了起來,產生化學反應。
 
Dead Memories
這是最不像滑結的曲風,乍聽之下還以為是別的樂團所演奏的,可是到了中段才逐漸聽出過去的影子,還加入許多輔助的樂器,雖然很沒有他們的風格,但確是一首很與眾不同的作品,尤其是主唱的深情告白般的演唱方式。
 
All Hope Is Gone
帶有過去濃厚的負面能量,病態的嘶吼與瘋狂得到一定的收斂,可是卻依然不能完全停止,鼓與吉他貝斯互相的交戰對擊,想要征服彼此,卻不能馬上分出高下立斷,只能夠透露持久戰到潰敗為止,急促的歌聲響起戰鼓喧囂。
 
 
 
 
 
 
 
滑結這樣子表達對於社會他人的不滿,是必須存在的,因為這世界本來就是存在著太多的不公平與不公義,為什麼有些人總是可以踐踏他人,少數的人可以為害大部份的人,人類總想理性合作友善,事實上這只是一種理想,為了維持這種虛假的和平,受了多少的迫害。為什麼你不生氣你不憤怒,生氣憤怒又能解決問題嗎,那假裝自己不生氣不憤怒又可以解決什麼,不如發洩出來,讓大眾知道。
 
 
聽似煩躁急速的曲風,其實有點冷靜的代入他們的情緒,仔細去聽並不是那麼刻意的把很多的元素,給一次性的加進來,自己很喜歡他的編曲方式,聽起來就是異常的爽快,用粗俗一點的字眼來形容的話,就是F開頭的髒話罵到高潮為止。特別喜歡滑結這種不一定的唱腔,主唱Corey Taylor不一定每句都用嘶吼的風格帶過,有時候用唱的方式,也有部份用唸的,根據歌曲本身的曲風決定要怎麼演唱。
 
 
他們的音樂聽似憤怒、怨恨、憎厭、暴力,但如果有了解一下大部份的內容,就是知道這並不是無的放矢,有很多歌曲中都再再發表對於人民被政府管制自由的不滿,所以聽起來是非常的過癮,好像解開什麼精神上的束縛,不再因為這樣而困擾。九人的編制卻不會讓音樂本身失去了原本該注意的焦點,相反的你還能夠清晰的聽見,每一段的配置都很清清楚楚的呈現出來,有各自的角色平衡不少。
 
 
在編曲因為是九人的編制,所以立體感非常的足夠,光是鼓就有兩個鼓手,主要鼓手Joey Jordison,是名相當有名的創作人,鼓的技巧不在話下,還特別有小鼓手雙重的轟炸,聽起來速度感非常的足夠,光是鼓的方面就覺得已經滿足,更不用說雙重電吉他的狂飆。他們也擁有很多自我的創意,聽夠聽出他們的用心,並不是單純的想要增快速度,又或是嘶吼一番,儘管從第一張到第四張曲風的轉變讓舊樂迷不滿。
 
PS:他們的瘋狂舉動也不少,像是跳海、摔斷自己的腿、把自己弄到骨折、喝尿等等,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查查。
 
 
總結:面具就先別提啦,在音樂方面真的很有意思,他們就像是瘋狂的想要全部團員的節奏演出,給一次性的加入進去,直到了極限為止,甚至是聽覺到達疲勞的程度,也不肯有停止的動作,非得到要到達某個境界,才會有終結的一刻。對於他們力求變化的態度也給予很大的肯定,儘管可能會有流失原有觀眾,又或是找不到過去的曲風,還是希望拋下一成不變的他們,走出了創意及新的路線。
 
 
感想:凡是樂團都會有一個毛病,意見多分歧也多,所以經常會有吵架的情況發生,尤其在越有創作才華跟創作演奏能力的樂手當中,滑結的分分合合,感覺是每個知名樂團都會碰到的事情,也無法避免,至少他們現在又整合起來了。
 
最有趣的應該是每個團員的面具都可以他們的性情與故事,以及過去的事情,記得不知道在哪段訪問上聽過,可惜的是滑結並沒有在亞洲地區發展,所以他們的新聞與中文資料自然就不多,甚至到超少的地步。
 
最後要說,自己可是一點也不懂金屬樂,只是單純喜歡聽而已。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任孤行 的頭像
任孤行

任孤行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很棒的評論!非常感謝您!!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