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轉自百度。
 
 
馮小憐是北齊後主高緯的淑妃,原是皇后穆黃花身邊的侍女,後躍上枝頭作鳳凰,集三千寵愛於一身。她的嬌媚與荒唐,使北齊帝國遭到覆亡的命運。
 
北齊後主高緯妃
 
馮小憐,北齊後主高緯妃,有姿色,擅琵琶,工歌舞。馮氏自幼入宮,充當後主穆皇后的侍女,穆皇后寵衰,後主臨幸馮氏,晉封淑妃,從此獲得專寵,旋封左皇后。
 
後主讓她居於華麗的隆基堂
 
馮小憐坐則與後主同席,出則與後主並駕齊驅,後主對馮氏說:「願得生死一處。」後主讓她居於華麗的隆基堂,隆基堂原為曹昭儀所居,馮淑妃妒忌曹昭儀,要求全部重新鋪地面,後主對她百般遷就。
 
後主因與她去打獵玩樂而貽誤軍機
 
公元575年(北齊後主武平六年),北周武帝大舉進攻北齊,情況十分危急,後主仍與馮淑妃去打獵玩樂,終因貪獵而貽誤軍機。李商隱的詩《北齊二首》中曾寫道:「小憐玉體橫陳夜,已報周師入晉陽。」
 
後主為了滿足馮淑妃觀戰的興趣,竟抽調軍用物資,駕起遠橋,北齊軍大敗。後主急帶馮淑妃逃奔到青州,欲降陳國,公元五七七年,後主及馮氏為北周兵俘虜,押解到長安。
 
到了長安,後主向周武帝提出歸還馮氏,周武帝說:「我視天下如脫鞋子,豈惜一位女人。」遂把馮氏歸還,不久,高緯被殺,馮小憐被當做戰利品,賜給代王宇文達,馮撫今思昔,心緒萬千,寫了《感琵琶弦斷贈代王達》詩云:「雖蒙今日寵,猶憶昔日憐,欲知心斷絕,應看膝上弦。」代王的妃子李氏,是李詢的妹妹,她與馮小憐爭寵,馮小憐恃寵,幾把李氏迫死,公元581年(隋文帝開皇元年)楊堅代周建隋,馮小憐又再次成為俘虜,隋文帝又把馮小憐賜給代王妃李氏的哥哥李詢,李詢的母親知道馮小憐曾迫害過自己的女兒,乘機進行打擊報復,令她自殺而死。
 
史書中的馮小憐
 
後代史官們對她都不約而同地做了自相矛盾的評價——《隋書》說她「慧而有色」,《資治通鑑》和《北史》俱言,「慧黠能彈琵琶,工歌舞」。——言外之意,她不僅漂亮,而且聰慧非常、跟後來一些誇張的愚蠢行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古人做史總是講究來歷出處,即使最不堪的也會秉筆直書、她那個主子穆皇后就是一個女奴,史書記載「母名輕霄,本穆子倫婢也,轉入侍中宋欽道家,姦私而生後,莫知氏族,或云後即欽道女子也。」(《北史·卷十四》)是母親偷人生下的女兒,被陸太姬收養,最後憑藉聰明、美貌和生了兒子高恆成功地扳倒貴為太后侄女的胡皇后,登上後位。
 
而在歷史的帷幕裡,只有她是橫空出世的。《北史卷十四》一上來就這樣說「馮淑妃名小憐,大穆後從婢也。」,從前未見,背景不明,突然出現,奇異非常。
 
雖然是個一個從婢,卻奇蹟般地擁有很多技能,她進宮的開始是作為「康足」者的。進行「足道」的按摩女郎。精通人體的構造及脈絡系統,侍候皇后時,以槌、擂、扳、擔等手法,為其消除身體的疲憊,久而久之便練就了無師自通的按摩方法,於是博得皇后的信任。
 
「穆後愛衰,以五月五日進之,號曰續命」。(《北史卷十四》)——五月五日,穆皇后把小憐進獻給高緯,以分享皇帝的恩寵。
 
出於皇后意外的是,平日間這不起眼的小憐,突然爆發出可怕的力量,她迅速抓住了高緯的心,越過三千佳麗,成為后宮中最得寵的嬪妃。不僅如此,皇帝開始不以一個天子寵愛的身份去對待小憐,而是以一個男人對待心愛女人的態度「後主惑之,坐則同席,出則並馬,願得生死一處」。(《北史卷十四》)
 
