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看這個書名,可能會覺得這是本很猥褻的作品,但翻了翻之後才發現不是這麼回事,如果書名不取這個名字的話,那可能沒有更好直接讓人明白的字眼了,因為很淺白的令人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還有她對於人生的感想所形成的故事。自傳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是結婚多年的婦女,寫出關於自己身上到現在的一切,她到了數十年後並不是自己不正常,只是不一樣而已。
 
 
想必有些人會為了不管是生理構造或是個性出身等條件而苦惱,在學生時期就開始困擾,為什麼是別人是這個樣子的,而我卻跟他們不一樣,為的跟別人一樣、融入別人的情景中,可是別人卻不能理解不一樣的人。這在性上面更是難以理解,因為在過去的時代很難問到任何長輩,包括老師及父母,他們都不會告訴你性知識,有很多性方面的問題,都是從不太正確的地方上清楚。
 
 
 
 
先說了、這本書並沒有十八禁內容……
 
 
 
 
 
 
 
 
 
 
 
 
 
我就開門見山地說了,我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
 
我是說真的。
 
我們交往的二十年來,這個「進忌」問題一直折磨著我們。我從未跟任何人提起過這件事,畢竟這實在難以啟齒。我們花了整整四年才插進來一半,跟板塊一樣,每年僅下沉幾公分。我們的性愛,簡直是地球等級。
 
我媽媽因為不知道內情,一天到晚問我:「你們怎麼結婚這麼多年還沒有小孩?去看個醫生吧。這並不丟臉,很多夫妻都生不出來啊!」事實上,我從來沒遇過苦於「進不去」的夫妻。
 
「陰莖插不進去?妳別擔心,這很常見喔!」如果我跟醫生坦白,會得到這種答案嗎?但要我開口問醫生這種事,我寧願獨守秘密一輩子。
 
性事不順利、親友的冷言冷語、工作上的打擊,我時常覺得自己根本就是這個世界的瑕疵品。如果我也能像甕一樣,摔得粉身碎骨就好了。
 
普通地活著,什麼時候變成了這麼困難的事?
 
我們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彼此像兄妹一般相處,又或是像植物一樣默默相守。也許看在其他人的眼裡這是不正常的,但這樣的我們,難道就沒有資格追求幸福?
 
《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是震撼人心的真實故事,作者木靈以冷靜卻充滿幽默的筆調,娓娓道來她與丈夫從相知、交往到結婚,這「愛與墮落」的半生。
 
在「正常」的世界裡,我們總是被教導夫妻就是彼此唯一的性伴侶,組成家庭就得要生兒育女。我們把自己塞進相同的模子裡,量產出符合社會期待的產品。不結婚、不做愛、不生孩子,就是不合群。不積極、不快樂、不想活著,就是瑕疵品。
 
但是誰管它呢?你原原本本的樣子,就是你最好的樣子。
 
 
 
 
 
 
 
以上來自書中的前言,
以下用自己的想法來看待:
 
 
 
 
 
 
 
這是普通婦女的自白,也就是她平凡的人生,說真的、有時候覺得藝人名人的自傳太無趣了,可能是他們的人生太過一帆風順,又無法跟一般人貼近,但有時候平凡人的自傳反而太過離奇,就算說了也像故事。看了木靈的故事,你會感覺到共鳴感,原來不是只有自己在生活中遇到困境,卻找不到任何人能夠訴苦,只要抱怨的話就會被他人認為是軟弱,抗壓性不足,所以漸漸變得沉默。
 
作者木靈從小生活在極為封閉的鄉下環境,但許多人對於鄉下的印象是純樸,不過有生活在鄉下的人就知道,除非是純粹的農業漁業鄉鎮,不然生活都很無趣,自然就很喜歡聽別家人的八卦與趣聞,小消息傳播的特別快。有時候說好聽點是很關心鄰居,但大部份是為了探聽別人家的隱私,不過這因人而誤,如果附近都是住著比較正常的人,自然就不會因為這些八卦而去傷害別人。
 
