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危險的行為大概就是跟炸彈為伍了,因為炸彈很有可能隨時爆炸,不管爆炸的威力如何,只要人在爆炸的範圍內,一定會有死傷,並不像電影所演的那麼輕鬆處理就可以解決,有的時候儘管外表看不出來,但內臟已經受損。今天要分享的是國家地理頻道的紀錄片,阿富汗拆彈任務Bomb Hunters: Afghanistan,描述美國軍方在阿富汗戰場所遇到的炸彈危機,可能只是些土製炸彈,卻能造成嚴重的死傷。

 
 
 
 
 
我們身處和平國家,應該很難想像走在路上會有炸彈在你的腳下身邊爆炸,然後把人炸到屍體不存的情景,可是在一些處於戰爭狀態的國家,可是司空見慣的事情,一個不注意就去見死神了,儘管是構造簡單臨時製造的IED土製炸彈,也會要人命。炸彈也不一定要炸死人,也有以炸傷人為目的炸彈,為的就是讓傷員增加,一個傷員需要數個人來救離戰場及照顧,可以有效的降低戰力及癱瘓小隊伍。
 
 
 
 
 
 
 
 
 
 
 
這是世界上最致命的工作,儘管這裡是在第三世界國家,但這絕對是二十一世紀的戰爭,軍方在有敵意的外國領土搜尋土製炸彈,一些美國士兵在阿富汗搜尋、排除敵方埋設的炸彈、地雷,在阿富汗南部坎達哈近郊,美軍第二十三工程連第一排的士兵冒著生命危險執行任務。
 
 
 
 
 
 
 
 
以上資料來自報章雜誌網站以及訪問。
以下完整分享裡面的內容,並加入自己的感想:
 
 
 
 
 
每一天都是高危險性。
 
場景在阿富汗南方堪達哈近郊的偏僻公路上,二十三工程連第一排的車隊緊急停車,前導車駕駛發現路上埋了一小段電線,車上人員使用探測器並有反應,找到了鋼線,那段鋼線被稱為引火線,塔利班經常用來引爆土製炸彈,簡稱IED。埋設炸彈的人想辦法不讓美軍發現,有可能在一周前就已埋下,風吹雨打加上車來車往,有時候根本看不出來路的下面埋著炸彈,土製炸彈不是用來阻止車輛前進。
 
而是用來炸毀車輛。
 
這也不是這二十三工程連第一排首次遭遇可能的土製炸彈,他們來此的任務就是找土製炸彈,但每次的任務就不相同,事情總會有出錯的時候,隊員先詢問了當地人,當地人直說沒有任何的炸彈,可是他們就找到了,並且發現是老舊的砲彈與燃料所組成的。隊員先是用工程車輛探查,確定不了炸彈時,就用搖控機器人小心處理土製炸彈元件,人員會到安全地點蹲下來以躲避爆炸或伏擊,然後淨空這個區域進行就地引爆。
 
 
爆炸、隨時都有可能發生。
 
路邊炸彈是軍人及平民在阿富汗的首要死因,他們也無法查出到底有多少,隨著美軍數量的增加,土製炸彈的數目也增加了,阿富汗也展現了以低科技的土製炸彈,對抗高科技的大型武裝聯軍的威力,阿富汗人馬上就利用這點進行戰鬥。阿富汗是全世界布雷數目最多的國家之一,土製炸彈是簡單、廉價的武器,在阿富汗大部分的土製炸彈,都是所謂的受害者操作,受害者操作是指壓發盤。
 
你踩到或車子壓到就會引爆,而且有各國的炸彈與地雷,從英國到義大利蘇聯中國等等,人員殺傷到車輛毀滅兩種基本目的。
 
 
每一片土地都可能有詭雷。
 
找到土製炸彈有兩個方法,比較佳的方法是你事先找到,另一種方法會讓人措手不及,但前者非常困難,就連在當地作戰已久的士兵,也還是會遇到突發性的爆炸,有時沒死就算撿回一件命,讓他驚嘆會更珍惜生命。這是第二十三工程連在南阿富汗,為期一年任務中的第八個月,他們的主要任務是路線安全巡邏,那是軍方最危險的任務之一,接下來的幾個星期,軍方罕見的讓攝影團隊隨行拍攝。
 
