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電影板有一個關於國內電影的討論,由電影劇情變成台灣電影很差勁,然後轉變成台灣的髒話很低俗卑下,不應該出現在電影裡面,台灣的電影就是因為愛用髒話梗,所以水準才低劣,走不出國際市場,試問這到底有什麼關係,這根本是八杆子打不著的事情,為什麼可以連在一起。其實筆者也同意髒話的梗不宜太多,可是還是要有,多一點也沒有差,畢竟這是一個鄉土民情的事情,如果有人一輩子沒罵過髒話才奇怪。

 
事實上國外的電影,也有很多俚語與髒話,低俗的程度不輸我們最髒的髒話,像是什麼給狗怎樣怎樣的,還是動物的排洩物,甚至是是一些性器官等等,這一些就很有水準以及有文化性嗎,事實髒話就是用來發洩情緒的,並不是什麼文人雅士唸幾句風花雪月的東西。髒話到底要有什麼意義,或者是說它們在我們的生活當中又有什麼必須存在的理由,就像我們做一些事情、為什麼要這樣做,因為、就是這樣做啊,沒特別的理由。
 
當然有很多的國外電影是不會進來電影的,因為必須細濾過後精挑細選,才有可能機會看到聽到摸到,就像是有人說國外的音樂是比我們優秀,但他們可能沒有見過,所謂的外國的芭樂音樂,論擺爛的程度可是不輸我們的爛音樂,只是他們物博地大,有較多的選擇而已。所以用由別人的選擇出來的例子,來跟沒有經過選擇的例子,做一個相互碰撞,並不是一個很好的事情,我們能夠看見國外大部份的好,卻看不見他們大部份的爛。
 
畢竟沒有一個國家會宣傳自己的壞處。
 
我們的生活也四處充滿髒話,不高興生氣時,也會來一句髒話,情緒激動時更會一句髒話,有時候髒話也比較像一個語助詞,只是習慣性的加上去,就像有些國家地區,會在文字的後面加了一些結尾字,也沒有任何的意義,只是順手剛好罵了一下,並沒有任何值得研究的細處。在現實中沒有罵過的人,到現在還沒有遇到只是罵多罵少而已,這也是所謂的看場所說話的藝術,一些比較安靜的場所自然不適合,可是在朋友之間卻是相當適合。
 
還有、不是看不懂聽不懂的語言與文字,就不叫髒話,為什麼今天會有人覺得罵外國的髒話,會比較有水準,筆者自己分析出幾個原因,一是崇拜外來文化,以前哈日現在哈韓,至於歐美文化,是一直沒有衰退的,二是自卑,認為自己的語言與國家文化是不好的,所以拉抬外來文化打低自我文化。三是自認是有水準的人,那些什麼髒話與次文化都是低俗的東西,不堪入耳,四是什麼也不知道,就盲目的跟著別人一起瞎起哄。
 
由髒話可以看出一個國家的文化與生活環境,就像美國有幹狗屎婊子,跟我們也沒有什麼不同,一些話甚至是不堪入目,日本有混蛋白痴畜生蠢材,由此看出日本文是很含蓄的,連罵人也用內斂的方式罵,台灣人則是以幹為主體,表現在我們具體生活上,也可以是動詞與名詞。所以髒話滿天飛並不是一種很奇怪的行為,甚至在人與人的交流當中,少了那麼一兩句的髒話罵出來,就顯示不出無法用言語說出的情緒。
 
至於罵髒話到底是好還是壞,那就真的是一個人內心的主觀,認為好就是好壞就是壞,見人見智,創造這些字的人,可能當初也沒有想到會拿來做些用途,要怎麼用或是如何認知,大家心中都有一把尺,就像是跟一些很相好交熟的朋友,總是要互罵個幾句才爽,這也是無傷大雅,可是用來罵不熟的人就是污辱。髒話是不是專門用來罵人的,這也不見得,有時候不帶髒的髒話那才叫惡毒,用來罵人的言語文字就是不好,並沒有分髒話還是其他的字眼,
 
順便分享一下,筆者之前在臉書貼的文章,不喜者按上一頁:
 
幹你娘老雞掰
是一種後現代社會主義藝術的縮影
幹你這兩個字 我們能夠看見
憤怒 生氣 性慾 激動 多種的情緒
加了之後就有了生命 變成了幹你娘
當情緒有了生命之後 就生動彷彿活物
 暗有所指 是一種對過去威權社會的反抗
在現代化的社會 依然存在 不能挑戰的對像
雞掰 是對異性的鄙視及渴望 妄想與現實的衝突
老雞掰 破除所有枷鎖與限制 衝向自由
這就是藝術的表現
 
所以我們能夠從 幹你娘老雞掰 六個字
找到這個社會的平衡點與傾斜的地方

    文章標籤

    中國字 髒話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