「雖蒙今日寵,猶憶昔時憐。欲知心斷絕,應看膝上弦。」(《北史卷十四》)——當初送之入齊也許萬般不願,但是現在歸來卻滿面塵霜應不識,高緯對她實在太好了。雖然那是個昏君,雖然好色,雖然千帆不是,但是畢竟,他對她真心、敗軍路上上,他冒天下之不違封之為左皇后,給她一個男人最後的承諾;逃跑之刻,他扔下母親、妻子、兒子,只帶著她奔去青州;歸降之時,他一無所求,只乞北周皇帝賜還她一個、他送給了他所能及的所有,榮華、富貴、江山甚至,生命(「內參自晉陽以皇后衣至,帝為按轡,命淑妃著之,然後去。帝奔鄴,太后後至,帝不出迎;淑妃將至,鑿城北門出十里迎之。復以淑妃奔青州。」
 
後主至長安,請周武帝乞淑妃,帝曰:「朕視天下如脫屣,一老嫗豈與公惜也!」仍以賜之。《北史。卷十四》)
 
「隋文帝將賜達妃兄李詢,令著布裙配舂。詢母逼令自殺。」(《北史卷十四》)曾經富貴一時,得寵萬分,現在卻改穿布裙,每日舂米、劈柴、燒飯、洗衣,不時叱責和鞭打。史書記載「詢母逼令自殺」。
 
馮小憐所處的時代背景
 
北齊王朝是後世公認的禽獸王朝。高緯出身於一個以變態出名的皇帝之家,高家。說實話,因為世襲制的原因,帝王之家正常人也不會很多,但是大多數還是勉強維持一個基本可以容忍的水平,但是北齊高家卻實在出格,像其中一個女人所言,「皆非人也」北齊建立國號從文宣帝高洋開始。
 
一開始,這位皇帝還能勵精圖治,對外征戰也多勝績。但後來卻沉湎酒色,兇暴異常。大臣楊愔,為北齊立下累累功績,且是高洋的親戚,但卻也在無任何理由的情況下,被高洋用馬鞭狠抽背脊,接著又被高洋用小刀扎進肚子,慘狀就連旁邊的宦官都看不下去,連哄帶騙地才讓高洋把刀子拔了出來。不過高洋還沒玩夠,又命令將楊愔裝進棺材,釘上鐵釘,用車運來運去,作送喪遊戲。幸好楊愔命大,最後總算免於一死。
 
寵幸出身於歌伎的薛氏姐妹。姐姐藉著高洋在她身上酣暢之時,開口想為父親謀個一官半職,卻惹得高洋大怒,活生生用鋸子把她鋸死。而她的妹妹也只因為原先作歌伎時和清河王高岳有一席之歡,就惹得高洋先毒殺高岳,再砍了這個妹妹的腦袋。甚至還把這個妹妹的頭顱拿到酒席上向眾人展示,接著把她的屍體大卸八塊,用她的骨頭做成琵琶。更為變態的是,他有時發了感慨,邊彈著用這個美女死人骨頭做成的琵琶,居然還邊流著眼淚唱詞道:「寧不知,傾城與傾國,佳人難再得啊。」
 
後來便是「躬自鼓舞,歌謳不息,從旦通宵,以夜繼晝」,繼而「袒露形體,塗傅粉黛,散發胡服,雜衣錦彩」(《北史卷六》,對大臣們的老婆女兒想起了或看到了便即「臨幸」。要不就是在太陽下面暴晒自己的身體。凡是被他奪命之人,一般所用的方法就是支解,或者燒死。最後酒精中毒,不吃飯只喝酒,三十一歲左右暴死。
 
高洋死後,其子高殷繼位。高殷生性懦弱,很快便被他的叔叔也就是高洋的兄弟高演篡位。高演兩年暴病而亡。弟弟高湛當上皇帝,便抓來高演的兒子高百年,命令一群侍衛對這個年僅十四歲的少年瘋狂毆打,親手殺了這個小孩並且將屍體扔進池子裡泡脹,然後再撈起來,親自監視著把屍體掘地三尺埋了。
 
穆皇后的那個男人,就是高湛的兒子高緯。一個世代變態家族的子孫。與那些神經病的長輩們相比,高緯顯然還算正常,史書上記載他「性懦不堪……。盛為無愁之曲,帝自彈胡琵琶而唱之,侍和之者以百數,人間謂之無愁天子。」
 
喜好玩樂,親近小人,亂施恩寵「任陸令萱、和士開、高阿那肱、穆提婆、韓長鸞等宰制天下;陳德信、鄧長顒、何洪珍參預機權。各引親黨,超居非次;官由財進,獄以賄成;其所以亂政害人。難以備載。諸官奴婢、閹人、商人、胡戶、雜戶、歌舞人、見鬼人濫得富貴者,將以萬數。庶姓封王者百數,不復可紀。開府千餘,儀同無數。領軍一時三十,連判文書,各作依字,不具姓名,莫知誰也。諸貴寵祖追贈,官歲一進,位極乃止。」(《北史卷八》)
 
