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不論劇情,先從七王的配置來假設較能容納七王劇情容量,可能需要上下檔,最好上檔三十多,下檔收尾有四十集,至少能把七王跟底下人能說將他們的故事說清楚,並且架設仙島的世界觀,仙島的設定,擺渡一念的解謎等等。因為七王底下的人馬也必須有自己的故事,跟他們為什麼要攻打九界,不能是啊就歷史文本叫我攻打九界的啊,這是我們的大義,就這樣草草帶過。
 
因為劇情容納不下七王的設定集,所以將七王的故事邊緣化,這是件很奇怪的事情,因為仙古狂濤的主要反派是來自仙島的最大勢力七王,但七王沒有太多自己的故事,只有隨便一些過往,但這些過往不足以撐起整部劇情的需求量。你不知道該名角色的故事,你不知道該名角色的個性,你不知道該名角色的行事手法,你就無法融入該角色的世界裡,更無法享受他們的故事。
 
以九龍變、劍影魔蹤、魔戮血戰的劇情設定寫法來推論,九龍變開始釋出九界的概念,並由網中人的復活當鑰匙,開啟了九界之一魔世過往的歷史,並好好講述了中苗九龍天書之爭的進行式,同時根據劇情,把魔世的設定一一補全。到了劍影魔蹤開始將設定再度補充更加齊全,直到魔戮血戰,甚至一路沿用到了墨邪錄的魔世其他勢力,三不五時就拿出來用,你就知道這個世界觀與設定打的多紮實。
 
但仙古狂濤完全無視這樣的基礎建設,不從地基開始打起,一瞬間就狂丟了一連串的角色跟勢力,一堆設定都是先演出再補充,而不是先補充再演出,玄思族就是最好的例子,如果個人有忘記前面有玄思族的任何設定,還請補充。至少到了二十多集才突然加了一段半靜態動畫的演出,這應該前幾集必須出現的劇情補充設定,有了這個補充劇情的推進才會順利,而不是我們想加了再加。
 
就跟你去吃夜市牛排,結果只上了鐵排麵荷包蛋,已經吃完了店家才給你上牛排,而且還是冷的一樣。
 
仙島七王為什麼只有天璣碌存與開陽武曲有完全的軍隊手下,其他的七王只有零星的手下,有的七王連一名部下也沒有,既然是王那為什麼孤身一人,這不符合「勢力」這種寫法,有些七王連自己的勢力都沒有,那他是怎麼跟其他七王平起平坐。開陽武曲有六名主力戰將加戰地醫生,天璣碌存有四名主力戰將,瑤光破軍有歐陽造化,連天璇巨門都有兩名遊離部下,更不用說天權文曲只有孤身一人。
 
 
 
 
 
七王履歷一片空白,你甚至不知道每名七王到底如何稱王,唯一有說過的是開陽武曲的司馬王朝,還有天璣碌存的綠林草莽,至於你不知道鷹尊為什麼叫鷹尊,帝女為什麼叫帝女,只知道他家族勢力與跟誰認識。跟劇情的連結一點也連不上,連玄思族族姓太叔,也沒有任何人知道,至少仙島七王好像喝了忘情水吸了孟婆湯又巴嗄諾諾了強力膠,他當上了仙島七王也沒有察覺異狀。
 
 
十雪天子的驕傲大概史艷文做不到的六合善士來做一樣的響亮
 
 
四塊玉、刀劍林,到底有什麼意義,就好像是個擺在嘴上的名詞,你完全感受不到他們是認識多久,至於多少情誼就不用多說了,連仙島劍王殊天九,還有歐陽兄弟的劇情還比七王完整,先不論好壞,至少非七王的仙島角色還比七王更加深刻。套一句戲迷說過的話,七王到底做了什麼,什麼都沒有做就死了啊,也搞不懂什麼是十雪天子的驕傲,更弄不清楚入侵九界,怎麼永遠都在中苗閒逛。
 
太多新角色且無法分配好劇份的關係,導致經常有角色被神隱了好幾集,像是弓狐,你也不知道他消失去了哪裡,連七王天璣碌存都曾經有好幾集沒有出現,這應該是單純的無法掌握劇情的節奏。但角色消失一二集或好幾集真的很怪,連主角都有時整個消失掉,這已經不是劇情的問題了,而是編劇跟主審人員沒發現這種狀況,某些主要角色消失掉,主線卻能夠繼續演下去,這不就是表示劇情不需要該名角色。
 
