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東野圭吾的偵探伽利略系列作,跟其他幾部作品一樣,沿用過去的劇情與設定,如果有看了過去幾部伽利略的作品,也會很驚訝,關於主角物理學家湯川學的改變,他好像開始變成一個蘊含人性的關懷者,事實上不然,只是沒有把很多湯川學的另一面給揭開。原本印象中給人冷硬理智的湯川學,再一次又一次的事件中,漸漸懂得將科學衍伸到另外一個角度上,沒人性與有人性的他,到底哪一個才是真正的他。

東野圭吾也強調人性是一種科學,透過湯川學這一個物理學者的口中,人性有千萬種變化,人為什麼會犯罪,就算想要犯罪也經歷無數次衝擊的考慮,畢竟犯罪不是像是做一件如吃飯喝水般簡單的事情,做了一定會改變人生原本的走向,可是卻有不能不做的覺悟。犯罪者與被犯罪者的關連,往往就像影子與人的契合,事實上大部份的犯罪,都是來自於衝動,不可能像是偵探小說一樣,每一個的犯罪者都有極度慎密的計畫。

到底愛情是怎麼樣個一回事,愛情到了一個程度是不是就是結婚,進入了婚姻就生了小孩,才叫組成一個家庭,死者真柴義孝就是這樣抱持這樣的觀念,才跟女性在一起,就是為了生小孩不是為了愛情,愛情對他來說是一種不可靠的行為,老婆就算再親密也只是外人,唯有兒子才是留著自己血脈的親人。這樣的愛情對女方來說,是一種痛苦與折磨,就算這樣的老公再完美再無缺,也依然感受不到任何的幸福,只是假面。

看到最後面會覺得怎麼會有這樣的詭計,能夠在一年之前就可以殺人,卻要克制自己不搞砸了,但是只有親愛的不說出那句話,他們就會一直愛下去,跟書本封面所說的相同,親愛的、再多活一天吧,這是我能施捨、最後的的憐憫。愛有愛深、恨便有多深,可能有時候自己並不知道,為什麼會那麼恨一個人,可是恨也代表在乎,愛與恨是一把劍的兩面刃,義孝的愛情就是雙面刃,就算綾音知道她也像飛蛾撲火般不顧自身。

從開頭到後才揭穿的詭計,讓這個殺人犯罪變成完全的犯罪,就算讀者知道太太綾音是最大的嫌疑犯,經過抽絲剝繭的檢查,有動機可是苦無證據的情況下,還是無法將她視為兇手,尤其是表現出來的柔弱與嬌美,令人無法將她想成會犯罪的人。也會驚訝她處心機慮的也是為了跟義孝生活結婚,為的目的竟然是如此,矛盾又令人難以相信,在一年之中有多少的時間可以動手,只要兇手想義孝隨時都能死,也隨時在掌控之中。

一向以冷靜理智為優點的資深刑警草薙俊平,這回似乎愛上這次殺人事件最大的嫌疑犯真柴綾音,成為這本小說最大的爆點,人在喜歡有好感於對像的時候,是否還能平等公正的去思考,考驗著身為刑警的專業,在這一個沒有戀愛過的男人,也看到難得的景象。不過可惜的是結構有一些鬆散,一直圍繞在真柴家身上,把一切的證據與事件全部投諸於上,從綾音的娘家到真柴義孝的交往背景,到了義孝曾交往的對像上面。

使用倒敘法來讓事件越來越清晰清楚可見,一些如同蜘蛛網細致的線索,薄弱到就算注意它也可能無法了解真相為何,湯川學利用他科學家的精神,先假設再推理最後實驗,直接到實驗有了結果才有了普通人思考盲點的。東野圭吾本身就是就是一個物理學家,所以能夠以這種科學的角度切入,每當有事件發生時,這些擁有極度冷靜理智的思考性推理,也是湯川學的本身所擁有最令人佩服的智慧,他的智慧並不是突然竄出,而是經驗過實驗與求證。

這本聖女的救贖以一個觀眾的角度來說是好看,不同的角度看待愛情,為什麼有人選擇相信愛情,為什麼有人奮不顧身,就算受傷了也在所不惜,對某些人愛情就像雞肋,等到食之無味時,棄之也不可惜,到底愛情是不是一種科學呢。但如果能夠一些支節處還有過去的事情做一些刪減的話,那精釆度決定會上昇不少,也不到難看的地步,有一些可惜就對了,可是刑警草薙俊平的戀愛就這樣萌生,又這樣幻滅了,有一種新鮮感。

PS:這本聖女的救贖也買了一年多了吧,現在才拿出來寫讀後感。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