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最近數年甄子丹所拍的電影,都不是很好看,一個人的武林確是驚艷。
 
一個人的武林,故事與節奏直線化且簡單,沒有走什麼噱頭,只是單純的把武術這個元素,發揮在我們稱為武林的世界裡,武林到底是如何分出武者與正常人的分別,它自己會有自己的解釋,只是你是其中的一份子就會明白。這就像江湖,江湖跟武林是一個隱性的世界,只有走上這條路的人,才會了解意義,夏侯武到封于修同是習武中人,所以他們被看似沒有關係的聯結下,成了一個對立面。
 
武術的本質就是用來殺人,也是它原本的用途,這是最原始的信念,但發展到今天,武術已經是種強身健體的運動,沒有了血腥的外表,非得要至人於死地,可是如果有人想把武術恢復到那個勝則生輸既死的世界,到底會是怎麼樣的願景。故事的發展就是以這個主題為藍本,很直線的把想要說的想法給貼上去,不走那邊你以為是直線,結果是曲線的手法,很直接了當的把直拳揮出去,沒有保留。
 
可惜的是除了封于修與夏侯武這兩個主要角色之外,其他的角色就顯得存在感薄弱,夏侯武的師妹就是很明顯的例子,偵辦案件的女警官,有很多的戲份,卻只是插花用的。相反的、其他的武術高手,雖然只是曇花一現,存在感非常的十足,儘管他們只是過場的角色,卻把自己的武術派別所屬,展現到淋漓盡致,從拳腳擒拿到兵器,無一不是打的過癮,到達你覺得打完很可惜的地步,打完後又細細回味。
 
當然簡單又很清晰把故事說完的節奏,也是讓武打升級的關鍵,畢竟如果只是為了打而打的劇情,會讓武打很滑稽,沒有什麼值得觀眾去融入情緒的感覺,只會有種粗糙且荒謬的橋段在,所以文戲跟武戲之間是互相搭配的存在。不能搶走彼此的風釆,從夏侯武大顯身手製造他知道兇手的目的開始,就已經展開一連串很緊密的目的,就是找出誰是殺害武術高手一方之霸的兇手,沒有其他的分歧。
 
所以顯得這個目的讓人很清楚,且開始追查兇手是誰,還有他殺人的動機等等,夏侯武也沒有把自己的想法完全的說出來,他緩緩的道出在武術的世界裡,點到為止只是一個理想的狀態,如果非得分別高下,只是死與生的這條線。也把武術的概念從開頭到結尾,都做了一個很好的設計,讓封于修與夏侯武之間,終究有一個對比般的電光一閃,想要證明一種價值觀,這個價值觀需要從別人身上得到。
 
還故意的把具有真實性的設定背景,弄的有點非現實的奇幻色彩,融入在很現實貼切的情節中,大概就是武術高手可以輕易取人性命,還有武術高手之間有一定的傳統與傳承,所以他們都會跟著這個套路去走,證明天下第一只有一個,第二個第三個都是踩踏屍體上來的。既分高下也決生死,這句封于修的台詞道盡了他,不只是為武成痴,還為武入魔,為的達到絕頂的狀態,就要捨棄一切的地步。
 
甄子丹與王寶強看似一個光明面與黑暗面的對比,但實際上他們彼此牽扯在一起,無法分出誰才是真正的入魔,誰才是真正的清醒,因為他們對武的痴迷,有著很相像的樣貌,就是「暴」與「力」,唯有把這兩者掌握在其中的人才能到達至高境界。就如同天下第一,永遠只有一個,第二就只是第二,並不是最強的人,封於修對武的執迷,令他達到幾乎成魔的反涅槃,非人非佛非魔,即是武。
 
甄子丹還是最適合硬拳硬馬的單純武術片,不要走任何的花巧,這應該不是什麼偏好性的問題,從殺破狼導火線,到讓他大紅的葉問,都有一定的媒介,能讓他打的痛快,甚至是打到連觀眾都叫好,如果沒有給甄這種舞台發揮,那他就會受限。

    文章標籤

    一個人的武林 甄子丹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