 
就算是防爆車,也有一定風險。
 
二十三連的重裝甲車包括MRAP,也就是防地雷反伏擊車,車隊的前導車是哈士奇號,用穿透地面雷達掃描前方的路,前面平板設備的下方有許多攝影機拍攝地面。最大的防地雷反伏擊車是水牛號,重量超過40噸,備設機器手臂及挖鏟,用來挖起引線和爆裂物。第三輛是乘戴人員的RG31,這些車輛能承受重擊、幾百磅的土製炸彈,不過就算如此,只要被炸彈炸中,還是有一定的風險造成駕駛傷亡。
 
熟悉路線及巡邏掃雷的重要規則是,莽撞只會壞事,掃雷車的最大缺點就是進行掃雷時,時速不到十公里,非常的緩慢,也容易成為被攻擊的目標,在掃雷車內的駕駛人員則是第一目標,因此也要配置人員保養。被土製炸彈攻擊稱之遇擊,半數隊員至少被攻擊過一次,其餘的也只是遲早的事,土製炸彈的威力以磅數來衡量,在他們路線上的阿罕達布山谷裡的路邊炸彈,大部分都是40到50磅。
 
 
這是由先前爆炸他們基地攝影機拍下的爆炸。
 
但就在一星期前,二十三連第三排卻遭遇450磅的攻擊,就在掃雷車進行掃雷任務的時候,突然爆炸造成煙霧瀰漫,也幸好人員都在防爆車上,只受到可以治療的輕重傷,不可以治療的傷是肢體殘缺及死亡。第一排在為下個任務整裝時,他們想知道為什麼防爆車如何會成為這麼大爆炸的目標,他們查看附近監視塔臺的影片時發現,埋伏可能就在第三排即將到達之前,發現在部隊經過預定路線時。
 
有一組人馬專門觀測他們的動向,還有人負責埋伏炸彈,跟引爆炸彈,與把風的人,組成團隊合作,最後抓準時機裝完就跑走,完全是看準路線與移動的部隊,可是你卻看不出來他們是塔利班,除非特別注意他們的動向。二十三工程連每次出發都要為路線掃雷準備,他們也早有心理準備,冷靜的保持警戒,因為他們知道,路線上絕對有炸彈等待他們,但經驗無法預測何時或何地會埋伏,所以每天都只能碰運氣。
 
光是一個排就在任務期間,就有三輛防爆車炸毀到無法修復的地步,這表示這其中已經有很多次的爆炸。
 
 
IED沒有固定模式,都是由手邊材料拼湊而成。
 
每次出任務都預期會找到土製炸彈,所以他們只能信任自己的訓練與教戰守則,利用現有的設備讓自己安全,還有保持警戒與高度注意力,才能夠讓車輛平安的回到基地,塔利班也很聰明的是,他們能在同一地點一再放置土製炸彈。容易埋伏的地點,永遠都會有危險的產生,士兵就算知道同一個地點有炸彈,但可能花上好幾個小時也找不到,最後踩到炸彈引爆,老手也無法看到每個土製炸彈。
 
 
永遠都不知道敵人是誰。
 
武器安全專家現場示範炸彈有多難發現,儘管你知道炸彈就在那裡,搜尋土製炸彈時,首先要注意不屬於這裡的東西,和環境不符的東西,環境可能是矮樹叢,堅實的地面上突然有塊翻鬆的土,那麼肯定有人在那裡動過手腳。他們現場埋伏炸彈,管線與炸彈都被環境掩蓋,像是泥土及樹木草叢,有時候甚至沒有埋下,才發現自己沒有特別注意也找不到,更不用說其他人了,可能開車或步行卻什麼都沒有發現。
 