不是生了小孩的父母就會當父母,這點我們總是認為理所當然,也有了生了小孩一輩子還不會當父母的人,不要覺得奇怪,這樣的父母在我們的生活圈到處都是,然後不會當父母是可以學習長大的,最糟糕的是不承認的人。作者的父母就是這樣子的人,從小到大他們都不斷打擊她的自信心,不去承認自己小孩的現況,喜歡把別人的價值觀強加到他的身上,當她生病或難過時。
 
在她生病時甚至還毆打她,罵她不要鬧了。
 
只會罵她不夠堅強,怎麼可以為了這種小事困擾,加上她的父母任何事情都要掌控,經過他們的同意,所以造就了凡事都不想跟任何傾訴的個性,鄉下又都是好事之徒,任何的小事情經過渲染都會變成完全不一樣。這邊就簡單述說一下作者在滿十八歲時,立刻想要離開家中到外縣市生活,才了解到自己的生活不正常,可是早就養成她封閉不跟人溝通,也沒有任何朋友的個性。
 
就在這時她剛搬進去破舊的宿舍時,剛好遇見了現在的先生,這邊有提到先生是個大而化之,個性比較隨性的人,所以才能兩個人共同生活並且結婚,但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她先生的陰莖插不進她的陰道。然而她找盡各種辦法,每次都是流血收場,可是先生並沒有怪罪於他,只是去風月場所發洩自己的性慾,兩個人也各自找到教書的工作成為老師,但是她被學生聯合霸凌。
 
在壓力過大的情況下,開始失控了,但又不能跟任何人說,已經習慣任何事情都是獨自吞下的她,只能當成是自己不夠堅強,所以沒找任何人商量,就這樣她開始生病,並且到處尋找男人濫交,諷刺的是其他的男人,他們的陰莖都進得來。加上父母不斷要求生小孩,就這樣她徹底崩潰了,可是先生卻沒有任何怨言,就只是一如往常的待在她身邊,也許就是這樣,慢慢的癒合好轉。
 
其中有許多細節就不交待了。
 
任何的書藉及兩性問題都是以插得進去為前提,並沒有插不進去的選項,插不進來被排除在外面,這就像大部份以正常為前提,並沒有考慮到所謂的不正常的選項,但不正常坦白說,只跟正常不一樣,所以就變成不正常。作者很清楚自己的婚姻生活,絕對不是他理想中的那種形態,可是對於現在的狀態,也沒有任何的不滿意,只是心中認為,為什麼人生要跟著別人的理想而活。
 
一直會有人說這樣的人一定總是怨天尤人,要不然別人為什麼將壓力挺住,而你卻是挺不住,但、用別人的標準衡量別人,將自己的標準衡量別人,本身就是件奇怪的事情。作者用她的經驗很平白的直接講出來,因為太過在乎別人的目光與標準,完全達不到這個坎,只能夠忍耐裝做自己不在乎,然後責備自己不夠堅強,忍耐到最後就徹底崩潰了,不懂得釋放壓力就會潰堤。
 
很多時候我們都知道對方不是故意的,也沒有惡意,因為這樣子更加痛苦,責怪自己為什麼會引起痛苦。
 
想必很多人在成長的過程都被告知,要忍耐、要堅強,要有抗壓性,別人可以,為什麼你不可以 要跟別人一樣才算正常,之類的看似合理,但其實沒有啥用處的假建言。作者因為不習慣跟人溝通,也不知道跟人交朋友,就這樣一路到了成年出社會,把所有的事情都往心裡塞,這大概是現代社會最常見的問題之一,這樣很容易心理生病,所以作者最後了解到,要疏道心中的通道。
 
有許多事情我們平常人很容易做得到,非常的輕而易舉,完全沒有任何難度,就只是信手而來,例如走路、用眼睛看東西,可是有些人無論如何都做不到,但並不是他們有什麼錯誤,還是故意不去做,看到了困難就避開。有時候跟平常人不同這點,就足以令人懷疑自己是否有問題,我們花了相當多的時間,追求與他人相同,可是卻忘了如何包容,甚至是了解跟平常不同的存在。
 
