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要拿一個音樂專輯甚至是一個文化,來代表台灣的話,你會想到什麼,台灣本來就是一個挺複雜的國家結合體,幾百年來的政權輪替,不同的國家、不同的人家、不同的族群,不同的組織,都曾經統一過台灣,成為台灣名義上的主人。今天要分享的是閃靈樂團的民謠專輯失竊千年,把他們的專輯從黑金屬變成了民謠風,這算是一個很驚喜嚇到的改變,畢竟閃靈給人的印象向來都是轟轟轟的。

 
這張失竊千年全部走溫柔淡雅的民謠風,確實也令人想不到一向黑暗搖滾風的閃靈,可以把自己的曲風變得這麼逆風,這個逆風的意思,是他們把自己的風向給逆轉,所以吹出來的風改了方向,當然這樣子的改變有好有壞。有喜歡聽金屬搖滾的死硬派樂迷,自然對這樣子的改變不太以為然,可是一般聽眾原本不會注意到,卻因為這樣子的改變,開始了解原來他們的專輯,是充滿很多的元素。
 
 
 
 
備註:閃靈很多歌曲靈感都是台灣真實的故事,被刻意忽略的歷史。
 
 
只有閃靈才寫的出這種音樂,有國外音樂媒體給的評語是,最能代表台灣的東南亞原住民文化以及複數殖民文化千百年的記憶,的確也是如此,這數百年來,一下子台灣人變成荷蘭人,鄭氏王朝又變成清朝人,清朝人又變化成日本人,日本人又變成中華民國人。原住民跟後來才到的閩南人與客家人,其他的漢人,往往都變成了其他政權的奴役,也沒有得到所謂的尊重,只能夠被硬要求變成了其他人。
 
有誰問過台灣人,有誰尊重過台灣人,你要當什麼人,而不能選擇當台灣人,動不動就把台灣當成了隨時可以割捨的棄子,台灣人只能決定服從或反抗,失竊千年這個專輯名稱,正是劃破這個主題,台灣人不敢討論的話題,就是我們一直處於被外來政權的統治。從第一首到最後一首,每一首都是一段台灣的故事,在過去的閃靈專輯中,一直有出現這樣子主題,從原住民到日本皇家,甚至是國民黨。
 
什麼是深度,有時候常常有人這樣問,但深度這種東西實在非常難以用文字具現化,用簡單一點的方式描述,就是你通常感受後,不管是看完聽完玩完,可以讓你有一種生出很多感想的後韻,令人想到非常多方面的東西,甚至還想要回甘的記憶。閃靈的每張專輯之所以有深度,是因為他們真的是把台灣的文化,用他們的方式呈現在音樂上面,所以能夠聽出不同於其他強調「台灣味」的味道。
 
有人說音樂作品不該加入政治元素,但有很多我們經常聽見的經典作品,你不清楚意思,基本上都有政治的意思在裡面,不管是咒罵政權及政治,甚至是關心戰亂受到苦難的人民,還有被迫害的人們無法發聲,這都是政治,政治就是在你身邊。當然這也是閃靈受到討厭咒罵的原因之一,有些人甚至打成標籤,認為他們是垃圾,不過這正是自己喜歡閃靈的原因之一,他們勇敢的表現自己的政治意向。
 
人無法改變歷史,也無法決定祖先,所以有人用過去的歷史當成一個懲罰別人的理由,就是不同的,就像是台灣人曾經也是日本人的殖民地,也是被迫當成日本人看待,後來的國民黨政權,又開始迫害這些被逼當皇民的人,只因為他們是「日本人」。為什麼台灣人要當清朝人,為什麼台灣人要當日本人,為什麼台灣人又變成中華民國人,所以皇民是一個歷史的傷痕,不該是一個揭開傷口的理由。
 
失竊千年的命名本身,加上略帶悲傷的民謠風,述說著關於台灣的歷史,這千年間眾多的族群與民族,在這片土地生活了將近千年,卻沒有當過自己的主人,專輯的主軸其實是非常沉重的,沉重的讓身為台灣人的人,都是感同身受。就算是非台灣人的人,也會好奇的想要知道閃靈的音樂,到底想要說什麼,先不談音樂性還有詞曲,光是表現出來的氛圍就足以把人給吸引住,從靈魂到心靈的呼吸。
 
黑死的快速度搖滾,確實令人的全身開始震動起來,想要擺動著身體,可是失竊千年令你安靜了下來,反差之大碰撞出許多不合理的衝突,這個衝突是激擦出火花的,隨及沉入水底,又深、又冷、又瞬間變化的。專輯的主題性非常的一致,就是「台灣人」那段悲傷的記憶,以吉他貝斯配著二胡的中西樂器融合,也算是畫龍點晴的地方,雖然有很多人強調所謂的中國風甚至西洋風,可是像閃靈搭配這麼好的,真的很少有。
 
 
 
 
 
