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興趣的人可以去翻翻黃易的大唐三部曲,台勒虛雲是現今塞外魔門的領袖,也是趙德信孫女與席應之子席智的後人,為表示忠心向突厥大汗默輟改了這個突厥姓,與主角龍鷹展開內外明暗的對決,不只是武鬥還有智鬥。小河汗是個穿越式思考的人,不以人間的利益財富人情為量,單純的統領魔門意圖顛覆中原,把自己視為這人世間之外的人,棋盤外的人,自然能夠輕鬆下子。

 
下面就直接截取一些小說中的內容,就不加上評論了。
 
以下截於龍戰在野卷十二:
 
台勒虛雲仍是那個隔岸觀火的拓荒者模樣,看著他的一雙眼睛充滿深刻的情絲,沒有絲毫仇怨。籲出一口氣道:「戰爭向來是個看誰傷得更重,誰傷不起的殘忍遊戲,此情況於我和輕舟此戰尤甚,輕舟實不該來的。」
 
接著仰望剛越過中天的秋陽,如說著與己無關般的事,喟然道:「或許是命中註定,我強逼自己孤獨地橫越人生這個大荒原,長途的跋涉已使我疲憊不堪,舉步維艱,唯一知道的事是朝茫不可知的未來繼續走下去,直至荒原的盡頭。讓我告訴輕舟,不論我們如何賣花贊花香,但人正是大地上最傑出的敗類,耐命自私。你現在或許沒法接受我的看法,但終有一天你會明白,有慧根者總會明白。」
 
龍鷹從容道:「可是小可汗有沒有想過荒原的盡頭外並不是盡頭,任何生命都不會被殺死的,只是暫時的改變,再度的沉默,而不管你怎麼想,這一切從來沒有改變過。」
 
台勒虛雲目光回到他身上,現出悲哀,那是必須親手毀掉一個可與之深談者的神情,深沉的道:「我了解,輕舟說的我比任何人了解得更多。我的生命雖只是電光石火,但我的想像力卻讓我像活了無數的世代,默然瞧著滄海變成桑田,桑田成為滄海,一念千古。輕舟的悲天憫人,事實上與眼前的天地和此之外的一切根本沒有半點關係。拈花微笑虛勞力,立雪齊腰枉用功,輕舟仍不明白嗎?」
 
以下截於天地明環第六卷:
 
龍鷹所扮的范輕舟問他道:「小可汗既看破世情,為何仍要如我等眾生般浮沉執迷?」
 
台勒虛雲回道:「以輕舟的才智,怕也高估了『人』這種生物,餘子可想而知,所謂學富五車者,不過在使用別人的語彙表達自己,可恨是先賢又能比我們好多少,還是莊周有自知之明,一句『夏蟲語冰』道盡我們的一切,看破世情?輕舟再次高估本人。」
 
台勒虛雲沉默好一陣子,然後道:「好吧!難得知心人,我便說出從來沒有向任何人透露的看法,也是密藏心底裡的宗教。」
 
台勒虛雲道:「我的宗教,叫『存在」。絕不限於自身的存在,而是泛指古往今來,上下四方,獨立於思感之外的存在,我們名之為宇宙的一切。所謂的宗教,任之如何高妙,何等發人深省,不外畫蛇添足,將人的想像與思維,強加於『存在』之上,賦予人卑微的感覺和感情,低下者且是搖尾乞憐,存在的真義,就在『本來如是』四字之中。」
 
龍鷹聽了癡了,發呆片晌,艱澀的道:「既然如此,小弟更不明白小可汗的執著。」
 
台勒虛雲深沉地道:「於此恕本人只解釋一次,以後再不會觸及這方面的問題。答案就在『本來如是』四字之內,人生正為其中部分,每次的投胎轉世,在某一程度上,早注定你須走的路,看似有無限的選擇,事實或許只得一條,不論如何迂迴曲折。輕舟想想自己,便明白本人在說什麼,你有選擇嗎?本人今次來見輕舟,是希望在擊垮北幫前,你我均勿要三心兩意。」
 
 

    文章標籤

    大唐三部曲 天地明環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