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遊戲當然要選好玩的,可以讓自己得到快樂,可是當有人選擇讓自己痛苦的爛遊戲呢,好遊戲能夠讓人忘記一切的煩惱,甚至進入了另外一個境界,是大眾最常選擇的娛樂,深入到生活的各個角落裡,所以當有人去玩爛遊戲時,你無法想像是什麼想法。今天要介紹的是一個網路上的評論節目,由James Rolfe所拍攝的The Angry Video Game Nerd,這個私人錄製節目專玩大家眼中的舊爛遊戲(中後期才商業化)。

 
 
 
這實在不是一個可以在電視上播出的節目,可能就連較開放的外國電視台也不敢播出,因為在這個節目當中,你可以聽見James Rolfe不斷的爆粗口,包括性器官、排泄器官、排泄物,F開頭的髒話更是跟哈囉差不多,是拿來問候大家好不好的用語。有時候整段因為太過憤怒,都是在罵髒話,什麼這遊戲是從菊花拉出來的一撮稀屎,玩這個遊戲不如把自己的蛋蛋切掉,然後塞進菊花之類的言語。
 
 
圖片來源相關網站:
 
 
 
 
 
可以先聽聽節目的片頭曲:
 
 
節目起源James Rolfe評論NES(歐美則稱(Nintendo Entertainment System,也就是FC任天堂紅白機,美國人都這麼稱呼,在亞洲地區則很少人這樣叫)上的舊遊戲,並在影音網站上放了自己的評論,後來開始在youtube上放了自己的評論節目。也在其他的影音網站發布,因為版權的問題才改成現在的名字The Angry Video Game Nerd,專門介紹劣質差勁難玩令人生氣的遊戲,並加以誇張瘋狂的演技。
 
從來從紅白機FC的腳步上,移動到了超任SFC、Atari 2600(沒有聽說,也沒有看過)、Mega Drive、N64、PlayStation等等,從早期到較現代的主機,像是一些桌上遊戲,跟小孩子的玩具,都有加入評論的行列,也不只是遊戲本身,跟遊戲有關的影視作品也有。影片本身不時有特別的人物串場,像是蝙蝠俠遊戲就會有小丑鬧場,還加入了原創動畫人物,跟自己的親朋好友加入,後來也開始拍攝相關電影。
 
 
以上資料來自報章雜誌網站以及訪問。
 
用自己的主觀意見分享相關的感想。
 
 
 
前前後後大概看了幾年,都是看別人中文化的。
 
 
James Rolfe
節目評論主持人,負責節目的主要製作,特色是穿著一件沒有整理的白色襯衫,口袋上還插在幾隻筆,喜歡喝著啤酒玩遊戲,常常因為玩了太爛的遊戲生氣爆怒,憤而口出不雅語言,向觀眾表示他的情緒,有時候甚至忍受不住摧毀剛玩的遊戲。像是在卡匣上拉屎(花生巧克力或是其他液體物),把卡匣丟到烤麵包機、把卡匣丟到微波爐微波,拿武器直接把卡匣打破,出現一堆彷彿綜藝般的劇情。
 
James有很多外號、噴神、爆怒遊戲阿宅等等。
 
Mike Matei
James Rolfe的好朋友,有很多的角色扮演(小丑),跟節目中的串場人物,也幫忙他的製作。常常有角色扮演出現,噴神扮演上蝙蝠俠超人,他的好基友Mike Matei則成扮成了小丑傑森等等的反派人物。
 
Kevin Finn
James Rolfe的的好朋友,曾扮成緣精靈,也幫忙節目的製作。
 
Kyle Justin
主題曲作曲並演唱。
 
 
 
玩自己為主角的遊戲,結果被婊崩潰。
 
新世代的玩家們,可能只聽過X盒子跟PS這兩大公司推出的主機,甚至可能只玩過PC上面的遊戲,自然沒有聽過以往的主機,與上面推出的遊戲,也無法接觸到那個街機跟家用主機興盛的年代,什麼FC、SFC、MD、GB等經典的遊戲主機平台,自然對這些沒有特別的感情。不了解當年是什麼樣的情況,就像筆者那時已經是SFC與MD的年代,FC上的遊戲都是透過長輩留下來的主機才玩的,因為FC相當的便宜。
 
