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這樣的、先來看看一段故事,有一個小孩他的體育很強,甚至專精在某一項運動上面,在學校比賽名列前茅,還在各大比賽得到好名次,最後還可能成為國家代表,為國家取得獎牌,可是他的成績相當的普通,只是在中下程度。為此他的父母親,非常不滿這點,認為他既然可以在體育上取得好成績,那在學科上自然也可以拿得好成績,於是一直不斷的要求他,想繼續運動就要拿出更好的成績。
 
不能只是剛好及格而已,可是小孩平常已經非常認真的讀書,不管怎麼樣都無法有效的提昇,於是漸漸的不被體諒,認為他根本不想讀書,只是想要運動而已,父母親因此要求他除非把成績分數變高,要不然就不準進行他喜歡做的事情,於是他只能放下自己最有興趣,做的最好的事情。一頭埋進為了分數奮鬥的生活,他的分數的確有效率的變高,他的父母也非常的滿意,認為這樣子做才是正途。
 
可是卻沒有注意到他,生活過得越來越不快樂,每次的話題都圍繞在成績上面,也忘記他喜歡做的事情,分數也漸漸的下滑,狀態變得越來越不好,跟父母的爭執摩擦,幾乎每幾天就是一次,父母認為他們辛苦工作,就為了供他讀書,可是他為什麼不努力,浪費他們的錢。而小孩也認為父母根本不想了解他,開始產生了叛逆的心態,兩邊處的相當不好,關係也變得陌生冷漠,幾乎都不會互動。
 
到了後來,小孩的年紀越大時,兩邊的關係到了水火不容,互相不相讓的情況下,幾乎都是見面就吵,而小孩也開始找回了興趣,恢復了體育活動,漸漸的恢復最佳的狀況,開始把重心放在這個上面,可是父母最後一定會知情,兩方面又開始吵架。小孩知道這樣子不行,試著跟父母溝通,可總是被認為不務正業,只要讀好書就好,其他的不用管,如果不完全照他們的話去做,就是不孝順不行的。
 
小孩在體育當中得到他在其他事物無法得到的興趣,也慢慢的變得開始諒解父母,總是很積極想要化開誤解,雖然常常失敗,有時候想要放棄,認為父母根本不想要聽他的,可是在一次的比賽當中,他的父母偶爾看見他努力的身影,也開始變化了想法,但不肯拉下來臉,認為自己有錯。兩邊開始沒有劍拔弩張,可是相處轉為尷尬,不知道要該軟化還是繼續強硬,可是緩慢的改善了彼此的關係。
 
我們玩遊戲都會知道,如果點了某項能力點數,某一項的能力就會滅弱,就像點了攻擊力與魔法力,體力跟敏捷就會降低,導致容易被攻擊的時候死掉,血量不足,卻無法閃掉攻擊,點了體力,雖然耐打的程度變多,可是攻擊的能力會大幅度的降低。但想要把所有的能力都點滿,就會變成四不象,無論哪一個能力都不會變得最高,甚至是拉低層次,除非是可以無限加點數的版本,人的能力也像這個樣子。
 
擅長某一件事情,在無意之中就會發現,又或是進行這個興趣,就會讓自己很開心,有些人會很清楚這點,也可能有些人還沒有找到,或者沒有這個自信,但其實最主要的是,大部份的人,往往只能做好某一件事,並不能十項全能,一心二用。可是卻很多人認為自己跟別人,可以做到一心二用的十項全能,這只有小部份的人,可以做的到,但他們畢竟只是少數,一般人根本不可能也不行有這樣的能耐。
 
有時候看見某些父母,想要孩子塑造成全才,就覺得別鬧了。
 
某個知名小提琴家也被他的母親嚴格高壓訓練教導,最後成為學業一流的小提琴手,可是最後放棄了小提琴,去參加了滑雪運動的比賽,雖然沒有得到好名次,他卻非常的快樂自在,因為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並跟母親的關係漸行漸離。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