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絃主與俏如來的對話可說是話中有話,話中又藏話,表面上是要全面投降,但、是真正的投降嗎,這其中很有曖昧,因為沒有把話說死,擁有彈性的空間,叫他們全面投降,卻只是表面上的話題,看來這二人的確有一定的默契。應龍師應該是自己很清楚,以他的國力雖可能阻擋元邪皇,但一定會死傷慘重,最後也會陷入修羅國度的困境,所以選擇了保留實力,從他表面上稱臣卻還把權力掌握在手上就知道。
 
也難怪當初帝鬼把公子開明派去鎮守沉淪海……
 
東雲武象應龍師,應龍師好像並不配這個稱號,應該要配什麼陰森詭異的名號,他的城府很深又擅於使用術法,對上獨眼龍與逾霄漢,也不單純的殺擒,而是要利用他們進行對於自己有利的情況,損人利己,還不費一絲的功夫。也難怪帝鬼曾經在他的手下吃虧,由目前演出來二三集的登場,應龍師就已經展現他身為霸主的陰沉,也難怪長琴無燄與俏如來等人,都會懷疑說他投降是別有目的。
 
哈士奇到處領便當又吐便當。
 
藏鏡人與千雪孤鳴的武戲,不是自己想要抱怨,而是鏡頭晃到外婆橋去了,這到底是在考驗觀眾的眼力,還是真的拍壞了,說真的並不了解,但看完整段真的有點噁心,如果沒有搖晃的話,那這段武戲還算不錯的地步。因為肉搏戰蠻精釆的,沒有使用太多的特效,真希望畫面穩定一點,還以為是在船上看金光布袋戲,遇到七級風浪跟颱風之類的,原本畫面就很快了,加上沒有定點的搖擺,真的要吃暈車藥了。
 
把一個角色的剩餘價值利用殆盡,甚至利用到最後一刻,都不會有浪費的疑問,這就是金光的強項,他們並不是在短期之內,快速把一個角色抬高吹捧,而是慢慢的把角色全部故事所演完,再來慢慢的計畫收場。銀娥雖然是三線角色,但在她身上的用心,依然沒有任何的減少,既然創造了角色,就要好好的把它演完,燃燒全部力量,不論這個角色討喜或顧人怨,這才是一部連續戲劇應有的態度。
 
金光每部一定都有數個可歌可泣的小人物角色……
 
笑死、看到劍無極被教訓,感覺就像看到運動選手之前很囂張,還挑釁其他的選手,結果一到比賽就馬上被教訓洗臉,馬上就輸了,快感簡直爽到不行,而西經無缺這邊,他的武戲從之前就覺得很有意思,他的動作簡潔,幾乎沒有任何的多餘,直接了當的穿透。與勝絃主的一武一文,看來是闇盟能夠抗衡其他二個勢力的關鍵,勝絃主的合縱連橫手段,兵不血刃的利用眾方勢力,達到自己想要的目的。
 
龍子夢虯孫,在個性上幾乎沒有改變,可是他的智慧也透過閱歷越來越深了,事實上他剛出現的時候就已經展現這樣子的特質,只是他太年輕氣盛個性衝動,對於中苗鱗目前的局勢,也就是觀眾的疑問。每一個勢力之主都不想要變成,那個棒打出頭鳥的鳥,元邪皇的能力實在太可怕,正面衝突是無法敵對的,可是利用他的力量,甚至是把別人也拉下水得到好處,這才是最聰明的作法,從應龍師到勝絃主都是。
 
修羅國度這邊,基本上目前只剩下雙尊,原來的帝鬼、魔之左右手與三尊,策君公子開明,可說是完整的勢力,但經過長久的發展幾乎折損三分之二,要讓修羅國度再度強大,就必須把一半以上的人給找回來。勝絃主的態度與熾閻天的對話,也是一個很有趣的重點,很值得仔細思考一下,她釋出的訊息往往沒有明白話,沒有什麼特別的暗示,可是深深去想,才發現她在內中藏了很多方向,任由他人決定。
 
絃主我喜歡妳啊。
 
元邪皇可說是腹背受敵,檯面所有的勢力,都是他的內敵與外敵,比當初的炎魔還坦,所有的人都要他死,可是偏偏又不敢下手,原因就在他的反撲,話說圓圓,啊不是、是元元啦,根本是魔世版的溫皇,整天懶懶的趴在椅子上,簡稱懶、椅。也開始懷疑,元元只是太無聊,想要找人一起玩,結果大家看到他都好害怕,他又太強,最後不覺不知統一了魔世,每天都在懷念達摩祖師帶來的激情與悸動。
 
安安,軍……師別插死旗啦。
 
感覺墨邪錄有點像是春秋戰國的局勢,周天子雖然有共主之名,可卻是無共主之實,其他的諸侯國都要在表面上臣服於他,在自己的勢力國家內則是依然稱王,當然邪元皇並沒有這麼弱勢,他的武力輾壓魔世,的確是事實。元元看來是有假癡不顛的行為,他假裝什麼都不知道,都答應了手下的要求,甚至也不對他底下的人有所約束,只是任由他們進行活動,表面上看來是如此,但真的有這麼簡單嗎。
 
魔世的暗潮洶湧真的很刺激,比想像中的還好看。
 
這集的文戲依然很有水準,但武戲是在搞什麼東西,忍不住抱怨一下,就是狼主與藏鏡人那段,鏡頭晃到乳搖還搖,劇組人員是在海上拍攝嗎,弄到眼睛好痛與頭暈眼花,希望下次不要再有這樣子的情況,拜託拜託。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