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定為明朝末期景泰年間宦官專權,在京城設立十二監十三庫四司七局及二十四衙門,權傾朝野,其中以負責情報監察的東廠最為囂張跋扈,東廠的大太監督公曹少欽手掌權力,等於跟現任皇帝的權力一樣大,剷除異己不遺餘力,用重金在各地招募了一批兇悍死士,組成秘密戰隊加以嚴格訓練。更設計一堆殺人武器,專門以死囚作為試驗,曹少欽上挾天子下令百官自攬大權,還在廠中私設公堂,凡有對抗之士都以莫須有罪名關入東廠。
 
只要談起東廠就是談虎色變,甄子丹飾演的曹少欽帥氣的在一旁袖手旁觀神閒氣定,好像一切都沒有他的事情,可他卻是大頭目讓手下的人迫害忠臣良將,兵部尚書楊字軒因為寫信上報皇帝被發現,上了枷鎖刑求滿身是血,坐在高位上拿著巾帛擦拭自己的臉及嘴角,還假造聖旨處死一品官。由此可知他的氣焰多盛,想要讓誰死他就得死,根本沒有任何的理由,沒有面目獰猙的怒火,連被楊宇軒罵都淡然以對,壞到修為滿點。
 
嗯哼、管人家內八還是外八
 
又把他滿門處斬,卻故意留下一子一女作為活口發配塞外,為的就是將他的部下一網打盡,以狩獵為名秘密調黑旗戰隊出京跟蹤,企圖把楊的親信一名名將周淮安引出,全部殺掉,雜草除不盡春風吹又生,我們的曹公公悠閒的坐在車上,彷彿不染天下不染塵。為了追殺敵人親自坐鎮其中,以謀略勢要一網打盡,大軍壓輾而來,把三路去關外的路全部堵住,就算在野外也要坐在龍椅鳥瞰天下,所說的話都是重點。
 
還用手巾隔著怕弄髒手指
 
 
拿著他的望遠鏡看著這一切的發生,把人命當成草芥,對他而言什麼都能夠犧牲,只要達到自己的目的就好,就算自己的手下,何況是他的敵人,對於幾十條人命就像螞蟻一樣,一腳就採死的態度,好像這世上除了權力就沒有任何令他心動的人事物。接著一個刺客闖進來,用快速的子母劍法連刺數下,想不到他竟然還沒有站起來,依然坐在椅子上只用兩根手指頭夾住劍刃,再隔空取劍一彎震碎阻敵,由手下來追殺。
 
這一幕真的是帥氣到了極點,任憑刺客與手下互鬥,自己則是看著追殺與被追殺的目標,安坐椅上露出一臉冷笑不屑的表情,由冰冷組成的嘴角無法撼動,為了更大的魚故意放小魚當成餌,引誘目標的出現,可以看見他這人極為攻心,決不為一點小利失去大利。接著遣兵調將,佈下了天羅地網,封住了所有出路,當所有人都佩服他的高見時,既然還是擺出一副沒有什麼了不起的表情,閉眼養神,用手巾擦去髒污。
 
底下所派出的東廠三大檔頭也個個是一時之選,死了一堆能幹的手下,卻連眉頭也沒有皺一下,只是派出一堆閹狗鷹犬前來包圍龍門客棧,自己則在廂車上輕鬆的玩耍自己帽緣的繩結,從頭到尾都沒有看到他有任何的慌張與失惜,一切都是按照計畫而來,絕情絕義絕不會用言語可講。他的行為作風正可說明利益至上者的行為,接著跟手下們一同追殺周淮安等人,不然風沙一捲就會找不到人,終於第一次離開了車上椅上。
 
一人獨戰周淮安金釀玉邱莫言等三個人,不落任何下風,可以見得是最強的頭目啊,被擊落了帽冠長髮四散,從優雅的樣子露出一絲的狂態,四人被流沙困住,利用環境擊敗對手們,全部重傷不起,在取得優勢之後,喊出了一句天大地大我最大氣勢磅礡。但終究敵不過變數被做人肉包子的店小二,削去了一隻手一隻手腳,只剩下白骨頭,卻依然強盛不倒,以手掌握劍扭曲,劣勢之下子母劍終於奪走曹少欽的性命,死前用只剩骨頭的手痛擊周淮安。
 
披頭散髮卻是氣勢十足
 
甄子丹的演技真的相當適合這個督公,把太監陰柔給詮譯的恰到好處,這種體態與動作很明顯的跟女人與男人不同,連坐姿動作還有擦拭臉的樣子,都是相當的講究,到外在的衣服與裝扮無一不是符合其角色的象徵,加上那個對人世間所有的人都不放在眼裡的表情,演活了角色。還有其凌厲快速的武打戲,每一幕都是帥氣的令人訝異,尤其是那個坐在椅上用二指夾住劍的愜意,還有最後大決戰的狠戾果決不顧傷痛只想殺死對方。
 
要聖旨?來人吶,咱們給他寫一張。
 
天大地大我最大。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