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家九算的文戲就是品質保證,而且好久沒有九算在尚賢宮內談天論地,畢竟每次想到尚賢宮,就想到還沒有現身的九算,好不容易等到綠色怪物死了,結果一聚會就爆炸散場的快樂場面,所以看到尚賢宮就想到,九算會爆炸。當初四死二重傷,如果沒有記錯的話,五姨好像也是重傷的一個,結果沒有想到其中的屍體竟然會是仙島之人,然後回去看前面的劇情,突然發現太好笑了。
 
九算老八是太叔雨的跡象,在前幾集就顯露出自己的手段跟墨家之人相同,當初默蒼離所說的挖苦之話,如果思考是生存的證明我很難判斷你是不是一具屍體,原來也只是拿來掩飾用的話語,令人產生另外一個懷疑。要藏一片樹葉就要藏在樹林裡,剩餘的九算會對老八的死產生懷疑,但同時製造出更多的懷疑,疑問他們之中是不是有叛徒,默是如何對他的佈局看透反將一軍,一旦猜疑就無法停止。
 
太叔雨承認自己是九算老八也相當乾脆,說出了一些當年的事情,不管個人認為還是有保留,就像溫皇常講的一句話以誠待人,他講的的確是實話,並沒有說謊造假,可是沒有把實話講完而已,不把話講完讓人聯想,往往比假話更可怕。雖然聽起來他跟盜才生之間的糾葛,以及他出現後又消失的解釋,還是沒有話說完,不過九算大敵當前還是沒有把自己的猜疑說出來,就像太叔雨所說太過深究會失去合作機會。
 
有體無魂稻草人,終於把前幾集的那些魯家道具解釋一下了,明白俏如來是如何跟天龍幫六弓的人聯絡,這些魯家道具簡單來說就是無線電之類的通話,而且還是距離超長超遠,稻草人的封號就是其中的暗示。話說這些墨家縱橫家之人,總是喜歡把明示丟在別人的臉上,然後暗示在裡面,無論你信與不信都是被他們勾著鼻子走,鬼谷最後一名四慧是仙島之人,利用移動式電話稻草人跟人聯絡。
 
好喜歡這幾段的文戲,利用不同視角去解釋九界以往的歷史,遠古九界的始界是沒有分九界的,也就是元邪皇想要回歸的世界,這好像是跟地球的歷史有些像,板塊運動才分離了幾大洲,造就不同的大陸。從人類遠古時期的歷史,勢必相當難以還原,何況是跟被描述神仙一樣的創始者,其中的歷史必定有所偏差,但其中定會藏有些秘密暗示,大家都知道歷史是統治者所編寫的。
 
統治者所寫的歷史通常都對自己有利,刪減掉對自己不利的橋段,但更多的是不明寫出來,讓世人去猜測到底發生了什麼,更有可能的是發生了他們沒辦法用常理釋的事情,所以史書也並不一定是惡意的隱瞞,只是他們說不清而已。金光的歷史架構也是花了很多部去描述,才讓整個結構很清晰,仙島數百年前曾經開放,墨鬼兩家的學說也進入了其中,這兩家本來就不是靠血統,而是靠思想傳承下去的。
 
而讓仙島陣營統一侵略的關鍵,而是其中一名仙島七王所釋出的歷史文本,讓仙島有了統一九界的思想,原來當初始界原本是由人類統治的,隨後才分裂成九界,可是這個政權當中發生了什麼,歷史也只是用不確定的理由帶過。仙島七王與鬼谷四慧同一身分的人利用這點,讓仙島有了共同的目標,尤其是七王陣營的人,其中也有分幾個派系,當權的開陽司馬家,剩餘都是仙島原始政權的剩餘者。
 
鍛神鋒終於展現智商,應該說天璣陣營的人太直男了,每一個人都是只長了肌肉的大男孩,被人戲耍就算了,還要別人提醒過後才驚覺,蛤我剛剛被玩了,這個傢伙實在太可惡了,我一定要找他算帳,非扒了他的皮不可。這類的浩呆舉動,讓人想起了開陽陣營的淡菊,一個脫線的人就可以讓一個陣營頭痛,如果是兩個脫線的人,如血狼跟賁虎,難怪第二大將驤龍每天都頭痛。
 
還要擔心自己的同伴被老大修理,幸好金蹄戰馬就像個沉穩的動物園負責人,面對手下行為智商跟一個小學生差不多,總是能在旁邊冷眼旁觀,要不然就像驤龍所想像的一樣,早就一腳把這兩個小學生踢到一邊去。這邊的設定相當有趣,開陽武曲外表冷靜但內心實則衝動好戰,天璣祿存看起來個性殘暴無智,但實則冷靜從容,性格跟外表有反差在,然後處事手段也不盡相同。
 
這集沒有武戲,可是一路過癮到結尾,釋出相當多的訊息,九算的文戲好有趣,尤其是五姨一直針對老八,似乎對老八太叔雨變成屍體相當不諒解,然後老二在旁邊冷冷的講一句當初重傷的是你不是我,才讓五姨閉嘴的橋段。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