邊喝酒邊打爛遊戲,才能夠沒那麼生氣。
 
James Rolfe是個偉大的人,因為他、玩家們才免於玩到了令人痛苦的爛遊戲,正所謂佛家所說的,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爛GAME不空誓不擺脫,這種犧牲奉獻的精神,真的是太值得為他加油了,尤其是看他玩了那種令人崩潰的遊戲後,才知道玩爛片對人的折磨不下酷刑。他發瘋的樣子就是為了大家的副產品,玩遊戲玩到生氣摔手把,這已經大家都有過的記憶,即使是脾氣再好的人都有過。
 
對著爛遊戲電影臭罵,是常有的事情。
 
為什麼以前的玩家常常玩到爛遊戲呢,他們都不會上網查嗎,過去的網路還不像現在使用方便,完全不普及,甚至有很多地方是根本沒有網路的,所以玩家只能靠卡帶上的圖案,玩家間的口耳相傳,來購買一塊遊戲,多半還不能試玩,老闆不會給拆包套。遊戲公司自然就看準這點,在一堆好遊戲間穿雜部份的劣質遊戲,除了非常有名的幾塊遊戲外,幾乎買遊戲都要經過賭博般的試驗,要玩才知道好壞。
 
買到爛遊戲的心情。
 
沒有網路自然就是買遊戲雜誌跟攻略秘笈,即使如此還是無法避免玩到地雷作品,這是一個相當悲傷的情況,一旦你花了大錢想要享受遊戲,卻得到這樣的結果,一定相當的生氣,還有在過去的年代智慧財產權無法實行,所以出現了一堆假冒的妨作。更可怕的是當年「正版」與「盜版」是無法辯認的,卡匣式的遊戲,盜版會有無法記錄的情況出現,用正牌的錢買到盜牌的,何止用「幹」來形容心情。
 
超人遊戲是個惡夢般的存在。
 
「我寧願吃下從牛肛門裡噴出的稀屎、撒在我的臉上,也不願再玩這個遊戲。如果要再玩一次,寧願把我的蛋蛋給割下來,然後塞進我的菊花裡,再變成一攤屎噴出來」記得噴神James 說過類似的話,可見得他當時玩的這個遊戲是多麼的令他討厭。屎糞作這個名詞加動詞,更是被他發揮的淋漓盡致,甚至還模擬真正的屎,假裝把屎拉在卡匣上面,又或是把屎拉在人的臉上,雖然不是真正的屎,卻夠噁心。
 
血跟屎是基本元素。
 
髒話相當的有創意,簡直是突破天際的程度,可以歸納於、屎、幹、菊花、性器官,這幾類的衍生,從屎的上面就有人屎、牛屎、兔屎、狗屎等分類,屎的用法也有寧願把馬桶上的黏屎舔乾淨,也不願意再玩一次屎作等用詞。幹又可以跟屎菊花性器官扯上邊,例如要玩這款遊戲,不如把自己的性器官塞到了菊花裡面,再拉出一攤屎把自己淹沒,要多髒就有多髒,骯髒的程度,簡直是破表到爆炸。
 
 
為什麼James總用舊電視玩遊戲,不用新的液晶電視,因為有些線路功能只有舊電視才有,新的電視與遊戲機早就淘汰了這個東西,就只能用舊電視來玩,為什麼不用使用模擬器來玩,不是比較方便嗎,另一方面則是James認為玩遊戲「就該坐在沙發拿著手把在電視機前面」。並不是對電腦螢幕,敲著鍵盤,拿著滑鼠,一點都沒有所謂的氣氛,或許有些人不太在乎這點,可這是老玩家的堅持之處。
 
操作性質,一款遊戲好不好玩,在操作的時候就已經決定了一大半,如果操作一點也不方便,又或是感到有趣,那音樂畫質遊戲內容,就根本只能減分不能加分,在節目中都可以見到跟屎一樣的操作方式,像是要往上跳,就要按選擇鍵跟A,跳變成A、攻擊是左右之類的。再來則是操作的靈敏度不好,導致動作延遲太久,無法靈活的讓指令全部實現,這不會令難度變高,卻會輕易的令人生氣憤怒,
 
這表情根本是在捅人。
 
遊戲性是個很抽象的字眼,這是很多方面的綜合體,總之就是你玩這款遊戲得到的樂趣多不多,沒有特定的條件,像是條件較差的古早主機,畫質不好卻能夠玩的盡興,現代畫面精美的主機,卻得不到樂趣,另外則是看人喜歡的類型來決定。用遊戲來形容,大概就是音速小子驚人的速度感,忍者外傳的超高難度,瑪莉兄弟的跳躍,魂斗羅的捲動射擊,薩爾達的冒險,幾乎每個遊戲都有其強項的存在。
 
