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種部隊,常常出現在我們的娛樂生活當中,任何的電視電影動漫電玩小說,幾乎都會出現,可是離我們的現實生活卻非常的遙遠,非常的有神秘感,帶有一層揭不掉的面紗,好像特種部隊每名成員,都是三頭六臂,被訓練到可以做出一堆異於常人的行動力。今天要介紹的是Discovery頻道的系列節目,活捉特戰高手Manhunt/Lone Target,在每集的節目中喬埃蘭伯特Joel Lambert將面對各國的特戰部隊。

 
 
 
 
 
這節目的刺激在於喬埃蘭伯特Joel Lambert將會進行一連串的脫逃,他要跟每國的軍隊追蹤好手,進行追蹤與反追蹤之間的軍事行動,目的就是最終逃離了這些部隊的追擊,所以這等同是實戰的遊戲,無論哪一方面,都會為了自己的專業付出全部的心力。這些特種部隊將會用盡各手段,包括從人為的觀察,足跡與踩痕等,還有機器、如果直昇機、攝影機等等,還有狗的嗅覺,要揪出只有一個人的喬埃。
 
 
 
 
 
 
圖片來源:
 
 
 
 
活捉特戰高手Manhunt/Lone Target是Discovery頻道的系列節目,在節目中前海豹部隊成員喬埃蘭伯特Joel Lambert,將會獨身面對世界上頂尖的特戰部隊,他們所領軍的追蹤團隊,這些成員大多都是經過長久的訓練,或是戰場上的磨練,非常的難以對付。在每集中喬埃,都會被送到一個不知名的地方,只有一套基本的求生工具和一壺水,他必須要在四十八小時之內,到達預定的撒離點才算成功。
 
可是在喬埃背後將會有不同國家的一整支追蹤部隊,透過任何的搜查行動與器具,會延著他的前進方向搜尋追捕,這些地方都是該追蹤部隊熟悉的點,喬埃面對這精英軍人與陌生環境的情況下,會利用自己在海豹部隊就役累積的經驗,針對每個國家的地理環境,還有部隊特效。甚至是觀察出是如何搜尋他的,藉此用戰術與求生技巧,想辦法逃過這如同天羅地網的追蹤,更可以看見許多的追蹤技巧與方法。
 
PS:活捉特戰高手台灣叫Manhunt,國外的名稱是Lone Target,特別把兩個名字串在一起。
 
喬埃蘭伯特Joel Lambert
前美國海豹部隊成員,曾任教官。
 
 
如對他的經歷有興趣的人,可看此網頁,也是參考的資料來源:
 
 
 
喬埃的五大逃脫與匿蹤秘訣
雖然你遭到「追捕」,但不代表你一定要當「獵物」。以下是我戰勝追捕行動、安全抵達目的地的秘訣:
 
1. 擬訂計畫,但是隨機應變。你必須在生存與脫逃之間做選擇,有時候脫逃意味著向環境屈服;權衡優劣,由「你」根據經驗做出選擇。在可能的情況下,盡量不要讓環境控制結果;即使非常難熬,也不要讓情緒影響你的計劃。
 
2. 了解自己的身體,了解你所身處的環境;了解這兩者的限制與風險。
 
3. 把握每一個補充水分、進食和採集食物的機會。你不知道下一個機會何時出現,就算出現了,也不一定有辦法停下來做這些事。
 
4. 融入環境,注意植物、動物與動物的行為。利用天然植物與泥巴遮掩自己的身形,讓自己變得更不顯眼。了解何時應該躲起來,在必要時刻要對自己的偽裝有信心。
 
5. 切記,有三件事會引起不必要的注意。移動會被看見,聲響會暴露位置,閃亮的物品會反光。照射在反光表面上的陽光從好幾哩之外就看得見。
 
 
 
 
 
以上資料來自報章雜誌網站以及訪問。
 
 
以下完整分享裡面的內容,並加入自己的感想:
 
 
 
 
 
 
 
 
 
節目中被追逐的橋段:
 
 
 
