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哥自小混黑社會長大,看他的長相人才就知道,這可是一流的黑道樣,所以終於有所成就,在廟街終於有個鵝頭的名號,不過跟雙刀火雞不對頭,兩個人為了牛肉丸與撒尿蝦所屬的問題,終於吵了起來,幾乎就要你死我活大打一場。基哥堅持他的撒尿蝦本來就是很有名了,辣椒與鹽的比例剛剛好,油鍋裡的油還天天換,保證沒有腥味,幸好史提芬周站了出來,說了爭什麼爭,摻在一起做成撒尿牛丸啊笨蛋。
 
PS:基哥本名李兆基。
 
還被史提芬周吐嘈這樣子就沒有鮮味,讓他氣到不行,可是雙刀火雞卻認為他的白灼蝦鮮味十足,基哥於是生氣的大叫是誰亂講話的,老大在這裡說話,誰亂插嘴的給我滾出來,卻被認為是他的人,展現他維護兄弟的一面,說他的人都很有家教,肯定不是他們說的。於是要求大家說完爭什麼,摻在一起做撒尿牛丸啊笨蛋、這句話,最後雖然把史提芬周揪出來,可是雙刀火雞的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不得不服只能暫退。
 
 
性感的露點演出。
 
「從來沒有試過這麼清新脫俗的感覺,牛肉的鮮味、撒尿蝦的甜味,綜合在一起的味道,竟然比老鼠斑有過之而無不及,還比我的初戀更加的詩情畫意。所謂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好詩好詩」後來雙方約定在一處小攤處談判,還帶了兄弟與傢伙,準備互相砍人,沒有想到鵝頭跟火雞,兩個人跟史提芬周,坐在位置上欣賞著撒尿牛丸的彈跳不止,令人不能停下眼來,思考的下一步的夢想與腳步。
 
開始好奇為什麼撒尿牛丸這麼好吃,整顆把它吃下去的結果,整顆噴的到處都是,開始了撒尿牛丸的獨門生意,開開心心的做起生意,加入了投資並且賺到一筆錢,讓他笑到不行,後來隨著生意越做越大,史提芬周與雙刀火雞的退出江湖。他也開始從廟街走出來,並把鵝頭的名號給拋棄,換成原本的基哥,就此加入了香港最大黑社會社團之一,洪興社、並藉由自己的影響力,成為了西環堂主。
 
 
他不只是西環堂主,還是牌王。
 
他雖然是名黑社會,可是有著柔軟的思想,見到陳浩南與靚坤之間的糾爭,便什麼都不管,只想要在雙方之間取得好處,也就是彼此都不得罪,同時又為難勢力比較弱的那邊,取得不少的好處,不管哪一方勝,他都可以取得好處,終於陳浩南成為銅鑼灣的堂主,他也沒有受到影響。可是與三聯幫之間的糾葛因為山雞而起,令他叫雞爽快的時候,差點被人殺掉,只好穿著內褲跳窗,幸好沒有事情。
 
就算洪興龍頭蔣天生被東星的烏鴉與笑面虎所殺,他也沒有任何的損失,更跟笑面虎做起生意互相勾結,展現他牆頭草性格的一面,最後還在結局切割完成,到了山雞跟生蕃選屯門扛把子的時候,他也看好生蕃並且投資在他身上,沒想到對方是個草包,只能黯然離開。論落到了賭場上面,每日賭錢喪志,可是卻讓他成為牌王基,遇到了阿King,只能夠輸個滿頭包,將多年積蓄的財產給輸個一乾二淨。
 
到了街頭收保護費,重回他的老本行,沒有想到卻被一個混小子給戲耍他的下體,打了半天對方卻不投降,最後只好放棄,沒有想到就算當回黑道,卻已經好漢不提當年勇,只能夠離開他的地盤,等待著別人來接受。最後淪落到監獄裡面,取了一個新的名號口水南又變回基哥,過著有一天沒有一天的日子,反而生活快樂,沒有任何的煩惱,從梁朝偉到吳鎮宇,換了不少的頭家,就此安定下來。
 
基哥的監獄生涯,連魯賓孫也要叫他大哥。
 
無聊時便假釋出獄,賭個兩把,沒有錢時就變成乞丐,過著神仙般逍遙的日子,化名為一方乞霸,丐幫之幫主洪十八,沒有想到遇到史提芬周的化身陳夢吉,兩個人相知相惜,卻沒有想到被他暗算,最後只能屈服於他,一代基哥受不了如此刺激。還是回到了黑社會上,卻沒有想到就算連當黑社會也有資金困難,英雄終有落魄時,在缺錢的情況下,最後成為賣毒品的其中成員,黑社會生活無法有停止的一天。
 
一生黑社會、永遠黑社會,切記切記。
 
 
被污辱的大哥。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