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問從佛山逃到香港重新開始,想要開武館收學生來維生,於是在一個頂樓的天台開始教學,並收了數名學生,也展開了他的武館生涯,其中有一名徒弟為黃梁個性傲氣自負,充滿了少年人的年少輕狂,因為與洪拳的弟子們互相看不順眼,在漁市爭吵打架起來,被一大群由洪拳弟子阿基帶頭的人圍毆。幸好葉問前來解救,打退了這些人,這時候他們的師傅洪震南就此登場,並且開始質問,雖然金山找幫忙說話卻理虧。
 
因為這裡的生意還有各有武館,等等的地方都是由洪拳的洪震南一手包辦,並且保護他們,雖然洪拳的弟子有錯在先,可是詠春的弟子也有錯誤,可以說是雙方面皆有問題,洪震南雖然以心向弟子這邊的立場說話,可是並沒有大欺小人多就是對的,以強硬的態度將雙方勸離開。所以沒有進一步的衝突,聽聞葉問也有開拳館,所以要求他加入他們香港的聯合武館,可以得到應有的保障,像是職業公會這樣的地方。
 
 
「想開宗立派者必須先在一柱香的時間內接受各門派的挑戰而不倒。」可是葉問不願意繳保護費,認為洪震南是在斂財,加上自行開業什麼要多付這筆錢,於是兩人言語擦槍走火互看不順眼,但卻沒有勉強葉問,只淡淡的說,好啊但必須經過眾拳師的擂台賽,才可以開宗立派。於是葉問到了會館跟拳師們對戰,沒有想到力壓四方,逼的洪震南必須親身上陣,雙方你來我往平分秋色,在有限制的範圍裡,展現洪拳與詠春的奧妙。
 
可惜洪震南的身手雖然不差,畢竟年紀大了加上有病,每隔一陣子就會因為疲累氣喘,這時候就需要休息加上喝藥湯,才可以緩和下來,詠春以快速輕巧連環的拳法為主,洪拳則是剛猛霸道大開大擴,各自擁有精妙之處,面對著葉問的不繳納並沒有強逼。可是在這個收保護費的背後,實在有他的苦因,要運作這個組織需要經費,要養旗下的弟子,他們是要吃飯的,不可能跟著他要喝西北風,照顧他們正是師父的責任。
 
洪震南看似霸道用自己的權力壓人,但他也有苦衷之處,原因就在於香港的局勢,一九九七之前都是由英國統治成為殖民地,所以華人的權力都是被限制住的,所有的官僚都是英國人,要做什麼事情包括開武館在內,都需要鬼老的同意,不然他們都不行開設。為了維持香港武館與駐港英軍之間,他可是忍氣吞聲,一切以大局為重,尤其探長肥波的上司,衛警司更是貪婪死要錢,不肯與他們共同分享這一份利益,因此鬧得不愉快。
 
後來葉問的弟子與洪震南的弟子,於天台附近大打一架,更因為如此失去了自己的武館,只能夠在街頭教拳,雖然如何洪震南卻沒有落井下石,還是有什麼其他的態度,照理來說應該是火水不容見面有些尷尬,但洪雖然沒有說,但他認為這只是年輕人吵架,不應該鬧大。後來街上見到了葉問,只是以正常的問候為開頭,了解他的情況,並且請他到家中解決問題,也就是切磋,卻被葉問以你認為跟家人吃飯重要,還是分勝負重要拒絕,
 
後來與葉問的態度明顯軟化下來,可以見到洪震南並不是不講理的人,而是他有自己的見解與立場。
 
幾次想要發作卻被肥波勸阻,也冷靜的思考下來,吞下了這口氣,如果惹怒了衛警司,他丟了頭路不要緊,最重要的是底下的弟子,叫他一聲師父,就要保全他們的生活,不可以因為一口氣,讓他們流離失所,後來他們共同舉辦華洋拳賽,大收門票來賺錢,卻沒有他們的份,只好當成宣傳。沒有想到世界拳王龍捲風,在拳賽中污辱中國武術與嘲笑洪震南,把中國武術當成猴子般的把戲引起眾怒,身為香港武術的龍頭,指名向龍捲風挑戰
 
「為了生活我可以忍,但污辱中國武術就不行」這句話更是道盡洪震南身為武術家的尊嚴,平常為了大家的飯碗,他不得不忍也是為了底下的人,可是一旦把他視為精神信仰文化的一切,給踩在地上踐踏當成垃圾污辱的話,就已經到達不能忍受的地步,因為人是有底限的。於是洪震南與龍捲風展開了中洋大戰,也是一場為了中國人的面子而戰的拳賽,雖然雙方在一開始算是有來有往,可是因為體力不夠而落敗戰死於沙場之上。
 
 
「洪師傅!不要拼拳,攻他中路」雖然葉問一度阻止他繼續他打下去,可是因為身為中國武術家的尊嚴,不得離開能夠證明自己的地方,直到死戰為止,雖然有人覺得這樣子很笨,卻不能說他做的事情是不好錯誤的,為了維護尊嚴在在不惜。每次葉問二都覺得洪震南才是主角,因為每個人想要扮白臉,來讓自己不被人討厭,可是總要有黑臉存在,才能夠撐起大局,這類人雖然不受全部人的歡迎,卻不能缺少了他。
 
洪拳也有抓奶龍爪手?
 
地球只有一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任孤行 的頭像
任孤行

任孤行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