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了撼天闕真正意圖的蒼狼,終於到了真正攤牌的時候,這麼長久的容忍就是為了推翻北競王為前途,所以再怎麼的橫暴粗野都可以吞下,就算是近乎踐踏人格的舉動也是,但終於到了極限的境界,所以這樣子的關係自然不會長久,不正常的建立自然快速崩塌。撼天闕因為當年的被陷害導致,他現在的人格缺憾,由心字旁的憾到手字旁的撼,就可以看見編劇對於此角色的暗示與用心,非常之深。
 
原來撼天闕被譽為苗疆王室武學第一奇才的名號,果真不是蓋的,平常表現出給人看的,也代表他的心機深沉,不只是武夫而已,智勇雙才打下了半壁江山,因為半壁江山也由他一人所毀,這樣子的百年難得一見的人,自然會被其他的皇室成員所嫉恨。與皇室親衛加上蒼狼之間的戰鬥,可以說是霸氣橫逸帥氣十足,無論是近身戰還是遠距離攻擊,全部都是高人一等,沒有任何的死角與弱點可言。
 
老賊頭與笨牛令人懷疑的名號。
 
面對著勝邪封盾的偷襲與突擊,魔世的帝尊戮世摩羅則是輕鬆以對,當成是一個好玩的遊戲,並在其中看透了局勢,仗恃著魔之甲讓他戰無不克攻無不勝,加上本身融合頂尖高手的武學,史家人對於武學的天賦,捉摸不定的個性與智慧,可以說是一個難纏的對手。勝邪封盾也讓人開始思考著,他們到底是為什麼如此清楚掌握魔世的情報,這一點也確實可疑,是不是內神通外鬼,師兄與師弟是否有聯絡。
 
鱗族師相欲星移代替了俏如來與默蒼離等謀士,替中原開始運籌謀計,成為了與勝邪封盾接觸的關鍵之一,他的進入中原與鐵軍衛兵長風逍遙,時間上也非常的巧合,這數線合一於梅香塢也很不錯,不會讓劇情分散毫無相關,各演各的自己過生活。中原殘餘勢力、苗疆鐵軍衛、鱗族,面對著魔世的強軍壓境統一中原,終於各自想出辦法對抗侵略,道出一年後的情況逐漸發展,在節奏上掌握合宜。
 
天闕爸爸的斯巴達管教。
 
蒼狼一直有王族親衛的保護,所以算是無法擺脫靠爸族的一員,可是他現在終於想要以自己的實力戰鬥,對於旗下的親衛們他也有著感激,對於冽風濤的言行舉動,也開始展現身為他的領袖魅力,這也是蒼狼之所以是蒼越孤鳴的原因。他可以用真心的態度對人好,感受到其替人著想,從先前的恩威並施,到現在的攏絡自家夥伴,逐漸拋棄了善良的毛衣,露出他真正的狼牙,但還是非常的不足夠。
 
恨與愛的衝突變成了撼動的天闕,看見了蒼狼與奉天的談話,談及了他們的母親過去的事情,也談及當年前苗王與撼天闕相同喜歡一個女人,也就是蒼狼的母親希妲,他恨的人與他愛的人所生下的後代,讓天闕無法容忍並且製造了扭曲的情感。也就是讓他不斷饒過蒼狼的原因,雖然有恨但也有愛,所以對於這後輩的管教,儘管他不認為手下留情,可是總在關鍵時刻不下去,明明有這麼多殺狼的機會。
 
憶無心遇上了網中人,實力的差距讓勝負已經決定,問題在於魔法少女石頭仔要如何脫逃,她的能力雖然很特別好用,可是也終有極限,尤其是三尊跟網中人這等的頂尖高手,更能夠看出來,也因為遇見了巧緣,也就是昔日既熟悉又陌生的人,也瞬間為中原展現新的一頁。遇到了神秘的笑聲,與魔兵因圍殺之中,終於有了一線生機,看來命不該絕還真的是運氣使然,九脈峰果然是藏了一堆怪東西。
 
