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有人說,半生閒隱今終止一步江湖無盡期,只要踏入了就無法脫離,每一天有多少想要成名立萬的人前仆後繼的,想要進入江湖中好取得聲名財富,任何他想要的東西,等到失去與得到的一樣多時,大多數的人都想要離開這一個江湖。殊不知道一旦踏入了就別想要抽身離開,腳踩進了泥澤,如果用力的拔出來,勢必濺得一身泥濘不得清淨,就算抽離了,腳上依然沾滿了爛泥,既然當初為何要一腳踩入呢,這個答案永遠都是問自己。
 
很多武俠小說所描述的江湖雖有不同,可卻是大同小異,有險惡有忠義有死亡也有誕生,有人懷抱著成為大俠的夢想,有人想要成為武林高手,陰謀者與忠誠者交織的時刻,江湖能夠引起夢想同時揭發實際面,打破了美麗的外表與虛虛實實的內裏。武林高手到了某一個程度總是會被神話化,因為他們達到平凡人無法做到的事情,可是沒有人知道這一些事情的背後,到底存在著什麼樣的意義,只清楚武功的高低。
 
但江湖實際上不存在現實中的任何地方,也沒有人能夠給一個確定的答案,可以是任何一個角落,每一個人都是這樣的形容詞,所以這就像一個抽象的意識形態,兩個人數個人數十個人數百個人,他們其中的一部份,也可以說是行為才是縮影,但並真正的存在過。武林的眾人習慣把自己所處的世界,使用的生存手段用別的想法代替,能說這是種投射,既然不能讓自己脫離只能夠苦中作樂沉迷於此,每個人的心中是嗎。
 
江湖沒有善惡沒有好壞,只有立場與敵對之分,仇殺是不需要理由的,但必須名正言順找了一堆理由來掩飾,不然就會有人群起圍攻,所謂的正義在這裡也顯得沒有必要性了,因為有一方認為自己是正義必須剷除邪惡,有一方認定自己是上天所給予權利。與其說是門別派系的差異,不如說是想法與信仰上的不同,每一個人想要對方接受自己的想法,然後把別的想法放下,只是方法上的變化,所以才有無止盡的爭鬥。
 
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這樣說是不是比較簡單簡化,二個人的關係可以隨著一堆人事物難理解,更不用說一堆人彼此之間的關係,複雜的程度更讓平常人無法想像,隨著時間過去就會增加再增加,所謂愛仇情恨會衍生出更多新的萌芽,多到無法負擔。在很多的故事中,每一個江湖客的身上,都揹負大大小小的包袱,這一些包袱常常拋之不去,還會越添越多,尤其是仇恨,仇恨就像是靜水滋生的蚊蟲,只要水還蟲依舊在。
 
人際關係是江湖,還是江湖的本身包羅萬象,人製造了江湖,還是江湖製造了人,或是兩者根本共生共存,身與影的關係脫離不了,每當有人死了,自然有人生,有人離開了、便有人進入了,永遠不會缺少也不會多,就像是一個固定的座位,有人離座便有人重新加入座位。石頭丟到水上面會噴出水花,然後產生漣漪,細細的水紋充滿了湖面,隨及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就自動的歸於平靜,每一名過客皆是如此,沒有人能夠例外。
 
很多名人以為自己能夠不死不滅,所以沉迷於權與利,爭權奪利是幾乎每一個人都在想做的事情,但是不能流於俗氣,所以自己找上了一些理由,製造了動亂,殊不知道就像浪潮一樣,不管這個浪再大,只要打到了岸上,總有回歸大海的一天。眾人皆醉我獨醒,眾人眾醒我獨醉,別人笑我太瘋顛,我看他人看不穿,一笑盡了痴、一泯絕了笑,數時風流具俱往矣,不如撥弦弄曲飲酒作樂,好過猙獰狂怒,遠勝你死我活。
 
江湖或許是一種沉迷也是解脫的地方。

    文章標籤

    江湖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