同樣的,對后宮的女人們縱容和寵愛令人嘆為觀止「諸貴寵祖?追贈,官歲一進,位極乃止。宮掖婢皆封郡君。宮女寶衣玉食者五百餘人。一裙直萬疋,鏡台直千金。競為變巧,朝衣夕弊……初,齊世祖為胡後造珠裙,所費不可勝計。」(《北史卷八》)
 
極其好色,穆皇后本來恩寵一時,結果樂師曹僧奴進獻了兩個很艷麗的女兒,大的冒犯了高緯被他下令「剝面皮」,小的封為昭儀,「以僧奴為日南王,僧奴死後又貴其兄弟妙達等二人,同日皆為郡王」。
穆皇后的養母陸令萱著急起來:「誣以左道,遂殺之。”不料高緯處死了曹昭儀,又得一董昭儀,又有毛夫人、彭夫人、王夫人、小王夫人、二李夫人等一群嬪妃,來歷多屬倡賤,三五成群,交相有寵,自餘姻屬,多至大官」。這還不夠,曾經「括雜戶女年二十已下十四已上未嫁,悉集省,隱匿者家長處死刑」。(《北史卷十四》)
 
這樣的一種情形,不得不讓穆皇后出狠招,身邊這個婢女一直非常乖巧,而且史書上也沒有記載她跟皇帝提前眉來眼去,那就證明高緯在去皇后宮中的時候,她並沒有抓巧賣乖以邀恩寵,照理來說這麼聰慧美貌的女子,高緯是不會放過的,之所以沒有寵信,大多是因為這個婢女很知本分,能很好的隱藏自己的光芒。這讓穆皇后終於放心了,看起來這個婢女是個有數的人,即使將來得寵也不會背叛於她。她下定了決心。「穆後愛衰,以五月五日進之,號曰「續命」。(《北史卷十四》)——五月五日,穆皇后把小憐進獻給高緯,以分享皇帝的恩寵。
 
出於皇后意外的是,平日間這不起眼的小憐,突然爆發出可怕的力量,她迅速抓住了高緯的心,越過三千佳麗,成為后宮中最得寵的嬪妃。不僅如此,皇帝開始不以一個天子寵愛的身份去對待小憐,而是以一個男人對待心愛女人的態度後主惑之,坐則同席,出則並馬,願得生死一處。(《北史卷十四》)
 
那麼是什麼讓小憐「六宮粉黛無顏色」了呢?裨史上這樣記載,小憐自幼便經過音樂與舞蹈的嚴格訓練,並且曲線玲成,凹凸有致,在冬天寒冷的季節裡,軟如一團棉花,暖似一團烈火;在夏天褥暑炙人的時候,則堅如玉琢,涼若冰塊。或抱、或枕、或撫擦、或親吻,無不婉轉承歡。
 
馮小憐這個婢女技能高超,聰慧謀斷,而且基本上都對準了高氏的弱點?到底是個怎樣一個女人?
 
詩人李商隱的《北齊》詩有這樣的詩句「小憐玉體橫陳夜,已報周師入晉陽。」這來源於一個香豔的傳說。高緯寵馮小憐寵到什麼地步呢?「選彩女數千,為之(馮小憐)羽從,一女之飾,動費千金。」;被送在當年為曹昭儀蓋的隆基堂居住,但她「惡曹昭儀所常居也,悉令反換其地」,(《北史卷十四》)
 
叫人把「極其綺麗」的隆基堂從地板挖了一遍。與大臣們議事的時候,也常常讓馮小憐膩在懷里或把她放在膝上,甚至,為了表達自己那份獨享的艷福,讓小憐橫陳在隆基堂上,以千金一觀的票價,讓有錢的男人都來一覽秀色。
 
高緯本身善彈曲,被民間稱為「無憂天子」;對寵愛的女人們異常的縱容,似乎把江山天下、富貴浮雲視若無物:再就是這段「小憐橫陳」的傳說,這顯然不是一個正常男人所能做出的事情。
 
高緯成為北齊皇帝后選為妃子
 
北魏分裂為東西兩國,大致沿著今天的山西與陝西兩省交界的地方,以自北馮小憐向南的一段黃河為界。東魏佔有黃河以東以及淮水以北的土地,西魏佔有黃河以西及秦嶺以北的關隴地區。東魏建都鄴城,也就是今天河北省臨漳縣。西魏定都長安,是歷代帝王龍興之地。
 
