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東沒有派對引起了一陣子討論,甚至有人把他們跟很多樂團比較,不過這實在沒有好比較的,因為音樂創作這種東西,完全就是只要一小撮,就會完全不同,就像料理中只要加入不同的調味料,自然就會不同的成品出現。他們給了一種聽起來不是那麼精緻,應該說是粗野的象徵,完全不照我們熟悉的角度去製造的風格,或許這就是種脫離將全部的精神都花在外在包裝的快感。
 
 
 
說真的、草東一開始也是聽不習慣的曲風,甚至腦中馬上迴想這是什麼鬼東西的印象,然後就放著不聽了,可是隔了一陣子,悶雜無聊及煩悶時就開始重新聽了一次,才發現草東的音樂意外的解悶。這麼說好像有點膚淺就是了,只是聽了草東的音樂後,意外的喚醒心中某些不知道為何的記憶,在既視感的背後,他們所說的似乎都有所印象,甚至有點地方特別的熟悉,只是想起而已。
 
 
 
 
 
 
 
草東沒有派對二零一五年成立,最早期叫草東街派對,人事變動後成了草東沒有派對,在二零一六年發行了專輯「醜奴兒」,在二零一七年成員因為兵役問題而暫時休團。
 
 
 
 
 
現任成員
林耕佑「巫堵」:吉他&主唱。
詹為筑「筑筑」:吉他&和聲。
楊世暄「世暄」:貝斯&和聲。
蔡憶凡「凡凡」:鼓。
 
前任鼓手劉立則是轉後幕後。
 
 
 
 
 
 
以上資料來自報章雜誌網站以及訪問。
以下隨機從專輯選出三四首歌,如果喜歡請支持正版。
 
 
 
 
 
 
 
 
 
 
 
 
 
 
醜奴兒
專輯的命名跟歌曲的本身有沒有關係,答案是有的,因為不論是編曲或歌詞都有種,彷彿一個很乾淨的人在泥巴中打滾,露出無意識表情的爽快感,你不知道,但就是聽起來很舒服,有種錯亂的倒置移動性。要說無處痛訴的憤怒感,倒是比較像是無力傾訴的迷茫,你能在每首歌曲中都能聽到某一種事件的前提,好像找到了方向,可是一睜眼又好像找不到前方,那種狠狠的脫力。
 
 
 
 
 
 
 
前奏真的是太棒了,令人想要繼續聽下去,更是希望長一點就好,可是現實是很殘酷的,就當你這麼想的時候,就被斷掉了,每一段的編曲都無懈可擊,無論是主唱的歌聲或是編曲,你會完全沉膩其中。
 
 
 
 
爛泥
吉他與貝斯利用不同的編曲轟炸著,可是這個彈奏的方式卻不會給人煩悶,還有種沉入水中再度浮起,得到空氣的高興,或許聽起來可能不太精美,可是很貼入我們的生活,在你我的身邊的圍繞著。
 
 
 
 
勇敢的人
呢喃般的歌聲,彷彿有種空洞的情緒困擾其中,心中被掏出一個很大的傷口,你想要把它止住血,可是才發現一件不肯承認的事情,就是、自己其實是想要流血的,用勇敢的人反過來道出不勇敢。
 
 
 
大風吹
吉他與貝斯都相當的討喜,主唱的聲線與其他人的合音,都有種相當不屑的旁看觀察,可是他們又不是真正的鄙視,只是種想要告訴你一件事情,一個真正的價值觀,明明整段編曲相當的輕,到了最後一分鐘才開始狂飆,可是打在心中意外的重。
 
 
 
 
艾瑪
前奏的快速彈奏式編曲,算是前幾首沒有的方式,接著又是草東慣用的手法,利用衝突來讓一切變得混亂,可是這個混亂當中你又能快速的找到秩序,每一段都有一段斷句的彈奏,接著是整個大爆彈的坦然。
 
 
 
故意用彈起來像是樂器的弦被刮到的感覺,速度雖然聽起好像很快,可是意外的規律,幾乎每幾段就會故意的重複,但這個重複你會被洗腦般,不知道原因是什麼,卻很喜歡這種在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情緒。
 
 
 
 
只有最簡單的配置,鼓與貝斯,接著才有吉他的加入,這首的主唱特別的擁有他的特色,也就是那種彷彿如同神遊四海的迷離感,有時候雖然大叫,可是他的吶喊又不會太過激情,最後段的樂器彈奏也是相當有意思。
 
 
 
 
這句相當的口語化,而且編曲與寫詞的之中,有相當大的空隙,可是意外的有趣,也相當的簡單,沒有什麼多餘的東西,就只是彈奏幾個音符在上面,維持著最少的演奏,無論是歌唱與彈奏都相當的底力化。
 
 
 