 
追蹤部隊都是現役的正規部隊。
 
 
喬埃剛到逃跑現場,還沒有搞清楚狀況與地型,自己先熟悉觀察的時候,就會開始先利用手邊的資源,收集可用的物資,包括降落傘與樹枝等等,設法在途中變成工具,利用手上所有的東西,考慮氣侯與地型,再如何決定行動,因為敵人緊追在後的時刻,就需要更冷靜的沉澱下來。一開始沒有考慮,也沒有想好路線,利用身邊與自我的情況,只是一股腦的往前衝,容易陷入各種陷阱,馬上就會被捉到。
 
 
攝影團隊在喬埃的身上裝有GPS,他身上只有極簡的裝備。
 
 
攝影團隊沒有幫助追蹤部隊或喬埃任一方,可是攝影團隊也需要跟著喬埃躲藏,這也是最真實的一面,因為很多時候攝影團隊,都要依靠喬埃的指示做行動,不然就會被發現,所以說攝影團隊也是潛蹤匿跡的高手之一,但是在喬埃的指導之下。他們也會遇到相同的危機,不只是追捕部隊,也有現實環境的殘酷,其他的猛獸,地型的高低差,與朝濕乾燥的空氣等等,一個不注意也會受傷,甚至是死亡。
 
槍枝當然沒有裝子彈。
 
 
追蹤與反追蹤之間的互相追逃,當然這個節目並不是真實的作戰,所以就被追到的也沒有死傷,只是結束彼此的追逃,追蹤以字面上的意思來說,就是獵人,他們的目的就是追捕獵殺動物,反追蹤則是相反的,身為獵物要逃離被獵殺的命運,鬥力也鬥智。力量強大的一方並不一定可以獲勝,可是他們佔據主動權與優勢,力量弱小的一方並不一定注定會輸,只是主動權與優勢都掌握在對方的手上。
 
只要有軍隊的國家,都會有專屬的追蹤部隊,用來捉捕罪犯與走私為主,所以根據每個國家的地型人文風俗氣侯等等,衍生出各種不同的追逐手段,而且都有一定的經驗,累積成了他們的訓練方式,而且追蹤部隊與反追蹤部隊,都必須是由經驗豐富或是天資聰穎的人由擔當。地型大多決定了追與逃的模式,例如一片荒野,就要想辦法遠離空曠處,有叢林的地方,就要想辦法深入其中,避免被包圍。
 
上山下海必須追到底。
 
 
演習視同作戰,唯一的差別在於這場追逐戰,並沒有真槍實彈,可是其他的設備與手段,都是依然照著實戰演練,這場可以說是遊戲的追逐戰,是軍隊們為了測試自己能耐,所做出的挑戰,所以將會用盡各種手段,進行諜對諜的對決。可是每個部隊都有自己的主要任務,不可能為了追蹤一個人,放棄自己的主要業務,所以他們的優先選擇,也是喬埃的主要考量,故意的讓追蹤部隊必須選擇處理哪樣。
 
反追蹤技巧,就是利用會透露給敵人發現自己的痕跡,從腳印、踩踏草木、草的移動、動物的反應,讓對方上當去查詢你留下的痕跡,故佈疑陣的設下一堆線索,對方就會因為這些,停下腳步清查一切,浪費自己的時間,不過有利也有弊,萬一被發現是誤導,有經驗者能反利用。這類要仔細觀察,或是相關經驗者才會懂的,就像是非洲土著不用任何的現代工具,反而能夠利用銳眼聽覺經驗,找到想要的獵物。
 
要利用所有的資源。
 
 
被追蹤的優勢在於,沒有任何的顧忌,所以能夠設下陷阱,使追蹤者受傷死亡,在戰場上受傷一個人,需要平均要花上三個人來照顧,任何部隊在作戰時通常都會盡量使人受傷,當然這不是作戰,所以喬埃只會設下一些小陷阱,影響追蹤部隊的前往。如煙霧彈與捕獸夾,還有燃燒陷阱,只會受困並不會造成任何傷殘,就算想要殺傷,也只能爭取時間用,畢竟敵人是自己的無限數量,不要想正面衝突。
 
有時候也要躲到意料不到的地方。
 
連走路要怎麼走,都有講究的方式,像是草堆與泥土會留下來過的痕跡,走過石堆等物才能有效掩護自己的腳印,也可以故意製造出過多的腳印,混亂追蹤者的思維,讓他們跟著團團轉,最主要的是不能讓別人看到自己的身體與存在。另外則在沒有什麼遮掩物時,必需考量移動方式,不可以留下過多的移動能量,在任何的物品上,從蹲到爬,還有匍匐前進,匍匐前進則是能夠在行動時,整個人貼近地面。
 