鐵軍衛軍長:絕對中立。
 
面對著逼命的危機,蒼狼無法有任何的還手之力,至少是在撼天闕的面前,他就像個剛長大的小嬰兒,天闕則是勇壯的成年人,兩者實力的差距可以說是天與地,不管是在實力智謀心機上面,蛻去了稚嫩的外殼,還是不夠堅硬抵擋他人的衝擊。要快速的成長唯有強大的刺激,面對著不斷失去夥伴地位尊嚴的情況,蒼狼已經不及反應動作,只能夠接受著這殘酷的摧生,用血與肉推疊成他的堡疊。
 
怒極恨極悲極的蒼狼還是不夠,他的皇世經天寶典在撼天闕眼中,只不過是不值一提的垃圾,想要強大就要先加強自身的能力,並不是尋找別人的影子,八脈匯流入氣海,意守一念力如山,這是星辰變的特性與強項,四兩撥開陰陽勢,借彼幾分還幾分,則是輪迴劫的特性與強項。丹田散盡盈若虛,海納百川兼容蓄,則是虛空滅的特性與強項,真的是想殺蒼狼嗎,還只是獅子父親推孩子下山崖的舉動。
 
震憾教育讓蒼狼血汗直流,經驗值倍增。
 
原來當時黑白郎君被苗王率苗疆大軍圍殺,之後到網中人包為魔繭一直無法脫身,所以到了現在依舊沒有脫身,一直待在原處,也算是解了一個大謎,憶無心與他的分身黑龍與白狼是好朋友,可是當他合體為黑白後,就完全不記得以前的事情。憶無心果然非泛泛之輩,可以跟狂人雞同鴨講,牛頭不對馬嘴的談話下去,不斷想要勾起過去的回憶,年輕女孩對於大男人果然天生就有對付的能力。
 
黑白郎君的性格注定他是征戰天下的狂人,他不是壞人邪惡之輩,可是對於武與戰鬥這件事情非常的堅持,生命的目標就是在這邊,也成就了他天下頂尖高手的武功,除了這個就無他物,純粹無機質的動機。明明心中有關於石頭仔的記憶,卻不想承認這個事實,黑白郎君真是個傲驕的傢伙,不過面對憶無心的哥哥纏,還是被纏到沒有任何的辦法,最後態度逐漸的軟化,明明要打要殺,變成能談能溝通。
 
大哥?是你?
 
另外這邊欲星移先前設下的計謀,想不到出現了意外的發展,出現了並不是他完成的舉動,表示英雄所見略同,魔世雖然武力強大有組織的部屬,可是卻沒有一個橫觀全局的智者,是致命的缺憾,在魔世之中也有潛伏的暗流,雖然現在沒有演出來,卻能夠猜想其中的情況。也有他人看見這個情況,清楚魔世並不是無隙可趁,對症下藥對人下毒,除了欲星移與勝邪封盾,還有其他的可疑者想要鑽入空隙。
 
男人都是笨蛋啊……
 
冽風濤與鳳蝶聯絡,不過不得這個鐵手男人,還真是有夠白目,什麼都不想跟別人說跟別人解釋,不管是中谷大娘還是鳳蝶,與他有關係的人,他全部推之以外,雖然是為了別人,但處理的手腕可以說是拙劣笨蛋,讓別人不斷製造誤會,悲劇也因此而生。另外則是撼天闕,明明心中悲傷與憤怒滿佈,卻只能透過殺戮來發洩他的痛苦,苗疆的眾人也開始感受到他的悍勇狠辣凡事作絕,受到了一定的反彈。
 
回歸的萬雪夜與眾人開始描述救回勝邪封盾的人,會有如何的碰撞,也開始說明在修羅國度的統治之下,並不是人人威武不能屈淫賤不能移,有很多的人選擇與修羅國度合作,更有黑瞳的組織出現,他們暗中潛伏出賣中原的消息給魔人取得榮華富貴,生存的權利。也演出人性的矛盾,當國家傾危的時刻,除了救國的熱血份子,也有出賣國家的內奸,也有為了自保救人的選項,並不可能全部都是好人。
 
王族親衛到梅香塢的黑話頗有意思。
 
這兩集給人有種九龍變不斷埋設情感衝突戲的舖設,雖然武戲也有可並非重點,雖然是塑造蒼狼這個角色的戲份,也有一定程度的感情深埋其中,撼天闕外表的強悍是源自內心對於感情的脆弱,中原人的互相猜疑等等,又為了後兩集埋下了引爆點。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