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王獨對缺舟與念荼羅,光明與黑暗的分際,大智慧這個名號以目標散出的線索看來,是同一個身分,只是代表不同的面向,一是光明、一是黑暗,且是代表不同的渡法手段,雖然沒有很明顯的暗示說,這到底是什麼回事。不過在之中我們可以得到,證法之道就像光明黑暗的兩分,不管你再如何想要脫離黑暗奔向光明,又或是奔向黑暗脫離黑暗,兩者皆會有相同的困擾,就是兩者並存無法分開。
 
用茶來代表要渡眾生,不用只能用一種方法,也必須根據每一個人的不同,使用何種法門來渡,沒有一定的方法與法門是正確的,如同並沒有萬全之策,只有最適合的量身之法,光明黑暗也是善惡之間的拉拒,人總是在兩者中選擇,因此成為善人與惡人,甚至是不善不惡。有時一念就可以改變很重要的事情,這也是佛門所求的禪機之一,禪機未到無法解釋,沒有無法可渡之人,只有禪機未到。
 
從某方面而言,這也是雁王與地門的契機。
 
反攻地門第一戰算是中規中矩,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不過細節部分還算可以,尤其是錦煙霞的頭髮甩動加上肢體的交接,利用頭髮當成武器的舉動,還有她回歸原本的性格,那個敢愛敢恨的魔,又回來了。但俏如來這邊的文戲很有意思,利用尚同會群眾與錦煙霞間的誤解仇恨,當成對地門忘棄所有放下一切的對比,這兩方面以當前來說,地門的手段是直接有效的,可是這真正是解決的方法嗎。
 
玄常飛三人組還真的很好笑,應該是玄狐那種凡事都不懂,只知道劍的性格,還有飛淵老是不知道在想什麼的腦袋,常欣最正常凸顯這個化學反應,金雷村這個村子到了現在還可以有戲份,這大概就是金光就算是平凡角色,也可以寫得很好的基底。飛淵這種少根筋白目的個性,碰到玄狐這種幾乎跟石頭一樣硬的腦袋,幾乎沒有任何辦法,每個人都會遇到他的剋星或互剋,尤其是性格完全相反的人。
 
地門的態度也很有趣,就是他們自居是救世主,都是為了世人好,為什麼世人不肯接受呢,他們的道出自善意,只有純粹的光明,可是他們不知道光明對某些人來說就是黑暗,黑暗對某些人來說就等同光明,沒有定律可言。他們認為對的方法,把一個人的過去現在未來,全部洗掉空白一片重啟人生,對很多人說是不可能接受的,尤其是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這等於是把一個人活的證明抹煞掉。
 
如果洗掉所有記憶,可以換來安穩平樂,你會接受嗎!?
 
對錯往往需要長時間的證明,才可以得到真正的答案,這個答案並不是一時一刻可以得到解答的,光是一種法門就是千千萬萬種的證明,更不用說世上有千千萬萬種法,有人適合的方法,不用說適合別人,就連同一種法在不同人身上的效果也不同。就像是藏鏡人一生的悲劇,導致他殺氣過重,無法停止殺戮,可是被洗腦後開始得到詳和寧靜,是他們以前所沒有的,只是他總覺得好像缺少了什麼。
 
話說這集的地門劇情,真的有點想睡覺。
 
對抗地門的洗腦侵略,玄狐定是很重要的關鍵,他特殊的體質無法被洗腦,還可以看見洗腦的鐘聲波長,可能源自他本來就是一塊鐵變成的,所以沒有身體人的感情,自然也無法對他洗腦,打醬油這麼久了,終於有了武戲。這段武戲非常有意思,就是趁著拔劍抽鞘的時候,利用極快速的身法痛打一頓,還有不同的應付方法,時間差的運鏡頗具水準,只是短短的幾分鐘不到,有點吃前菜,卻沒吃到主菜的感覺。
 
洗腦就旁某方面而言,像是強迫灌輸別人觀念。
 
風逍遙與夢虯孫的初次會面,就馬上擦出火花,對話很有幽默感,也帶動劇情的更多走向,像是鱗族太子北冥殤在苗疆的消息,有幾集的時間了,但先前忙於墨家的內戰,所以一直沒有空,消息也無法洩漏出去,到了現在才知情。時間軸的講究,也是金光的有趣之處,所以人物跟人物間所接觸,單獨碰到的事情,在一起的活動,都會影響後面的發展,算是互動式的,並不是單方面的在那邊吃米粉喊燙。
 
「鏽劍何在、盛名何來,全作腐骨鑄屍骸,千年難成盡無奈;寧拋冠、望興嘆,百感傷懷、廢字成哀」新角色的出現也跟凰后身上的兵器有關係,在出場詩中可看到跟廢字流定有一定的牽連,只是不知道他跟廢字流是如何關係。話說一定要這麼虐嗎,風間始待在黑水城修練這麼久,也沒有得到什麼亮眼的戲份,甚至不是什麼重要的角色,根本有被邊緣化的傾向,幸好有小玉的搭配,才顯得有印象。
 
鋒海都是有趣的角色,從他們的女傭莫聽何妨每次都能找出一定的笑料就知道,還有鍛神鋒這個假掰的傢伙太可愛啦,高傲不可一世,卻不能夠完完全全的忘情,明明很在意一件事情,可是卻不能弄得自己很在意,只能夠假裝他不在意。地門這邊天護之間也有相同的異狀,就是他們的記憶並不是平白洗去,而是依據他們原先的記憶改造,把關鍵的部分遮掩,所以才能真正覆蓋上去,變成現在的他們。
 
是不是我的十三集壞了,沒有下一話的標題。
 
這集不知道該說好看還是難看,有很多的橋段都是開始把後面的角色帶出,還有丟出設定,沒有什麼很特別的部分,可能是地門線漸漸成為主軸的關係,顯得有點沉悶,但有飛淵等人的搞笑,讓氣氛比較明朗。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