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哪個國家的社會一定都會有,灰色模糊地帶的存在,這個灰色的地帶是某些人的沃土,他們不只靠此生活,還發展出自己的事業圈,因為這些有利可圖,能夠讓人冒險也要賺錢的慾望,所以才有他們的出現。日本記者溝口敦深入訪談地下社會的成員們,是如何運用法律的邊緣,成就自己的事業,你可以說他們毫無良知,或者是吃人不吐骨頭的怪物,但他們的行為是社會所默許的。
 
 
 
 
 
可以常常聽見有人談論經濟這方面的問題,但有的經濟並不像人們所想像,是依靠正常手段所賺取的,我們都知道犯法會面臨法律的追訴,所以大部份的人都會選擇不要觸犯法律,以免遭到刑責,可是有人卻專門遊走在法律的邊緣,並依靠這些賺錢。像是限定一個界線,只要超過這個界線就是不行,可是卻在這條線上壓線,並說我並沒有超過,就只是壓著線而已,又沒規定不能壓線。
 
 
 
 
 
 
 
簡介:
 
日本黑幫專家溝口敦,深入地下社會第一線長達50餘年,為了報導真相,多次遭襲擊而身負重傷。
 
本書揭露9個怪物遊走法律邊緣,從事地下交易的故事:有的經營應召集團、交友網站;有的是藥頭、老千荷官、黑道首領;有的操控外匯、走私金條……他們不外乎涉足情色、賭博、詐騙、黑道、毒品,而且萬無一失,絕不違法!究竟是怎麼從中大賺特賺,成為闇黑經濟世界中的一方之霸?
 
 
 
 
 
以下用自己的想法來看待:
 
 
 
 
 
 
 
溝口敦親自訪問這些灰色產業的職業人士,一共有九個人都使用化名與些許的變化,一般來說他們很少會想被訪問,甚至是不願意曝光,有太多的潛在危險因素存在,他們很怕政府單位找上門,或是仇家與對手之類的。這些人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他們無法在正常的行業下生存,有些是不喜歡過一般的生活,或是有前科或是意外進了黑道之類的,但他們的頭腦與手段都很好。
 
由這些故事拼湊出的想法就是,一般人想要賺大錢的話,就一定非得遊走法律邊緣,因為正常的賺錢方法,是不可能讓零資源的人賺得大筆錢財的,但這些方法需要靠靈活的腦筋,懂得在灰色空間裡穿梭。就像賣黑心食品最後卻無罪的理由,就是無法證明黑心商人是故意把不該加的添加物,添加在食物裡面獲利,所以說他要有罪的理由,就是要證明他是故意添加在食物裡。
 
灰色產業用台灣的話語來解釋就是特種行業。
 
「即使詐騙了不少客人,我心理也不曾產生罪惡感,就算我不詐騙他們,遲早這些賭客也會被其他人詐騙。」這樣的想法或許聽來很偏激,又或是非常的邪惡,怎麼可以為自己的犯罪行為找藉口,追求心安理得。這是名地下荷官所說出的話,他依靠賭術贏得賭客身上的現金,然後讓他們以為是運氣不好,但實際上進入賭場賭博早就注定了十賭十輸,因為賭局中的任何都設計過。
 
例如在樸克牌的側面塗上吸收紅外線的顏料,肉眼看不到,用攝影機照射才能看見,一組人負責看攝影機並且通知場上的人員,場上的人員再用各種方法通知牌桌上的荷官,像是手機震動之類的。連發牌都動手腳,當然不像是電影中的那麼神奇,但是熟練的荷官能夠事先想好各種方法,道具還有臨場上的技術,但是客人就是不相信,自己怎麼可能會一直輸下去,於是沉淪於此。
 
除了這個還有交友網站的經營者,他們直說女人在作夢時、多少錢都願意付,他們使用的方法是寄出大量的垃圾信,以亂槍打鳥的方法找尋可能的機會,一百人中只有一個人願意回信就好,有時候更少也沒有關係。雖然聽來荒謬,但他們就是撒網,找願意上當的人讓他們欺騙,就像前面所說的,他們認為這些人就算不被他們騙,遲早也會被其他人騙,因為這些人願意相信不該相信的。
 
為了保護自身及不要繳太多稅金給政府,所以這些產業的人多半會成立許多空頭公司,找人頭來當他們的負責人,也不使用帳戶支票交易,還將金錢變換成虛擬貨幣,總之就是將錢洗成乾淨的,找不到原來的出處。更有凡事都用現金交易,不留下任何紀錄的堅持,但只要灰色產業只要賺錢就無法避免麻煩上身,從國稅單位到其他同業,還有為了一些錢不擇手段的小混混。
 
灰色產業要賺錢的首先要點即是,凡事不可做得太超過,不然早晚惹麻煩上身,就像討債不能用恐嚇及暴力的手段,就算討到錢也只是一時的利益,很容易名聲弄臭,導致後面的生意變得困難。經營色情產業,不要用控制的手段,如欠債或毒品讓小姐無法脫身,這樣子小姐很容易因狀況離開,以後也不會再回來,要讓小姐感到負責人有在關心她們的安全心情,可是又不能距離太近。
 
