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陽武曲是真的生氣,這點是相當的肯定,可是別忘記他背後有幽蘭孤芳君,幫他統合協調仙島勢力,讓他無後顧之憂,看似匹夫之勇魯莽行動,可是他的行動都命中要點,讓反抗聯軍只能夠佈計反擊。這邊的武戲中規中矩,但用慢速攝影特寫動作就是爽快,好喜歡這種特別放慢動作的鏡頭,仙古狂濤有特別多這種拍攝手機,包括開陽武曲每次出拳,那次氣功的特效加上動作,很過癮啊。
 
話說逍遙無德功這麼強,為什麼阿窮這麼弱啊。
 
佛國新角色優缽曇摩,是個很誠實的人,應該說他的太坦白反讓有點心機者很難承受,會認為自己想太多,而他們的豁然是來自修行,對他而言一切都有為法,有緣則來無緣則去,而且他看似誠實,但有種沉重感。給人有種最好不要對他說謊話,雖然能夠騙他,但是他發瘋之後就會亂砍人的壓抑性格,這次的出現也帶來以往的設定,地門的無我梵音原理可能跟擺渡一念有關係。
 
華山現今掌門寇香引,可能是墨家的口水吃太多了,從他登場到現在就開始懷疑,明明有不錯的武功跟智慧,但為什麼汲汲營營在神尼懸蕭的身邊,擔任一個跑龍套的角色,然後仙島又知道他們的行蹤,所以懷疑新角色也不奇怪吧。仙島的七瑤光破軍藺幽蘭,沒有前幾位七王的明顯性格特色,內斂及沉穩,不過看來跟開陽的關係也只是合作,她只是盡自己的權責,有種中立感。
 
墨家中人的談話果然是黑啊,基本上在仙古狂濤看到老二五姨老八的對話,就知道他們又要互相嗆聲了,而且他們的嗆聲都不是直接了當,都需要拐上好幾個彎才能夠聽懂意思,動不動就想洗臉彼此,偏偏每個都厚黑的要命,嗆了半天還是假裝聽不懂。五姨真的是從頭到尾都忠於利益的一個人,從開始到現在都沒有改變,一旦發現無利可尋就會放棄現有方針,投奔下一個佈局。
 
計謀之始、是要讓敵人知道你的下一步,然後再去推算出對方的下一步,高明一點是讓敵人第二步,更高明的則是讓他們知道第三步,接著小心預測敵人以後的每一步。這樣子敵人為了要知道你的每一步,所以必須配合你的步調改變自己的計策,而不能夠脫離你的節奏,這就像是明明知道眼前的餌是敵人所設,可是肚子餓了卻不能不去吃它,所以設餌的人跟咬餌的人是一種角力。
 
如果仙島依照先前的戰術,不想要放棄一切,想要保住手上一切的風格進行侵略戰,那確實是會被中苗聯軍牽著鼻子走,想要防守的地方反而會製造出更多的破綻,那不如讓破綻可以在受控制的範圍內,照著仙島的計畫行動。孤芳君這集的目標有一個很重要的點,就是他們始終佔據了優勢,擁有龐大的軍力與將領,甚至還佔據了各處要點,如果照先前一個一個防守,一個一個反擊。
 
這樣子仙島反而失去了原本的優勢,只能夠被中苗聯軍的遊擊戰被動防守,可是孤芳君上局下棋的暗示很清楚,就是中苗想要讓仙島進入他們的棋局,跟他們的棋局對亦,於是他不打算對亦,同時又假裝跟他們對亦。多次的反擊都顯示仙島的被動,於是孤芳君不斷的放餌,中苗聯軍也是不斷放餌,雖然雙方都有咬餌放餌的動作出現,可是這時候比的就是誰的籌碼資源多,誰就有主動權。
 
弓狐無忌的確是讓敵人忌憚的一步棋,可是為了對付他就必須投入許多戰力,不然給他在戰局中偷襲,就會造成無比大的損失,孤芳君知道這點所以毫無顧忌的將這點顯示給別人看,甚至要他們越注意這點越好。照理說這樣的戰略是不合理的,不應該把自己的最佳戰力放出來給別人針對,可是如果是借力使力,跟據對方的計策順水推舟,而不是一開始就為了剿滅對方,是有特別目的的呢。
 
戰爭是不合常理的,就跟仙島所使用的擺念一念,地門的無我梵音,也不是合常理的東西,如何運用依靠許多條件,像是開陽武曲不斷征戰縮減中原勢力的窩藏地點,每一次的出戰都幾乎傾盡全力。這有兩種目的,一是真正的攻擊,如果對方不入套就是硬碰硬的剿滅,二也是真正的攻擊,如果對方入套了就是使他們集中並且失去根據地,只能面對面的進行消耗戰,擁有擺渡一念的對方絕不吃虧。
 
最後的一幕到底是幻覺還是真實,如果是真的話也沒有意外的地方,畢竟俏如來可愛的弟弟,對他不是很服氣,但另外的疑問是真的,那如何跟仙島牽上線的,所以將這一切都當擺渡一念的衝突比較合理。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