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二與五姨的開頭頗有效果,開始懷疑又出了什麼事情,解說羽國的歷史與王骨失落的時間地點等,基本上是補完羽國的路線,讓過去不曾知道的劇情有了認知,這邊剛好跟六弓禁道的羿鬼晨前後呼應。他手上的弓具又剛好是羽國王骨,在羽國的內亂之中,原來是落在他的手上,而且這可能又跟俏跟魚暗中有串連什麼,其實這邊也不用說什麼劇透了,因為編劇的編排已經把雷都爆光了。
 
冷秋顏並不會死,想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畢竟這角色有很多的懸念還沒有演出來,而且他的身分很敏感,在五姨跟老二之前的談話中,透露出他的身世一旦曝光,可能會製造出更大的風波,所以老二寧願被當成九算之恥。雖說齊神「辱」的劇情真的很糟糕,但畢竟是已經演出的橋段無法收回,所以只能夠彌補失算,話說這幾段武戲也只是流水帳,打起來雖還算是好看,但就普通。
 
真名奇客不染塵的鍛神鋒雙劍武戲,可能還比前面的混戰好看多了,至少操作雙劍跟劍繪江山如畫的畫面依然很美,完美的利用他身為鑄造師的身分跟敵人一戰,看到舊角沒有破格真的很放心這檔。不知道為什麼為人自傲又假掰的鍛神鋒為什麼會有莫聽何妨兩個女僕,每次還會吐嘲鍛神鋒,講出自己的看法,讓鍛生氣到不行又必須忍,然後搞笑的劇情,真希望這類的角色可以多留下來。
 
天璣動物園還真是一刻不得閒,底下有幾個手下就跟小學生差不多,也難怪身為動物園的園主金蹄戰馬操心擔憂,為了幾個不成材的手下每天都要控制場面,交待該辦的任務,不然後就會失控。真的不能怪金蹄戰馬獨厚弓狐,因為弓狐是一個沉穩獨當一面的人,驤龍雖然是當中的常識人,可是擔任一虎一狼的管理員就沒有多餘的心力,導致金蹄戰馬有心事也只能跟弓狐訴說。
 
比起開陽武曲,天璣祿存是真的苦啊。
 
比起天璣陣營手下令人操心,開陽陣營雖然較為強大且完整,可是最大的問題應該是開陽武曲本人,他的性格剛強堅硬,不容他人有任何的異議,前幾集被挑釁後做出失去理智的舉動,就可以得知一二。而他知道自己的不足,所以才對孤芳君的謀略言聽計從,從上集得知七王雖然團結合一入侵九界,可是基於歷史文本的影響,他們都知道陽開武曲司馬家族是外來的勢力有所防備。
 
六弓禁道的羿鬼晨與張引弦的對話,我們可以知道內中的成員其他成員翁翼生,也因為擺渡一念犧牲,天龍幫的前幫主何問天也再度被提出來,這可是金光超前段的劇情,真的很令人懷念,俏如來當時身邊的人也所剩無幾了。同時又轉入地宿跟天地不容客還有老二關心冷秋顏的劇情,天地不容客都鐵老二都是很關心身邊人的類型,雖然他們平常不表現出來,可是用行動來證明。
 
凡事不該完美只要達到目的即可,這大概是幽蘭孤芳君這集的重點,他們的擺渡一念可能真正出了問題,但他完全沒有想要掩飾這個問題,可能會是重大弱點的缺失,就有如猛獸傷口見血,可是他只是受傷,並沒有致命。敵人也會想辦法攻擊這個傷口,可是他的傷口真的有如表面上這麼嚴重嗎,如果攻擊牠的話又有可能被反擊,最大的可能性是這個傷口是故意誇大的陷阱。
 
無法遮掩不如乾脆曝露出來,並且將這個弱點大方的裸示出來,將弱點可以利用的效應發揮到最大,這樣敵人就會因此懷疑這到底是不是計謀,可是看到可以攻擊的地方又不能放棄這點,這也是種心理戰術。將原本要隱藏的事情大方給別人看,如果是一個正常的人都會遲疑,何況是智能高超之人,他們想必心生更多的想法,於是讓這個想法淹沒自己,導致自己的動作失去先機。
 
孤芳君所設計的行動簡單粗暴,可是計畫本來就是越精密越容易發生意外,必須有一連串的結合才可運行,其中有一個環節失誤就會失敗,之前俏如來的計畫就是如此,中苗陣營因為失去先機所以也只能以快打慢。可是仙島陣營看似有所弱點,墨家也針對這點攻擊,造成仙島陣營的損失,可是畢竟優勢還在仙島這一方,所以才能夠針對這點佈局,仙島沒有退路,所以要製造危機感讓仙島人團結。
 
這集應該是雷聲大雨點小,為了下一集做準備,前面幾集開陽陣營的謀士孤芳君似乎沒有什麼表現的地方,這集適時的展現他的手筆,他的計謀就跟他在劇中所說的一樣,他不打算跟人同下一個棋盤,他要當盤外之人。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