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葉問好幾次,自己認識當中最有深度的角色,反而不是葉問的中國拳師角色,或是國仇家恨的日本軍人,是飾演原本佛山巡警李釗的林家棟,他可能在電影中可能沒有太吃重的演出,一般人也沒有太注意這點,都是在葉問的身上。剛開始的他其實並不佩服葉問,甚至認為學武術有什麼了不起,現代是手槍的天下,可是在一次的比武當中,受到葉問的影響,才開始自如於他的門下,並自認徒弟。
 
 
雖然葉問沒有正式同意,也沒有正式反對,在相同的默契下,兩個人互相認識,所以在關係上,外人可能看不出來,李釗不管在金山找的外來客事件,或是在茶樓當中,都能夠見到他並不是那種見利忘義,隨風搖擺的人。只是他的處事方法會比較軟弱,以及事故,不像是葉問那麼飄然世外,可以整天沉膩在武術的世界中,所以他相當的敬佩,知道自己無法達到這樣子的境界,所以透過自己的方法幫助葉問。
 
後來在日軍入侵中國時,他卻成了日軍旁邊的翻譯,為日軍將領找尋樂趣的來源,也就是找武術高手來比武切磋,也是將領的樂趣,並在其中好像是一個沒有骨頭,軟弱的內奸賣國賊,為了一點利益出賣自己的靈魂,對日軍將領必躬必敬。事實上也是如此,他的位置就是被日本人視為可供利用的異國人,只是要借用他的語言與交際能力,叫他辦事情很方便,除非之外沒有任何人與人之間的尊重。
 
純粹的互相利用,可是在中國人這邊則是複雜的多,他就是一個只會鞠躬彎腰的哈巴狗,不只這樣,還出賣自己的同胞,把身為中國人的尊嚴踐踏在地上,被受到辱罵與憤怒的對待,就連葉問也開始對他產生疑問,罵他走狗。親眼看到認識的同胞慘死,他的心裡也只能把翻絞的情緒壓下來,被葉問針對怒罵後,才開始展現真實的個性,他為了生存,也只能壓下所有,也就是身為中國人的自己。
 
李釗是很掙扎的,尤其是在中國人與日本人當中,他為了活下來,這在電影中沒有仔細說明,但有可能他不當翻譯的話,就會馬上被殺,畢竟這是戰爭,他也沒有太好的選擇權力,所以選擇了當日本人的翻譯,陪侍在日本皇家的周遭,必須隨傳隨到。與其說這個工作沒有替他帶來任何的好處,倒不如說是他身為中國人的身份,感到不知道如何說的恥辱,因為他們是被入侵攻打的,他還要當幫助的人。
 
在中國人與日本人之間,他一定要選擇一個,就算他根本不想要選,在他選擇了反抗日軍時,被打得皮青臉腫,礙於他們軍力的強大,也只能屈服,就像是當下中國人的縮影,他們被入侵時手無寸鐵,只得用身體接受子彈,不是被殺就是當奴隸。幫助了葉問的他,隱瞞了所有的事情,把自己的痛苦與傷口,全部不當成一回事,並覺得這沒有什麼,這時葉問才知道他為了自己身邊的人,作出最無奈的選擇。
 
「我是翻譯,我不是走狗」大概是李釗最後也是最真實的呼喊,只想要活下來,甚至沒有想過要出賣同胞的他,在葉問的剛強與其他中國人的反抗,李釗的委曲求全,固然看起來是很屈辱的,可是沒有他的話,那葉問可能早就死在槍口底下。有時候骯髒的事情總要有人來做,就像他的翻譯身分,為了自己的生存,以及尋找可能的存活點,在夾縫中求生存,又必須面對豬八戒照鏡子裡外不是人的苦楚。
 
生日無聊看了葉問重播的雜談。
 
 
葉問:馬的、我也沒有說啊。
 
 
 
 
 

    文章標籤

    葉問 李釗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