但還是有方法可以找出土製炸彈,就是利用無人飛機的攝影機偵測改變成像,用熱對感應、夜視及紅外線偵測活動,可以找出路線上是否有輪胎痕及腳印,然後再交給當地的部隊工程連等,去探索是否有埋伏。因為美軍十分懷疑當地人情報的可信度,連阿富汗翻譯員都不相信當地村民,他們的信條就是不輕信任何人,因為有可能善意的表現是為了製造假像,他們永遠無法知道是真,還是假的。
 
 
在美軍與塔利班互相戰鬥夾縫生存的村民。
 
士兵寧願相信自己的判斷,果然在當地村民保證沒有炸彈的路徑上,發現了幾枚炸彈並進行拆除,他們也知道這些埋設炸彈的人,永遠都會有人監視他們,觀察他們的行動,看他們如何執行,好進行因應的行為,隨時都要改變行動的準則。不過令人驚訝的是,這些土製炸彈的材料,有可能只是路邊撿來的罐子或是廢棄的材料,如家具的木板等,卻能夠利用精良的手藝,變成具有強大殺傷力的炸彈。
 
 
進行引爆任務的士兵。
 
拿些化學材料再找條電線接上去就成了炸彈,簡單又便宜,成本可能非常的低,又或不用成本,但要找出它們,就要高科技的設備才可以,隊員找到後就會在安全地點引爆,確保有人不會因炸彈受到傷害。也許有人想說這是為了對付美軍,可是炸彈的爆炸是不分任何人任何目標的,不小心經過就會爆炸,當地人也經常被炸彈炸到傷殘死亡,要說誰才是不對的,這真的很難認定,戰爭就是如此。
 
家用電線就可以引爆IED。
 
 
 
機器人可避免傷亡。
 
一般的程序是這樣的,當然、突發狀況多到數不清,隨時有可能改變,先由空拍機拍攝地面,再把圖片傳給工程連的掃雷車隊,再由他們的人員分析路上可能有的隱雷,開著防雷車觀察路上任何的變化,一旦發現可疑的地方就詳細的搜查,直到真正安全為止。由車輛的機械臂挖掘出炸彈,把引線拆除等等的動作,確認炸彈不會爆炸,再操控機器人把炸彈送去安全點引爆,過程中完全遠離炸彈。
 
 
士兵隨時需要保持警戒,除了自己人外都不能信任。
 
 
日子一天接一天,巡邏成了例行工作,大家都得想辦法保持高度專注,他們在出完任務結束後,終究會回到正常的狀態下,心態上的調應,比起任何精良的訓練還重要,要抱持著壓下死亡的恐懼,還有自己終究會生還回家的正面能量。有可能被炸斷一條腿一隻手,或是整個人被炸到死無全屍,但只能希望不會被炸彈炸中,終究只能把疑慮壓下,進行自己的任務,遲疑跟分心,只會害自己喪命。
 
 
與美軍合照的孩童,大人顯然很討厭美軍。
 
士兵也會定期尋找,保證沒有炸彈的村民與路人,過濾可能跟塔利班合作的人,避免被當地的地頭蛇洩漏出他們的情報,給塔利班知道,所以美軍的士兵與阿富汗村民,經常發生爭吵與不愉快,就他們所知的情況下。阿富汗人才不在意塔利班、美軍、甚至是其他國家的軍隊,所以有時候不會跟美軍合作,他們只想平靜地的過日子,只要誰讓他們保持和平就好,並不會選擇投向任何人,所以有可能跟任何人合作。
 
 
隨時都有可能人員傷亡。
 
二十一連也不可能永遠都坐在相對安全的防地雷裝甲上搜尋土製炸彈,他們也要在某個地點上調查可能的塔利班活動,得下車用步行進行掃雷,而炸彈有可能是用任何的火砲、迫擊砲、火箭手邊有的材料改造,加上釘子、螺栓、鋼珠等等,加強殺傷力。要是踩到壓發盤,就會爆炸,碎片會射入身體內,用這種方式引爆的炸藥,最不需要人力及費用,只要懂得製造程序,就可以製造,可說是值回票價。
 