 
要融入任何環境。
 
要融入環境之中,任何的衣物顏色都太顯眼,所以才有迷彩服的存在,為的就是隱藏自己,泥土與草綠色,往往是最好的偽裝顏色,不過現實中沒有電影遊戲的光學迷彩,就算沒有移動,也容易被發現,更何況是潛逃時的動靜。如果是枯黃的大草原,就必須讓自己變成泥土色,如果是生態豐富的叢林草原,就要變成全面綠色的模樣,任何的地型都有其特色的顏色,但是被發現足跡與蹤影一樣沒有用。
 
 
追蹤部隊有車,而喬埃只能靠腿。
 
 
追蹤者將有無限的資源,除了一整支的追蹤部隊,他們的身上都配有無線電跟熱像儀夜視鏡等,現代的科學裝備,另有機械與狗兒,還可能有直升機與無人機,地型穿越車輛,基本的汽機車,這些不用費太多力量,就可以輕鬆達成目的工具。可是喬埃只有自己的一雙腿眼睛耳朵,可以注意並且穿梭,完全依靠自身的力量,所以顯得脆弱了許多,他不能搶奪別人的東西,因為這只是自取滅世的舉動。
 
 
人皆有弱點。
 
 
千萬不要跟追蹤者比拼體力,因為就算體力過人,也只有一個人,並不能無限度的恢復體力,追蹤者可以換人換班,進行無限制的行動,故意讓被追逐者的人,繞圈或是跑遠,只要鎖定一個範圍,就不怕會被跑出手掌心,還可以讓被追者疲於奔命,直到沒有體力。所以能夠減少被發現,就要盡量的減少,想盡任何的方法,包括戰略與中心思想,每被發現一次,就增加不小的風險,會被追蹤者逮到。
 
 
人的力量是有限的。
 
 
兵者詭道也,攻城為下攻心為上,戰爭的本身就是場詐術,比的是誰會騙人,所以需要使敵人落入自己的計算,才可以達到自己的目的,心戰喊話往往也是比起直接攻擊,有效用的多,正面的攻擊對優勢方有絕對的好處,不過對於弱勢力沒有任何的益處。所以想辦法令對方陷入自己設計的詭雷,是必需的思維,攻守都有不同的方法可以利用,但這是場追逐戰,所以優先考量的就是,追與逃。
 
受傷要立刻處理,不然會感染。
 
 
要思考戰略,知道目前的情況作出最好的判斷,但不能讓你輕輕鬆鬆的坐在那邊,可以養尊處優的處理一切,必需要馬上做出決定,我們都知道人在緊張的時候,容易有思考上的誤差,導致平常不會有的錯誤發生,這是要依靠長久的訓練與現實的經驗,才可以有的。所以一個特戰成員的養成,是多麼的不容易,決不是短時間內能夠練成的,畢竟現實不是電玩遊戲,只要點點能力,就可以上昇。
 
任何地型皆有好壞。
 
 
隨地都要注意自己前進的方向,要利用高處及星辰,還有地型的特徵,定出自己前進是否正確,因為空曠之處容易被敵人發現及包夾,草原則是可以藉著觀看草的動向,理解是可有人出入,泥土地則是能夠觀察腳印,叢林雖然不容易被發現,可是出口處容易被抓。如果不知道自己前進的方向,就像是有眼睛卻看不見的情況,所以要時時的注意,佔據有利的地型,不管是追蹤者與被追蹤者都需要。
 
有些地塊可以控制整個區域。
 
 
追蹤部隊可以在佔據任何觀測地點,險要處建立觀測所之類的軍事建築,在高處觀察一切外,還可以有效嚇阻敵方的前進,知道這裡有人,除非是強攻,所以都要繞過或是不引起注意的小心行動,,造成對方一定的麻煩與警惕,不能隨意的進行他們想要的目的。可是也容易讓觀測器具有反光,或是發現有人在監視,令對方發現有人在暗中行動,避開監視的範圍,在其他處進行活動,皆有利弊。
 
