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訶尊梵海驚鴻所遇到的異象,跟前幾集萬雪夜所經歷的事情,有著其相像的地方,都是被洗去記憶,不知道自己是誰,也不清楚自己做了什麼,個人彷彿全部都被洗掉了,冠上新的記憶,這是一種洗腦手法無誤,但很難弄清楚的是,到底過了什麼方法。其實從一些小細節來看,天門的僧眾包括三尊在內,都不知道有地門的存在,更不用說地門的名字,也難怪入了地門會說,一入地門再世非人。
 
昔日道域仇人見面份外眼紅,仙舞劍宗靖靈君對上墨家九算忘今焉,這兩個的劍擊武戲,非常的具有味道,原因就在於這過程當中,幾乎沒有任何的特效氣功隔空對擊,劍劍到肉很有打擊感,尤其是雙方對峙,所擺的姿勢都很獨特,看起來過癮。一個使用的是仗劍,一個使用的是長劍,所以揮劍的手感是不同的,姿勢似乎有調整過,所以比起先前的兵器戰改善不少,很久沒有看過這麼好看的兵器戰。
 
忘今焉:「這一招我原本不想使用的。」
 
忘今焉的利用衣角拉起,再把靖靈君甩出去的姿勢,加上擺出來的架勢一氣呵成,還有使用的掌擊,這段武戲應該算是他的代表作,沒有任何的空隙,盡展現他的實力,證明他能夠縱橫道域苗域,並不是吃素的,應該說每一個九算都有自己的底牌,這個底牌不輕易展露。忘今焉的優勢在於深藏不現順水推舟,不到最後有絕對把握不出手,缺點則是權力慾望太多,讓人掌握他的意圖,能夠推算出來。
 
忘今焉:「看我的老人魔法、啾咪,呸哩卡呸哩拉拉!波波哩吶沛沛如多!」
 
 
俏如來在暫停擊敗忘今焉後,也掌握了玄之玄的喉嚨掐住不放,就算想要殺他,也沒有什麼好的理由,因為這是互利的情況下,只能夠吃虧被佔便宜,在玄之玄好不容易取得尚同會盟主,中原共主的情況下,他捨不得放棄這個身分,這就是他的軟肋。不然以他影形的特性,要去哪裡成為間諜,或是化身成為任何人,都是無法掌握的,可是對於權力的貪慾,就像一個項圈,牢牢的套住他,就像忘今焉相同。
 
欲星移與俏如來的對話當真有意思,智者之間總是雲雲霧霧,不肯說清楚,句句機鋒卻要取得要點,兩個人不用幾句就知道彼此目前的局勢發展,也總算知道為什麼會有墨家九算的來歷了,原來他們是九界的監督者,避免九界進入危機。目前剩下九算的身分也漸漸曝光了,老大忘今焉、老二鐵驌求衣、老三欲星移、老五女身分不明,老七玄之玄,也講到為什麼九算會被俏如來利用的原因,就是私心。
 
如果沒有界可住的人,必須留在鉅子身邊被毒舌到死,這也是九算之亂的由來。
 
九算之間的衝突在所難免,他們各自都有不同的慾望與利益,合作為的只不過是多拿一點好處,並沒有墨家的理念,所以當利益不能均分的時候,自然關係就會破滅,就像前集的互揭傷疤,證明了他們的合作是多麼的脆弱,所以才得來被俏如來個個擊破的利用。對他們而言,俏如來固然是最大的敵人,可是美其名是同伴的其他九算,每一個人的心中都有毒,名為猜忌的毒,讓他們合作反而失算。
 
九算最後一人終於現身了,竟是男扮女裝的雁王。
雁王:「嗯哼!討厭啦,人家只是吃了人妖果實。」
其他九算皆表示三條黑線無言以對。
 
風花雪月的關係一直覺得很奇怪,原因就在曖昧不清的說不清楚,不論是花的死或是雪的表態,都是有點玄機,在前幾集之中也說過相同的論點,只是一直沒有什麼證據,可是魔鬼藏在細節裡,只要仔細回想,就會發現真的有鬼。夢糾孫這個角色到目前為止,對他的好感度不斷提升,看來一定是新的人氣王,前面的人氣王最近的表現不甚是令人欣賞,但這也是長期角色經營上的一個缺點,無法時時刻刻討喜。
 
噓、用思考代替發問。
 
雪山銀燕與霜的感情,知道很多人相當不喜歡這段,若離若近似遠似近,一下子這樣、又一下子這樣,弄得心頭亂糟糟,情緒非常的上上下下,可是感情不就是讓人無法保持理智的行為嗎,用很多正常的邏緝去解釋愛情,理性也無法安順清楚,這就是感情。感性與理性是無法並駕其軀的,我們都想要看到乾乾淨淨一刀兩斷的感情橋段,不是分手就是在一起,可是不可能剛好的擺在正反面的選擇上,不可能。
 
雨音霜:「銀燕……如果你把帝王神功練成,再來找我吧!」
 
梵海驚鴻與錦煙霞的互動很有趣,兩名個性很強的人碰撞在一起,無法有很好的溝通也是自然的,面對來自他們所謂禁地的異狀,也開始揭開了神秘的面紗,這可能是種武學,照推想應該是可以使人的記憶失去,洗掉過去的經歷,一片空白,然後再重置記憶。還有根據來自各處的情報,這必有陰謀存在,因為如果有其他的目的,大可直接交流,不用這樣子神神秘秘,目前出現的缺舟看來起來就是陰謀家。
 
梵海驚鴻:「難道我會穢土轉生跟通靈之術,還要告訴你們嗎!?」
 
為什麼對於女人的預感總是這麼準,真不知道該說什麼比較好,俗話說男人要騙人就要裝闊少,女人要騙人就要裝可憐,也就是以弱勢的角度出發,讓男人主動的憐愛於她,以為她什麼都不懂,所以需要保護她,但實際上真的需要保護嗎,就不得而知了。前幾集的文中就有提到對於風花雪月的懷疑,我們都中毒了,一種名為猜忌的毒,當角色的行為舉止不合理時,就要從小地方開始觀察一切。
 
粉紅色切開是黑色的。
 
忘今焉與靖靈君的武戲打得好,是另外一種暴力的美學,有種看到寫真風格的戰鬥拍法,杖與劍的特性都發揮出來了,另外則是文戲有好多好多,多到不知道該注意什麼的爆點,這些都是令人值得思考的劇情。
 
小吐嘈一點,為什麼打胸口,血是從頭皮噴出來。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