 
邊緣人中的邊緣達芥子
 
 
也就是消失的主要角色是多餘且沒有作用的存在,有他在跟沒有他在都是一樣的,真的是很尷尬的一種狀況,這樣的角色也存在於正派與反派兩邊,秘雕也是其中一員,本來他的表現還是很正常的一員,突然加了感情的設定,就變成無關緊要。也有好幾集消失的情況,當所有的角色都可有可無,隨便又跑出來加入主線劇情,你實在很難認真的看待,更不用說優缽曇摩是個邊緣人。
 
現在才發現天地不容客又消失了,除了當龍套就是被鬼隱到底?
 
司馬家跟諸葛家的糾葛也完全消失了,連逍遙無德功能能夠相生相剋的設定也被拿掉,在前幾檔所舖設的情節,似乎在這檔完全看不見,本來司馬幻魂聽到諸葛窮姓諸葛還會有憤怒的情緒出現,秘雕也解釋了司馬家與諸葛家千年來的鬥爭。諸葛家在仙島的鬥爭之中失敗,是由司馬家勝利掌權,秘雕也成為流落在外的反七王陣營者,這點沒有任何的深入去寫,讓秘雕成為天地不容客第二。
 
 
 
 
 
到看完仙古狂濤為止,還是不明白假的歷史文本憑什麼驅動七王前去侵掠九界,就算說了什麼九黎族為了九界死了九成,還是搞不懂跟現在的仙島有什麼關係,動機可能跟鼻屎大的殺機差不多。最明顯的就是仙島的世界觀完全沒有架構起來,舉例在九龍變開始等幾部作品開始築基苗疆這地族的樣貌人物故事,所以苗疆的故事是有典故的,隨便拿出來談並不會突兀,這也是仙島地界很難融入故事的原因。
 
擺渡一念跟無我梵音到底有什麼不同,原理有什麼差別,還是擴散的方式條件等,都沒有好好說明,雖然到了最後我們知道「擺渡一念」是種道具物品,可是還是不知道到底為什麼它可以洗腦,以及七王到底如何掌握洗腦技術。以墨世佛劫的無我梵音設定來對比,無我梵音你能夠確定它的範圍有多少,地門為了擴散無我梵音,必須達成某些條件,像是建造塔使梵音能夠增加範圍。
 
擺渡一念的設定跟由來也前後不一,有興趣的人可以自行前去看劇集查閱,光想到就頭痛故不多加解釋。
 
而且擺渡一念從開始的不懼死亡的無限小兵海,也確實在剛開始有所壓迫感與威脅性,人人口喊一聲你有信仰嗎,這種毫無理智的狂戰士化,任何人都可能是被仙島洗腦化的信仰者,有種意外的恐懼感。但這了中期完全沒有了威脅性,這時候擺渡一念也沒有被摧毀,但威脅的程度中苗聯軍也沒有試法解決,也沒有製造出對抗擺渡一念的工具,但仙島的擺渡一念好像人人都能抵抗了。
 
風逍遙:那我到底是被洗腦什麼的?
 
中段玄思塔之戰本來以為俏如來跟軍師有所反制,直到最後的期待落空,只能說一聲這到底是什麼計謀,如果是以前的金光一定會有反轉,不可能沒有反轉就結束了,就像俏如來與軍師的數場重大戰役,幾乎都有處於劣勢最後扳回的記錄。這不是仙島謀士孤芳君的計策多精準,而是明顯的就像網友的玩笑話,俏如來這集表現很好,尤其是陷入昏迷的這幾集都表現的特別好,這當然是反諷。
 
文章寫到現在為什麼不談論劇情,因為完全不記得三十二集詳細的劇情演了什麼,對很多劇情都沒有印象,這應該不是記性的問題吧,而是到底在演什麼,好像缺乏了一點對劇情的關心,可能是劇情的流水帳太多,卻沒有真正的推進劇情。有時間讓孤芳君整天吃美食播報,吃播也佔了每集很重的戲份,然後沒有時間補完劇情,替自己加的設定更加完善,實在弄不懂這種編寫手法。
 