武器的目的並不一定要傷人。
 
 
喬埃會利用手邊的東西,製作出很多不同的陷阱,為的就是阻礙並且挑釁,影響追蹤者的心情,讓他們不能冷靜應對,只要人不能正常的思考,就會做出錯誤的決定,雖然有時候我們認為要讓敵人,不能行動,甚至是死亡,才能有效的阻止。可是逼迫或欺騙,也有效的降低選出正確答案的行為模式,畢竟人並不是沒有任何情緒,雖然軍人在心理準備上,已經做好了一定的被教育,可依然是有缺陷。
 
電網只要被破壞,就會在短時間內發現。
 
 
面對區域的封鎖,例如地雷與電網,要細心的去處理,一旦處理掉這些封鎖性的物品,對方一定會被發現,就像電網如果被剪斷的話,一定會斷電顯示跟平常不同的狀態,可是被追蹤者只能夠用最小的影響方式,除掉這些東西,不然會阻礙自己的腳步。這是追蹤者的最大優勢,他們可以在任何路程上,設下這些陷阱,可是不用耗費太多的心力體力,就可以達到有效阻止對方前進的目的,一石二鳥。
 
野外的猛獸相當危險。
 
 
除了人類的威脅外,野獸的潛伏也要需要小心,任何的動物就算只是一隻小蟲,也可能造成嚴重的受傷死亡,導致你無法前進,更何況是如河馬鱷魚獅子狗熊蛇,這類原始環境中經常會有的動物,牠們皆能夠讓人類身上有嚴重的傷害。對付猛獸的方法則是,面對牠們時絕不會轉頭後退,必須面對牠們,警戒者然後採取看著牠們再用倒退的方式慢慢的離開,遠離牠們的地盤,每種動物都有不同的習性。
 
 
攝影鏡頭常常太多濕氣或碰撞產生模糊。
 
 
每個追蹤團隊都不同的強項,像是美國陸軍的幽靈偵查部隊,還有無人機等現代科學可以使用,波蘭邊境守衛隊,因為他們長久的生活經驗,所以有馬匹跟移動機具,南非菁英反盜獵部隊,則是有長久對付獵捕的土法,對於原始環境特別的有觀察力。每一個追蹤部隊都有不同的任務,與不同的國家背景,所以他們設下的目的也各自不同,從追捕走私運毒者,到保護海岸的安全,或是邊境的封鎖。
 
人都會肚子餓與想要喝水,這是最基本的生理需求,尤其在長時間的長途跋涉後,脫水則是最可怕的殺手,因為人體無時無刻都在流失水份,就算沒有活動也要補充大量的清水,如何取得可以喝的乾淨清水,是人類的必須品。因為人類不能直接喝沒有處理過的水,一定要濾清並且煮沸,除非是從流動的清水,或是樹竹內的水,水源的取處也決定一個行動的勝敗,人可以幾天不吃東西,卻不能一天不喝水。
 
追蹤部隊可以不斷交換情報。
 
 
追蹤部隊擁有人力上的優勢,因此可以輪番換班行動,喬埃只有一個人,必需考量計算到各方面,不然憑著一個人的力量,是無法逃出生天的,部隊在物資上的優勢也遠勝只有一人的喬埃,他們可以任何取用水源與食物,還有火源。喬埃必需顧慮會被追蹤者發現,所以發現附近有人,就不能安心的休息,想要用火堆煮食取暖,也要想想火光跟熱量,餘下的灰燼,水源處也有可能有追蹤者的守殊待兔。
 
正在破壞環境的喬埃(笑)。
 
 
喬埃可以不擇手段,影響著追蹤部隊的行動,像是縱火跟破壞環境,不過也有風險,行動時太容易被發現,或是讓追蹤部隊必須處理現有的情況,畢竟他們不能放下自己的首要任務,緝毒、保護環境、治安等,選擇追蹤只有一個人的他。破壞總是比建設容易,這也是被追蹤者少數的優勢,劣勢實在太多,不過一下子就會被龐大的人力壓輾,頂多只能阻礙一時,並不能阻擋一世,也是不得不為之的舉動。
 
渡水是是很危險的。
 
 
移動方式也要依據地型決定,有的地型不適合追蹤,像是叢林與交通幹道,因為線索太多反而不適搜查,有時也可以利用懸崖的地型,使用繩索爬降,因為追蹤者是大隊,不可能全部使用這樣子的方式移動,他們一定要走大路,帶著全副武裝。有樹可以爬,則是避免留下腳印,有河流跟海,可以游泳省力,但相同的是,最後一定會被人發現,人不可能完全的消失,只能夠拖長被發現的時間與地點。
 