西魏的力量遠不如東魏,就是南朝的梁政權也比西魏強。
 
北齊就是高洋奪東魏政權建立的,是實力最強的;北周是宇文覺守西魏政權建立的,力量最小。當宇文覺建北周時,南朝梁也被陳國取代。但不久之後,北齊與北周的力量漸漸持平,一方面北齊被南朝的陳國侵吞了淮南一帶地區,另一方面北周越過秦嶺,掠奪了漢中和四川等地。高緯就是這時成為北齊皇帝、馮小憐不久成了他的妃子。
 
高緯是個紈劣子弟,整日聲色犬馬,北齊建國十七年後,高緯即位,就是北齊後主。他是個標準的紈劣子弟,醇酒美人,聲色犬馬,過著豪奢浪漫的生活,用珍珠串綴而成晶光閃耀的羅衫,用寶石鑲嵌在玉輦上,日日夜夜與后宮嬪妃廝混在一起,過著醉生夢死的生活。
 
馮小憐進宮
 
馮小憐本是穆皇后身邊的侍女。當時高緯正寵愛彈得一手好琵琶的曹昭儀,穆皇后為了抵制曹昭儀而把馮小憐送給高緯,結果應證了中國一句有名的成語:飲鴆止渴。
 
馮小憐自幼便經過音樂與舞蹈的嚴格訓練,更耳濡目染了一套蠱惑男人的手段,入宮以後更看慣了妃嬪們爭寵鬥嬌的伎倆,於是便研究出一套嶄新狐媚手段,使得北齊後主接觸到一種新鮮的奇趣,而被弄得神魂顛倒。
 
馮小憐精通按摩方法
 
馮小憐精通人體的構造及脈絡系統,侍候穆皇后時,曾經試著以槌、擂、扳、擔等手法,為她的女主人消除身體的疲憊,久而久之便練就了無師自通的按摩方法。
 
她的玉體曲線玲瓏、冬暖夏涼
 
除了這些人為的條件外,據說馮小憐更有一種天生的本錢。她的玉體曲線玲瓏,凹凸有致,在冬天寒冷的季節裡,軟如一團棉花,暖似一團烈火;在夏天褥暑炙人的時候,則堅如玉琢,涼若冰塊。或抱、或枕、或撫擦、或親吻,無不婉轉承歡,是一個天生的尤物,是她很快便獲得獨一無二專寵的主要本錢。
 
除了歷朝歷代常見的蓋豪華宮殿,艷舞狂歡,徹底不歇,鋪張浪費之外,齊後主高緯就連與大臣們議事的時候,也常常讓馮小憐膩在懷里或把她放在膝上,使議事的大臣常常羞得滿臉通紅,話說得語無倫次,無功而返。
 
北周武帝繼位之後,看到北齊後主高緯淫亂昏庸,於是親自率領大軍攻打平陽(今臨汾)和晉陽(今太原)。北周佔領平陽後,北齊高緯居然講出這樣的話來:「只要馮小憐無恙,戰敗又有何妨!」
 
高緯讓馮小憐玉體橫陳殿堂供大家享受,是由李商隱的詩「小憐玉體橫陳夜,已報周師入晉陽」編造而來。李商隱這兩句詩本意是指馮小憐睡在皇帝床上,不是說給大臣參觀。史書裡面根本沒有這種記載。
 
高緯仍然帶著馮小憐我行我素地浩浩蕩盪到天池地方狩獵去了。臣下向他奏告:「嚴冬將屆,北周軍隊已經退回長安,正好利用此時收復平陽。」對此高緯猶豫不決,只是因為馮小憐不同意。
 
馮小憐慫恿高緯親自帶兵攻平陽
 
馮小憐認為戰爭和狩獵一樣好玩,於是慫恿高緯親自帶兵反攻平陽,高緯自然言聽計從,於是馮小憐也戎裝隨行。北齊兵把平陽城團團圍住,北齊兵為收復失地,抵禦外侮個個奮勇爭先,挖掘地道,架設雲梯。留守平陽的北周大將梁士彥雖然率領有限的士兵拚死守城,但在北齊兵奮不顧身的衝鋒下已岌岌可危。
 
眼看高緯即將下達總攻命令,平陽即將重返北齊懷抱的時候,馮小憐卻認為天色已晚,使她無法看到攻城之戰的盛大場面,而要求在第二天天明以後再行攻城。第二天天昏地暗,北風怒吼,初雪飄落,大地漸漸一片銀白,馮小憐又認為氣候不佳,要求暫停攻城。
 
