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田京一要回村補血的路上,突遇神秘刀客萬朔夜擋路,同樣是刀客卻是不同,京一的雙刀真的快到令人眼睛都眨不上啊,雙刀舞動的像是活了起來,其中利用腰帶來甩刀的手法,還真是令人驚艷又大呼過癮,雙刀流可謂是發揮得淋漓盡至,無可挑剔的好。這一段武戲完全展現了速度感與肉搏兵器白熱戰的刺激,你來我往好不過癮,雖沒有擦出萬點金星,可是砍擊到的時候,好像砍中的是外面的自己,有一種超級的舒暢。
 
這一段武戲可以說是必須看的精釆。
 
網中人的身世越來越清楚了,面對著黑白郎君的分身,與魔司令一起來搶奪幽靈魔刀,網中人用掌的方式很特別,突爾交叉突然亂掌揮擊,乾淨俐落配上偶爾來的氣功,雙方戰的激烈,白狼用背面對網中人,反而攻擊的樣子也非常的細緻,全身上下沒有不可使用的武器。魔司令與月牙嵐二師姐大戰,網中人這邊大殺四方非常的過癮,展現他身為黑白郎君勁敵的功底,面對一堆敵人不但沒有畏懼,還增生了不少的戰意。
 
「大師兄回來了」如此如此這般這般,梁皇無忌不愧為是靈異最高的暫時領導人,一出現就解除危險,還跟二師姐你儂我儂一番,了解發生了什麼事情,傲嬌的白狼與天然呆的黑龍,兩個人又吵架了,白狼嬌嗔一番討厭人家不來了,展現他的嬌氣。溫皇與冥醫看來他們之間關係不淺,並且是故交,看似被利用的鳳蝶,其實還是受到溫皇的關心,三途蠱爆發之後,雖然嘴巴上碎碎唸一直說是挑戰,可是不忍讓鳳蝶死掉。
 
狼主渾然不然在眼前的是自己的兄弟,躺著的也是兄弟的兄弟,兄弟的兄弟雖然不是親兄弟,可也是兄弟,重傷的藏鏡人躺在床上近況不好,兄弟之爭,在這邊也有巧思存在,對於檯面上目前的史艷文,有些巧妙的不同,跟以前的史艷文,可以從蛛絲馬跡看出來,是不是有那麼一些不同。跟藏鏡人關係密切的憶無心,終於遇到真正的至親,可是依然被瞞在骨子裡,對於這方面的描寫,可以看見史藏兩人的用心與無奈。
 
鬼夜丸看起來越來越萌了,被一個小女孩纏的要死,狼主差掉被兄弟拐,險險被人栽贓,這一個史艷文看似賣兄弟的功力相當的高,令人啞口無言不能反駁,而且說話的技巧與騙人的功力相當的高,也不忍心拆穿這一個圓謊,令人心痛的一刻,身為長輩的他們希望憶無心遠離江湖的風波。西劍流眾人終於要離開中原了,這一條線總算要收了,而且收的相當仔細完整,雖然令人不捨,可也算是乾淨俐落,大部份的人都沒事情。
 
這邊的鏡頭在說到重要處,特寫眼神很用心。
 
從魔司令的口中知道原來他與網中人的故鄉,都是出自魔界,而且梁皇無忌的真實身份,原來他是魔之左手邪神將,與魔之右手妖神將齊名並稱,他們的上司是帝鬼,兩個人不同的地方大概就是,左手是草食性,右手是肉食性的,原來大師兄也曾是有這樣的一天。銀燕的話語相當有意思,這一段戲的設計很有涵意,問史艷文為何只關心兄弟,不關心自己的兒子小空,如果有一些想法的觀眾,應該知道有什麼端倪。
 
「以我軍師大人的名聲發誓,一定要把真正的溫皇抓出來」看透真相的是,一個看似東瀛軍師的男人,他的名字叫赤羽信之介,在他的眼裡溫皇不只是一個人,而是數個人,其中有他的樁腳,還有老朋友,更有乾女兒,還有溫皇本身。溫皇與軍師兩個人互打嘴砲,漸漸理清了真相,當初發生了什麼事情,就像是推理與反推理,針鋒相對之中也有你我惺惺相惜情不自禁之意,兩個人越靠越近,感受對方溫暖的氣息心跳不已。
 
