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是什麼時候,開始沉膩於自己是萬物之靈,世界的主宰這種優越感之上呢,是從開始有文明記載了人類社會的歷史,還是憑藉發明決定性的研究,讓人類擁有強大的武器後,或人類本身就充滿了對彼此的仇恨,所以才在定期發動戰爭血洗彼此。小說來自新世界便是人類在得到無可抗衡的力量後,對人類社會的本身進行破壞,甚至讓人類的文化制度整個崩壞,於是人類試圖在毀滅後重建文明。
 
 
 
 
翻開人類的歷史,就是一部血腥的字典,隨時都可以發現屠殺與滅絕寫成了字,印在上面的某頁之中,人總喜歡把一切光明正面,可事實上人類有毀滅身邊一切人事物的基因,最後卻靠少數人類的理智維持住,才不讓世界毀滅。而人類為了自己的私慾,甚至可以不顧後果強力推行,他們認為最好的選擇,也用了許多方法讓人們相信,他們這樣做是為了自己好,所以答應了這些。
 
 
 
 
 
 
 
 
 
 
來自新世界是日本作家貴志祐介所寫的科幻小說,於二零零八年發行。
 
二零一一年人類獲得了超能力(後稱咒力),爾後慢慢出現擁有咒力的人類,之後、一名擁有咒力的少年潛入深夜的大樓殺害十七名女性,於是人類開始反抗擁有咒力的人類,咒力者被攻擊後開始群聚反擊。他們想要淘汰沒有咒力的普通人類,世界發生了各種戰爭互相殘殺,人類社會就此崩潰,文明也消失掉,人類的數量也降到比原本的數量少到可憐的地步。
 
 
千年後不會咒力的人類完全減絕,因為咒力的影響,各類的生物變化成更危險的形態,故事述說住在日本「神栖66町」的小鎮中的高中生們,渡邊早季、清沼瞬、朝比奈覺、秋月真理亞、伊東守。在平常的校園生活中開始察覺了異狀,他們認為生活的世界有太多不協調跟奇怪的地方,像是咒力的使用,跟現有生物的奇模怪樣,還有隱藏起來的歷史,跟服從人類的化鼠等,令他們的生活開始變化。
 
 
 
 
 
 
 
 
以下用自己的想法立場看待:
 
 
 
 
 
 
先解釋幾個名詞會比較好理解,首先是咒力,比起超能力這更加強大,甚至有的人類所擁有的咒力,破壞力等於幾顆核彈,而且能力是沒有上限的,所以無法控制咒力導致失控的人類,有時就可以殺死上千萬的人。甚至咒力的流出會導致生物吸收咒力後,演化成跟以前不太相同的存在,但基本上還是保持原有的生物種類,人類甚至能夠用咒力改造動物植物的基因,令他們變成自己想要,有利人類的。
 
攻擊抑制跟愧死機構,為了避免擁有咒力的人類互相殘殺,所以在DNA當中加入對彼此的攻擊衝動抑制,無法對人類產生攻擊意念。愧死機構則是另外一項存在於基因的攻擊抑制機能,在企圖攻擊同類的時候,潛意識會讓人體開始停止運作,如果繼續攻擊則會死亡,但發動的時間不確定,還是人類還是有可能殺死人類,只是殺人後必需要面對死亡。
 
惡鬼與業鬼,惡鬼是先天缺少攻擊抑制及愧死機構的人類,面對殺害人類不會產生任何罪惡感,甚至也不會因為愧死機構而死,在過去一名惡鬼曾經殺死了數萬人之多。業鬼是無法控制咒力的人類,在無意識的時候洩漏自身的咒力,導致身邊的生物與非生物產生異形化,被異形化的生物會死。
 
化鼠是一種人類改造過的生物,人類最高大概人類的兒童標準,擁有跟人類相等的智力,有自己的文化與社會部族,對於有咒力的人類是百分之百服從,高等級的化鼠可以用人類的語言跟人類溝通。平常就是幫忙人類的任何工程,視人類為神明,化鼠的生殖則是只有女王能夠生下化鼠,所以是他們延續的重心,部族也是以女王為中心。
 
來自新世界的世界觀是在新誕生的人類,也就是擁有咒力的人類,跟不會使用咒力的人類互相殘殺後,幾乎使得社會制度崩解,文明文化整個被摧毀,地球也因為受到重創,導致生態平衡消失。在千年後人類成為了極少的族群,從千萬人在都市生活,變成只有幾萬人為單位的小鎮小態,在長久的演化後人類找出避免自我殘殺,最後使得族群消失的悲劇,也就是前面所說的攻擊抑制與愧死機構。
 