專輯的配置基本是以過去的每張專輯選取幾首歌曲,把牠們變成了民謠版,在編排上很有閃靈的見解,殘枝、皇軍、火燒島、亡命關、大械鬥、共和、破夜斬、薰空、玉碎、暮成武德殿、尼可拉斯,從上到下,就能夠變成一連串的歷史故事。無論是直接拿歷史事件命名的歌曲,還有用暗示的行為解釋當下的歌名,你能夠感覺到真的是刻意用心的排列,且非常的符合接連的意義,不管前後都是。
 
 
 
殘枝
純粹吉他為什麼可以這麼美麗憂傷,真的從前奏開始,就不知不覺的融入情緒裡面,吉他與鼓的配置非常的巧妙,既不會太過空虛,也不會有喧賓奪主,搶走彼此的節奏,後段的吉他與二胡,與歌聲的先後呼應,也是一絕。
 
 
皇軍
習慣了黑金版本,聽起來有些微微的巧妙,把寬闊壯懷的心理層面,變成內斂的外在,別有一番風情,尤其是吉他與貝斯的彈奏,不得不說真的太舒服了,副歌的大港起風湧,也瞬間成為了境界的提昇,民謠版真的非常有意思。
 
 
 
火燒島
冷冷的火焰燃燒著黑色的光芒,雖然很有黑死的風格,可是卻用壓抑的方法處理,間中的喊聲,讓你不會忘記,原來閃靈是搖滾風為主,所以才想的出這樣子的編曲,吉他與貝斯非常的具有侵略性,鼓則是那個幫兇助手。
 
 
亡命關
只有短短的一分多鐘的歌曲,前段的二胡與吉他就開始不斷的轟炸,就像是亡命這個主題,雖然激昂,卻不會激動,把整個情緒內斂的收藏,吞咬入腹,其實應該可以長一點,不過閃靈有他們自己的想法吧,聽完還覺得不夠。
 
 
大械鬥
迷人的吉他貝斯又再度表現令人沉醉的彈奏,這算是除了暮成武德殿,這張專輯中最喜歡的樂器彈奏方式吧,雖然速度非常的緩慢,可是適時的表現出雄厚的基底,使人不會沉悶,之中的二胡也點出靈魂。
 
 
 
共和
前段很有台灣民謠的味道,不知道是否故意把曲編成這樣,有種懷念的味道,感覺像是小時候會哼唱的台語民謠,中後段也是似曾相識,沒有想到共和的民謠版,中後段的吉他非常的不受控制,狂野到無法收回。
 
 
 
破夜斬
有傳統台語歌,也就是從演歌變化過來的氛圍,吉他貝斯的刮響,就像是孤魂野鬼在勾引你,要你付出性命,二胡的加入就把這樣子的詭異,加深了不少,鋼琴也試圖劃出一道軌跡,中後段的變化,速度感十足。
 
 
 
薰空
西索米,開頭完全令人想到這個過去很流行的曲風,加上二胡與鋼琴吉他的搭配,古味十足,好像是在訴說一段悲傷的故事,不用看歌詞就知道「離別」兩個字的出現,短短的兩分多鐘,確實非常的充足,飽滿度爆發。
 
 
 
玉碎
算是比較貼近現代搖滾風的編曲,吉他貝斯鼓,加上了二胡,緩慢到不行的節奏中,慢慢的把想要表現的想法給說出來,你會漸漸的知道,原來玉碎是這個意思,明暗對比的使用,也有黑死版的味道的存在。
 
 
暮沉武德殿
不敢相信這是一首六分鐘的慢版歌曲,能夠把一首慢版製作到六分鐘長,這需要很多的勇氣與功力,因為很容易聽得無聊,可是暮沉武德殿,每一段都有特別的樂器演奏方式,幾乎很難去在乎慢的細節,於是就聽完了,完全沒有沉悶的感覺。
 
 
 
尼可拉斯
很歡樂的一首,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節奏非常的快速,吉他貝斯鼓二胡給人種,現在要出海的錯覺,間中的喊聲如同火燒島的使用,只有短短的五十多秒就結束,令人措手不及,不過作為一張專輯的結束,非常的驚喜被嚇到。
 
 
 
PS:部份影片是貼演唱會版本,所以跟CD有些許不同。
 
 
 
最後一評:若要評論這張專輯,就要提到原本的閃靈,簡直是天與地,光明與黑暗的差別,但在兩種風格的轉換之中,你能夠聽到閃靈本身的創作統籌編曲能力,做了一個很有趣的改變,有著日本風與台灣南洋風,甚至是原住民歌曲的韻味,全部都融合在裡面。非常的柔美與悲壯,相信這就是一個失去千年的空虛,無論是哪方面都可以說是值得一聽,每一段的故事,每一段的旋律,幾乎都是「台灣」的。
 
這張專輯不知道為啥,每次聽都會濕了眼眶……
 
PS:如果喜歡的話,以後會儘管分享樂評,好消化一下專輯。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文章標籤

    閃靈樂團 失竊千年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