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三一一大地震之後,福島核電廠爆發生核災,當地政府趕緊撤離居民,可是原本的寵物與家畜都留下原地,攝影師太田康介挺進災區看望這些動物的情景,他不只帶著攝影器材,還帶著大量的飼料與糧食,餵食這些饑餓的動物,帶我們了解福島現在的情況。周圍的二十里都已經沒有了人煙,裡面包括有很多的住宅與房子,甚至是畜牧場,有非常多的動物來不及走,在一個罕見人煙只見動物的地方,生命持續著。
 
人們可以走,但是動物走不了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並不知道要如何解決當下的情況,所以只是傻傻痴痴的留在原地不走,依照牠們原本的生活模式,餓死的動物保守估計約有數千隻之多,這當然沒有經過證實與實際的數據,原本應該在動物園才能看見的動物,與待在家中的寵物全部都跑了出來。在紀錄片當中可以看見太田康介的一些想法,他並不是傷春悲秋,而是積極的面對死亡救助還存活的生命,這一點恐怖沒有幾人做的到。
 
這個攝影集也有出書,不過也有拍成影片在動物星球播放,除了太田康介之外,還有很多的動物救助協會進駐派送食物,可是遠遠來不及應付大量的死亡,牠們的食物雖然有餵到不少動物,可是沒有吃到的卻是更多,筆者也很佩服他們的勇氣與行動力,能夠深入核災區為了動物請命。跟送食一樣重要的是,把裡面的情景藉由攝影機帶出來,讓世人了解到發生了什麼,如果沒有他們的照片影像,我們永遠也不會知道。
 
到處都是動物的屍體,存活下來的動物部份很削瘦,部份則是悠然自得,尤其是草食動物,對牠們而言是一個沒有人干擾的地方,可是被人家飼養習慣,沒有野外生存經驗的寵物們,如果不能適應只有死亡這條路,有死自然就有活,為了活下來有很多動物都是啃食其他動物的屍體。當然其中也有一些幸運兒,被這些動物救助體給救了出去,可是畢竟是少數中的少數,他們的人力有限也只能夠見一個救一個,並不能全救。
 
即使如何這些動物對人類依然沒有任何的怨恨,當攝影師太田康介想要餵牠們時,牠們還是想要親近人們,就像是在說、嘿!摸摸我吧,這樣的肢體動作,並不會因為自己肚子很餓,沒有吃東西就急著討東西吃,看見了人就像看見了牠們最好的朋友,相當高興的搖尾巴還是靠近。看見這樣的情景不由得心酸了起來,尤其是比對旁邊的屍體之下的差異,整個令人毛骨悚然,可是又看見動物們彷彿沒有影響的活著,又溫暖了起來。
 
太田康介先生的理念非常好,並不是要讓大家覺得牠們很可憐很悲慘,只是想要傳達一種想法,就是這些寵物已經不是單純的動物了而是家人,既然一起生活了那麼久,為什麼可以說拋棄就拋棄,當家人可以隨便捨棄,就成為一種負擔。這不是什麼教訓還是譴責,而是要讓人們記得,當一個災害發生時是怎麼的情形,所以為了不讓這些事情發生,必須從錯誤中開始學習,如何避免或是傷害壓到最低點,不要讓其擴大。
 
筆者很不能明白的只有一件事情,離開自己的家園固然是迫不得以的事情,但為什麼會有綁著項圈,和把家畜寵物關起來的情形,難道連解開放出來的時間都沒有嗎,也許只是一個疏忽,可是卻大大的滅低牠們的生存權利,就算牠們遇到意外與餓死,總比活活困死好。可能當地的居民也沒有想到,以為只是撤離一段時間,然後就可以回來,卻沒有想到這一段時間卻是那麼的長久,有太多他們熟悉的動物,早就身亡。
 
看完動物星球的紀錄片心情有點沉重,所以寫的有點語無倫次………
 
照片拍攝者:太田康介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