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是妖他媽生的,人是人他媽生的,有了仁慈的心,就不再是妖,而是人妖」當菩提尊說到這裡,讓白蛟錦煙霞生氣到不行,反問他只想當妖,並不想當人妖,人妖聽起來就是有點噁心,於是想要大打出手,卻又被菩提尊一步禪空給嘴砲說服了。果然是唐僧的前輩,就連說話也是繞了一大圈,讓白蛟太太被說到頭暈腦脹,明明喊打喊殺,卻變成了哭訴大會,果然是妖言惑眾,喔不、是佛言渡眾。
 
菩提尊:煙霞、你知道什麼是噹噹噹噹噹噹噹嗎?
 
你想要啊、你要是想要的話你就說話嘛,你不說我怎麼知道你想要呢,雖然你很有誠意地看著我,可是你還是要跟我說你想要的,你真的想要嗎,那你就拿去吧,你不是真的想要吧,難道你真的想要嗎,菩提尊一直說你真的想要殺佛嗎,還是以為自己想殺佛。殺了佛卻不是殺佛,佛死了卻存在,佛存在卻不在,在跟不在都沒有差,反正要說沒有在也就是沒有在,要說在就是在,白蛟大喊煩死我啦。
 
錦煙霞:我不是妖,我是魔……
 
很喜歡金光對於鄉民雜魚的描述側寫,他們所說所做的,都是最簡單的思考,都是單純的反應,就像他們對於玄之玄有所疑惑,對於中原要成立新的組織也是半知半解,很輕易的被說服,因為群眾對於太複雜的事情,往往想要了解卻一知半解,卻能夠接受最簡化的說法。這也是墨家九算的其中一步,對於苗疆、鱗族已掌握的他們,接著就是中原這塊大餅,暗中規劃已久的他們,並不是俏如來能夠阻止的。
 
俏如來知道自己不能阻止,所以順水推舟,借用九算的能力,建立起中原的組織,話說他對於自己的師叔,真的壞死了,動不動就要戲弄一下,又玩了玄之玄一番,簡直是笑死了,老七的反應太萌了,果真是武林萌主,還以為當初說好的又被反婊,果真是九算之恥啊。九算對於權力的掌握能力,也確實非常的扎實,無論是暗樁還是綁樁,甚至是一說一唱,搭配的都是老謀深算,也有暗潮的洶湧。
 
玄之玄:新的中原組織就叫,要上同學的會,簡稱上同會。
 
「揮筆點墨卷再開,醉仰觀嵐景悠哉;傾向蘭曰敬邀曰,嘆矣笑曰一字呆」新角色禹曄授真,還有他的大師兄荻花題葉,終於出現了新的勢力,目前雖然沒有任何提到他們的門派或是勢力,可是有種很新鮮的感覺,看來背後應該又有很多的故事,而且跟舊角色有關係。荻花題葉的作風與話術,具有智者之風,並不是那種故作高明的人,可是他們孤血鬥場的後面,在做些什麼,牽涉到什麼,還有待澄清。
 
荻花題葉:開學囉,先當掉。
 
梁皇無忌成為了修羅國度新的帝尊,也有責任保留大部份的修羅軍實力,以對抗沉淪海那一端的多方勢力,不可以有太多的變數,他的身份雖然不停變換,可是也讓大師兄對人界與魔世有了新的體會,處事圓融堅強,在面對這麼多事後,終於變到今天的局面。邪神將也是梁皇無忌,梁皇無忌也是邪神將,最後的最後還真的非常感人,有種不知道該悲傷的離別情緒,他認識的人,也一一的離別。
 
人生沒有不散的宴席,我們知道這件事情,可是往往不能真正的面對,因為不捨與感情在理性之中翻攪,當梁皇無忌的橋段,接著是史家兄弟後,這兩段的文戲,有著深深的感情,就像大師兄的開解眾人,可是心中擁有無比的寂寥,俏如來開導銀燕,壓抑心中的痛苦。不知不覺就紅了眼眶,這種大戰過後的收尾,還有佈出新局,一向是金光的強項,帶來深深的感動,在心中不能抽離,直到了結束。
 
俏如來:父親父親……在帝女精國的母后房間不能離開,直到增加數千人口為止。
 
中原的玄之玄、鱗族的欲星移、苗疆的忘今焉,話說這三個人真的越來越不會掩飾,默契在無形中卻非常好,明明沒有幾個眼神,幾句話對上,卻能夠得到他們的目的,也不用多說廢話與猜疑,表面上看似沒有破綻,可是就因為沒有破綻與負面的情緒,才覺得奇怪,順利的太過詭異。唯一不知情的就是蒼狼,不過實際上對他而言,也沒有任何的損失,只有好處,可是對於九算,有著掌握一切的好。
 
蒼狼:不知道為什麼屁股涼涼的?
 
玄之玄的順利,成功於早就佈置許久,先由俏如來有聲望跟領導經驗的推薦,再做出一件令人稱賞的大事,也就是實際的能力,他也開始把自己的勢力穿梭在中原之中,看似實至名歸,不著痕跡的開始把自己的過去給抹滅,創造了新的身份的他,這些過去都是屬於黑瞳的黑暗。也就是俏如來與他的角力,好人是他,壞人也是他,兩面手法玩得漂亮,還同時讓中原人發洩被壓逼許久的情緒,成為他的幫兇。
 
剩下的就是各個支線,完全的融合在一起,也處理一些角色的劇情,讓每個支線的發展,可以跟主線有所關係,像是風花雪月的無情葬月與修儒,上一次還以為花是杏花君,看來是自己的誤認,看來應該是新角色的代號,只有雪還沒有現身。再來則是無間君歲無償,那個黑暗的過去,他是從孤血鬥場出身,當初從最低賤的位置,一一爬上來,成為了今天的職位,也跟苗疆內的暗中勢力有所關係。
 
回首縱橫第六天,非神非佛非聖賢;奪命毀法雖本性,身屬魔羅心向仙。
 
雖然說這集的文戲還是居多,卻是亮點足夠到不行,不論是收場還是新角色,算是把感情衝突給舖述的完美,令人感受到這份淡淡的憂愁,武戲不多卻是拳拳到肉,令人有太少的可惜之處,應該多打一點,可是水準卻是頗高,兩段的近身戰都精彩。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