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刀鞘,漆黑的刀柄,握刀的手卻是蒼白的。
漆黑的眸子,蒼白的臉,在陽光照射下,蒼白的近乎透明。
 
這是邊城浪子對於傅紅雪的描寫,他在萬馬堂為了復仇而來,他遇見了葉開,傅紅雪的人生,是一片被血染紅的白雪,復仇而來,從還沒有記憶開始,就開始為了仇恨而活,仇恨就是他人生的唯一,所以他冷酷陰寒孤獨,活著彷彿是死著。沉默寡言數天也曾不有過一言一語,甚至是洗澡吃東西,人會有的慾望,他皆能忍耐再忍耐,這樣的人最是可怕,他為了某一個目標,直到達成為止,從來不輕易放棄,就算再困難也一樣。
 
他的刀到底有多快,可是傅紅雪從不輕易拔刀,就算被當成畜生還是下賤的人種對待,他都能忍耐到暴青筋為止,因為他的刀只用來殺人,只用來結束一個人的性命,因此要他拔刀是不可能的,除非他嚐到死亡的陰影,還有仇恨的餘燼。他殺人也從來不先拔刀,這樣的耐性足以令人膽顫心驚魂飛魄散,因為成為他目標的人知道,這個人已經要殺他,卻不下手,直到最有把握的一刻,才願意將刀鞘裡面的刀拔出。
 
光是拔刀的動作就足足練上了數萬遍,每天持續將近半天以上的時間,他總有自信在別人拔兵器後,用快到看不見的速度斬殺來人,這來自於絕對的苦練,練到別人不敢相信的地步,也是他堅毅卓越的性格,一旦認定就去做毫不遲疑。這樣的人有朋友嗎,或者該說他的人生有朋友這個字眼嗎,葉開是一個,也是唯一的一個,因為葉開是那麼的完美無暇,跟他集缺陷於一身,才終於活過來的人生不相同,截然迴異。
 
這樣的他雖然刀法高強,可是有一個上天對他開的玩笑,也就是癲癇,最強悍又最不願意被別人發現弱點的人,竟然有這種毛病在身,這是多麼的殘忍與不堪,他的好勝心比起任何人有過之而不及,就算死也不願意,露出他最致命的一點。左腳先邁出一步後,右腿才慢慢地從地上跟著拖過去,除了癲癇,他還是一個跛子,雖然如此,可是傅紅雪的腳程卻比任何一個普通人還要快的多,以這種奇異的姿勢行走無法想像的快。
 
因為忍耐與仇恨,才讓他得了這種毛病,應該說就是這樣的人生與性格,造就了今天的傅紅雪,在天涯明月刀之中,他已經是頗具盛名的中年武林人士,可是沒有改變什麼,沒有朋友沒有愛人沒有正常人該有的享受與人生,只有的是一把刀,一把漆黑的刀與刀鞘,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對於欺騙與謊言還有陰謀詭計,他一概皆不害怕,因為他有一把刀,一把能夠斬斷這世上,只要他想斬斷的人事物,無堅不催的刀法。
 
對於刀也永遠不放手,就算是睡覺時吃飯時任何時候,這把刀彷彿是他生命的一部份,不可能分離開來,除了刀就什麼也沒有,還有一身的爛灘子,完美的刀法與充滿缺陷的身體,成了一個既諷刺又有美麗的淒艷,就像一個漂亮的竹籃卻不能裝水相同。人生就像傅紅雪處處缺憾,每一段時間皆會生出遺憾與遺憾的發生,只有少數的人會像葉開一樣,有愛他的他愛的人存在,人要活著只能擁抱或是痛恨自己的厭。
 
復仇了一輩子,最後才發現自己的仇恨是別人的,自己的父仇只是為他人作嫁衣,父親不是父親,仇恨不是仇恨,甚至連當事人也願意放下仇恨,那他到底為了什麼而活,拔刀殺人復仇,重複了將近一生的時間,佔滿他想法的一切,結果到頭來卻被推翻,他任何以為享有的一切。人生對他而言沒有什麼意義與沒有意義的說法,徒具空虛而已,也許人總會找到活下去的理由與藉口,就算是無心之下也會找到一個出口。
 
今天先寫這樣,下回持續,因為傅紅雪的故事還沒有看完。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