音效與音樂,在較過去的主機都像是洛克人瑪莉兄弟這樣子的電子規律音樂,受到軟硬體的限制,所以都以相同的音效配上些許變化的節奏,透過組合搭配不同的變化,這也是遊戲中一個很重要的元素,打敵人沒有回應的音效,就根本不知道自己打了什麼。最經典的莫過於得到了寶物,打倒了魔王,就會有勝利的音效,打到敵人造成傷害,會有響聲,又或是一些特定遊戲才有獨特配樂,都能增加樂趣。
 
有些時候,朋友會加入。
 
邏緝性是不管什麼年代的遊戲,又或是畫質好壞,都是必須做好的一環,像是上下左右是控制方向的按鈕,攻擊跳躍是AB,要進出房屋跟門當然是按上,按下則是往下行走,這應該是很正常的思想沒有錯,而且也很容易上手,不用思考太久。有些遊戲則脫離這些規矩,讓操作變的相當困難,需要試個半天你才知道,像是下去變成了選擇鍵加上R鍵,設計成一堆詭異的按鈕使用方式,讓人生氣的要命。
 
沒有邏緝的遊戲,簡直想讓人轟掉自己的手。
 
劇情上的不通邏輯,也是時常遇到的事情,像是要拿取重要物品,需要破關前往下一個關卡,習得某一個技能變強,才能打敗敵人,自然就有個可以循序漸進的方式,像是問路人有什麼線索,又或是打敗什麼怪物,它們的身上會有這類的物品。但部份爛遊戲則是跳脫了這地方,過關的條件完全跟劇情關卡人物沒有任何連的上一絲關係的地方,如果要依照正常的邏緝,大概一堆輩子都破不了關。
 
八位元的年代。
 
地圖上的邏緝,這也是非常重要的遊戲環節,一款冒險動作遊戲,卻找不到方向感,跟地圖連接的下一個地圖,便難以遊玩,這在八位元的年代經常見到,充滿鬼打牆般的相同地圖,找不到方向感上下移動,沒有任何提示又困難的前進方式。重複沒有創意的關卡,又或是設置跟過關沒有任何關係的人物道具,太過奇怪的死角導致卡住,無法跳躍前進的地點,沒有意義的過場,BUG太多無法順利的遊玩等等。
 
甚至有人製作了噴神的遊戲,太神啦。
 
 
遊戲本身不能脫離原本設定的主題,這大概是許多人不會注意的點,就像是一部,故事是設定在夜市生活的攤販們,為了生活每天做生意的情節,結果到了正題開始變成了,夜市的每個人都變成了社會的上流階層,每一個人其實有個好野人的直屬親戚。你的女朋友可能是你的妹妹,你身邊的長輩,可能是你失散多年的父母親,原本做夜市的主角群,變成跟上市公司爭奪經營權的,黑社會威脅安全的劇情。
 
用有氣氛的方式玩恐怖遊戲。
 
有一集是談關於噴神是如何製作評論影片的,完全看不出來他是這麼的辛苦,先是燈光需要專業的設備燈具,這應該是中期開始比較有加強的,打燈光不能打的太亮,也不能打的太暗,更不能造成反差太多的明暗,需要靠他跟朋友獨自搞定。另外則是拍攝的方面,則是用拍攝電影用的攝影機來拍攝相關的畫面,有腳架的那種,並沒有說明的很清楚,不過我們可以很清楚的知道,James是攝影出身的。
 
玩遊戲玩到崩潰。
 
音效除了當下錄的聲音,還要到電腦調效,因為有可能遊戲聲音過大,蓋掉了他講話的聲音,也有可能遊戲音效過雜,聽不到講話的聲音等等,要讓每處聲音的平均達到某個標準,這樣子聽起來才會有平衡的感覺,也會縮短部份的講話跟聲音。劇情腳本的節奏,他在每一集所講的話,是事先玩過遊戲,又或是剛好想到能夠形容的話語,都要把這些抄下來比較,看有沒有不合邏緝的部份,重複太多的單字。
 
特效後製剪接的部份,這花了更多更久的時間,節目多久又或決定讓什麼部份不見增加,都要經過一定的想法決策,才能夠動手腳,如果讓流程變得順暢,還需要無聊又長久的時間去把每個畫面都看過,並加以改正,才會變成鄉民看的影片。像是什麼聲音什麼畫面要剪掉,都要經過手動,特效更不用說了,這可能增加二倍以上的時間,有時候甚至十倍,還不見得可能一定可以完全,做的相當好。
 
