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完了為什麼有些妖族不用母晶的設定,原因在於妖族有成熟期,在成熟之前需要大量的結晶補充能量,所以母晶對於妖族來說非常重要,而在妖界母晶是非常稀少的存在,又偏偏需要它,而萊鄉聖界擁有母晶的礦脈,卻不肯跟妖族交流。這也是妖界人妖長久以來大戰的理由之一,兩族之間沒有互信的基礎,彼此也仇視對方,坦白說這樣的補完設定還算可以,畢竟過去的設定也沒有太多。
 
基本上我們能看到,就是妖族就是殘忍好殺,容不下其他的種族,萊鄉聖界的人族則是種族歧視,看不起殘暴的妖族,鬼市則是兩族都有,是在狹縫中求生存的樂土,三個勢力之所以目前還能夠共存,則是因為過去曾經發生過大型戰事,最後以妖國失敗收場。以荒族的秘招結束了這場戰爭,這個荒族的秘招是過去妖界還跟人界有往來時,荒族曾經幫助墨家而傳授的招式,必須用上墨家所學。
 
荒族的閻關關主麒麟爺,是能夠使用荒族秘招的人,但使用者因為不具備墨家人族特性而會自損,還是鬼尊父親的舊識,苗狸的父親曾是祭國的前任四相之一,目前所知的四相是水火風土,也就是鯊羅宙跟鱷念、譴日月等人。這也是鬼尊苗狸,之所以將寶物贈給俏如來,還對俏如來待為上賓的理由,打從一開始他就打算俏如來前來妖界,也知道他身為墨家鉅子九界巡迴的責任。
 
不過還是沒有解釋替太叔雨送信的人是誰,目前已知萊鄉聖界的偃師能夠以機關來去人妖兩界。
 
這集不能說好看,但至少還算平和順暢,有開始演出劇情了,而不是丟一堆設定,說我們已經有劇情囉,繼續補完妖界三方勢力的劍拔弩張,每一方都爾虞我詐,想要把對方吞併消滅,至少就妖族來說。他們跟人族還有非純血的妖族之間似乎沒有太大的共存空間,拿妖皇的主戰派來說,他們曾經有過與人類講和的階段,因為某些原因導致人妖間的猜忌仇恨,希望能演的更多更仔細。
 
妖皇坦白說他的行為舉止還算是不夠格的,也難怪當初戰爭死了那麼多人,能說成是合理的犧牲,他認為妖不需要跟他族講信用,他們只要夠強大就可以撕破一切協定,明明能夠避免戰爭,卻要執意開戰。還對一個無力還手的小輩痛下殺手,這個角色的格調瞬間就下降了三分之二,還以為他是什麼高明的領導者,只不過是一個親手撕破協議的殘暴之妖,你可以不接受對方的好意。
 
但要接受對方的好意,雖然這完全是權謀算計,逼的妖國只能假裝接受他們失去的國寶,但還殺害一個無關的人來開刀,這到底是什麼邏輯,這不是主戰派了吧,這是頭殼壞去,如果修羅國度要跟這樣的領導者合作,還真是需要好好思考一下。因為目前這樣演出來的效果,這個妖皇不只是要拿對方好意釋出的國寶,拿完之後還要把對方殺掉,早就派人攻打鬼市了,就前面就說的一點格調也沒有。
 
才剛說不要虐殺舊角,金光新編劇馬上就虐殺舊角。
 
其實每次看史艷文跟君子宿的死亡遊戲路線,只有一種這到底是殺小,你他媽到底演了什麼的心情,這段劇情到底有什麼意義,講了一段廢話,就會有一個神秘的聲音出來哈哈哈,你們要自相殘殺,你們只能活一個。就連好萊叉電影台的電影都已經很少有這種演出了,想不到今天還能在金光看到,是不是值回票價啊,這邊還推薦金光編劇加入風飛鯊跟八爪章魚的元素,最好也有不死殺人魔瘋狂追殺史艷文的橋段。
 
PS:順便一提的是六合跟相關人士這集也沒有出現,且仙島劇情可能也不解釋了。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