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詞:胡曉雯.吳嘉祥
作曲:胡曉雯.吳嘉祥
 
女:今夜風寒雨水冷 可比紅花落風塵
男:既然已分開不通擱講起 回頭只有加添心稀微
女:日思夜夢為你一人 綿綿情意 夢醒變成空
男:為妳 誰知夢醒
 
男:親像妳的夢阮的心未輕鬆 為妳我心沉重
女:啊 不見中秋又逢冬
合:只有玫瑰雪中紅
 
女:日思夜夢為你一人 綿綿情意 夢醒變成空
男:為妳 誰知夢醒
 
男:親像妳的夢阮的心未輕鬆 為妳我心沉重
女:啊 不見中秋又逢冬
合:只有玫瑰雪中紅
 
 
 
 
前陣子經過附近的住家,熟悉的音樂又響起了,果然、又是雪中紅,每次有人在唱歌,一定會點這一首,簡直就像大腸為什麼一要包小腸,香腸一定會配蒜頭,魯肉飯一定會配醃蘿蔔,肉圓一定會加香菜,雞排一定要灑胡椒鹽,臭豆腐旁邊要有台式泡菜。不點雪中紅好像便當沒有主菜,排骨便當沒有排骨,雞腿便當沒有雞腿,吃火鍋不沾沙茶醬,吃速食沒有點薯條,吃控肉裡面沒有肥肉啊。
 
雪中紅的原唱是王識賢與陳亮吟(現為新北立委候選人羅致政妻子),出自他的專輯全部的愛,其中的一首歌曲,後來也有很多歌手翻唱,甚至還有其他的版本,像是近幾年的謝和弦,也利用了雪中紅的原版改編成,這不是雪中紅。另外一首當紅男女對唱歌曲雙人枕頭,還比雪中紅出現的時間還早,可說是王識賢知的關鍵,也是王識賢專輯內的歌曲,同樣也是走一樣的路線,充滿了台語風情。
 
其實要說編曲有多好,也沒有好到哪裡去,可能是礙於當時製作品質的關係,所以就算是原本的專輯,聽起來也是有點掉漆,可是對於愛好者來說,這一點點的小缺點,當然沒有放在眼裡,只要歌手唱歌好聽,加上曲調哀怨就好。差不多十幾年前跟二十年前,應該算是台語歌壇的盛世,一首接一首的經典台語歌曲,就這樣橫空現世,但基本上的曲調性質,沒有什麼改變,只是題材選擇不同。
 
但也顯得出台語歌曲的感情性質是多麼濃厚,所選擇的方法都是有種日本演歌的哀怨味,但後來的台語歌曲,已經變得很少有演歌的味道,相反的是有一種,很難具像形容的感覺,就叫台味吧,雖說有很多有華人的國家,部份人都會講閩南語。可是台灣的閩南話是真的獨樹一格,甚至脫離了原本的語系,落地生根變成了台語,大家都會叫台語,而不是閩南話,可見得經過了演化,已經大有不同。
 
尤其是台語歌曲,以雪中紅為例,有很多不同國家的味道,就跟台灣人一樣,是多種族的島嶼,儘管我們認為自己是某些血統的人,可是現在的人可能都有一點不同的血統,所以在一點小地方上,都會顯現出不同的風情。雪中肖是有點熱情的含蓄,可能跟受過不同文化的洗禮也有關係,像是明明在一些時候,可能相當的深情,想要釋放出來,卻有種壓抑說不出來的啞口,像是雪中的火焰。
 
曲子是很慢調的,但可能基於是雙人對唱的歌曲,所以並沒有顯得很乏味,有時候太過慢速的歌曲,會有重大的缺點,就是你會覺得很無聊,一男一女這樣的安排是剛好,把這種鬱悶的氣氛給沖淡一點,可是依然保持住淡淡的悲憂。兩個人對唱的時候,就像是在對話,這也是對唱歌曲有趣地方,因為是兩個人,所以能夠互相溝通,甚至是雙向對話,與把心中的獨語說出來,讓對方了解自己的想法。
 
王識賢的歌聲很雄厚有力,充滿了男人的個性,陳亮吟的聲音則是清脆有力,兩個人的聲音是一個很好的對比,把彼此的特色配襯出來,就像是男人與女人的差別,用男女不同的角度去面對感情的問題,各自有自己的見解。而且有很多的緩衝時間,留下了一堆空白,不是很緊逼的情緒下,自然就可以感受這種濃烈的觀感,不用很仔細的去深入說,還是想了很多,直接了當明白,以免浪費時間。
 
每次都有人再點啊。
 

    文章標籤

    雪中紅 王識賢 陳亮吟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