小丑這集真的經典。
 
這節目最有意思的就是學習遊戲的歷史事件,跟知名的業界消息,像是Atari 2600這個主機,在筆者那個世代的人來說,是沒有聽說過的主機,去看了相關資料,才知道是一九七零到八零年代非常盛行的遊戲主機,在亞洲的我們可能不是那麼熟悉。可能是年代的問題,我們這世代的年輕人,完完全全沒有聽過,更不用說相關的歷史,不過看了節目中的介紹,也了解到這是曾經紅極一時的霸主。
 
過去的年代,任天堂與世嘉是死敵,瑪莉歐對音速小子,是基本上的要素,MD與FC之間的戰爭世仇,也讓他們推出發展了各自的遊戲體系,雖然最後的結果則是世嘉被併購,可是當年的玩家完全不會想到,這水火不容的彼此,最後竟然成為同伴。某些平台才有的作品,某些公司才有的公司,都有獨自的市場,這也是魅力的所在,跨平台在過去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為這是主機平台的搖樹法,不可能輕易放手。
 
在紅白機上面用鍵盤玩,你能想像嗎。
 
也介紹一些在現在人認為很蠢的周邊設備,像是FC的跑步踏墊,固定手把用的塑膠塊,帶在頭上的耳機語音頭盔,還有最近十年很流行的手腳並用的大型跳舞機台,早在二十年前就發明的套件原力U,竟然可以用手控制遊戲中的操蹤,可以說是科技的進步。任天堂早在很早的時代就開始把這些元素,加進去他們的設備,只不過當時的遊戲科技,還沒有進步到可以完全控制自如,所以顯得多餘。
 
這個手套超經典。
 
也可以知道,每一個地區國家都有不同的遊戲限定版本,跟不同的文化,像是老美都把FC叫成NES,跟他們的版本名稱有關係,我們華人地區則是叫任天堂紅白機,原因在於紅白的配色,SFC則叫成超任,超級任天堂,美版是SNES,超級的NES。Mega Drive簡稱MD,可是當時我們都叫他SEGA,攜帶型的Game Gear則叫小SEGA,GAME BOY取縮寫GB,玩家間都會用這樣子的簡寫稱呼遊戲的主機,等於是術語之類的。
 
玩忍者外傳,會有忍者督促陪玩(笑)。
 
玩傑森爛遊戲,則會有來自傑森的威脅逼玩。
 
誇張又逼真的演技,有時候不只是侷限在遊戲畫面,還演出不少的短劇,像是最討人厭的電玩角色,通常都會變成跟James演對手戲的角色,例如兔寶寶這個有很多人喜歡,在遊戲中又討厭的人物,會在他的影片當中,一直逼James玩兔寶寶相關的糞作。如果他不答應就屈打成招,一人一兔展開了對打的畫面,互相用最兇殘的招術痛毆彼此,蝙蝠俠的小丑也會逼他一直玩糞作,直到他受不了為止。
 
又噁心又恐怖的水桶先生,會吸男人的球球(蛋蛋)。
 
低級又黃色的玩笑充斥其中,記得印象最深的就是這個水桶先生,真他叉的快笑死了,他是一個小朋友的塑膠玩具,形狀是一個水桶有五官手腳,遊戲方式就是把塑膠製成的球體,丟到水桶裡面,要用廠商所附贈的鏟子,把球鏟挖起來丟到水桶先生的身體裡面。接著水桶先生會把球用嘴吐出來,就這樣重複,可是球有X丸的意思,所以噴神跟他的好朋友想到色情的方面,這是個把男人的球給吸進去的遊戲。
 
PS:補充這是他另外節目Board James播出的。
 
 
噴神也不是為了噴而噴,只是大部份他都選擇了爛遊戲,但他面對了真正的經典遊戲,足以名留青史的名作,也會分享自己的由衷意見,並不是單純的讚美,好壞是不分年代的,就算是近十年的遊戲,還是可以找出一個又一個的爛遊戲。他面對好遊戲時,還是可以講出一定的缺點,可不會一點小缺失就罵的要命,會整體的評估,由全面性玩過任何關卡全部角色,才會說出真正的想法與建議。
 
這真的醉了。
 
還有每個愛玩遊戲的人,他們心理面都會有相同的感覺,想要征服某些關卡,讓自己的技術可以在同學朋友面前炫耀,這大概跟網路遊戲的虛寶等級,有異曲同工之妙,你的裝備比較好等級比較高,就可以成為某個程度的強者,得到了虛榮感。當年會玩遊戲的人,都可以在朋友面前吹噓一番,得到朋友群較多的關注與話題,甚至被視為強者,又或是買到別人沒有的好玩作品,都是值得驕傲的一件事情。
 