保持在若即若離的狀態最好。
 
最前面有提到剛好壓到底線這件事情,就像選舉法所規定的贈品金額,選舉人的贈品金額不能超過三十塊,所規定的上限是三十元,雖然法院強調賄選不以金額多寡為絕對標準,但大多還是三十元為依準。就像某位上新聞的選舉人,他所贈送的贈品剛好是二十九元,後被控告賄選被判無罪,原因是沒有超過上限,所以不超過這條底線,基本上是安全過關,這就是社會的運轉模式。
 
操縱闇黑經濟的怪物們,內中訪問的人物都是運用這樣的原則,避免惹禍上身,築起一層又一層的防護線,申請合法的產業來掩飾自己的灰色產業,當然不可能做得太超過,就像書中有個走私產業的業者。隨便舉一個例子來說,如果某樣物品只能夠帶二公斤,就多帶了二三公斤,,並找沒有類似經驗的人,就可以說是不小心帶太多了,只需要繳納罰金,不需要額外的罰則。
 
「做這個工作,可能一不注意就會變成脅迫或恐嚇,所以我們必須非常小心。而我這個人又很有耐心,在收到欠款為止,每天都會去拜訪對方,所以回收率非常好。客人委託的金額,大約都能收到八成。當然也有時候也會遇到因為搬家而不知去向,或是不管怎麼催討都不付帳的人。不管有沒有收到錢,我都會向委託人詳細報告工作的過程。收到的錢我也都會全數交還給委託人,藉此建立起彼此的信賴。如此一來,委託人也會介紹其他客戶給我,後來除了酒錢之外,也開始接到一些高金額的債權回收案件,需要的時候,許多人也都會提供協助,債權回收漸漸愈做愈有起色。」
 
內中有一個討債的過程,想不到日本也跟台灣是一樣的情況,因為親戚以前曾經在討債上班有說過討債的過程,電影只是拿來參考的,因為很快就會被警察機關盯上,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恐嚇只會帶來反效果,他們的討債方法,是跟銀行合作並帶上銀行的行員,討債的工作人員也只用提醒的方法,提醒欠債人有可能過期所導致的後果,然後每天都會上門,報告債權人所希望達到的目標。
 
定時回報給債權人,給他們報告書之類的東西,有時候是口頭報告。
 
PS:當然這只是其中一個公司的作法不代表全部。
 
操縱闇黑經濟的怪物們,內容當然不離譜,也沒有太多誇張的地方,就只是簡單描述這些在灰色產業,因為經營手段賺大錢的另類企業家們,你可以看見他們對於自己人生的總結,幾乎沒有一個會慶幸現在生活很好的人。都希望自己能夠過正常的生活,然而人生是無法後悔的,也只能繼續過下來,他們也享受著這些行為帶來的利益,當然……錢不會有人嫌多的,只是變成麻煩就很頭痛。
 
一開始還以為訪問的人都很低調,沒有想到一個是曾經是朝青龍酒醉毆人事情的當事者,還拍了法國導演的紀錄片,其他的灰色產業人士,基本上都能夠找出來是誰,只要根據當中所提供的關鍵字。但設下了很多保護傘,你只能找到跟他們相關的事件,至於細節部份就沒有了,可為什麼他們願意站出來被訪問,有許多都是想要解釋一些都市傳說,像是他們認識某些大人物及無惡不作。
 
當中有九個不同類型的灰色產業就大致提一下,就不全部提出來了,有許多都是黑社會跟意外進入的人士,像是其中有一個違法藥物製造者,他只是對於藥物製作有興趣,結果卻往這個產業中前進。原本是個電腦駭客的他,在個資大產洩露事件中是關係人,因此不用服刑,後來發現日本的藥物管制,有許多條件可以客製,像是加入某些成份不會違法,同時又能讓人興奮。
 
 
 
總結:這本書藉雖然宣傳十惡不赦的怪物,但應該是出版社的噱頭,但看了之後才發現這是所謂灰色產業人士的訪問紀錄式文章,他們都做了許多介於違法與合法之間的事情,讓他們得以賺取大筆的金錢。以他們的言行到所從事的產業,還有過去的經歷、生長環境等,都一一道出,沒有太多的狗血與暴力般的展開,就只是以訪問與被訪問者的角度兩邊對照,毫無花巧的描述。
 
 
感想:這本書不知不覺就翻了兩次,不是真實性的問題,內容沒有想像中的刺激,可是卻貼切生活吧,不敢說是一般人的生活,這般人做了這些事情,主要的原因是為了生活,是不可能追求刺激的。
 
然而大部份的國家都對於這些灰色產業是禁止的狀態,可是人性永遠需要這些,於是這些服務的需要就更多更貴,為了錢冒險也是正常的事情,這些怪物們也不強調自身的對錯與否,因為有人需要,就會有人供給。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