人類為了避免惡鬼與業鬼的誕生,所以從小孩出生之後更開始嚴格管制,利用各種催眠暗示與宗教文化,讓孩子可以穩定自己的咒力,不至於發生失控的狀態,如果有可能發生呢,所謂的管理委員會便會毫不留情的殺死這些孩子。乍看之下是很殘酷無情的行為,可是一個有可能燃燒的種子會引起大火,唯一做的就是毀滅種子,因為一個惡鬼就可能毀滅整個城鎮,不能有任何的容許。
 
也就是處於這樣的環境中,人類變得小心謹慎,為了讓人類族群繼續維持下去,如同走在一個沒有任何保護的鋼索上,只要一個粗心就會掉下,所以對於人類的緊張與焦躁有所體會。但這邊是否有暗示了一些東西,如同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這句話,意思是指小孩雖然是父母所生,可是生下來之後有自己的自主權,他們是新的生命並不是大人的附屬品,可是大人通常都有一個誤解。
 
就是小孩不只是自己的專屬品,也是第二個人生的誕生,所以花了相當多的時間複製自己的影子,想要讓小孩完成過去所沒有的缺憾,但是他們忘了小孩擁有自己的人格,就算父母所給的道路再正確,但畢竟不是他們自己所思考過的答案。自己而然就會懷疑並且認為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如來自新世界的主角群,他們對於千年後人類新社會的疑惑,產生了他們想要破壞規定的念頭。
 
所以大人害怕自己的小孩,只是從來沒有說出來而已,因小孩充滿了無限的可能性,他們因此對於這個可能性焦慮,害怕不會生長成他們想要的樣子,或許這個害怕也有愛的成份在。愛不可能全部是好的成份,也有壞的成份在,所以愛的越深往往想要殺死你所愛的人,這樣子的可能性誕生,愛同時有獨佔與慈愛這兩種屬性在,你愛一個人自然想要他的人生越多越好,但全部就太過病態。
 
 
作者在這方面的描寫相當深入,因為主角群就是大人眼中的孩子,利用了咒力與未來化的事情,架構親子之間的關係與權力,為什麼孩子會聽從父母的命令,最大的原因是父母掌握他們知的權力。大部份的小孩一定是父母輩學得各種知識的,在他們上學出社會前,所有的知都來自他們的長輩親友,自然的從他們身上學習,就算有了自己的思考能力,也不免想到過去所學的知。
 
不過作者並沒有寫得很明白,甚至是直接,他只有淡淡的讓故事進行,好像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過,可是認真的去想之後,才發現山重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幾乎全部的部份都在少年少女的視角,由他們的視角去推測未來。從懵懂到獨立思考,他們原本以為大人所教的,學校所學的,才是最正確的答案,可是到他們親自接觸這個世界之後,才知道以前的想法太過單純。
 
來自新世界有一個設定,就是在人類身邊可以生存的動植物,就算是異變成可怕的模樣,對其他生物相當兇惡,可是沒有一個會攻擊人類,甚至還會幫助人類。可是、認真去將想像架起一個空間,這難道不是人類所去控制的嗎,令人想到人類干涉大自然的行為,當我們住在街道上就已經排除各種動植物的存在,但人類太過習以為常的為了自己的生活空間,用刪去法排除了其他的生物。
 
或許這是必要之惡,為了活下來就只能去做,但不能忘了最重要的一點,人類缺少了許多生物就會無法生存,可是這些生物沒有了人類卻一樣活的很好,所以人類對於世界的影響可有可無,有時還被視為「無」最好。但人類已經無法回頭,回歸最原始的生活形態,就像吃了甜食之後,有人還會希望吃沒有加糖的食物嗎,科學的進步就如同是毒癮,如果沒有用到就會痛苦不堪。
 
好奇心不只會殺死一隻貓,也會殺死一個人,可是人類如果沒有好奇心的話,就不會進步到現在的文化,這也是矛盾的地方。戰爭能夠使科學大幅度的進步,可同時又會使文明大幅度的退步,但進步的科學只有用在戰爭,並沒有用在改善人類的生活水平,所以說戰爭對於人類的禍害遠大於益處,可是當資源不足時,人類為了生存搶奪,最後也會變成戰爭,這是無法避免的循環。
 
但與其說是害怕成為業鬼惡鬼的人,不如說是人類終究害怕人類的本身,人類到底有什麼好怕的,不就是跟我們是同樣的生物,可就是這個同樣才可怕,你無法知道其他的人類到底在想什麼,為什麼可以做出可怕的事情,然後卻毫無反應的繼續下去。人心當然是醜陋的無誤,在許多念頭的當下,是不是想要獨享,是不是想要自己才是第一名,是不是認為某個人消失會更好。
 
有這種念頭是很正常的想法,是人就無法擺脫負面的思維,負面的思維則包含了毀滅、破壞,自己無法得到,其他人也不要得到,可是有些人類為什麼能夠謁止這樣的想法,因為他們可以以自己推想到別人的身上。如果自己會痛苦的話,那別人也會痛苦嗎,這也是自私的一種,因為不想要別人跟自己有相同的痛苦在,所以能夠以自我的立場推及其他人的想法,要在人類社會生存這是不可或缺的。
 