玩到生氣,這應該是大家都遇到的事情。
 
來談談自己的遊戲歷史,還沒有懂事時就知道任天堂紅白機FC這個名詞,幾乎每一家都有,大家還會交流遊戲,到別人家玩,像是什麼超級瑪莉、魂斗羅、忍者外傳、惡魔城、洛克人,幾乎到現在還有發行的名作都是那時期的。最經典的就是幾合一之類的卡匣,在當年非常的流行,一定有明眼人清楚這是盜版,可是當時就算想買正版,也買不到,因為販賣遊戲的店家多半都不是該公司的體系,只是批發來賣。
 
後來是世嘉的MD跟超任間的戰爭,不過當時的小孩都只能選擇一個主機,原因在於零用錢跟壓歲錢,不足以購買兩台主機,所以自己選擇了MD的主機,忘了當時是哪個版本了。音速小子、光明與黑暗、鬥球兒彈平、幽遊白書、阿拉丁、超級忍、街頭快打、吞食天地、戰斧、雷電、最經典是中華職棒(中文化),甚至有一堆忘了名字的遊戲,才不懂什麼八位元還是十六位元的戰爭,當年就是買了就玩,小孩子哪懂。
 
沒有超任的筆者,只能夠跟朋友借來玩,又或是去電玩店玩投幣式的,還能見到瑪莉歐賽車互相競技的情況發生,後來更有外掛式的磁碟機,這在當時簡直是神,因為電腦還不算流行,自然見到磁碟的人不多,覺得這真是新革命的產生。往後的情況都是這兩家獨霸,也有N64、DC的衍生,最短命的主機莫過於DC,PS的橫刀殺出,幾乎打趴了主機市場上的競爭者,當時每個人都要買PS,都要玩上面的遊戲。
 
還記得某年的壓歲錢就是就是獻給了PS主機,不過也遇到相同的情況,就是正版CD是相當的難以買到,還要特地訂購前去部份的店家才有,有一堆的名作都在PS上面出現了,像是惡靈古堡、天誅、沉默之丘、洛克人X系列則是從超任時代就有,只是不斷推出新作。印象最深的是恐龍危機、格鬥天王、快打旋風、卡普空對SNK、私立正義學園、魔法汽泡、陸行鳥賽車、對戰熱舞等、還有鬥魂烈傳,燃起了對摔角的興趣。
 
PS:更多的遊戲就不提了,只提部份就好,要不然根本寫不完。
 
 
後來則是開始脫離了主機的行列,奔向了網路遊戲的世界,PS2則是跟朋友借來玩。
 
家用主機當年的競爭就是血的歷史。
 
不同的主機還有不同的派系,像是同時期的任天堂與世嘉,到現在的XBOX跟PS,都是瑜亮之爭,每一方面都是要顯得比對手優秀,拿出自己的真本事賣點,獨特的遊戲,要不然就是給對手可趁之機,拿石頭砸自己的腳。雖然近十年家用主機的市場,漸漸的變小頹縮,可是現在任何的遊戲元素,都是從過去的街機家用主機的身上得到靈感,又或是他們過去創造了太多創意,導致後者只能夠跟隨腳步。
 
跟節目的人物對毆是家常便飯。
 
總結:這個節目因為是在網路上播放,加上這一開始並不是正式的播出,只是好玩之下的產物,所以自然沒有任何的尺度,除了十八禁與血腥鏡頭外,都可以任人自由的評論,所以噴神沒有任何的包袱,可以限制他們的言論與動作肢體創意。在播出數年前的劇情就更加的髒髒,加入了其他的元素,不只是單純的評論遊戲,大罵生氣的拍桌,讓AVGN更加的有趣,看起來胡搞瞎搞的部份都是精心設置的。
 
生氣到臉都扭曲了。
 
感想:The Angry Video Game Nerd第一次看的時候,有種超沒有水準好噁心喔的感想,可是看了幾集後開始覺得,這真的他媽的好笑啊,表現出誇張不失現實的憤怒,往往切中要點,像是搔中了眾的癢處。
 
也好奇James Rolfe的髒話,到底什麼時候才會用完,看著一句又一句的新髒話,彷彿沒有見底的時候,還可以多髒多生氣,應該是螢幕前的我們更有興趣的事情,這節目也回憶了不少我們童年的回憶,還真是相當的懷念啊。
 
在網路上有很多相關的節目,有興趣的人可以自己去找。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