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電玩「失落的奧德賽」由基礎的小說,述說一個永遠不會死的人,他的名字叫凱姆,由多段的故事所組成,很有角色扮演的味道,凱姆不斷的旅行,就因為他不會死也不會老邁,所以對於遇到他的人特別有感受。我們人類只有數十年的性命,所以無法想像長生不老這回事,是怎麼樣的感覺,少數人想要長生不老,如皇侯將相,可是如我們的尋常百姓,只想好好過完數十寒暑,想不到的事情很多人乾脆不想,反正還不是就這樣死了。

透過作者重松清的文字之下,一則又接著一則的小故事,每一則的故事則是一個生命或數個生命的逝去,但凱姆就是不會死,不論他經歷過千年之久,還是依然沒有任何的改變,無論是認識的還是不認識,永遠都是他迎接別人的死亡。幾乎都是他與每一個人物的接觸,有的是一個很渺小的村民,有的是戰無不勝的將軍,甚至是一個垂垂老矣的老人,或者是一個年輕的小伙子,他們都有一個共通點,對於生命有著不同的解釋。

當認識你的人全部老死,甚至連屍骨也回歸大地滋潤泥土,那時的心情有何波動,永遠的旅行者的凱姆不想停止自己的腳步,就為了尋找,也應該不是尋找,可能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了什麼而旅行,就是不能停下來,就算中途有停留的時刻,也必須轉過頭來。也許就是因為不死不老,令他想要看透這人世間的百態,就算旅行了一百年一千年,也想知道答案,生命對他來說,有什麼意義,自己不會死,所以沒有任何的提示。

不死即是一種無輪迴的痛苦,活的太漫長太久,就不會有任何的人記得你,因為他們早就回歸塵土,這就是最深沉的孤寂,旅行是為了避開這種孤單與寂寞,還有逃避不會死也不會老的詛咒,真相到底是什麼,生命何意。大部份的時間,凱姆是一個視死而歸的僱傭兵戰士,看似為了幾塊錢付出生命,但沒有人知道他不會死,也沒有死的權利,就算想死也死不了的諷刺,有多少人為了生存而努力,這樣的矛盾令他迷糊了。

用旅行所遇到的事情來見視生與死,一個人如果不會死不會老,會是怎樣的心情,沒有正面描寫凱姆的心情,而是利用他旅行中所遇到各色人種,做一個匯合,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生命價值,沒有人想要死,只是在面對死亡的態度有所不同。面臨著別人的死亡,與生命的誕生,他彷彿就像停止的生命,不死也不生,不滅也不燃,就一直停留在同一刻上,每當到了一個地方,都有不同的故事發生,這一些故事都是用生命所寫成的。

不論是死亡還有誕生,生命這種東西,都會不斷的延續,就算後代早已經忘記祖先是誰,自己死後,後代也忘了自己是誰,生命依舊不會斷掉,好像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在傳續這一股源頭,可是人們都不知道生命到底有什麼好珍貴的,因為這是一種本能。只有什麼時間才會珍惜,就是死亡之前,有多少人知道生命只有一條,還回到來,大多都已經埋葬在泥土之下,當人們對於一件事習以平常,就算是神蹟也沒有什麼稀奇的。

人為什麼會傷心,為什麼會哭泣,傷心的份量為什麼會有所不同,甚至是完全不一樣,為什麼會開心,用多達三十一篇的故事,來形容表達對於生命的感想與建言,並沒有正面的直擊,透過每一個在凱姆生命中渡過的角色,讓讀者知道到底人活著是好是壞,還是不好不壞,甚至是活著為了什麼。生命本身的意義,在每一個短篇中,都有不同的見解與意見,可重松清沒有用主觀的意見去架構,是從路人以及配角的口說出來。

生命日時間的長短重要嗎,令人很想思考這一點,有人在這個世界上,只存活於短短的瞬間,卻像一顆閃亮發出熾熱光芒的流星殞落一樣,讓人們對這顆流星的虹尾產生一個浪漫的聯想,甚至傳過一代又一代,變成一個傳說中的故事。也有人終其一生平凡無晚奇,只為了生存而生存,並沒有任何的想法,可是他卻感覺到幸福,就像年復一年日復一日,也有人為了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放棄原本美好的生活,當然他並不知道自己很幸福。

措詞以及描述並沒有很強烈,都是淡淡的,有一種不知道該如何悲傷的感覺,就像主人公凱姆一樣,他見到多少人的死亡,早就應該心如死灰才是,可遇到一些生命力的強盛與殞落,還是能夠濺起一絲絲的漣漪與水花,連他本身不清楚這到底是。很多時候人會有種錯覺,一種以為自己不會被悲傷侵蝕的自信,面對著多次由如無窮盡的死亡,他知道他依然會傷心難過,也知道活在這世上還是個人,當人不是人時,面對死亡沒有傷心的心情。

如果主角是不死,那應該有很強大的能力才對,呼風換雨還是什麼神奇的魔法,甚至是武力,都沒有,主人唯一有的只是強健的肉體,從經驗累積來的身手,就是一個比正常人稍微的不同,這個不同就是永恆不滅。作者只有給主角這一個能力,也沒有異常堅強的意志力,只有經歷過大風大浪培養出的穩定,當人間的世事看的太多,任何人也會跟他一樣,選擇放逐自己,就算身體被關住被鎖住,心是絕對無法禁錮的。

其中筆者最喜歡的一段故事是「不要忘了我喔」,永遠不會衰老的男人與年華老去的昔日少女,再度的相遇,是八十年後,凱姆沒有任何改變,當初的小女孩變成了一個白髮蒼蒼滿臉皺紋的老婆婆,可是依然記得凱姆這一個大哥哥。數十年的時間讓這個老婆婆,反而變成當初那個小女孩,連自己的年紀也忘了,可是忘不了自己的童年,那一個約定,就是不要忘了她與他,她做到了,凱姆也做到了,就算旁人認為她瘋了,可是心理知道完全當初的諾言了。

或許是個人的淚線較為脆弱,看到一些人物的死去感同身受,也為了一些人能夠活下來而躍動開心不已,也許人生經歷了過一些死亡,才會有所共鳴,打從心底想要哭泣,一種人面對死亡自然而然的傷心,像是動物的野性本能,碰觸到那片平常摸不到的心底的田地。

    文章標籤

    千年之夢 永遠的旅行者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