木靈與先生的性關係令她受挫,讓他們無法有正常的夫妻關係,到了後來就跟親人一樣,不存在愛情,但對他們來說反而彼此鬆了一口氣,因為她的先生也因工作壓力過大得了恐慌症,需要長期的治癒。但她的先生有一點幸運的就是,他什麼都會跟作者說,對於作者來說這點是很欣慰的,因為她自己曾經有過任何痛苦只能吞下來的階段,可是當她超過這階段時,發現自己超脫了。
 
為什麼不想辦法解決問題,有問題就要解決啊,不過在一個快要餓死的人面前,他第一個念頭自然就要找尋任何能夠吃的食物,把食物塞下肚再說。結果有一個不缺飲食的人跟他說,你應該為了未來考慮,為了明天你可以把食物好好平均分配,然後再想辦法取得種子,去捕獵動物獲得更多熱量,可是他今天已經沒有力量做任何事情,這些意見就算再高明,也無法在快餓死的面前。
 
起到任何作用。
 
人並不是如自己想像中的那麼聰明,這點經歷過現實生活後的事件特別感到肯定贊同,但是為什麼有時候看別人的行為,就認為他是個徹頭徹尾的笨蛋呢,因為站在旁觀者的角度看待,自然能夠脫離情境中。如同站在高崖上的人,看著崖下的人迷路走不出來,高崖上的人就認為崖下的人是笨蛋,為什麼會走不出去,明明一下子就看到出口啦,可是卻忘記了自己的視角是站在崖上的。
 
這是其中的一段:
 
我以前因為班級失序而身心失衡時,從未對老公吐露任何心事。所以,我知道一個人可以承受的底線在哪裡,也知道被死神纏身是件多麼痛苦的事。這些看在別人眼中都只是「小事」,他們總以「抗壓性不足」來總結我們,殊不知深陷漩渦時,你根本無法以平常心看待。一般人根本不知道,「我明白你的痛苦」、「這世界上有很多比你悲慘的人」這種話,在我們聽來有多麼絕望。
 
可能她在書中寫得很冷靜,甚至是不當一回事,但可以想像的是,可能是太過痛苦最後麻痺了,又或是時間拉長沖淡了痛苦,可是看當中的清描淡寫,就不難想像曾經想過自盡的話語,並不是單純的說說而已。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早就陷入不知道什麼狀況了,可是生命就是充滿了巧合,也不知道如何撐下來,總之現在的人生沒有太多的起伏,因為早就見到谷底了,還有什麼不能看穿。
 
不過最後很欣慰的就是,有十幾年時間沒有回老家的她,回去發現爸媽知道自己的錯誤,養育著妹妹們的孫子(作者沒有成功的性行為,自然沒有小孩),個性開始變得圓滑老成,知道當年太壓迫作者,還願意跟他道歉。面對這樣子的轉變,她自然也是看開了,因為人是要往前看,才能夠活下來,如果老是回頭望就一直停下來,但背負過去的前進,會使人的腳步緩慢,卻又不得不負。
 
這點由作者來說再適合不過。
 
 
總結:有時候一本書好看,是來自一個人的人生,不用太多的包裝及噱頭,或許這書名就是很吸引人注意,但比起這書名更吸引人的就是,為什麼、也就是單純的為什麼,沒有其他的元素,就只是純粹的好奇心勾起你的求知欲。以陰莖插不進去為引子,述說著與別人不同,別人遇不到的事而痛苦,有時候我們認為很平常的事情,也許別人很難達到,透有一股開闊的淡然哀傷。
 
 
感想:性事真的有這麼難說吧,大概跟難言之隱差不多的意思,不管是男是女總怕別人的嘲笑,所以很難去求助別人,而且很多時候都是用很奇怪的觀念來討論這件事情,不正常的想法去看待,卻要求別人要正常。
 
所以說作者就沒有想辦法解決嗎,她試了各種方法想要跟老公進行性行為,從潤滑油到各式用品都以失敗收場,然而有些人總喜歡用努力就能達成,這種觀念來替一件事情做收尾,人要努力是正確的,但不一定會成功這更正確。
 
很奇妙的一本自傳小說,你會嘆完氣後看完。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文章標籤

    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