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一個開頭,筆者先寫引子就好,應該有不少人知道,自己對魏晉南北朝有特殊的喜好。


大家都知道三國歸晉,晉武帝統一中國,東漢之後的亂局終於一統,其實就能力而言,晉武帝司馬炎不是那種天縱英才的領導者,只是運氣好就剛好碰上這末期的政治氛圍,然後就統一了,為什麼這麼說,因為除了統一中國之外,也沒有做多少好事情,後宮達到一二萬人多,就算每天一個也需要輪數百年。聽從枕頭風與大臣的言論立長不立賢,太子司馬衷,也就是後來的晉惠帝,有一句千古名言由他誕生,何不食肉靡。

意思就是,沒有飯吃,那何不吃肉呢,雖然史書把他寫的活像個白癡,歷史上皇族都有專人服侍,吃飯如廁洗澡之類的,可是他連一些完整的思想也表達不出來,都是由旁人來轉述,這樣的話還沒有什麼事情,問題就在他的皇后賈南風,又黑又醜又嫉妒,還擅權亂殺政敵就算了,連一些大臣也不能免於殺手。晉武帝可能看上的,是惠帝的兒子司馬遹,司馬遹幼年就表現出聰慧,可是司馬炎沒有想到,大臣們太沒有用,媳婦太兇狠。

導致外戚集團把權之後,司馬氏宗王有所不滿,事實上這些人也不是什麼忠君愛國的人,當初晉朝創立時是想要讓這些同姓的宗室,把持這個家天下的夢想,在數百年前就有同樣的例子,西漢草創時也是劉姓王把持各封國的政務,在漢文帝劉恆時這一些封王,因為封地被削有所不滿。懾於文帝的威嚴與能力不敢有所反,漢文帝是怎麼削減的,如遇前任國主身亡,有幾個兒子就把土地就封給幾個人,這樣實際上擁有的權力可以說是越來越小。

終於在漢景帝時,諸劉姓王聯合反漢,就叫七王之亂,題外話一提,漢景帝劉啟很兇狠的,小時候跟吳王劉濞的兒子下棋,爭吵過後就打死劉濞之子,這也是造成反心的開始,不過還好劉啟的能力強,也有不少可用之將大臣。晉惠帝並不是什麼活動性的植物人,頂多就是智商遲緩一些而已,不過司馬炎將帝位傳給他,可謂說是一種大大不智之舉,司馬直系血親有很多如狼如虎的王爺,傳位給司馬衷,後來的賈氏亂權也給他們一個很好的機會。

西漢七王之亂後,晉朝又要來個八王之亂,這方面就不解釋,反正一查就有,反正就是不同封地的司馬王爺,都想要透過勤王之師成為晉室之主,有趣的是他們都沒有打著想要稱王的意圖起兵,都是清君側除佞后,沒有一個人真正說出自己的意思。打來打去好不過癮,那司馬起又換另一個司馬滅,反正晉惠帝就像人型立牌一樣,而且是那種師出有名的招牌,拿來當成工具輪來輪去,直接到來沒有利用價值了,才被廢後被毒死,結束他可憐的一生。

這時候晉朝的國力早就被掏空了,事實上在司馬炎還在世的時候,就有這樣的徽兆出現,大臣們都不專至於朝政,都在比有錢炫錢,像是有一個叫石崇的用蠟燭代替柴火煮飯,叫王愷的用糖水來洗鍋子,有人一餐就要吃掉數萬錢,當然石崇王愷只是一個舉例而已。只是部份的大臣就如此驚世駭人,更不用說其他的官員了,都在比排場比誰有能力,在這樣的氛圍之下,雖然說無傷國力,但已經失去進取的能力了。

晉懷帝司馬熾接位,他是司馬衷的弟弟,其實根本輪不到他坐這個位子,只不過前面的兄長及直系宗室都死光光,才到他這個二十五子,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基本上接近百萬的晉朝軍隊,還沒有任何的戰事發生,光在內戰之中就耗盡了。為什麼匈奴與羌族聯合滅亡西晉叫永嘉之禍,根據年號而定,當時的年號就叫永嘉,跟後來北宋的靖康之恥一樣,懷愍二帝也跟北宋亡君徽欽二帝一樣,被擄到北方當成戰利品玩弄。

雖有巧合,不過最不同的就是,宋朝的朝政是徽宗親自敗壞的,見金兵打來情況不妙,立刻傳位給欽帝當他的太上皇,晉朝的朝政確是晉惠帝時被虛耗而光,晉惠帝沒有做什麼好事,也沒有做任何壞事,都是被權臣將領所左右,到死前都是傀儡,到了懷帝時已經像是收拾一個爛攤子,無兵可用無財可耗。

很多史書常說,由於外族侵入,所以我們偉大的中國之師,要將他們趕出中原的土地,他們有多殘暴,姦淫擄掠無所不作,非吾族類其心必異,最好能夠讓他們滅亡,不然就要令他們臣服,這樣聽來外族是不是很可惡。可實際上幾乎都是中國朝代的軍隊去欺壓他們,要不然就是飢荒沒有飯吃,只好淪落盜賊去中原搶食,當然也有很多在中原地帶生活久了的胡人,胡這名字就是貶意,很多外族都過著被欺壓的生活,所以當他們有機會時就會爆發怒火。

接著就是永嘉之亂,五胡接連進入中原,形成南邊是東晉創立北朝是無數的外族廝殺對抗,成立自己的國家,甚至一個族就能成立數個國家,誰也不服誰,北方漢人就像夾心餅乾,成為這片大地的基底,前秦先統一北方,戰敗分裂成五胡十六國。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