 
 
「司馬幻魂你能自稱逆天無敵,是因為仙島之內沒有鬼尊!」鬼尊的劇情大概跟六合一出來就大喊史艷文做不到的交給我來做,六合也確實做了很多史艷文做不到的事情,例如什麼事也不做,什麼事也做不到。事實上六合說的沒有錯,這個史艷文一定做不到,可能六合直接說我就爛,大家還會比較釋懷,但一邊說為了蒼生奮鬥,但一邊又擺爛到底,你很難不翻白眼兼比中指。
 
鬼尊直接在仙古狂濤第二集秒殺開陽武曲,可能劇情會好看一百倍,那中間近三十集根本是不需要的,也不用到了最後收檔才要秒殺開陽陣營,一點必要也沒有,畫面看起來很漂亮,但演出來是鬼,明明入侵鬼市能一刀秒殺,但就是給他入侵。
 
其實有很多劇情能夠寫得更好更仔細,未珊瑚的詐死就是其中一個例子,她假死然後墨家鉅子跟墨家老二完全沒有任何反應,想說俏如來跟軍師是不是在邊打英雄聯盟,邊掛機打爐石,然後又破壞了地脈,查不出兇手是誰的情況下就當沒發生過。不知道是編劇忘記,還是劇情容量塞不下這類的後續推論,經常性的發生自己寫出來的劇情,並沒有好好的收尾,最後又用另外一件事代替的狀況。
 
人物的設定也幾近崩盤,也能證實完全沒有依照前面設定,就如凰后從來不是一個多愁善感的人,還是永遠利益至上的利己主義者,對她來說只要能夠維持墨家與她共同的利益,並且權衡是否能夠獲利最多損失最少,不然她就會不出手。除了人物設定崩壞,還有一堆莫名奇妙就消失的狀況,像是慕容家在神尼死後雖說有處理喪事的理由,可是開陽跟他們打來打去突然就放過他們也很奇怪。
 
獨眼龍:我又被忘掉了?為什麼說又?
 
擺渡一念被破壞後,慕容家被洗腦的人也消失了,記得好像叫元劫七,被開陽陣營抓走的任孤沉,也完全沒有任何片段解釋,他們到底去了哪裡,好像天首也忘記了他的小弟,不對啊你們不是義姐弟關係嗎。洗腦解除了之後天首也從一個冷靜的人變成一個無腦狂衝仔,跟冷秋顏有著相同的毛病,角色要報仇要憤慨沒有關係,可是失去了角色原本該有的設定,成為另外一個人很奇怪。
 
其實看完仙古狂濤心真的很痛,心痛是在於十年心血幾乎毀之一旦,從黑白龍狼傳重開機到現在,也有十年的時間,其中花了很長的時間架構現在的世界觀,還有角色間的設定,九界跟王骨的基本觀念。但隨便就能一個人破壞九界地脈,當初元邪皇雖然不全但也已經縱橫九界,也需要一定時間聚集功力才能破壞,現在一流高手就能破壞,十雪天子想斬就斬,未珊瑚也想斬就斬。
 
 
藺幽蘭號稱九界王骨吸引器
 
 
九界的王骨也跟路邊撿來的石頭差不多,收集完建成一個不周山,不周山又跟破銅爛鐵一樣,隨便丟一個東西就爆炸,莫非這個不周山是中國製造的會爆炸,然後拿了王骨的結晶會功力瘋狂增加。為什麼說瘋狂增加,因為一個就劇情看起來,一點也不厲害的妖道角,可以力壓一流高手,不用武力也不用智謀,只要拿了寶物就天下無敵,跟妖道角相同的角色有了神兵屌打頂端。
 
金光的角色強弱,還有武鬥中也有智謀,一直是金光的特色,雖然缺舟跟元邪皇的劇情讓武力值有些崩壞,但最後有圓回來一些,而且只在特定條件才能實現,可是完全不知道角色的強弱到底在什麼地方。能夠跟元邪皇正面打鬥的苗王無法秒殺戰馬,而鬼尊可以秒殺同等級的開陽及手下,所以鬼尊的等級超越了元邪皇,這個武力等級真是太強悍了,不愧為九界第一人鬼尊我稱王。
 