 
人在車內也要小心。
 
當他們找到炸彈時,就會進行挖掘電線的行動,因為土製炸彈的爆炸,都是經過電線的電流,所以要找出電線,並且切斷電源,但電線有時候可能很敏感,在挖出的過程中就會引爆,所以要特別小心的面對,避免移動。為了安全起見,在地面下直接引爆也是常見的事情,要埋設炸藥設雷管,以便在安全距離引爆,因為炸彈裡面有什麼物品,他們無法預知,所以選擇原地引爆也是一個正常的選擇。
 
 
阿富汗、對美軍來說是險地。
 
下車巡邏相當危險,可是終究有車輛無法到達的地點,又或是他們必須駐紮的地點,需要人員停留,人員得小心的走在走過的路徑上,需要注意前人的腳步,別踩在鬆動的土上,那是不安全的因素,立足點每一步都要小心,腳步要穩定。就在拍攝的過程中,他們找到了數枚土製炸彈,就在士兵的腳下,找完了還需要回報部隊,這個炸彈是用什麼材料製作的,用什麼類型的手法連結,還有地點。
 
 
士兵能做的小心再小心。
 
就在他們以後找完炸彈時,準備引爆時,突然發生爆炸,一名阿富汗口譯者走出安全路徑外,引爆了另一枚土製炸彈,原因在於他走出安全路徑外,也幸好的是主裝藥沒有引爆,受傷者除了外表的輕傷,就沒有嚴重的肢體殘廢。證明這真的隨時跟死神戰鬥,這次是運氣好才沒有死人,運氣不好就會死傷,所以進行這個任務,從來沒有真正的安全,就算有人說已經安全,實際的情況有可能馬上改變。
 
結束緊繃的巡邏後,全部的士兵只想要收鬆,進行他們的娛樂,每個人想做的事情都有不同。
 
他們的敵人並不是阿富汗人民,而是少數躲在後面的塔利班份子,可是大部分時候,他們難以辦識,加上一天要掃雷八十公里,所以很難跟當地人融入,有著聯結的情感,這可能也跟美軍被派阿富汗作戰的目標有著衝突。阿富汗人並不清楚到底誰才是敵人,以他們的立場來說,應該像是異國人入侵自己的國家,所以製造了動亂這點,也沒有任何的錯誤,要說誰錯誰對,你真的很難對於戰爭有很好的見解。
 
每數個月,工程連的人員就會輪替回國。
 
 
低頭沉思的美軍。
 
 
 
 
到處都是的埋伏,便宜且大量,這就是IED的危險。
 
 
總結:先不論戰爭對錯國家立場還有一堆問題,但這些士兵永遠都是為了執行任務,所以前進前線,這些爭議不應該由他們由承擔,而是要讓他們到達前線進行戰鬥的主導者。執行拆彈任務大概都有視死如歸的打算,除非在防爆車上才比較安全,因為防爆衣所能保護的只有外表,不能替你擋去爆震波,差別只在有防爆衣,你的屍體可以收屍的比較完整,這就是危險的地方,沒有什麼彈性的空間。
 
 
 
感想:危險的任務總要有人進行,要不然就會造成更嚴重的死傷,這道理雖然簡單,卻是很難真正執行,尤其是你跟人說這個任務會讓人受傷殘廢,甚至是有死亡的可能性,這些執行任務的士兵,要如何調應心理層面。
 
阿富汗拆彈任務你看不到電影中的誇張場面,可是真實的場景還是會令人開始緊張起來,卻又慶幸自己不是身處在這樣的環境,每次看紀錄片都有共同的想法就是,世界上還真的沒有一個地方是和平安靜喜樂的,就算是我們認識的和平國家。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