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決不會應許這些挑戰法律的暴民,必要時會動用軍警鎮暴。」警政首長意正嚴辭的招開記者會,對著鏡頭前的麥克風用力講話,連脖子的青筋都爆出來了。

 
另一邊則是喊著「退回符冒,竹條審茶」的群眾,他們不動的坐在立法院前面,每個人的臉色寫著堅定,喊完則是安靜的坐在原地,等待政府的答案,一天不給回應、就一天不願意散去。
 
「這些暴民,這是政變啊!」前國防部長好伯村,對著訪問他的記者,說出他的生氣與不屑。
 
在外面的抗議群眾舉著反對何四的牌子口號,勢必要讓這個拼裝的電廠停下來,前前後後花了二三千億,卻還沒有完工的一天,而且建了將近二十年。
 
「暴民就活該被打,他們自找的」一名果冥黨的立法萎員冷笑,還作手勢比割頸的姿勢。
 
一群為政府做事半輩子的人們,因為財團讓他們失去工作,為了他們的工作,只能上街攜家帶眷哭喊著,臉上帶著疲倦與不知道何去何從的憂患,也不清楚到底未來的路在哪裡。
 
「這是民主講法治的社會,我們不容許有越紅線的人」一名官員被爆收賄喝花酒,圖利工程包商,走出法院後,面對法院的不起訴,他得意揚揚的講出心中感覺。
 
法院外面是抗議他為了收賄讓包商隨意施工,不用依照既有的程序,而讓美麗的海灘變成了鋼筋水泥,還讓稀有動物滅種,海水變成了土黃色,還把海灘賣給了某個財團用圍牆圍起來,不屬於民眾。
 
「怎麼可以反對政府的體制呢,要依照合法的途徑處理反應嘛」一名政府閣揆皺著眉頭,表達自己的不滿,並將雙手負在後面,似乎對著外面的群眾不想理會,認為他們是無理取鬧。
 
在總統府外面的群眾舉著「政府失能,不理不睬」其他的牌子則是因為本國漁民被飛律賓政府的警察射殺,可是政府完全沒有理會的打算,每個部會首長互相推卸,對此人民非常的憤怒,所以上了街頭。
 
「像我們這麼理性和平有禮貌的政黨,非常少見了」一名果冥黨立萎,在他們黨強行利用多數暴力,進行有利他們,卻不利民眾的法案後,顯得的非常的高興,而在終舔新聞台訪問之下,大講憂國憂民的談吐。
 
在立法院場外的全台灣抗議群眾,因為不滿果冥黨立萎的獨斷獨行只聽黨意,舉行了割闌尾行動,共有大量的人員進行支持,使得他們的聲勢造大,需要用大量的警察維持棺員立萎們的人身安全,將內外包圍密不透風。
 
「這些暴民怎麼可以這樣的無禮,這樣子是反對民主,這些官員是我們一人一票投出來的啊,他們是在踐踏民主」穿著藍色裝扮的老伯伯跟抗議對嗆,一手拿著中華民國的國旗,一手拿著果冥黨所發送的雞腿便當。
 
聲援老伯伯的數人都舉著「支持民主,宣佈戒嚴;國共一家,鎮壓有理」的旗子,表示他們才是民主的真諦,非暴民反對政府,他們支持政府,所以他們是良知的代表者。

    文章標籤

    民主 暴民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