而且當初王骨被奪走的過程,只有一種這到底是不是王骨,還是垃圾車裡面的垃圾的錯覺,中苗聯軍一點也沒重視,隨隨便便就奪走了,仙島的角色好像在王骨上裝了定位追蹤器,還在上面黏了強力膠,只待伸手一拿就撈過去。王骨不是你們九界最重要的東西嗎,至於還有一個從道域特地把王骨拿出來送的神君,也變成了一個跑龍套,戰力比變成小七等級,整部也沒有任何表現。
 
先不論角色等級的崩壞,妖界的角色不用任何條件就可以暢行九界,如果是人妖混血的月牙誠就算了,其他的妖族當初都需要收集離塵石才能夠發揮全部功力,這部的妖界角色好像忘記了有這個設定。最後戮世摩羅又跑出來這一切都是我的陰謀啦,何種陰謀你無從得知,只知道這種陰謀一定很大,大到帝尊變成高馬尾了,就差金光沒有發行月刊,再用月刊補完全部的劇情與設定。
 
慢慢塑造世界觀與設定,其實一直是金光的優點,在丟設定的同時,也顧慮到劇情的節奏,如果加了太多設定,劇情的節奏必定拖掉整集的精彩度,過多的設定也是沒有必要的冗員,甚至會感到無聊沉悶。仙古狂濤說是冗員還是比較溫和的說法,不如說是下九流的輕小說寫法,在故事還沒有開始的同時,就丟了一堆設定,就好像一個人他說我要出去跑步,可是他並沒有出去跑步,反而嘴上說了一堆理論。
 
跑的時候腳步要放鬆,不要太大步,呼吸也要調整好,不能夠一下急一下慢,跑步的節奏要配合風速跟上下坡,也要熟悉地步,最好帶上一些補給品在身上,喝的水最好滲有運動飲料,吃的食物要容易吸收。可是……他根本就沒有出門跑步,還在門口滑手機,連基本的熱身還沒有開始做,當他終於說完要出身的時候,卻發現根本跑不動,只好選擇今天先休息,明天再跑好了。
 
有太多太多太多太多的劇情,都是在劇集的尾端才出現設定,例如玄思族,太叔雨是復仇者,連什麼仙島不傳之秘,冰盾雙絕,明明就是憑空跑出來的東西,諸如此類的設定,跟國防布相同的設定手法,這並不是虎頭蛇尾的問題,而是壁虎頭蟑螂尾的問題了。一旦寫到自己無法負荷的部份,就用以前寫過的劇情來圓回來,像是擺渡一念被殘留的缺舟意識破解,俏如來得到斬武道之力。
 
然後把前面的設定不斷的摧毀打爛,舊角色出清庫存,管他的死對劇情有沒有影響,反正七四一四就對了,連王骨都跟路邊攤的便宜貨一樣,能用的就拿出來用,能利用就利用一下,也不免讓戲迷感覺到「反正又不是我寫的」,寫爛砸爛弄爛沒有關係啊。戲迷並不是眼睛瞎了,對自己所寫的劇情負不負責任,一眼還是能夠看的出來,然後自己寫的設定還不寫完,就急著丟更多的設定。
 
是指三十二集的下檔預告與先導。
 
三十二集的劇情讓人想到美國某些粗製爛糙的恐怖科幻片,如果是爛片的話一定這樣演,例如反派幾乎是不死之身,主角以為殺死了反派,可是反派在電影的結尾又動了起來,表示他沒有死。不然就是毫無理由的虐殺,反派口中說我會饒了你,也確實擺出一副我會放過你的姿勢,可是瞬然間又暴怒把人殺死了,而且本來說我會給你一個痛快,可是最後卻說的跟做的不一樣慢慢虐殺。
 
每當出現虐殺的劇情收尾時大概就是爛尾的比例,上一檔戰血天道就展現了一次,討人燕從天而降虐殺丹陽侯跟逍遙遊時,心中只有一個字三個字跟六個字的國罵,至於是什麼國罵請自行想像。收角色不是不行,但要將角色的剩餘價值發揮的淋漓盡致,也要考慮到這角色是不是必須要收,收了有沒有劇情性的加分效果,如果沒有加分效果,只覺得很生氣,那就是劇情上的不合理安排。
 