然而卑劣的人卻在人類社會佔了上風,他們使用了各種我們所能想像的手段,來讓自己茁壯,其他人的權利受到損害,可是這個人類社會贊同這些人是很強大的,因為他們跟其他的人類不同,懂得想到他們所沒有想到的事情。化鼠身為人類的奴隸僕從,對此低頭感到憤怒羞恥,可是他們害怕新人類的咒力,所以只能夠聽命令行事,就連任何事情都是,只要人類一個不滿意,整個鼠窩就會毀滅。
 
可是人類卻認為自己是在維持族群的平衡,是掌握化鼠命運的神明尊者,正如同化鼠對人類的稱呼,但擁有智慧的化鼠到底會如何去想呢,這方面不用想也知道,當然只能夠把不滿藏在心中,也害怕人類會知道。擁有咒力的人類能夠輕易殺死數百萬的化鼠,所以人類對此有此武器在身,自然相當的放心,並把化鼠當成了理所當然的勞動力,甚至派他們去送死,只為了滿足人類本身的需求。
 
如果把化鼠代化成獨裁政權下的人民,人類代化成獨裁政權的統治者,這樣的情景如此清晰,化鼠的死活純憑人類的喜惡,就算人類認為自己施予化鼠多大的恩惠,最終也只是活在人類的陰影下。為了生存殺害他人一直是爭議的話題,因為有一派人總是以強硬的態度,說他們寧願死也不會殺人,另一派人則是為了生存當然會去殺人,可是更多的人是選擇不表態,不說出自己的意見,就如政治。
 
來自新世界完全沒有任何的說教,批評人類就是醜陋邪惡的集合體,甚至連一句人類如此都沒有,可是卻深入的讓我們了解,人類是一個令人從心底感到發寒的存在,就連我們的本身都存在這種醜惡的深淵在。外面的世界因為咒力外洩,讓生物產生了畸型般的突變,更加的具有攻擊性與嗜血的渴望,當人類認為牠們的存在相當令人反感時,卻忘了這些生物是自己製造出來的產物。
 
只要一個業鬼與惡鬼就可以讓一個國家毀滅,看似荒謬的設定,但現實又何嘗不是如此,只要一名獨裁者掌握絕對的權力,他所統治的國家就會邁向毀滅,因為沒有人可以阻止他的錯誤,就算是錯誤也會變成正確的。這個事實正在世界中不斷上演重現,就算到了今天,人類自己以為很進步,依然不會消失,只是換了一個形態,原因在於人們太習慣屈從權力而不自知,就連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來自新世界是本優秀又可怕的小說,文筆跟故事敘述,還有劇情架構的表現手法,都非常的成熟且精彩,但會令你不斷思考一件事情,就是人類這個生物的本質,我們無法以幾段言語,幾篇文章,論斷人類的正反面。更無法決定人類的任何可能性,於是你只能在這個思考的海洋中不斷沉浮,孤獨的想著人類、人類、人類,人類為什麼有如此大的差異,為什麼給人類變成今天的模樣。
 
看完後對於「人類」這名詞相當沉重,小說中有一段主角群的推斷,為什麼人類對於殺害化鼠毫無罪惡感,認為這只是掃除般的動作,他們認為之所以將這些生物的外貌設定如此醜陋,卻又服從人類。可能是要讓人類不喜歡,不喜歡就算殺了,也不會有罪惡感,我們殺了噁心的生物會感到痛快而不在意,可是殺害了可愛的生物,會感到一絲的罪惡感,當主角群想到這裡,他們便覺得頭皮發麻。
 
 
 
總結:貴志祐介果然又沒有讓人失望了,一貫的黑暗系故事令人感受到身為「人類」的沉重,我們認為好及壞,邪惡跟善良、殘忍與慈悲,是否真的跟我們所想的真實,是共同連結的存在,還是說人類只是以自我為出發點,不曾認真面對「我」。人類的正面讓族群繼續存活,人類的負面則是讓族群面臨毀滅,人類之所以沒有滅亡只是理解一點,讓負面佔上風彼此只會消失。
 
 
感想:有許多作品都在省思人類的本質,甚至是懺悔人類的殘忍,可是依然無法挖掘人類的全部,有人會說人類是邪惡的,有人會說人類可能是善良的,但都無法解釋為何人類具有破壞一切的本質。
 
人類最大的罪惡則是把自己認為是神,神是無所不能的,但人類真的是無所不能嗎,我們都很清楚,人不是完美的,也不可能完美,世界上更不可能有完美的東西在,如果有、那它將是最可怕的存在,就是神。
 
因……神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對的。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文章標籤

    來自新世界 貴志祐介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