殊不知夜暗之際或天氣不佳正是軍事作戰進攻的最佳時機,囿於婦人之見,北齊大軍竟然平白無故地喪失了兩次大好時機。等到雪霽天晴,北周武帝已親率大軍趕到平陽,兩軍連日血戰,齊軍大敗,退入晉陽,轟轟烈烈的平陽之戰又以齊軍慘敗而告結束。
 
平陽之戰結束後,北周武帝以將士在嚴寒中作戰特別艱苦,準備帶軍隊退回長安休整。梁士彥叩馬苦諫,認為機不可失,應該直搗北齊重鎮晉陽。北周武帝採納了梁士彥的意見,自統大軍追迫齊軍,直逼晉陽城下。周武帝的行事與北齊後主高緯形成鮮明的對比,知道緊緊把握時機,並且他首先的準備休整也是出於對將士的愛護,不像高緯只是為了滿足馮小憐的婦人之見。
 
北周反攻北齊獲勝
 
晉陽戰役開始,晉陽是北齊經營多年的北方重鎮,城高壕深,守備嚴密,城中糧穀器械充裕,支持一年半載決無問題。周兵遠來,又值嚴冬,要不了多少時日便會知難而退。高緯等著北周軍隊自動撤走。不料事出意外,北周的大軍並沒有撤退的跡象,也沒有積極進攻的打算。於是齊後主高緯命人在城中建築一座高聳入雲的天橋,時常與馮小憐一道登橋遙望城外敵軍的情況,下得橋來便躲進馮小憐為他鋪排的溫柔鄉里。
 
這時,馮小憐為他又挑選了一批面目校好,身材絕佳的侍女,加以訓練,很快地便組成了一個脫衣舞團,讓高緯觀賞她們的舞蹈,以消愁解悶。齊後主高緯也居然厚顏無恥地說:「看了能夠頭腦清醒,精神百倍。」有一天,木架搭成的天橋忽然垮了下來,風吹雨淋之下,這本是十分正常的事情,但馮小憐認為是不祥之兆,膽顫心驚,一再要求後主放棄晉陽返回鄴城。想不到高緯又一次置國家利益不顧,聽從了馮小憐的勸告,回到鄴城。北周輕而易舉地奪得北齊重鎮晉陽。
 
北周直撲鄴城。高緯退守鄴城尚有精兵十萬,這位不愛江山愛美人的皇帝居然「病急亂投醫」,一面祈求菩薩保佑,一面將皇位傳給太子高恆,自己帶著馮小憐自部城往東逃奔青州,北周順利地取得鄴城。後來北齊後主高緯,太子高恆,馮小憐等人均被擒獲,北齊滅亡,黃河流域再度統一。北周滅北齊後,北齊後主高緯及其左皇后馮小憐,右皇后穆黃花等被押解到長安。
 
不久,高緯被殺,馮小憐被當做戰利品,賜給代王宇文達為妾。宇文達非常寵愛她。宇文達的正妃李氏,是李詢的妹妹,她與馮小憐爭寵,馮小憐恃寵,幾乎把李氏逼迫死。隋取代北周後,馮小憐再次成為任人宰割的羔羊,隋文帝把她賜給李詢。李詢的母親知道馮小憐曾迫害過自己的女兒,乘機對她百般虐待,「令著布裙配舂」。不堪凌辱的馮小憐最後自殺而死。
 
 
唐朝大詩人李商隱和李賀都曾作詩來諷刺馮小憐和高緯的荒淫無道。李商隱寫了兩首名為北齊的詩,李賀則直接將詩句命名為馮小憐。
 
北齊其一
一笑相傾國便亡,何勞荊棘始堪傷?
小憐玉體橫陳夜,已報周師入晉陽。
 
北齊其二
巧笑知堪敵萬機,傾城最在著戎衣;
晉陽已陷休回顧,更請君王獵一圍。
 
 
感想:大家有沒有發現歷史朝代滅亡,很多都把罪名推到女人的身上,什麼淫亂昏庸等等,但事實上這些女人沒有任何的權力,她們的權力都是由皇帝所賜,如果有一個不同意,她們的所要求的完全不可能達成,所以史書描述的多半有不公。
 
馮小憐如果是大戶女子或是平凡女人,而不是被賜到帝皇之家中,搞不好也不會被揹上一個罪名,她服侍好皇帝高緯,讓他龍心大悅,也是她身為嬪妃的責任,除非之外高緯聽了她的意見,而導致兵敗國亡,實在是被扣上一頂大帽子,最終下決定的是高緯。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