 
 
 
平心而論太叔雨最後的劇情收尾,固然是有些可看性,單獨拿出來看是不錯且有感,可是這就像一個火鍋,加入了切塊後的芋頭、蕃薯、南瓜、馬鈴薯,各種澱粉類食物,全部混在一起煮,煮到全部爛掉分散在鍋中。這樣的火鍋可能比九品芝麻官中加了砒霜的芝麻糊還糊,連一個沒有味覺的人看完火鍋的狀況都不會想去吃,每一個分開來吃都是美味的食物,可是一旦混在一起就變得噁心。
 
個人不知道仙古狂濤的編劇在想些什麼,也勸仙古狂濤的編劇不要再擔任編劇了,你們根本不是在編劇,只是在寫一個不想解釋的設定集,至於有人說跟前編劇有仇,所以想要惡搞前編劇所建立的世界觀,這點可能也是茶餘飯後的玩笑話吧。懷疑仙古狂濤的編劇到底有沒有看過金光前面的作品,才去編寫劇情,因為很多明顯直接無視前面沿用的各種劇情,直接憑空造景寫出他們認為的金光。
 
仙古的拍攝手法,包括剪接、操偶、動畫都有明顯的進步,如果把劇情拿開的話,真的很佩服金光幕後工作人員的努力,如果沒有提到劇情的話,那可能就太完美了,但可惜的是劇情很難昧著良心說很不錯。也許這檔的劇情很糟糕,但也請各位不要辱罵辛苦的工作人員,他們已經盡了他們的本份,拍攝的水準進步很多,至於沒有盡本份的人是誰,這點還請各位自行推論,這邊就不說太多了。
 
一定會有鄉民嗆說你行你來寫啊,沒當過編劇憑什麼批評,對不起、仙古狂濤就像一幢海砂屋,你說還有方法去挽救,但最好的方法還是拆掉重建打掉重來,因為不管如何補強都會慢慢的腐蝕掉鋼筋,只是拖延多久而已。仙古狂濤最後想要進入下一檔的設定,基本上完全不符合金光的世界觀,一直以來金光每一檔都有其根據,先釋出再演出,可是仙古狂濤開始就破壞了這種規矩。
 
最後要說的是,本來金光一直以來都有傾聽戲迷的意見,如今的金光就只是表面化的應付應付,辦什麼座談會也是不稀罕啦,畢竟態度就是我就爽,主業顧的好牛肉麵煮的好,還不如去弄手遊比較重要。
 
有太多太多細節牛頭不對馬嘴,就不一一詳述了,避免頭又開始痛了。
 
 
 
 
 
總評:布袋戲的本質就像一碗牛肉麵,不管如何製作,還是一碗牛肉麵。還記得這句話的本意也是黃大俠所特別強調,他對於布袋戲的理解,但仙古狂濤這碗牛肉麵無論再解釋,你還是很難入口。如果一部戲劇只能勉強自己,然後安慰自己說這一定有其他的用意,我們沒有看穿靈魂深處的秘密,那看戲的人到底是不是委曲了自己,無論從任何地方來看,仙古狂濤只是失敗的模仿者。
 
仙島第一智者屌打墨家九算
 
 
感想:本來以為仙古狂濤已經夠走鐘了,沒有想到最後的兩集更是跌破下限,可以堪稱是重開機的金光有史以來最難看最噁心的劇情,仙古狂濤請來的編劇可能是在化糞池裡面寫劇情的,邏輯跟裡面的內容物差不多。
 
但基本上最後幾集的劇情勉強算是普通水準,如果不理那種跟神經病般的神戰設定的話,但可惜的前面又臭又長的老阿婆裏腳布,已經把整檔的劇情拖到爛尾,比爛尾樓還爛尾,可能把整個金光片場直接用核彈炸毀,也比現在重建好多了,唯一救回來的方法,可能是下一檔第一集,俏如來從仙島擺渡一念製造的夢中醒來。
 
然後出現不明人物:剛好一分鐘,你做了惡夢了嗎!?
 
 
 
 
附上仙古狂濤與戰血天道全劇集的光碟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文章標籤

    仙古狂濤 金光布袋戲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