山海
這個前段很柔和,甚至編曲輕到好像一個母親呵護小孩,可是到了他明白這一句,整個節奏爆炸的闖入,這個反差的衝突雖然製造得很大,可是卻完美的將衝突化成了一個自然化的動作,你找不到突兀的地方。
 
 
 
 
我們
這前奏的編曲真的很迷人,好像進入到了一個奇幻的世界,到了每一小段的終句及前句,都有一個團員共同的吟唱,接著又是回到前段的編曲,這編曲真的就算再聽幾次也不會膩,最後一分鐘前大吼,真的過癮。
 
 
 
 
情歌
很病態的風格,不管是從哪個角度去聽,你都會覺得這一定不行,可是到了第一段殺了它開始後,你會覺得這一切很正常啊,甚至太過正常才是不正常,一分鐘開始是整個情緒的提昇,但與其說是提昇,不如說是一種發洩出來的爽。
 
 
 
 
 
 
 
 
 
草東聽起來這應該是自己的錯覺,也有可能是他們創作靈感的來源吧,就是他們講述許多了現實中的台灣社會,我們這一代的年輕人,雖然被視為富庶有資源,但我們所得到的,真的有大眾想像的這麼多嗎。在這個想法中,得到的是種與夢想的衝突,要我們去面對的卻又很難讓人接受,但只是種破滅的痕跡,或許沒有期待就沒有傷害,可是人若活著只是為了活著,跟一條鹹魚有什麼差別。
 
他們的音樂聽起來之所以有種迷離的暢快感,甚至是帶給人不乾淨的印象,但何時音樂變成一種像是泡泡糖的東西,你只要嚼了幾下子就想要吐掉,味道雖然很甜,包裝雖然很美,廣告打得很大,可是你卻無法得到本質上的解答。也就是音樂本來就是種發洩各種情緒的出口,而不是入口,要入口的話就不會聽音樂了,至於能夠讓人得到怎麼樣的情緒,也完全是在個人的心中遊蕩。
 
 
草東發洩了許多我們說不出的,不應該說是痛,又或是情,這類單一平面的情緒,是數種情緒的綜合體,有時候你對一個人的想法絕對不是愛及恨,這麼簡單的就可以帶過,或是混雜好幾種的。從他們所寫的歌詞,幾乎都是很直接淺白的,但並不代表他們寫的東西就如同表面上這麼簡單,而是描述某種現象或情緒,也可能是我們想太多,但草東不修飾的怒吼,確實令人激昂。
 
 
 
事實上有許多人很講究什麼編曲哪一段要怎麼樣,又或是寫詞的韻腳要多順,但事實上音樂的可聽性,有許多時候很少來自這邊,多半都是一種感覺,只要營造的感覺對了,就什麼都是對的。很可能是來自靈光一閃,就得到了某種啟示,於是就寫了這段下來,這比較不像是一種程式設計般的動作,或是類似本能的表現,草東就帶給人這種想像力,要說他們粗糙也不像是,應該說。
 
他們天生就有種與山林野地融合的暴亂。
 
 
 
 
再附兩首單曲的感想:
 
 
 
五十
有人說這首歌像是霓虹燈不斷的閃爍,這真的是太貼切的形容詞了,因為整首編曲的配置,是一斷不停的重複的主節奏,接著是副節奏有些改變,可是很奇怪的是你很難會有聽膩的情緒在,好像吸了什麼東西。
 
 
 
老張
循序漸進的編曲,前奏就有一分鐘這真是太爽快,大合唱進來的入場方式也是很剛好,接著又是中間的獨自唸歌詞,也是很有味道,才把全部的主體整融入起來,利用相當多不同的元素,才構成一首。
 
 
 
 
 
 
總結:發洩般的怒嚎,大概是草東的最大特色,可是仔細一點去聆聽會發現,他們其實是相當的細膩,且描寫得相當絲絲入扣,把各種不同的現實與現象做結合,或許只是幾句歌詞,甚至是幾段彈奏,卻能有巨大的能量等待回饋。草東是種變換轉化的主體,這麼說似乎有點抽象,他們走的是並不是很清楚的那種既定路線,而是等待著你發現並找尋,自己到底想或做的中間停止。
 
 
 
感想:每次聽到有人說台灣音樂很差勁,一點也不服氣,因為台灣的主流音樂,完全就像台灣的主流媒體,完全是他們想要給人餵什麼,就播放些什麼,完全沒有所謂的觀眾喜歡所謂他們才紅,非常的詭異。
 
不只是草東,還有很多獨立樂團,他們在影視以外的地方可以說是到處演出,有些知名度還不差,時常有在聽的,隨便可以說出幾個,包括從近年到有一些年代的,草東就是其中一個樂團的個體。
 
至於有人說隨便一個獨立樂團,就可以打趴一堆線上歌手,是事實就不用多說了。
 
現場超級棒啊。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文章標籤

    音樂專欄 草東沒有派對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