追蹤者可以預留部隊在每個大路線上。
 
 
追蹤者可以在很多的交通幹道與鄉間小徑,先設下了人數眾多的防守部隊,把全部的行走路徑給堵死,不管是關卡或暗哨,都能夠有效的阻止人們的前進,這樣子喬埃只能夠走固定的路線,被迫在險惡的環境中移動,像是下水道跟地洞。我們在電影遊戲中,可以常常見到主角潛行到這些地方,因為不方便行走,加上比較隱密,所以如入無人之境,不過要考慮的是,這些地型往往不會讓你去想去的地方。
 
訓練過的狗兒非常的有效。
 
 
狗的嗅覺也是一大利器,訓練完成的軍警犬,可以說是抓出很多想要潛循的人,可是狗並不是計算精良的電腦,雖然能夠靠著味道追查目標,卻無法識破是人設的陷阱,還是刻意要讓牠聞味道,有經驗對付軍警犬的人,就可以設下讓狗團團轉的方法。例如把充滿氣味的隨身物品,最好是貼身衣物,綁在別的動物身上,讓牠們製造一堆殘留氣味,嗅覺就會反而變成阻礙的利器,狗兒會不知道怎麼辦。
 
一個人無法勝過一個部隊。
 
 
被追蹤孤身單人唯一的優勢在於,敵在明、我在暗,除了要防範追蹤部隊之外,還要防範民眾路人他們的目擊情報,追蹤部隊可以正大光明的詢問,被追蹤者只能夠被看見了離開,所以快速的移動,變換自己所在的位置,才可以不被捉到。所以如何減少被人直接目擊的情況,也是很重要的功課,但移動時不可能不被人發現,非常的矛盾,要衡量利害關係,決定每一刻行動的時機,還有對方的情況。
 
 
節目中的橋段。
 
 
在城市潛伏沒有想像中那麼簡單,因為人多容易曝露自己的存在,尤其是特戰部隊的氣息,還有外國人的身分,不是在附近生活的人等等,就算不穿軍服,也能夠一眼看出這個人值得懷疑,所以需要大膽的偽裝與利用形勢,任意的穿梭各巷弄角落,反而不會發現。同時也要弄清楚這地方是否,會注意其他地方來的人,以免受到注意,反利用這盲點,設下一堆的足跡,就像白人在亞洲國家太過顯眼。
 
 
戰爭中沒有公平與不公平。
 
 
監視器與警備網絡是城市中最令人頭痛的利器,可以不用費任何力氣,就可以找到可疑目標的存在,有效進行每方面的圍堵,但是也有其盲點,原因就在於機械是死的,而人是活的,所以無法隨意的下任何判斷,只能夠在定點進行設下的活動。路障人力與目擊情報雙方面,就可以讓被追逐者無法任意的留在城市中任一處,只能夠快速的移動變換存在的位置,因為隨時都會有人看到,無法藏起來。
 
 
交通工具與交通幹道特別容易攔截。
 
 
也許有人會說那搭乘騎駛交通工具就好,可是這才是最容易針對、對付的方法,只要在幹道路徑上設點,絕對能夠找到你,根本不用花太多心力,因為行走能夠穿越許多高低差的地型,樹林懸崖河流,也沒有特別的路途,所以很難鎖定。追蹤部隊也必須進入惡劣的地型中,處於跟他們相同的狀況,將彼此的有利不利因素,給抵消不少,但追蹤者終究有決定性的優勢,只要被追蹤者一個小失誤便會有危險。
 
這是工作人員被殺人蜂螫。
 
 
惑敵、誤敵、陷敵、殺敵,首先是使追蹤者陷入迷惑,不知道你要去哪裡,讓他們思考你的下一步,接著是使追蹤者產生誤會,有想法上的誤會,陷入想法上的謬思,再來是設計追蹤者,讓他們困在某一個地方,不可以輕易的移動。最後因為不是實際作戰,所以不可能殺人,但在作戰中被敵人捉捕到,等於是死亡的狀態,一定會洩漏很多的消息,讓對方得到他們想要的訊息,不過這是電視節目。
 