溫皇目送赤羽的離開,仍然是依依不捨,大唱「好想你啊,我好想你啊,失去了你我要怎麼辦」。
 
正妹果然是人人愛,兩個男人爭來奪去,都是為了鳳蝶,看來溫皇這傢伙實在是嫉妒心非常重,果然是一個心機目小溫,溫皇也從白色洗到目前的黑色,甚至不知道是什麼顏色,也從幫助中原的神秘客變成坐擁勢力自重的還珠樓主,都只是他的一個遊戲,一個玩了十年的遊戲。雖然這幾段戲有些冗長,可是完整把溫皇身份的真相給描述的很清楚,起承轉合,到了轉合的部份,對於溫皇的想法改變也解釋的很讓人明白。
 
終於到了揭開真相的時刻,如何對戰犯西劍流的處置,中原人的反應果然是還是欺善怕惡,當初西劍流為惡的時候也沒有站出來,等到西劍流成為落水狗的時候,才想落井下石錦上添花,群眾的醜惡與無知嘴臉,他們只知道爭取自己的權利,不知道該站出來反抗罪惡。宮本總司成了代罪羔羊,這一個橋段的轉變很合理,不會讓俏如來無法下台失去了支持,也可以繼續為了中原武林奮鬥成為群龍之首,群眾是不聽道理的。
 
蘿莉版祭司終究無法出現,不應該啊。
 
眾人的一片苦心,都是為了讓俏如來頂替史艷文,成為中原的領導人,一連串的苦心都是為了令他能夠獨立自主,也到了世代的頂替的時候,可是中原人對於這幾件事情的背後並不單純,史家父子又不能不講理,有時候越講道理的人越是啞口無言。一下子變成漢奸、一下子變成英雄,百武會與中原的群眾,一向都是善變的,就像尚書大人風往哪邊吹就往哪邊倒,非常的機靈啊,見到是可造之才馬上搶著搶馬屁捧起來拜。
 
可惡、有電燈泡,梁皇無忌想到能夠跟二師姐兩個人獨處,沒有想到有燕駝龍這一個傢伙在,只能夠認真的述說當年魔界發生的事情,看來當年的魔界是非常的兇惡,入侵的人馬龐大異常,他們的入侵也只是時間的問題,原來妖神將能夠帶領十二萬人的軍隊,看起來本事很足。依照戲劇的潛規矩,找不到屍體就不算死,就算受了多少的重傷也是,大師兄擔心的事情終於要發生了,也帶來關於九龍天書這方面的推進。
 
女暴君真的是一個很恐怖的母老虎,軟言軟語行的都是殺人之事。
 
人氣王劍無極看來變成一個木頭人了,感人的兄弟之情依然賺人熱淚,就算不知道要用多少的時間才能夠恢復,還有女忍者霜對於自己人生方向的改變,都很令人動容,對於感情細膩的寫法,一向都是金光的優勢,不論是多小的角色都有自己的性格與故事,還有後續的發展。琉璃樹下的擦鏡人,是當初提示俏如來改變風格的神秘人,他用他的智慧提點了軟弱並不能成事,但也不是壞事,必須剛柔並濟才能夠就事成事。
 
新場景梅香塢出現,也是江湖豪客喝酒放鬆玩樂來臨之處,除了美人如雲之外,還有一個勾人魂魄的歌姬聆秋露與美麗雙重性格的老闆娘戀紅梅,每一個地方都有自己的規矩與行事方法,這一個老闆娘令人捧著肚子哈哈大笑,明明溫文優雅瞬間轉變成深魚巨魔,難怪說女人翻臉像翻書。聆秋露應該是出來打歌的角色,話說這應該是黃鳳儀鳳梨姐姐的歌聲,令貴客們失魂落魄不能自己,很有江湖味的設計劇情,令人輕鬆不少。
 
中原領袖之俏如來的飄浮奇幻旅程,魔之甲的即將出現與神秘的減門血案,令武林增添詭異的氣息,為了接下來的變局,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盤算,琉璃樹下的那人幫忙與不幫忙。溫皇表示:人家得了一種病,一種不懶惰待在家裡當宅男就會死掉的病,鳳蝶與神蟲溫皇之間的牙尖嘴利,久違了好懷念,兩個人互相聊天互相挖苦,還珠樓的生意又上門了,又展現溫皇的神通廣大,什麼都知道什麼都能說,是他一切的莫測乾坤。
 
很多人覺得這兩集有些沉悶,可是個人倒是喜歡這種劇情,完完整整的收線埋線,把之前的劇情收乾淨,又舖設了新的劇情,沒有草率的處理方式,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細節,卻令人看的舒服又不會前後矛盾,雖然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方式展現,可是這樣有這樣的好。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