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捨收錄在無非文化的龍圖霸業原聲帶壹當中。
 
曲/編曲阿輪
二胡/楊思雄
 
 
這首配樂雖定義為憶秋年身亡曲,可是最早出現在月靈公主與孤跡蒼狼的故事當中,不過這兩段故事都是悲傷收場,算是非常的合適,而且不只是在龍圖霸業中使用,有非常多的場景,只要是悲傷收場的結尾都曾經播放過。月靈公主家破人亡被迫流浪,只為了孩子的生存,不惜把自己的骨肉送走,寧願遭受非人的痛苦,也要活下來,甚至化作了其他的身份,記得這一段劇情雖然不算重要,但也是深刻。
 
曲折的身世背景,加上不幸的際遇,成為了月靈公主一輩子最好的寫照,化身變成毒蠍女,看起來心腸恨辣的施毒下,其實是個保護自己的羅網,在還沒有跟自己的孩兒相遇之前,她不能死,最後遇到了卻不能說出,只能把這份心情,往心中吞忍。可惜的是,她所期待的,終究也只是夢幻泡影,消逝在空氣之中,為了心中的摯愛,犧牲了一切,甚至是自己的性命,也不在意,只有無限的愧疚與悲。
 
再來則是憶秋年之死,在他的屍體飄出,被至友風之痕抱住的那一刻,突然間的引爆,造就了陰謀的開始,我們可以知道「不捨」是用在悲傷的曲終人散,並不是一首會讓人開心的配樂,因為會勾動聽者心中的記憶,或許我們都曾有過的慟。不捨、就算再不想捨去,不願意承認,終究會有逝去飄散凋零的一天,也許常常在選擇中渡過而不知情,這名字真的取得非常好,非常的符合配樂的主題。
 
剛開始的鋼琴,就把那種濃愁在心中化不出的情結,給打上了屬於楓紅枯葉冬風,花已殘的氛圍,好像是在說,這一切早晚都會變成昨日黃花一杯黃土,景色也變得枯黃,似乎在說何必開始,那是結束的前奏,沒有開始何有結束。接著的二胡,除了把情緒給打開之外,也試著釋放屬於「悲」的氛圍,二胡本身就有種尖銳高亢的情感,如果用人類的具體化說明,這個聲音是什麼的話,大概就是傷春悲秋。
 
不論是鋼琴古箏二胡,電子鍵盤的音效,雖然有一些電子音效存在,卻不影響整個曲子聽起來的感覺,這算是很奇妙的地方,相反的還帶有些許的鄉愁,令人不敢接近,就像是離開故鄉已久的浪蕩遊子,在踏入既陌生又熟悉的故鄉前,總會猶豫著是否進入,還是離開。就怕自己印象中,早就不是這樣的情景,也代表人心中那一份,不可言諭,有時候無法說出的抑鬱,只能夠在胸口積累,揮之不去。
 
每一段的間奏與主奏之間,都有很簡單的連接,節奏並不快,應該算是慢,不如說是醍醐合味,速度剛好的情況下,就把想要表達的,用音符直接劃出,那一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緩,緩的厚實有力,就算速度不快,就算到了最後依然保有最先的氣氛。不捨是一首悲傷的配樂,可是沒有很故意的去營造,用力的甚至是激烈的,演奏出哀的氛圍,只是淡淡的以旁觀者的角度,點出最適當剛好的距離。
 
每一次聽這首配樂,就會勾起無限的漣漪,就像一顆小石子丟到寬闊的水面上,石子不見了,造成了波紋的餘波盪樣,慢慢的影響到了全面,最後在無聲無息的平穩,二胡與古箏是內中的靈魂,不可缺少的一份子,可是鋼琴與其他的打擊樂器,如鼓木魚等,無一不是加分的因素。聽起來不擁擠的配置中,每一段彷彿有不同的故事,故事或悲或憂或鬱或沉,但終究有開始與結束,等待前來聆聽的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任孤行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