 
南非菁英反盜獵部隊IAPF沒任何科學裝備,卻能夠捕捉盜獵者。
 
 
記得有一集是南非菁英反盜獵部隊IAPF,他們是非洲最有效阻止盜獵的追蹤部隊,沒有使用任何的現代科學器具,純靠對環境的觀察跟經驗,從動物的反應,還有草地與泥土,還有取水的方法,就可以逼得喬埃陷入困境,實在非常強大。因為他們平常追蹤盜獵者,就是利用這樣子的手段,其中最有印象的是,喬埃想要喝水,只能夠挖沙堆取水,因為動物挖沙並不會平整的推放在一旁,有效的取得情報。
 
這是場精彩的君子之交。
 
 
我們知道軍隊要強,必須要有實際作戰,可是現在的國家大多都是和平狀態,唯有一些擁有實際演練的特殊情況,像是面對武裝的盜獵者,還有武裝的走私者,他們大多都要面對各種的危險與突發攻擊,加上不管高層或是基層都有面對戰爭的經驗。所以能夠擬定出有效的方法,來處理某些情況,就算他們沒有經驗處理過這類的事情,唯有實際上的演練,加上指揮恰當,才可以有效的運轉部隊。
 
 
喬埃畢竟不是現任成員。
 
 
除了作戰經驗與戰爭體驗,喬埃還需要體力上的訓練,當然他不可能跟現任的特戰士兵比體力,畢竟他離開有一陣子了,跟事前的準備,沒有一個特戰部隊的成員,會在事前不做好任何的準備,就算做好完全的準備,也有可能陷入危險。在幕後特輯中,可以見到他跟節目工作人員,在每集前都有作戰會議,知道想要去的地方,有什麼樣的情況,可是到了現場,又會有突發的狀況發生,無法避免。
 
攝影團隊太辛苦了。
 
 
一定有人想這個節目的攝影師也相當了不起,的確是如此,當喬埃在脫逃移動時,攝影師也常常遇到意外,在幕後特輯中解釋一些情況,像是攝影師跟著喬埃太久,身體出現熱衰竭的情況,表現跟拍此節目並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製作人遭飛魚攻擊頸部,差點傷到大動脈,還有被殺人蜂攻擊,攝影過程也常常因為極限的環境,還有艱困的逃跑過程,壞掉至少二十台的攝影機,貼身團隊頻受意外。
 
攝影工作團隊經常受傷。
 
 
關於有人說這節目造假,可疑處太多,不過國家部隊沒有必要為了節目造假,畢竟這除了是面子問題,也有演習的效果,他們可以讓追蹤部隊藉著跟喬埃的對抗,學習追蹤敵人的經驗技巧,對雙方皆是有利,一是取得節目過程,一是取得追蹤經驗。攝影團隊也有很多人,因緊湊的拍攝過程,被迫需要退出,立刻用飛機送回城市,可以說是吃盡了苦頭,正常人無法在喬埃跟特種部隊的追逐裡,待太久。
 
 
貝爾表示,再強的特種部隊在我眼中都是蛋白質。
 
 
總結:這節目對雙方而言,都是一場很真實的戰爭演習,並不只是喊喊口號,雙方面都會利用各種手段,追蹤與反追蹤,有雙方面的角度可以觀看,可以知道他們目前情況,非常的緊張與刺激,就算在電視機前,一樣會感到心臟狂跳,這絕對是最大的賣點。可以將電影遊戲中無法看見的事情實體化,就是細節,或許在現實可能比較平淡,但一定會有戲劇化的反應,就是無法預料,沒有劇情的發展。
 
喬埃難得的休閒狀態。
 
感想:天時地利人和,還需要運氣啊,有時候喬埃並不是反追蹤的技巧差勁,而是被突發的情況陷害,他定下了完美的計畫,與最好的方法,還是會有出糗的時候,他已經這麼優秀了,還會陷入危機,更不用說平常人。
 
最有趣的是喬埃使用了一些,只有在電影遊戲中才會有的手法,令人感到新鮮又熟悉,這些動作很危險,只要一個不小心就會受重傷死亡,像是躲在即將行駛的卡車底下,有可能會被輾死,穿越原始草原,可能被猛獸咬死。
 
幕後特輯必看!因為喬埃太嚴格,所以都會跟攝影團隊吵架,這實在不是正常人能夠忍受的活動。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